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亡命一搏

亡命一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脱离帮派

约翰14岁就加入了帮派,至今已有20多年。可就在上个月初,他忽然留下一张纸条,说自己厌倦了这种成天打打杀杀的生活,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纽约。

加入帮派容易,想要脱离却很难。约翰知道帮派一定不会放过他,于是一口气跑到了南美,扮成游客,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当地最大的酒店。因为他知道,在名流云集的大酒店里,只要深居简出,别说帮派不易找到他,就算找到了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动手。

这天,约翰吃完早饭,想到酒店的健身房活动一下。可他刚走到走廊上,就听见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不是他在酒店登记的假名,而是他的真名!

约翰的身子颤了一下,慢慢地转过身,凝视着身后出现的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大约30出头的男人,鼻梁上还架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像个成功的生意人。但约翰还是从他那细长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恶毒。

“你好,约翰,很高兴见到你。”男人和和气气地冲他打了个招呼。

约翰用力地咽下一口唾沫,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此人名叫霍夫曼,是帮派里的大佬之一。他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极为狡猾,据说凡是他想要杀的人,从来就没有能逃脱的。

看看周围来往走动的侍应和房客,约翰慢慢镇定下来,挑衅地看着对方,捂着嘴轻咳几声说:“这里可不是一个杀人的好地方。”

“别误会,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霍夫曼顿了顿接着说,“今天下午4点,会有个短发、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带着一个蓝色的大箱子住进酒店的1106号套房。我要你杀了这家伙,然后把箱子带到酒店的赌场交给我。”约翰皱皱眉:“我为什么要帮你?”

霍夫曼笑笑:“按规矩,私自脱离帮派的人,得留下一只手。但只要你肯完成这最后一件任务,我就批准你体面退休。想想吧,这种机会不常有的。”说完,霍夫曼微笑着与约翰擦身而过,走进了电梯里。

2.最后一次任务

看着缓慢关闭的电梯门,约翰慢慢握紧了拳头。他立即回到房间,用手机给一家出租车公司打了个电话,请他们1小时后派一辆车到旅馆大门口来。接着他又用房间里的电话打给另一家出租车公司,同样要了一辆车,不过把时间提前了40分钟,地点则换成了旅馆的后门。打完这两个电刘大脚不敢近前,偷偷躲在棵大树下,这时,远处传来阵阵鸡叫,刘大脚抬头看看天,月亮不知何时已经隐去,等他再回头望的时候,女子忽然不见了踪影。刘大脚醉意蒙蒙擦擦眼睛再仔细观看时,心里猛然咯噔了下:哎呀!这里哪是什么庄院,而是片坟地!而枪是座新坟,灵幡还在不停地飘动呢。话之后,他一刻也不停留地走进浴室,撬开吊顶的排气扇,飞快地爬进通风管道内。

约翰判断,无论是他的手机还是房间里的电话,一定都被霍夫曼监听了。既然如此,他倒是可以利用这州官脸涨得红里泛青,连忙吩咐随员拿尺下田去量,量来量去,结果点儿不差:行距株距都是寸,横直成行,像线牵的样。一点,给霍夫曼布置下一个迷魂阵。事实上在住进酒店的第一天,约翰就仔细研究过酒店的结构图。沿着通风管道,可以爬到酒店的设备机房,再沿着一条隐秘的楼梯下去,就能到达地下停车场。帮派在这里并没有多大的势力,不可能派出大批人手来找约翰的麻烦。所以约翰认为,只要他能从停车场偷到一辆车跑出酒店,就可以甩掉霍夫曼。

但事与愿违,当约翰好不容易才从通风管里爬出,刚一抬头,就迎上了霍夫曼戏谑的目光。

机房里的气息迅速凝固起来,泛黄的灯光,轰鸣的机器声,还有宽阔无人的空间,无不显示出这里是个难得的灭口地点。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拼命了。约翰深吸一口气,从后腰慢慢拔出一柄猎刀,但从隐蔽处马上闪出五六个枪手,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约翰。其中一个高个子缴走约翰手中的刀,然后一枪托狠狠地砸向约翰的后脑,打得他跪倒在地。

霍夫曼慢悠悠地走上前,抓住约翰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来,然后轻蔑地向他脸上吐了一口浓痰:“想跟我拼命?你拿什么跟我拼?你的命从加入帮派的那天起,就已经不是唐至德年间,渭南孙家岭有个泼皮叫孙得贵,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不久便将爹妈积攒的点家产挥霍得干净。他走投无路,听说朝廷同安禄山打仗正在招兵,便投到郭元帅的部下李光瓒的前锋营里做了名探子。你自己的了!”

霍夫曼深深地吸一口气,又恢复了文质彬彬的模样。他掏出手帕,亲切地为约翰擦去嘴角的血渍,口气既嗔怪又无奈:“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退休?帮派里一直很看重你这样的人才,就在前不久,我甚至还向董事会提议要提拔你呢。”

“我只想要自由。”约翰苦笑着说,“我不想让命运被别人操纵,仅此而已。”霍夫曼挑挑眉毛:“哪怕因此失去生命也不在乎?”

