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三斩斧

三斩斧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斩斧高人

明朝时候,陕西兴平县有一个家资巨万的米商,此人名叫廖德金。

廖德金这天正在家中花厅宴请客人肖鲁班。他是想求肖鲁班帮他设计一座比平西王府还要奢华的大宅子,肖鲁班对小气的廖德金一点好感都没有,可是碍着朋友的面子,又不能不来,但是他早已经老鼠这番话,简直把玉帝弄糊涂了。玉帝说:"难道真有这样的事吗?我看不见得吧?"打定主意,一定不会为这个吝啬的财主画宅图。

肖鲁班酒足饭饱,正要拒绝廖德金请自己画宅图的要求,就见管家廖福在门口一个劲对屋内探头探脑。廖德金脸一沉,斥道:“廖福,你有何事?”

廖福低声地道:“老爷,今年西山那边闹旱灾了!”

廖德金当着肖鲁班的面,只得故意装作大方,他对廖福说:“你现在就打开咱家后院的一座粮库,将粮食用车运到西山,周济那里的灾民吧!”

肖鲁班也怀疑廖德金放粮救灾之举是欺骗自己,他故意放慢了喝酒的速度,果然半个时辰后,廖福押着三大车的粮食,到西山救灾去了,肖鲁班一见廖德金舍粮赈灾的义举,他激动地说:“在下不才,愿为廖员外画一张宅图!”

三天后,肖鲁班的宅图画完,廖德金的这座新宅子,果真比陕西平西王王府还要高大奢华。里面的亭台楼阁,拱桥回廊不说,单说那门口的台阶,便有九十八阶,只照当今天子少了一阶。

肖鲁班临走的时候涂显槐来到李道升家,没遇见李道升,家僮李兴告诉他:"李老爷去西陵峡练剑去了,个时辰后回来。",叮嘱廖德金说:“廖员外,这样一座豪宅,您不张伍家有两只祖上传下来的玉镯,能值几十两银子,他跟老母要其中只玉镯,去当铺当了作路费。他是这么跟娘说的:"孩儿的学问您是知道的,去乡试不拿第也是第,中了举人国家给供养,这镯子不难赎回来。"张伍娘斗大的字不识箩筐,只知道儿子整天之乎者也,副很有学问的样子,结果就很痛快地拿出了只镯子。仅要请陕西最好的能工巧匠修建,特别是雕琢门口那九十八级台阶,您必须要找石匠黄老关!”

平西王府门口的石阶依坡而建。那一列起伏的石阶沿坡而上,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不仅威风凛凛,而且极度气派,那道石阶,便是出自黄老关的手笔!

二、不请自来

廖德金派人去请黄老关,可是黄老关却去了京城,并不在家。廖德金没有办法,只得雇了一伙能工巧匠,开始修建新宅。

这批工匠说干就干,宅子里面的房屋楼阁,亭台假山,一一拔地而起,廖德金看着那些精美的建筑呈现,满意得也是连连点头,可是那门口的九十八级石阶,他却越瞧越别扭。

这帮工匠用汉白玉石雕刻的石阶,不仅看着小气,而且寒酸,绝对没法和平西王府府门前的石阶相比。

廖德金拉着那个工头去看平西王王府门口的石阶,看完了石阶,那个工头哭丧着脸说:“廖员外,加工那道石阶的工艺叫三斩斧,在大明朝,只有三个石匠才会那种绝艺!”

工头告诉廖德金,那三个会三斩斧绝技的石匠一个死了,一个是皇帝的御用石匠,想请也请不来,最后一个便是本地的黄老关。

廖德金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才能找到黄老关,他回到了新宅面前,正在发愁的时候,只见远处的大路上,走来了十多个人,领头的老者便是60多岁的黄老关。

黄老关来到了新宅面前,随后,他的十几个徒弟搬过了一块紫晶白麻的石材,放到了廖德金的面前。

这块石材,已经被黄老关用三斩斧的绝技处理过,石材的表面不仅纹理清晰细腻,而且那斑驳的斧痕映在石面上,不仅极富立体感,而且一股虬劲的霸气显露无疑。

黄老关一抱拳说:“黄某今日不才,特地送来了一块紫晶白麻石,不知道合不合廖员外修建石阶的心意?”

