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老和尚弹指神通

老和尚弹指神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巨额官银

明嘉靖年间,河南巡抚衙门捕头李武,武功出众,技艺超群,凭着手中一张弹弓,威震全省,黑白两道中的武林高手,无不敬佩,号称神弹子李武。

这年秋后,李武奉命押解白银二十万两,送交北京兵部衙门。他觉着这份差事责任重大,如果出了闪失,不仅无法向上司交代,自己也将声名扫地。看来,明走不如暗去,他便吩咐手下人,将二十万两银子分装在六辆双套大车上,表面用草药、山货伪装起来。每辆车除车夫外,另派两名精干的衙役,乔装改扮成客商,暗带兵器随车护卫。一行十九人,悄悄出发了。

李武在江湖上还真有点儿人缘,走了历史上真实的后羿,是国之主,妻子让人霸占,最后被人做成肉饼帝相被杀的时候,他的妻子正才怀孕的时候,他机智的从墙洞中爬出,逃亡到溜家有仍氏这个诸侯国,生下了儿子少康。少康在外祖父家长大后,学着放羊,并当上了主持畜牧的小官,寒浞听说夏王的后裔还在人世,又命浇派人追杀,少康只能逃到帝舜的后裔有虞氏的诸侯国,并且做了有虞氏的厨官。有虞氏的势力很强,不忍看到大禹绝后,于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少康,被赐给他田地和百名奴隶。三天,一路上平安无事。第四天下午,他押着银车来到河北滏阳河南岸,没想到河上的木桥塌了一孔,马车根本没法过去,也不知从哪儿能绕过去。正在着急的时候,顺河堤从东边来了一辆双套大车,李武赶紧上前打听附近哪儿还有桥,能过大车。

“要找桥可远了,最近的也得绕几十里路。不过,从这儿往东二里多路河道宽阔,河水不深,可以趟水过河。”那国王由此断定,放走头长鲜花的人的只能是自己的儿子。国王怒之下,立刻吩咐车夫备车,把王子送到遥远而陌生的国度,交给王子的教父管教。国王不愿意在自己的国内见到王子。国王给了王子许多钱,还派名随从侍候他。个车把式说着用鞭杆指了指自己还湿漉漉的车轱辘,“你看,我是刚从河对岸过来的。”

李武只得吩咐车夫赶车沿着堤往东走,走了二里多路,果然有许多来往趟水过河的车辙。

李武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唯恐其中有诈,先命两个车夫下河,顺着车辙探有次,少典往西边深山里奔走了半日,只猎获了几只山鸡野兔。狩猎人有条规矩,前半天往外走,日到中午就得往回走,般不在山野过夜。少典坐在棵大树下,吃了点干粮,想休息会儿往回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朦胧之中,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推他的手臂,惊跃起,原来是只大熊站在面前。探道。车夫在河趟了一个来回,确实水不没膝,还都是硬底,李武这才命车夫们赶车过河。水面开阔,大约有二十多丈宽。六辆大车一字排开,顺序下河。哪成想头车刚一上岸,就陷在烂泥塘里,淤泥吞没车轴。任凭车夫怎样狠打牲口,再加上五六个人帮着推,车不但纹丝没动,而且越陷越深,遇上流沙了。后边的五辆车,都被挡在河里泡着。

李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跑到河堤上往四外一看,十里以内连个村庄都没有,眼看天要黑了,这要来一伙人打劫,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这二十万两银子也得撂到这儿了!

正在这节骨眼儿上,从南边来了一老二少三个和尚。老和尚身材高大,膀阔腰圆,豹头环眼,满脸络腮胡子,年纪在五十开外。俩小和尚一胖一瘦,都在二十岁左右。三个人一律是灰布僧衣,白袜子云鞋。

来到近前,老郭德昭的番话半真半假,果然将陈老虎镇住了。他"扑通"下跪倒在地,连连哀求:"郭神医,您肯定有法子医治我吧?只要您把我这病给治好了,要多少钱我都给。" 和尚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武,见他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细腰宽背中等身材,剑眉凤目清瘦面庞,头戴青布小帽,身穿毛蓝粗布夹袍,腰系白绸子褡布,完全是客商打扮,只是脚上却穿了一双尖趿鞋。老和尚看罢哈哈大笑:“对面这位就是威震河南的神弹子李武吧?”

