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秘古宅

神秘古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秘鲁首都利马东南约20公里处,有一个叫雅尔的小镇,雅尔河从小镇旁边蜿蜒而过,河畔矗立着一幢18世纪末留下来的古宅。

据说,这幢古宅是统治过这里的一位西班牙将军留下的。秘鲁独立后,古宅多次易主,最后被年近古稀的老人毕索尔所拥有。然而,毕索尔入住古宅不到三年,就在一场意外的车祸中丧生了。

警方迅速把消息通知了毕索尔的唯一亲人——正在智利国家美术学院学习深造的孙子莫雷,让他赶回来处理后事并继承遗产,于是,一系列惊悚的事情便围绕着这幢神秘古宅发生了……

莫雷得到爷爷毕索尔车祸身亡的噩耗,悲恸万分,匆匆忙忙乘飞机赶回利马。

他刚走出飞机场,就看见一个年轻女孩向他频频招手,是女友莎妮。

莫雷和女友上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他难过地告诉莎妮,自己幼年时父母染病双亡,是慈爱的爷爷抚养他长大的。爷爷是参加过二战的盟军战斗机驾驶员,他小时候常听爷爷讲那些充满炮火硝烟的故事。爷爷无微不至的关怀给他带来了很多温暖和快乐,如今突然罹难,他怎能不悲痛欲绝呢?

有着姣好容貌的莎妮是莫雷一年前经朋友介绍认识的,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如胶似漆,直到莫雷去智利学习时,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别了一段时间。

现在,莎妮只能用温柔的话语宽慰他,并陪他去了殡仪馆瞻仰爷爷的遗容。看着他哭得红肿的眼睛,莎妮怕他过度悲伤,就劝他回雅尔小镇的古宅休息几天。

两人来到古宅后,莎妮殷勤地替莫雷洗衣、做饭,悉心照顾他,想用自己的如水柔情来冲淡男友心中的悲伤。

莎妮还极力劝说他卖掉这幢年久失修的古宅,但是他没有答应。当初爷爷离开居住了几十年的城市晚上,刘知府早早赶走杂人,请来众多达官贵人,在衙门后院摆上排太师椅,让众人观看。他却把自己安在后面个角落,以便吃药后与少女相见。闫才子隐藏在小树林后,不会儿只听"轰"的声响,道火光冲上天空,烟花散落开来,名种奇花纷纷怒放,照亮了夜空。众人片欢呼,随着阵悠扬的乐曲,又阵轰响,半天空中出现个妙龄少女,生得天姿国色,美艳丽人,只见她挥舞着彩带,像飞样,朝刘知府走来。,就是因为老人家喜欢这幢古朴的建筑。况且他还是一个对艺术情有独钟的人,非常喜欢这幢雕梁画栋,充满神秘气息的老宅。所以尽管莎妮不大高兴,他终究还是没有采纳她的建议,决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用潜心作画来渐渐消除笼罩在心头的悲恸阴云。

一天夜里,莫雷在睡梦中被一声尖叫惊醒,他立即出去查看,发现睡在隔壁房间床上的莎妮不见了,于是来到大厅里,借着吊灯昏黄的光线,他看见莎妮正蜷缩在地板上抖成一团。莎妮颤抖着,惊恐地指着阴森悠长的二楼楼梯,语无伦次地说:“鬼……我看到鬼影了!”

莫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说来也怪,当许友伸手去取灯柱的时候,只见灯下放着张纸条,拿来看,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行字:有看见。

莫雷忽然记起,爷爷生前曾说过这幢古宅里装着很多机关,是用来防备小偷的。爷爷还提醒过有些秘密机关就藏在楼梯的某个位置。当时他很是不解,偌大的宅子里空空荡荡,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宝物,有必要费大力气设置这些东西来吓唬人吗?

想到这里,莫雷认为莎妮一定是触动了某个机关。于是,他顺着楼梯一步步向上走,果然脚刚踏上第13级楼梯板,走廊两侧的墙壁上就出现许多妖魔鬼怪奇形怪状的影子来。

事实上,这是一种由声音和光线控制的机关,只要一踏上去,刷上了一层特殊涂料的墙壁就会显现出恐怖的图案,往往那座大宅的主人是杨掌柜的叔父,他自幼外出当学徒,后来攒了笔银子,便经起了商,再后来,他在庐州城落下脚来,成了富甲方的人。吓得人惊叫不已,但这种机关在白天不起作用,因为鬼影的显现需要黑暗环境。

虽然暂时弄清了这一切,莎妮还是心有余悸。莫雷把她扶到房间里,关切地问:“你没事吧?深更半夜可不要在宅子里乱闯,说不定哪里设有机关,会吓着你的。”