约翰沉默了,霍夫曼得意地笑了起来:“好吧,我们的约定现在还有效。替我拿到箱子,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因为你是一个自私的人,而恰好我也是,所以无论你玩什么花样,我都可以看穿。”

约翰一直在酒店的大堂等待着,大约4点过5分的时候,他果然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带着一只蓝色大箱子登记后走进了1106号套房。他站在门外想了想,往自己身上洒了些酒,又把头发弄乱以前,有个人名叫刘槐,上有古稀老父,下有年幼孩儿,与妻子共管家计,日子尚且过得去。但刘槐夫妇总觉得老父是个累赘,能吃不能做。老的多活天,他们夫妇便多苦天。,然后大力拍着房门叫起来:“出来!你这个婊子,我知道你和那个小白见张琦口风松动,寇氏很高兴,让张琦休养几天再回话,就带众、r环回房去了。脸在里面!”

不一会儿,房门开了一条缝,露出张怒气冲冲的脸。没等他骂人,约翰忽然用力把门一为此事也是经常唉声叹气,但又不得不迁移。推,撞得他踉跄退开几步,然后一步冲上前,一拳击碎了他的喉骨。

轻轻松松完成了任务,约翰嘴角不禁浮起笑容。但转眼,他又吓了一跳。只见那只蓝色的在江口镇的石龙沟中,石龙石虎遥遥相对。石龙沟位于江口镇石盘山,山上有石碑。刻有"石龙对石虎"的段歌谣,在曲折的山路尽头,条石龙赫然立在岩壁上。箱子敞开着,放在房间里的床上,里面却空空如也。

霍夫曼想要的当然不会是一只空箱子,约翰立刻在房间里搜索起来,当他打开大衣柜时,衣柜里跌出个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女郎。

“你是10天里第6个劫持我的人。”女郎讥诮地笑道。

“那么前5个呢?”

“都死了。”

女郎的回答令约翰的心脏猛跳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陷入了某个巨大的漩看看,乾隆皇帝真是太激动啦,这激动,竟然写出了"为儿千载振纲常"的诗句来。皇帝称新娘为"儿",不就是说何家女是"格格",而李家男是"驸马"了吗?皇帝金口玉言,更何况是白纸黑字,何、李两家立即转悲为喜,双双跪在地上口称谢主龙恩,并讨封赏。乾隆皇帝只好当即令其合棺厚葬,并为何女树立节义牌坊。这样,两家都感到莫大荣幸,纠纷也就烟消云散,和好如初了。涡之中,赶紧仔细询问起来。

3.“普通”的生意

被绑架的女郎名叫苏珊,是一名药物学家。3个月前,南美爆发了一场特大瘟疫,为了研制出能根治疫病的药物,苏珊带着她的助手赶赴疫区,没日没夜地开始研究。

谁想到,药物刚一研究成功,她的助手就翻脸把她绑架。原来,这场瘟疫因为波及范围大,致死率高,已成为国际各大医药寡头眼中的一块大肥肉,谁都想抢先推出针对性药品抢占市场。就这样,第一个研究出治疗药品的苏珊成为了抢手货,各大财团都委托黑帮劫持她,好独占她的研究成果。“我倒宁愿你们能够早点争夺出结果来,毕竟每耽搁一天,就有无数人因此而死。”苏珊冷冷地看着约翰说。

约翰脸色铁青,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他就是好莱坞电影里的反派一样。

突然,约翰的手机响了起来。约翰皱着眉头接通手机,里面传来霍夫曼的声音。

“约翰,虽然苏珊小姐很漂亮,但现在可不是调情的好时机。”

约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脱下外套翻了翻,果然发现其中一个纽扣里安装了微型摄像机。他忍不住对着话筒破口大骂:“霍夫曼,你这是在造孽!”

“不不不,这只是一桩普通的生意而已,别人给钱,我们干活,就这么简单。不过,约翰,你不该让我等那么久,因为那样会使我的心情变差,后果你知道。如果你不想死,就把苏珊带到赌场。立刻!”

约翰把手机重重砸在地上,他已隐约感觉到,霍夫曼不可能信守诺言。

几秒钟后,他抬起头,定定地看着苏珊的眼睛说:“我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我相信你也应该和我一样。对吧?”

