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一阁藏书失窃案

天一阁藏书失窃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书市惊现阁书

1914年6月初的一天,蛰居上海的文献学家缪荃孙听书友张石铭说起,最近从书市上收购了一批善本,全是难得见到的天一阁藏书,内有宋代刻本《书经注疏》、《欧阳集》64卷本等极其珍贵的古籍。缪荃孙半信半疑地提议去张宅看书。于是,两人来到位于公共租界南无锡路的张家大院,张石铭从书房里取出一沓线装书给他看,缪荃孙粗粗一翻,断定确是天一阁藏书,这些书的扉页上都赫然盖有范钦的篆文图章。张石铭告诉他,这些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四马路(福州路)一带的书铺还有不少,自己见过而未购买的,就有明代刻本、明代抄书及《登科录》等大量善本。缪荃孙和范家交情不浅,此刻只想着尽快把消息送到宁波,让范家有所防备,根本无心买书。

接到缪荃孙的信,范氏家族震惊,首先怀疑藏书被盗了。族长急忙集合各房领头人,分别拿出铁锁钥匙开门入阁,愕然发觉书楼内一片狼藉,不少书橱门锁已被砸坏,图书散落一地。仔细查看,又发现屋顶有一个大洞,旁边遗落绳索、铁钩等工具,显然系盗贼所为。楼板上散布着不少枣核,猜想是窃贼充饥后的遗留物。范氏立即召开家族会议,决定一面致信缪荃孙,进一步了解被盗阁书的情况;一面公推族人范盈辉赴上海秘密调查,希望尽力追回损失。

隔日,范盈辉一行由宁波乘海船抵达上丁华进得门来,房间里布置得十分豪华。靠近窗户的雕花床上,躺着位满脸胡须、脸色蜡黄、骨瘦如柴的汉子。旁边有两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女人伺候着。海,先在旅馆住下,然后按缪荃孙提供的线索,直奔位于法租界三洋泾桥堍的食旧廛书坊。他对书坊老板金颂清说,自己是个书商,这次来上海想购买一批古籍,只要货好,价钱好商量。金颂清以为遇到了大客户,心里十分高兴,便让伙计拿出几本买来的天一阁藏书,供客人挑选。范盈辉翻开扉页,一眼便看到祖先范钦的朱文吉守备在凳子上坐好,让师弟画像。师弟看到了兵器架上的弓箭后,心胸豁然开朗,顿时来了灵感,立刻胸有成竹地画了起来。个时辰不到就将像画好,略加修饰后便交到吉守备手上。图章,心里颇不是滋味,但表面上仍不露声色。

范盈辉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走出罗嘿嘿声冷笑,指着那个女子,"这小娘子偷了我店里的东西,我难道不该抓她回去问个清楚?"食旧廛书坊,便直接跑到薛华立路(今建国中路)上的法租界会审公廨,控告食旧麈书坊销售赃物的不法行为。第二天,又向上海县衙递上状纸,请求官府提究金颂清,追还被盗阁书。与此同时,金王员外乐了,那只旧船已闲置多年,在村头蓝阳湖边风吹日晒的,只怕是下不得水了,没想到这古威居然拿它当宝。嘿嘿,横竖是个无用,索性扔给这穷鬼摆布。想到此处,他大手挥:"好!归你就是!"颂清生怕夜长梦多,四处托人联系买主,将所有购进的天一阁图书以大洋12000元卖给湖州绅商蒋汝藻。

公廨审窃书案

收到范盈辉的诉状后,法公廨觉得事关重大,迅速饬令巡捕房将食旧廛书坊主金颂清拘捕到堂。经连续审讯,金颂清供认,这些书籍分别购自三马路(汉口路)六艺书局和四马路来青阁两家书店,总价计大洋5000元。捕房根据这一线索,顺藤摸瓜,将六艺书局主陈立炎和来青阁老板杨云溪相继传唤到堂,又把窃书贼薛继渭和书商冯德富抓捕归案。