莎妮不安地点了点头。

莫雷认为这个女孩子也许是对古宅充满好奇,夜里也想转一转,因此他没有多想,好言安慰了一番后,便各自睡去了。

第二天清晨,莫雷决定去整理爷爷留下的遗物,当他和莎妮来到二楼老人家曾经住过的卧室门口时,惊讶地看到附近走廊地面上有尚未完全凝固的斑斑血迹和一支木箭。

难道昨夜有人遭到机关的暗算吗?莫雷惶惶不安地问莎妮是否来过,莎妮摇了摇头,她身上也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或许是小偷吧。”莎妮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莫雷想想也许事情像莎妮说的那样。为了查看是否丢了什么东西,他在门口用力敲击三下,卧室的门自动开了,他发现爷爷睡的床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床边有一本《圣经》,这是爷爷生前最爱钻研的东西。

见房间里没有丢什么,莫雷和莎妮就再次来到走廊里巡视。由于光线太暗淡,他们只好开亮壁灯,光线照在阴暗潮湿斑驳不堪的墙面上,显得那么阴森可怖。

他正要提醒走在前面的莎妮小心,忽然莎妮踩在了一块镌刻着骷髅图案的地板上。顿时,墙面开了一条缝,从里面嗖嗖射出几支木箭!幸亏莫雷蛤蟆长到了十岁,天下的事情,它样样懂;地上的活计,它件件会。老夫妻像吃了蜜糖,乐得合不拢嘴。天蛤蟆对老夫妻说:"阿爹阿妈,我要讨媳妇。让媳妇给你们端饭送水,好让你们享几天清福。"老夫妻忙说:"乖儿,你就丢了这个念头吧。哪家的姑娘会来我们家做媳妇!"蛤蟆笑了笑,说:"听说国王家的公主非常漂亮,我要讨国王的公主哩"老夫妻着急地说:"哎哟,乖儿莫说了,担心给人听到,传到国王耳朵里,会惹下杀头罪哩。"蛤蟆满有把握地说:"你们放心,不会杀头的。只要我亲自去说,国王会把他的公主嫁给我的。"说完,就蹦跳地走了。早有防备,他手疾眼快,迅速把莎妮扑倒在地,才躲过了这场危险。

莫雷告诉莎妮,爷爷生前不止一次说过,古宅里凡是绘着古怪图案的地方,千万不要乱碰,否则会发生危险的事。

总算是有惊无险,但莎妮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紧接着她的眼睛一亮——天哪,墙上的裂缝竟是一道隐藏的暗门!莫雷也是头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他好奇地把门开大,拉着莎妮小心翼翼走了进去。原来,里面是一间暗室。

因为没有电灯,他们不得不找来手电筒。只见暗室里落满了尘埃,有些呛人,还弥漫着一股股令人作呕的霉味。

四下打量后,莫雷心生好笑,既然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宅子以前的主人为什么要设置这些防贼的机关呢?也许他天生就有一种令人不解的癖好吧。

一连几天,莫雷都发现莎妮魂不守舍,脸上总挂着一丝不安的忧郁,他认为是那些恐怖的机关刺激了她脆弱的神经,就劝她不要总留在宅子里,出去到大自然中多散散心。

一天傍晚,莫雷从朋友处回来,却没有看到莎妮在家。他想,莎妮白天约女伴郊游去了,大概是玩得忘了时间。然而,他马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一个恶狠狠的男人的声音。

“你的宝贝莎妮已经被我们绑架了,要想保住她的性命,乔煜走到安徽凤阳,在路上遇见个道士。道士问他要到哪里去,乔煜说了自己的意图。道士把乔煜打量了番说:"你想找个美貌的媳妇吗?这真是芝麻掉进针眼里——巧极了,你从这里向东南走15里,有个小镇,到那里去找,必然会有收获的。"你必须马上赶过来,我们有一件事要同你商量!”

同时,听筒里传来莎妮恐惧的哭喊声:“莫雷,他们说只想要一些东西,赶快过来救我!千万不要报警,否则他们会杀掉我!”他还想问什么,但对方只是把联络地点告诉他就挂断了电话。莫雷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对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既然是绑匪,可为什么不在电话里提到赎金呢?他想到了报警,可真怕绑匪对莎妮下毒手。

他思考再三,觉得绑匪们一定有其他目的,不一定存心杀害他和莎妮,就决定一个人前往,探探绑匪的动机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来到绑匪指定的地点,一进门,莫雷就被一个男人用短刀逼住,随即被带到屋子里。他看到里面除了另一个绑匪,就是被捆在椅子上已哭成泪人的莎妮。

绑匪来到莫雷面前,冷笑了几声:“年轻人,你很听话和守信,照我们说的去做,你和漂亮的女友都会平安无事的。”

接着,绑匪告诉莫雷,他们是专门走私文物的,听说当年有一批曾被西班牙将军劫掠来的宝物藏在毕索尔老人住过的古宅里,就逼迫莫雷交出这些宝物。

泪水涟涟的莎妮用求助的目光盯着莫雷,说:“亲爱的,你的爷爷生前一定把藏宝地点告诉了你,如果你真心爱我,不想让我受到伤害,就把东西交给他们吧!”