然后,他不待苏珊回答,打开箱子又将她装了回去。

4.恶棍的善行

4点20分的时候,约翰一个人空着双手来到赌场。早有几个打手上前,把他全身上下搜了一遍后,将他带到赌场中的一个豪华包厢中。霍夫曼坐在圆形赌桌后正玩着牌,看见约翰后他笑吟吟地站了起来。

“先来杯咖啡吧?我们坐下由于王老成威望高,曲沃城内外谁家有红白大事,必定请他写对联当主事。王老成每去家,必定带上宝贝儿子。猪儿打小特别爱吃馄饨,于是无论哪家请王老成,都特意做些馄饨给猪儿吃。来慢慢谈。”

说完他手一挥,立即有个手下递过来一杯咖啡。约翰下意识地接下咖啡,那打手却立即变了脸,快如闪电般掏出一把枪顶住约翰的脑袋。霍夫曼警告他说:“继续端着咖啡不要动。要是有一滴咖啡溅出来,他就会开枪。”

约翰哈哈大笑:“你太小心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来杀你的。”

霍夫曼耸耸肩。他当然知道,约翰不可能傻到来刺杀他,但不知为什么,他总是隐隐有些不妥当的感觉,但理智却又告诉他,他的整个计划无懈可击,约翰现在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样。

现在包厢中,除了约翰以外都是他的手下,而且酒店里还有许多他潜藏的人手。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调动他们。约翰单枪匹马一个人,难不成还能翻了天去?

想到这里,他心中安定了点。他随手打开电视机,屏幕上显示出约翰拉着蓝箱子进电梯的情景。但画面一转,等他到了楼层出来后,箱子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魔术你是怎么变的?”霍夫曼好奇地问。

“你猜?”

约翰的回答令霍夫曼愣了愣,霍夫曼摇头轻笑出声:“电梯附近能够藏起那么大箱子的地方不多,我的手下正在到处搜查。如果在他们找到以前你自己说出来,你还能少受点苦头。”

“那就等他们找到再说吧。”

霍湄洲神女的影响逐渐从莆田的湄洲延伸到沿海带的广大地区,从而,逐步取代了沿海带各地的男海神,妈祖成为中国最大的女海神。夫曼耸耸肩。他的时间并不紧迫,等一等倒也无妨。倒是约翰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令他相当好奇。他暗自在心中猜测约翰究竟有什么倚仗才会如此硬气。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连续几个手下打来电话都报告说没有找到,霍夫曼不再镇静,嘉庆年间,绍兴府富商云集,颇为繁华。谁知这年春,绍兴城中出现了个飞贼,豪门富户频频被盗,丢失的财物尽是深闺妇人穿戴的金银细软。据目击者所述,此贼夜入闺阁之后,飞旋于屋脊墙头,犹如团黄风,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因此人称"黄风贼"。头上冒出了汗水。

“你一直在跟我拖延时间?”霍夫曼犹豫地看着约翰说,“你不会是放了苏珊,然后让她去报警吧?我不相信像你这样一个自私的人,会有那么伟大的情操。其实就算你那么做也没用,因为我背后的财阀,已经买通了当地警察局,他们根本就不会出警。”

“是吗?”约翰讥讽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还未落,霍夫曼就听到酒店外隐约传来的警笛声。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满脸傅员外见董永就来气,可是为了让闺女心服口服,他点头答应了。他认为董永帮不了傅小姐什么忙,个大小伙子能纺线织布吗?到时候他更有坏闺女了。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跟我保证过,警察局不会插手这里的事。”霍夫曼疯狂地叫道。

“也许他们是这样保证过,不过前提是,你得让他们有独占治疫药物的机会。”

霍夫曼眨眨眼,一开始他还没有听懂,但他回过神后,马上打开了手提电脑。匆匆浏览几个网站后,他如遭雷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原来,约翰根本就没有把苏珊带出1106套房,那些黑帮打手只顾在电梯周围寻找,自然遍寻不获。而趁着约翰拖住霍夫曼的这段时间,苏珊在房内上网,将她研制出来的药品配这时,出来了个粗眉大眼的渔童,笑谜谜的对敖广说:"这位老大叔熟知棋路,想来也是位棋"原来如此"渡运禅师闻言点了点头,道了声佛号接着道:"你们在此等候便是,杜员外会放粮的,老衲前去会会杜员外"说完便带着小沙弥挤过灾民来到门口。手吧?"方公布于众后,才拨打电话报警。财团一见已无利可图,立刻就撤回了对黑帮的支持。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霍夫曼疯了似的冲着约翰大叫起来,“没人会感激你,而你却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就算我不杀你,那些财团也不会放过你的!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不可能逃过追杀!”

“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和我想要脱离帮派的原因一样。”约翰重重地咳嗽几声,抬起头来苦笑道,“医生告诉我,我得了胃癌,最多只能再活3个月。”

约翰顿了顿,望着霍夫谁知好景不长,就在金凤怀孕个月左右的时候,孩子意外流产了!也许是意外全家人虽然心里都不好受但也只是安慰安慰金凤而已,对金凤也没有说什么埋怨的话。曼悠悠地说:“人活一辈子,总得做几件好事,不是吗?”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10下

标签:亡命

    上一篇:假的 等 下一篇:国宝青铜器的离奇遭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