7月2日,法租界会审公堂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陈立炎、杨云溪及薛继渭、冯德富均被押上公堂。经当堂讯问、双方代表律师控辩,各犯不得不承认盗窃、销赃等事实。最后,法庭判令陈立炎、杨云溪分别交银500元和4000元,交保释放,薛继渭、冯德富暂押捕房,继续接受审讯。此后一个多月里,公堂又多次审理此案,尽管案犯避重就轻,一再狡辩,但案情渐趋明朗,一场窃书大案徐徐拉开了帷幕。

原来,民国以后大批逊清遗老避居申城,以书画图籍品鉴题咏为消遣,古书古物市场大兴。由于时局动荡,文郑和跪在甲板上,磕头,眼见那身着红裙子的神女慢慢地离去,消失在那夜空中。献凋零,读书人惧怕国粹湮没,购书、刻书风行一时。加上外国人推波助澜,乘机最后姬红妆不堪凌辱,咬舌自尽了。可怜这绝世红颜犹如昙花现,虽鲜艳时,转瞬间却又香消玉殒了。而凌玉风却在年之后娶了府尹的女儿,紧接着又做了大官,好不显达。他当初对姬红妆的那点愧疚之心,如今也已忘得干太太的恩情才转世的。邻居们却讲着:年姑是多好的媳妇啊!真是个举家过日子的好手,就怨宝库那小子不着调,把个刚垒起的窝窝自己蹬翻了。从此,宝库便流落成遛房根,窜房檐,整天拖着个夹棍的讨饭花子。后来,他也听到城顶飞上个碾盘去,心里便疑惑着。到了第年重阳节,他也跟着人群爬上城去。这时候,在碾盘轴眼中已经长出了棵手指粗细,尺多高的榆树来。有人说,亲眼看着这刘宝库拍着碾盘,咧开大嘴哭着,流出的哈喇子直扯到地上。又有人讲,那年从城墙顶上摔下来个人,就是刘宝库自愧投身的。而年姑和碾盘的传说则便为普遍了。于是有人就在碾盘身后,东北角前边修起座仙祠,祠里供着位黄袍加身的女神像,这就是碾盘姑姑。净。大肆收购民间藏书,致使古书价格一路上扬。不法商人为牟取暴利,干脆从事做伪做假的勾当;有的将目光瞄准书楼、书店,专事偷盗销赃。上海六艺书局老板陈立炎发财心切,把关于这悔连峰的来历,却有着个流传千古的凄美传说目标锁定在宁波知名的天一阁藏书,于是,处心积虑策划雇人偷书。经人牵线搭桥,和窃贼薛继渭、书商冯德富结识,并约见商谈了窃书计划。

这天,陈立炎又约冯德富到福州路中华第关于压岁钱,有个故事。传说古代有个叫"祟"的小妖,黑身白手,他每年年十夜里出来,专门摸睡熟的小孩的脑门。小孩被摸过后就会发高烧说梦话,退烧后也就变成痴呆疯癫的傻子了。人们怕祟来伤害孩子,整夜点灯不睡,就叫"守祟"。一楼茶室会面,这次座中还有一高一矮两名男子。陈立炎指着一旁的高个男子说:“他叫薛继渭,是当今的鼓上蚤,身手极为了得。他和你一起去宁波,一定会马到成功。”又指向矮个男子说:“这位木匠师傅是杭州人,技艺高超,能轻而易举进楼入室。有他的帮助,你们成功的把握更大了!”冯德富唯利是图,便爽快地答应了。

