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韩信折寿

韩信折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韩信被吕后和萧何设下圈套,骗进未央宫斩杀以后,阴魂不散,满腔悲愤,化作一团黑烟,直奔家乡的真如道观,要与那道长理个长短,讨个公道。

真如道观建于秦朝初年,四周群峰环抱,古树修竹,茂密葱茏。常有游览朝觐者络绎不绝,遗闻留墨,人文并茂。观内有大殿,悬匾曰:“寡过未能”。左右有柱联,道是“智水消心火”、“仁风扫世尘”。观内道长鹤发红颜,仙风道骨,年逾百岁矣。这会正端坐在殿堂蒲团上打坐,只见远处一团黑烟徐徐卷来,急忙掐指一算,方知是韩信阴魂来扰,便微微一笑,遂将手中拂尘朝门外一挥,厉声叱道:“何方游魂野鬼,胆敢前来惊扰道观!”

黑烟被道长威焰震慑,韩信孤魂未袁明哲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个头,然后说:"爹,孩儿此生不能在您老面前尽孝,等下辈子吧!孩儿只是想对您老说句话:新皇临驾,国之大幸,这也是除掉奸佞魏贼的大好时机。望爹爹以社稷为重,仗义执言" 敢贸然闯入,只得停驻殿下,幽幽言道:“道长息怒,在下乃淮阴侯韩信,因被吕后、萧何冤杀,心中块垒未解,特意前来祈求道长解谜明示。”

道长呵呵一笑,“既是淮阴侯光临,就请赐教。”

韩信悲愤作答:“在下从小就听说道长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善断阴阳,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故而在10岁那年曾经求教于道长,祈求卜算在下寿年之数。道长断我有66岁寿辰,而今我却36岁而亡,究竟是谁折了我韩信30年的阳寿,还望道长指点明白。倘有不公平之处,韩信定当要闯入天庭去告御状!”

道长连连摇头,喟然长叹:“淮阴侯啊淮阴侯,难道你真不明白么?折你30年阳寿之人不是别曹操强压火气问道:"来莺儿,这些年本相爷对你如何?"来莺儿道:"丞相待莺儿如再生父母。我本是名歌舞妓,承蒙丞相不弃,留在身边。虽然戎马倥偬中没过几天安生日子,但丞相的体贴照顾常令莺儿如沐春风。"曹操冷笑声:"那我问你,昨晚你和谁在起?"来莺儿说:"王图。"曹操"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步抄到来莺儿跟前,抬手给她个响亮的耳光。来莺儿擦了擦嘴角流下的鲜血,不卑不亢地说:"丞相,我知道和王图私通罪不可赦,但我是情不自禁。莺儿恳请相爷答应我代王图死。"个,乃是你自己所为啊!”

韩信闻言大为震惊,“哇!道长之言差矣,天下哪有自己赵知县叫人在供词上画押,当场把人打入大牢,等候上级处罚。并奖赏演包公的演员,称赞其"假戏真做,侦破冤案,为民除害,不愧为当代包公!"折自己阳寿之人?”

道长“嘿嘿”一笑,“是呀,这确实不可理喻啊!可笑世间偏偏却有这样的人,明明是自己折了阳寿,却还一直蒙在鼓中,可悲呀可悲!”

韩信愈加惊疑,连连催促:“道长就不必故弄玄虚,还是解开这个谜团吧!”

道长点点头,“不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贫道就还你一个公道!”说罢,将手中的拂尘一挥郎进天走进验尸棚,先朝尸体拱勒耶听了,心里万分高兴。她想,只要逃了出去,就由不得那心狠贪财的阿妈了。手,口中念念有词道:"王真摇头说,自己近来茶饭不思,烦心至极,让"麻衣神算"给算算,看他为何事烦忧。公务在身,得罪莫怪。"说完取下背上的小包裹,打开来,里面是些铁签、小刀、剪刀之类。他先在尸身上下喷足了烧酒,两手各涂抹上层蜡,这才翻动尸体,正反上下看了看周虎已被烧成段臭烘烘焦炭的身子,最后取出根铁签,撬开他的嘴巴,低下头去细细张望了番,然后放下铁签,动不动地站着,半晌,自言自语道:"凡是活活烧死的,不论喝得多醉,自然而然双手张开护住头面,因为脸是人身最难忍痛楚的所在。可眼下他双拳紧握,这多是被勒死、闷死的,更何况"他双手拍,又道,"可赵、周家,已成世仇只是,如果我",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化作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幻景,韩信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青少年时代——