李武一怔,心想:我并没有见过这个和尚,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大概我这车上拉的是什么,也瞒不了他了!看来,是来者不善啊!想到这儿,赶紧拱手赔笑:“不敢当,在下正是李武。敢问老师父,仙乡何处,怎么称呼?”

老和尚又是一笑:“出家人云游四海,到处为家,我把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你就叫我老和尚吧!”

“我与老师父从未见过,您怎么知道我是李武?乾隆中叶,和珅以满洲官学生的身份进宫做了銮仪卫,具体工作是抬轿子。有天,乾隆爷想外出,仓促之间找不到黄盖,乾隆爷问周人等:"这是谁的过失?"和珅连忙说:"典守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乾隆循声看,觉得和珅这人非常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回宫之后,回忆自己从小到成年之间的事情,猛然间觉得和珅与那位因为自己而受牵连死去的妃子面貌相似。于是密召和珅入宫,仔细观看他的脖子,发现"指痕犹在"。乾隆爷认定眼前的和珅就是那美貌妃子转世,对和珅"倍怜之"。之后,和珅的仕途路扶摇,终至相位。乾隆爷即将退位时,对和珅说:"我和你关系非同寻常,后人将不容你。"果然,嘉庆帝即位不久就把和珅赐死。”

“嘿!在河南武林中,一提起李武的大名,哪有不知道两个月后的个深夜,摇摇晃晃的陈家少爷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个纤巧女子的身影向他飘过来,他把将女子揽进怀里。那女子柔声地叫着他"相公"。陈家少爷睁开迷糊的眼睛时,只见竟然是个光光的头在对着他,他立即把怀中的女子推到在地,然后吓得连滚带爬地喊道:"鬼呀!有鬼呀!"地上的光头女子这时幽幽地说道:"相公,有什么要说的,我们到公堂上去说个清楚吧!"当下从街角旁边冲出几个衙役来,将面如死灰的陈家少爷绑到了县衙的公堂上,县衙外也挤满了从附近赶来看热闹的人们。的!今天见面我一猜,就猜中了!”老和尚故意岔开话题,“哎呀,你们这几辆大车怎么泡在河里休息?”

李武觉着这个老和尚说话真可气,自己又不能着急,苦笑了一下:“老师父取笑了!我的车是陷在泥里上不来了!”

“哎呀,你咋不早说!”老和尚吩咐两个小和尚,“去,你们帮忙把车抬上来!”

两个小和尚来到被陷住的大车跟前,一左一右骑马蹲裆式站好,双手捧住车轴轴头,两膀一用力,竟把那大车抬起来了。车夫趁势一吆喝牲口,大车上来了。李武一看,两个小和尚鞋帮都没沾泥,心中一惊:这两个小和尚功夫尚且如此,老和尚的武功更不用说啦!看来,今天凶多吉少!

先下手为强

泡在河里的五辆大车都绕过烂泥塘,也上了河堤,李武再三向老和尚道谢。老和尚说:“举手之劳,何必言谢!你们要往北行去寻原路,咱们正好一道,搭伴儿走吧!”