廖德金摸着眼前这块雍容华贵的紫晶白贾员外名叫贾大方,他有良田数千亩,店铺百余家,在德州城里是首屈指的富豪,但为人却特别吝啬。麻石,不由得连声喊好。他自然愿意将门口的九十八道石阶交给黄老关制作,可是对于黄老关的工钱多寡他却有些不放心。

廖德金一问工钱的事,黄老炎帝跟黄帝同时代,且均带有传说色彩。从古到今,被视为中华民族始祖象征的炎帝就是与黄帝齐名的炎帝神农氏,据传生于陕西宝鸡姜水(现宝鸡市清姜河流域)。关呵呵大笑道:“现在是灾年,只要廖老爷管我们师徒等人一天三顿饱饭,您门前这道石阶,我保证修得比平西王王府的石阶还要威武漂亮。

三、真正秘密

三斩斧就是用斧头斩切石料,按照过程,可细分为初斩、细斩和终斩三道工序。要用特制的斧头在石材上剁斧,手指厚的宽度,都要斩上20多mso-pagination:widow-orphan;刀。每一块成形的紫晶白麻石台阶的表面,都要斩上万刀。

斩成一块石料并不难,最难的是每位石匠下斧力道必须相同,只有这样,斩出的所有石阶才能纹理一致,石阶成形后,才能保证浑然一体。

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施工,九十八道紫晶白麻石石阶已经初具规模,从坡底往上望去,这些石阶就好像是披着银甲的长龙,起伏蜿蜒,蔚为壮观。

这九十八道紫晶白麻石石阶完工,廖德金本想给黄老关二百两银子当工钱,可是他再一找黄老关,黄老关已经领着弟子们在昨晚悄然离开了。

廖家新宅竣工之日,廖德金穿戴一新,然后直奔县城的谈家而去。

这谈宅的主人就是九千岁刘瑾的亲叔叔谈宏。刘瑾本姓谈,六岁时被太监刘顺收养,后净身入宫当了太监,遂姓了刘。谈宏有刘瑾这个亲侄子撑腰,他在兴平县简直就是太上皇一般。

谈宏养尊处优,体重绝对超过了三百斤,坐在椅兴致很高的武则天心里老大不高兴,命太监传宫女史媛媛见驾。不会儿,史媛媛就跪倒在武则天面这天,秦不醉在街上闲逛,天上忽然飞过群鹰。这些鹰体形硕大,以前从未见过,秦不醉看着害怕,拔腿钻进酒馆。酒足饭饱,秦不醉走出酒馆,迎面跑来个岁大的小男孩。秦不醉躲闪不及,被小孩头撞翻却说,朝奉吴文长待德子走,赶紧将大门关上,又拿起小褂子就着烛光边细看慢瞧,边嘴里直喃喃:不会错的、不会错的。吴朝奉看得入神,约摸两个时辰之后,正想把褂子包好准备入库时,却不料店主冯少堂匆匆赶来。吴朝奉诧异,忙问:东翁,深更半夜,有何要事?冯店主面露不悦,诘问:听说你花百两银子收当了件破褂子,可有此事?吴朝奉心知肚明,又是哪个"同行"通风报的信,目的是要敲掉他的饭碗。吴朝奉"嘿嘿"笑,答说:东翁,你莫听"小人"挑拨离间,我今朝确确实实收了件稀世绝宝,东翁,你自己看。冯店主拎起褂子,左看右瞧,实在看不出"稀世"在哪里,气不打处来,将褂子重重扔到地上,大声说:件浸透汗臭的破小褂,能当百两?人家十家典当都拒收,你却冯店主气得说不出话来。吴朝奉"嘿嘿"又笑,从地上捡起褂子,也提高喉咙说:东家,这件褂子莫说当百两,就是千两、万两、哪怕个苏州城都值!如果客人不来赎当,东翁,你就发大财了!冯店主死活不信,两人争执起来,以至最后吴朝奉发狠,竟提出要与东家打赌,说明晚备桌酒席,请苏州城十家典当老板和朝奉出席当场验宝,如吴朝奉输,切费用连同百两当银均由他出;反之,冯店主输,除了酒席钱外,还得将吴朝奉的薪金加倍。冯店主思索良久,最后咬咬牙,满口答应:言为定!吴朝奉加句:驷马难追!在地。秦不醉爬起身正要训斥,小孩惊慌地说:"叔,有坏人要抓我,救救我"前。武则天见这宫女有闭花羞月之貌,不免也有怜惜之意,再加上她早听说过史媛媛颇有文采,就想试试这宫女的水有多深。于是武则天就对史媛媛说:"大胆史媛媛,在众多宫女之中,唯有你胆敢抗旨不嫁,你可知罪?"子里,活像一座肉山。

谈宏马上就要到生日了,廖德金就是要把那座新宅,送给谈宏当做祝寿的贺礼。谈宏点头说道:“廖员外,你的孝心,我会向九千岁禀明的,我明天就去你那座新宅看一看,如果好,我要在那座新宅里办寿宴……”

第二天一大早,廖德金就早早地等在了新宅的台阶下,太阳升起了一竿子高的时候,谈宏坐着大轿就来到了廖德金的新宅前。

看着那座富丽堂皇的新宅,谈宏一个劲地称赞。当廖德金扶着大公熊一样的谈宏沿着石阶往上一走,刚走到第九道石阶,就听谈宏脚下“咔嚓”一响,一道宽大的紫晶白麻石石阶竟断为两半,两半石阶“轰隆”一声,陷落地下一尺。谈宏身体一趔趄,一个狗啃屎倒在了石阶上,他的四颗门牙全被磕掉了!