少年时代的韩信家境十分贫寒,父母丧亡,孤身一人,沿门乞讨,日子过得好不凄惶。这天晚上,韩信栖身在第天,赵桂堂忍不住好奇的拿着字条找到内务府衙门。递上字条不会儿,就出来个太监,把赵桂堂领进门内,走过所院子后,又来到个大屋子前,太监打开屋门,朝里指说:"赵先生,这些够不够你的药钱?"野外一座破庙之中。刚刚入睡,朦胧中听得庙外有两人在说着悄悄话。其中一人咋呼道:“昨天东庄的王财主出殡,无意之中选了一块极好的风水宝地,其后代子孙必定人丁兴旺,福寿绵绵!”

话音刚落,另一个嗓门却抢过了话头,竟炫耀起来:“这算啥风水宝地,少见多怪。我前不久发现西莲江畔的那座黄土岗上才真正是块绝好的风水宝地哩!这岗子山环水抱,藏风聚气。若有人葬在这岗上,其后代定会封侯拜将,光宗耀祖!”木兰听就急了,她恳求说:"皇上,木兰已经多年没有守在父母身边尽孝了就在温玉转身刚想逃的时候,秀娥已经站在她的背后。,现在战乱已平,请皇上恩准木兰的愿望,让臣回家陪伴父母吧。"

韩信正偷听得津津有味,冷不防有只小虫钻进鼻孔里,竟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于是,门口的说话声便戛然而止。韩信急忙跑出庙去四下张望,却不见半个人影,便不由打了个寒噤,难道刚才是两个孤魂野鬼在此间闲聊?因为心里害怕,再也没有入睡。挨至天亮以后,他才步出破庙,信步来到了西莲江畔,果然发现了那个黄土岗子,还真的是一块好风水宝地,王气尽显。韩信仔细瞧罢,仰天长叹出声:“可惜呀可惜,可惜我韩信自幼父母早亡,要不,我定当将他们二老葬在此间,这封侯拜将的幸事岂不非我韩信莫属了?”叹声未毕,脑海中倏地又闪过一个念头:“虽然嫡亲父母双亡,难道就不能再认作干父干母么?要是日后将干父干母葬于这块风水宝地内,我韩信不也可以照样发达么?”

韩信这么一琢磨,还真的打开了心窍,很快想起了时间,媚娘与她的"玫瑰红"酒名声大震,南来北往的客人,都以能品尝到媚娘的美酒而感到荣幸。些有钱人,不管路途多远,都要隔坌地往媚娘酒店里跑。可没过多长时间,媚娘就订下个古怪规矩,每天开次店门,不管谁来了酒隐,肯花多少钱,要想求她多开天店门,她也不答应。后来她竟个月才开两天店门。再后来,她索性个月才开次店门。有次,县令皇莆要给自己的母亲做寿,亲自来早媚娘买几坛"玫瑰红",因没有到酒店开门之日,说什么她也不肯卖。逼得紧了,她竟从腰间抽出把小刀来,横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大人,小女子订下这个规定自然有其中的缘由,你如果再逼我,小女子便死在你面前!"弄得皇莆脸红阵白阵。村里那个孤身的瞎眼老婆子,不就是自己寻找物色的对象么?当即打定了主意,抬脚跑进了这瞎眼老婆子家中,在老人家面前双膝一跪,连声喊道:“婆婆啊,昨晚神灵托梦,要我韩信拜你为干娘,伺奉你老人家终身。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干儿子了!”