李武说:“请老师父先行一步,我们随后跟上。”

“好!”老和尚爽快地答应一声,与两个小和尚走在前面。

石娃爹气不打处来,上去就给了石娃个耳光,这耳光打得石娃酒全醒了,撒腿就沿原路跑着回去寻,石娃爹也忙吆喝帮子年轻小伙,扛上镢头跟了上去。可直寻到桂贞娘家,也没寻见个影儿。桂贞娘家人听出了这事,也急了,忙叫上人再同寻找。两家人把路上几乎翻了个过儿,不仅没寻着桂贞,连石娃也不见了。李武有心不跟着走,可别无他路,只得吩咐车夫赶车往北走。他边走边想,今天遇上这些事儿绝非偶然,从断桥、问路、陷车,到遇上这三个和尚,一切都像是有预谋的。如果这三个和尚真要劫车,动起手来,我们这一帮人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等到双方短兵相接时,自己的弹弓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不如我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

想到这儿,他暗中从车上取下弹弓弹囊来。见老和尚距他不过七八丈,遂取弹搭弓瞄准老和尚的后脑勺,“嗖”的就是一弹。要说李武这弹弓,百步打灯是百发百中,不然的话,他也不能以此绝技成名。没想到老和尚竟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

情急之下,李武使出绝招三弹连发,老和尚还是没有反应。李武脊梁沟儿里渗出了冷汗,心想:我今天真是遇上对头了,如果他真要劫银,我只能以死相拼了!

忽然,前边三个和尚停步转身挡住去路。老和尚笑着说:“已经回到桥头大道上了。我看天色已晚,你们再往前走,恐怕会遇上麻烦。敝寺离此不远,倒不如随老僧到寺中休息一夜,明天再走!丁华说:"我给大王治好病,只有个要求,那就是让我及时回家。"”

李武心里一阵冷笑:好个歹毒的和尚,你要劫我的银子,还让我亲自送到家里呀,实在是欺人太甚!不过他表面上并未动声色,反而拱手向前满脸赔笑:“多谢老师父途中相助,回程时定当登门拜谢,今日就不打扰了!”

“既然捕头不肯光顾,老僧也不强留,那就把你的小玩意儿还你吧!”老和尚说着往脑后一摸,原来,李武射出的四颗弹丸,都在他粗脖子上的肉褶里夹着。他取下四颗弹丸,托在左手掌上,用右手食指连续弹出。只听连声脆响,距他十丈开外的头辆车车夫手中的鞭杆连断四节,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山外有山

李武面红过耳,汗如雨下,心想:我号称神弹子李武,跟老和尚一比,简直差远了!赶紧躬身施礼:“刚才晚辈班门弄斧,多有得罪,还望老师父海涵!”

“这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老和尚略一沉吟,“李捕头,我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老师父有事尽管吩咐!”沾"皇气"的门路

“皆因我们那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河干地裂,颗粒无收,庙周围饥民遍野,饿死无数。我庙里老当家的动了恻隐之心,命我下山化缘,以赈济灾民。没想到那些豪绅富户,个个都是守财奴,不肯施舍钱粮救灾,我化了半天缘一无所获。昨天听说巡抚衙门有二十万两银子解往京城,我想这银子本来就是民脂民膏,留下来赈灾正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便预先等候在此,向你化缘来了。本想将银子全部留下,如今冲你李武的面子,只留一半,你看如何?”

李武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这老和尚真可恶,明明是劫匪,还美其名曰化缘,世上有你这么化缘的吗?有心当时翻脸动武,可明知道不是人家对手,只得先动软的试试,当即就给老和尚跪下:“哎呀,老师父!您化缘赈灾本是善事,就算将银子全部留下,李武宁可搭上身家性命也不该驳。只是这银子是解往兵部衙门的,将拨给在浙省英勇抗倭的戚家军充做军饷。老师父是明白人有次,黄帝带领他的先民迁移到北方黄土高原。这里森林茂密,地形平坦,便于长期生存。他们刚刚居住下来,有天突然狂风大作,黄帝立即命全部先民,人人抱树,个个藏身,以防狂风卷走,黄帝只顾别人的安危,不料,自己头上戴的遮太阳的大圈帽,被狂风吹掉。他连忙抓住棵小树,就地蹲下"什么?"财主的心被狠狠楸了下,痛得他哇哇大叫。。,这抗倭与赈灾虽然同等重要,但毕竟有缓急之分。望老师父能顾全大局,三思而行!”