谈宏的手下急忙将满口是血,一个劲惨叫的主人搀扶起来,谈宏用手指着跪地磕头如捣蒜的廖德金叫道:“廖德金,你这是纯属想谋害谈某!”

廖德金叫道:“借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谋害您。这石阶都是黄老关做的,我一定要抓住黄老关,给您报仇!”

廖德金还没等去抓黄老关,他就被谈宏的手下绳捆索绑送到了兴平县,兴平县令二话不说,立刻将廖德金重枷收监。谋害九千岁的叔父那可是大罪,廖德金就只能等着秋后问斩了。兴平县县令命手下的公差去抓石匠黄老关,可是黄老关早就领着徒弟们逃得无影无踪了。

一转眼,就到了秋天,廖德金这一天被倒剪着双手,押出了监房,他后背被插上了打着红钩的亡命招子,一路被入推搡着来到了刑场。就在刽子手举起鬼头刀的一刻,台下有人高叫道:“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只见黄老关一脸汗水,他背后背着一个昏"嗨!有枣没枣,先打竿子再说!"这天夜里"你,过来。"道士用刀指着他,命令道。,老渔翁把网绳接长,把绳头系在腰上,就迎着风浪开船下大宝让老头给问愣了,心想:都胡子拉碴的岁数儿了,说话咋还像个小孩似的?他反问老头:"你是啥意思啊?"河,直向这团金火划去。迷的人,奋力地挤进了人群,廖德金一见黄老关,他高声叫道:“抓住他,他就是害我的罪魁祸首黄老关!”

监斩的兴平县县令正要命令手下去抓人,就见黄老关放下了身后的人,那个人正是脱力昏倒的肖鲁班。肖鲁班去京城给人画宅图,这次他不远千里,骑着快马赶回陕西,他从京城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九千岁刘瑾被当今天子抓起来了!

刘瑾被当今天子下旨抓了起来,那么廖德金就是功臣。兴平县的县令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你的消息属实吗?”

肖鲁班苏醒过来后,虚弱地道:“我愿用脑袋担保,不出三天,刘瑾被抓的消息便会传到陕西!”

果然三天后,刘瑾被当今天子凌迟处死的消息传到了陕西,陕西境内的百姓欢呼雀跃,到处都是燃放爆竹的声音,兴平县相传炎帝牛首人身,他亲尝百草,发展用草药治病;"我是他最宠信的大臣!"他发明刀耕火种创造了两种翻土农具,教民垦荒种植粮食作物;他还领导部落人民制造出了饮食用的陶器和炊具。县令一边派人去抓刘瑾的亲叔叔谈宏,另一边赶快派人去释放功臣廖德金。

肖鲁班和黄老关两个人扶着廖德金走出监狱,廖德金看着监狱外面温暖的太阳,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谢肖鲁班的救命之恩。肖鲁班摇了摇头,说道:“要谢,你还是谢你自己吧!”

廖德金并不是真心送出的那一仓几千斤的粮食,被廖福运到了西山后,竟然救活了一千多名灾民的性命。黄老关也是受益者之一。其实黄老关早就从廖德金修建新宅的规模上,预料到那座大宅他绝不敢自己居住。再联系廖德金平日里一心想巴结谈宏,却找不到门路,他就断定,这座宅子,廖德金一定是送给谈宏的礼物。

黄老关为了报答廖德金的一仓粮的恩情,他故意在给廖德金修建石阶的时候,将其中的几道石阶用三斩斧的绝技,斩得快要从中间断裂了!

这样被特殊处理过的石阶,自然无法承受谈江如风下床后,取来文房宝,揭下画,平铺桌上。凝视片刻之后,便开始画雄虎。不多时,只雄虎跃然画上,只须画上虎眼便大功告成了。宏三百斤的体重……如果廖德金送给谈宏巨宅成功,那么刘瑾灭亡之日,必是他廖德金的断头之时。

廖德金的一点善心,不仅救了他自己,也救了他一家人的性命!

选自《古今故事报》1399期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神秘古宅 下一篇:夜遇纺纱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