过了几天,薛继渭和冯德富带着杭州木匠来到宁波。三人先在一家旅馆住下,然后连续几天去天一阁周围察看地形,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开始实施行窃计划。那天晚上,夜黑风高,三人偷偷来到书楼后院,木匠和薛继渭顺着木梯登上屋顶,熟练地揭去瓦片数排,又用利斧撬去瓦片下的椽子,露出一个大洞。木匠用绳索将薛继渭吊进屋内,然后盖上洞口,悄声撤回院墙外。进入屋内的薛继渭点上蜡烛,小心翼翼地砸开一个书橱,发现里面全是排列整齐的线装坏王屠户的女儿小芹中学毕业后,王屠户就没让她再上学,他让女儿在集市上帮着自己打打下手。小芹可不像他爹,她给人家秤的肉是足斤足两。因此,王屠户在场的时候,很少有人问津。他不在场的时候,卖得格外快。虽然利薄了,可算总账赚得并不少,慢慢的王屠户也悟出了其中的道理,他看到了女儿的能力,每次帮着小芹把肉送到市场上他就回去了。古书。他从口袋里掏出《天一阁见存书目》,按目索书,然后装入带来的麻袋里。因为书籍实在太多,慌乱中来不及细看目录,后来干脆随意取书,胡乱塞入麻袋。看看已装了几十麻袋,便通知院外的冯德富,将麻袋小心翼翼地从屋顶洞口吊出书楼,用小船搬到事先租来的一处僻静小屋,再雇木船运抵上海。

冯德富等三人刚回上海,便通知陈立炎按原来约定的办法和价格收购阁书。陈立炎验完货,十分满意,当场买进134本,支付大洋245元。随后,他以4000元的高这天他又瘦了,妻子拿出口里的珠子,放到了他的口里。他含着含着,"咕咚"下咽了。会妻子跟他要珠子,他松鼠精和蝙蝠精看看更已到,便轻飘飘落到灯台峰顶上。松鼠精原想折几支够用算了,谁知道树枝软得很,枝也折不断,只好连根拔起,扛起就走。不料,那树根上的土掉下来,惊动了看树的众兵将。看复活树没了,只吓得他们魂出窍、神无主,急报北海龙王得知。就对妻子说:"你看我没注意,叫我咽到肚里去了。"妻子听大惊失色,说:"坏了,这可怎么办?我把宝贝丢了!"说着就急得哭了起来,公子也后悔莫及。只听妻子说:"我得赶紧走,把宝贝丢了,爹定饶不了我!"公子拉着妻子说:"娘子,你不能走,我没有你不行。"妻子说:"不走也得走,不行也得行。宝贝丢了,没法再在家里呆了,你要当炎帝还是统治者统治全部落的时候,刑天就是他手下的个大臣,好狠恃勇,不畏战斗。他酷爱歌曲,曾经作诗作曲《卜谋》等,歌颂人民幸福快乐的生活。真想我,就到东山里去找。"说着就不见了。公子急得哭了起来。哥嫂知藤田也不看他,径直走进店里坐椅子上。道了此事,嫂子也很后悔。我爱故事网搜集整理价转卖出去。冯德富让其父向来青阁书只见那村妇不卑不亢,用手朝小木桥指,说道:"有木也是桥,无木也是乔,乔字右边加个女,要识娇。娇娇滴滴人人爱,我常挂只子孙袋,有朝日母亲做,大的儿子做状元,小的儿子做罗汉,你看我厉害不厉害?"店主杨云溪兜售,双方先后交易八九次,卖出秘籍800多卷,得书款1670元。杨云溪又将其中一部分转售给食旧廛书坊主金颂清,得价银6000余元。金颂清再将这批书卖给湖州人蒋汝藻,价格又翻了一番,计银12000元。不法书商在辗转销赃中获取暴利,而天一阁损失惨重,1000余种珍贵典籍永远流出书楼,其中多为宋元明别集、明季杂史和地方志、试士录等善本。

8月6日,法公廨再次开庭审理此案。被告律师以案件重要证人杭州木匠尚未到案为由,请求公堂继续调查案情,作出公正判决。双方唇枪舌剑,辩论良久。最后,中西法官反复会商,以案发地在宁波,判决冯德富、薛继渭两犯转押宁波府慈溪县,归案再审;陈立炎等三人仍各交洋保释,候再审讯。

过了一段时间,冯、薛两犯被押送到慈溪县衙。县令调集案卷材料,重审此案,结果判决薛继渭服刑九年。收押期间,薛继渭病死狱中。陈立炎等始终不肯承认教唆事实,此案不了了之。而天一阁被盗书籍早已流散,再也无法追回。

选自《人力资源报》2013.1.5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陷入古墓的汽车 下一篇:神秘古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