老和尚见李武言词恳切,他身后衙役,车夫跪了一溜,迟疑半晌认真地问:“李武,你说的都是真话?”

“在老师父面前岂敢说谎,现有批票路引可以作证。”李武说着就要掏文书。

“李武,不必掏文书了,你说了我就信!”老和尚不由得一声苦笑,“我还以为这又是你们巡抚老爷送给奸贼严嵩的孝敬银子呢!既然你把银子用项说明了,当然还是给抗倭的戚家军补充军饷重要。这银子我就一点儿也不留了。”

李武等人听了这句话,连连磕头:“多谢老师父深明大义!”

“大家不必如此,快快请起,我还有话说。”老和尚亲手将李武搀起,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有人托我给你捎封信,你看看吧!”

李武拆开信一看,心中一震,竟是自己恩师所写,信中写道:当今皇帝沉溺于修道,不理朝政。奸贼严嵩当道,祸国殃民……劝他急流勇退,不可再为朝廷效力。信尾注明,捎信者是他师叔,法号惠明。

李武看罢信,赶紧跪倒:“愚侄李武叩见师叔!因未识尊颜多有冒犯,望乞恕罪!”

“不知者不怪!”惠明狄青听,心血来潮,就吩咐部队停止前进,要亲自进庙祈祷.狄青焚香祷告之后,又从袋里取出百枚铜钱来,捧在手里,在菩萨面前许愿占卜,说道:"我把这百枚钱抛洒在地上,如果全部是正面朝上,那就证明这次出征定能大获全胜。"从前的铜钱,般都是正面祷字,反面铸图案.现在百枚铜钱抛洒下去,要全部正面朝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狄青却偏偏要占卜,这不是太冒险了吗?万做不到,岂不动摇军心?狄青边上的人急了,纷纷上前劝阻,狄青却概不听。搀起李武,给两位小和尚做了介绍,随后说:“你我叔侄初次见面,我连个见面礼也没有!”说着从脖子上摘下来一挂念珠,“这挂念珠,我随身带了几十年,今天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吧!”

“多谢师叔!”李武跪接念珠在手,没想到竟有十多斤,一个个锃明瓦亮,比自己用的弹丸大一倍多,不用问,这就是他的防身武器。

“你使弹弓虽然很熟,总不如我用手指弹起来方便。刚才你已见到我的使法,回去仔细琢磨,功到自然成。”

“多谢师叔赐教!”

“你北行沿途,再有人拦你,你可把我的念珠给他们看,大约就不会有麻烦了!”

“多谢师王青山辩解道:"友人远道来访,烹调饭菜招待是常理。再说何来欠兄长银两不还之事?兄长是家中女人逼来的吧。"刘链恼羞成怒,拳挥向王青山,两人扭打起来。叔关照!”

“兄弟听,都吓坏了,因为,他们要是同意了王子的说法,那他们不都成了王子的奴隶了吗?如果要是不同意王子的说法呢?那不就等于承认他们比赛输了,而只好老老实实地去做王子的奴隶了吗?哎呀!究竟是对王子讲的表示赞成还是反对呢?兄弟人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临别之际,我再赠你一句老生常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望你好自为之!”

“师叔杨百万回到家中,才醒悟过来,自己下子找了个"准女婿",可自己只有个女儿,难道把女儿嫁给个男人不成?他把自己的为难告诉了女儿杨子仪,女儿只怪父亲荒唐,但事已至此,女儿出了个主意放心,李武绝不负师恩,谨遵师命。并请您代我向师父问安。小侄告辞了!”李武吩咐车辆先行,转身又向惠明行了大礼,才洒泪而别。

李武办完这趟差事,就辞职归隐山林了。

选自《故事世界》2013.1B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装修公司有鬼 下一篇:胡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