莫雷听了,又好笑又生气,不要说他根本未听爷爷提过什么宝物,即便知道,又哪能就这样心甘情愿屈服于绑匪的淫威!

看见莫雷沉吟不语,一个绑匪晃了晃手中的刀子,威胁他说:“你应该知道,你是要那些毫无用处的文物,还是要心爱的情人……”

尽管莫雷恨得咬牙切齿,可他明白,现在反抗只能是白白地搭上性命,不如先稳住两个绑匪再说。

于是,莫雷假意承认那些宝物藏匿在古宅中,但他皱着眉头说:“今晚有警察去古宅调查有关我爷爷车祸前的一些情况,我不方便取出那些宝物,明天,我会亲自把东西送到这里。”

高如榜皱了皱眉,下令将人暂时扣押,当堂宣布,将人所在的各庄老爷寻来,替他们作保之后,才可以免予追究人殴打捕快之罪。人听到这样的宣判,很是不服,县太爷笑说:"他有,他孝顺,孝就是金!"可是竟也没喊冤枉。

两个这年,又是乡试之年,对于读书人来说又到了关键的时刻。不用说,雷纯生决定赴郡府应试。准备当晚,皓月当空,置方桌于院中,摆上祭品,点上香烛,两人向着月亮拜叩,正式结为夫妻。好盘缠之后,徐子要求跟雷纯生起去,理由是路上可以好好照顾他,顺便去开开眼界。雷纯生稍加思索便同意了。绑匪交换了一下眼色,恫吓他:“就按你说的去办,不过你想在其中耍什么滑头,当心你的女朋友会死无全尸!”

莫雷好不容易脱身回到古宅,来到爷爷房间里,焦躁地踱着步,因为爷爷确实没有告诉过他有关这方面的情况,他又怎样去找那些子虚乌有的宝物呢?他随手拿起床头上那本纸页发黄的《圣经》心不在焉地翻了起来。

突然,一张卡片从里面飘然而落,拾起一看,是爷爷抄写的一段《圣经》里的句子。他读着读着,忽然眼睛盯着一行字不动了!

自幼在爷爷指导下熟读《圣经》的莫雷知道,这段话中有一个句子属明显错误:“放在挂钟里”应为“放在床底下”。做事一向认真的爷爷是个虔诚的基督徒,绝不会在抄写时出现这样明显的笔误。况且《圣经》成书时也不可能有挂钟。难道爷爷这样写有什么用意吗?

莫雷想起绑匪们提及的文物,努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走到墙上悬吊着的一座挂钟前,打开钟门细心搜索,果然摸出了一封信。他展开它那张衔石的长嘴,像雪样白、像石头样硬,不过你知道吗?这嘴原来不是这么雪白、这么坚硬的,而是柔软、微红,是位少女的嘴唇,而它那对长满黑羽翅膀,则是少女健康的双臂和灵巧的双手。她不是善通人家的孩子,在变成黑鸟前,她是炎帝的小女儿。信,认真读起来。

这幢古宅的前任主人巴博是爷爷毕索尔在二战中空军部队服役时最好的朋友。巴博在一次驾机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县太爷是个糊涂官,赵相才早有耳闻。盗宝杀人,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他不敢有丝毫大意,面对咄咄逼人的审问,赵相才据理申诉,说是有人盗宝杀人,故意陷害他。县太爷哪肯听他的申辩,惊堂哪,让他交出血玉吊坠,否则就大刑伺候。高射机枪击中,他靠跳伞侥幸死里逃生,但在地面上不幸被敌人抓住做了俘虏。

巴博在战俘营里认识了一个叫亚森的秘鲁籍战俘,当看守无故殴打亚森时,巴博挺身而出救了他。亚森非常感激他,两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不多久,亚森患了不治之症,在咽气前告诉巴博,他在利马附近的雅尔河畔有一幢古宅,决定把它转赠给巴博,还特意嘱托说古宅藏有宝物……亚森说完就去世了。

后来,毕索尔率领一支空降兵小分队突袭了战俘营,救出了巴博。二人继续并肩战斗,直奴才见状,赶紧递上碗水,皇帝咕嘟咕嘟漱了漱口,又吐出来大口,好大会才缓过气来。皇帝瞪着眼睛责问老翁:"大胆刁民,你胆敢拿猪狗食来戏弄朕。来惹,把他拖出去斩首示众!"到战争结束,双双回到祖国秘鲁。三年前,继承古宅的巴博在查出自己已经是癌症晚期时,就把古宅所有权无偿转让给了老战友毕索尔,并把藏宝物的秘密也告诉了他。

年老体衰的毕索尔担心哪天自己突然病逝,以致宝物之谜无人知晓,于是他就把解谜的暗语藏在了《圣经》的句子里。因为他知道孙子莫雷精通《圣经》,一定能够猜透他的良苦用心。毕索尔之所以要这样做,而不过早直接将这件事告诉莫雷,是担心莫雷无意中说出去招来不测之祸……

莫雷看到这儿,才震惊地知道,古宅里确实藏有宝物。想不到绑匪们嗅觉那么灵敏,居然也窥到了这一秘密。他接着往下看,信的末尾画了《圣经》里的一幅插图,不过上面标注了一些数据。聪明的他略一思索,就断定这幅图指的是二楼那间暗室。

他捧着图,来到暗室里,根据那些数据进行测量,发现所有数据的末端都落在一块菱形墙砖上。

他用力一敲,墙砖居然动了起来,露出一个更黑的洞口,里面竟是一间更小的暗室。他费了半天力气钻进狭小空间,眼前的一幕不禁使他惊呆了!

祭神用的金银器皿、发光的珍珠玉石,精美绝伦的手工艺品、古老的羊皮书籍……很显然它们就是绑匪们要找的宝物。

莫雷把它们重新封好,刚刚走出暗室,却看见两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早已对准了自己。

原来是那两个狡猾的绑匪担心夜长梦多,暗中押着莎妮跟踪而来。一个绑匪得意洋洋地说:“年轻人,谢谢你的合作,你刚才的精彩一幕很令我们满意,不过,留下你的性命,我们会感到很不放心的。”话音未落,莎妮愤怒地扑过去挡在莫雷前面:“你们不是说一旦拿到这些宝物就放过我们吗?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谁知那个绑匪奸笑一声:“年轻人,你还不知道吧,夺得这些梦寐以求的宝物还多亏了你这位心上人的帮助!”

他得意地告诉莫雷数日后,张县令又于日暮时分到了罗家庄, 径直住进小楼。食用完毕后,秉烛夜读,直至更时分,正待熄烛就寝时,忽听楼上似有阵的声音,接着明显又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他大感讶异,难道楼上有人行窃?思忖间又听到楼上嘎吱声门开了,有人下楼了,脚步声迟缓沉闷,清晰入耳。他吹熄蜡烛,蹑手蹑脚走近房门,透过门缝向外张望,这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楼梯上有个白色人影:月光下此人身材魁梧,蓬头散发,面色枯黄,双眼翻白,条红舌露出口外。怪物下得楼后,便出了门。张县令原本胆识过人,当即镇定心神,随后出了门,远远尾随着怪物。,他们得知毕索尔的古宅里藏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后,就密谋想弄到手。他们先绑架并藏匿了莎妮的母亲,以此威胁莎妮配合他们取得那批宝物,而后制造车祸撞死毕索尔,并让莎妮劝说莫雷把古宅廉价出售给他们,不想被莫雷拒绝了。此计不成,他们又强迫莎妮配合他们夜盗古宅,然而,那些可怕的机关阻止了他们的美梦,三个绑匪中有一个中了毒箭,逃回去后就死掉了。剩下的两个绑匪恼羞成怒,就通过“绑架”莎妮迫使莫雷主动交出那些宝物……

“好了,现在你们俩一起去见上帝吧!”绑匪们正要下手,突然古宅大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了,几名警察冲了进来。两个绑匪见势不妙,夺路要逃,却被警察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胸膛。

原来,警方早就怀疑毕索尔被车撞死是人为制造的杀人事件,但他们把莫雷锁定为嫌疑人之一,于是在古宅里秘密设置了窃听器。通过监听,警方意外地掌握了有关这起绑架的阴谋,于是采用秘密跟踪……

一切噩梦都已结束,莫雷决定永远守护这座古宅,却毅然把那"因为男人磕头,左膝先跪,女人磕头,右膝先跪!你不是看见祝英台初来那天拜圣人,右膝先跪么?""那也不见得就是女人!"老师娘虽然这样凿凿有据地说着,老先生却没有半点怀疑。天,老师娘请祝英台在她家里吃饭,拿酒把她灌醉了,在她身边着实地检验了番,果真是个女人。批宝物委托警方交给了国家博物馆。莎妮面对着莫雷,流下了愧疚的泪水,而大度的莫雷微笑着安慰她:“不,这不能都怪你,让我们忘记所有的不愉快,重新开始美好的生活吧!我们应该这样!”

选自《故事世界》2013.1B

标签:神秘

    上一篇:天一阁藏书失窃案 下一篇:三斩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