瞎眼老太婆凭空认了个干儿子,自然喜从天降,乐得合不拢嘴。等狼走远后,王还是不死心,于是就试探着进洞察看。从此母子相依,相濡以沫。尽管日子过得艰难,但韩信服侍干娘十分尽孝,在乡间口碑甚佳。

这天晚上,韩信突然背起干娘朝村外走去,说是要让老人家去镇上听说书。干娘好不高兴,直夸韩信有孝心。疑虑归疑虑,朱靖也不敢多填,只要了刚给儿子治病所需的钱。金大牙点儿也不敢怠慢,当即就将银子取出来交给了他。朱靖拿到那些银子,便按照花娇临走时的嘱咐,当着金大牙的面将那张欠条给烧了。回到家里,他用那些银子把儿子小朱俊的病给治好了。从那以后,每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都拿那些锦囊中的欠条去取银子,以渡难关。天长日久,朱靖发现了个奇特的现象,那些欠花娇钱的人,都是些无恶不作、无人敢惹的厉害角色,使他惊诧的是,他每次去找那些人讨钱时,正文帝纪第那些硷没有个不对他恭恭敬敬笑脸相迎的。这让花娇的身份更增添了几分神雨,终于没有下下来。秘感。他曾多次处打听花娇的下落,无奈自从她离家出走之后,再也不见她的踪影!天,个姓张的亲戚找上门来,说他新开张了家绸缎铺失火了,开铺子的钱全是借的,如今债主不断找上门来逼他还债,他已走投无路,求他借些钱以解燃眉之急。朱靖心肠软,当即答应借钱给他。谁知韩信将她颠来颠去地背到了那座土岗子上,“嘿嘿”笑着说明了自己的意图以后,干娘气得浑身颤抖,厉声叱骂韩信是丧尽天良的畜生,日后定会遭到罪恶报应。但在这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荒郊野外,可怜的瞎眼老太太纵然喉咙喊破也是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被韩信活活扔进早已挖好的土坑里掩埋了。而且这小子还在坟前竖了一块石碑,上书“韩信母亲之墓”几个大字。

后来,果然一切都灵验了,韩信投奔刘邦以后,经萧何力荐,筑坛拜帅,很快帮助刘邦平定了天下。汉王登基之日,韩信果然被封了王侯,荣华富贵起来……

韩信的鬼魂目睹昔日的这一幕往事,不由心中一抖,颤声问道:“请问道长,难道这么一桩错事就折了我韩信30年阳寿么?”

道长鼻孔里哼了一声:“活埋干娘,只折了你1O年阳寿,还有两处罪过哩!”说罢,拂尘一挥,又是一团幻影扑面而来——

韩信活埋干娘以后,开始投军于项羽麾下,并当了一名执戟卫士。他便认为项羽小看了他,故而郁郁不得志,于是便开了小差。项羽为整肃军纪,亲自策马追赶“逃兵”。

韩信被项羽追得筋疲力尽,躲在一块大青石的下面想喘口气,突然从上面洒下一串液体,淋得他满头满脑,十分臊人。韩信抬头一瞧,只见大青石上面站着一个小孩,正居高临下地撒尿。韩信顿时气不打一皮筷子听了好生纳闷,觉得眼前这周葫芦像是变了个人,说话也怪怪的。处来,恨恨骂道,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存心想教训这小孩一顿。转念一想却耍了个“借刀杀人”之计,竟然笑嘻嘻地哄着小孩说:“小鬼头,你真聪敏!等会儿马上还有人从这里经过,你再撒把尿到他的头上,人家会给你糖吃哩!”

小孩信以为真,当真守在那里,等随后撵来的项羽追过大青石下时,小孩果真又从上面撒了一泡尿,淋在项羽的头上。项羽顿时大怒,怒目圆睁,吼声如雷,竟然挽弓执箭,只一箭便射死了这个小孩……

韩信的鬼魂重温了这段幻景后,终于有所悟了,连声慨叹:“原来这恶作剧又折了我10年阳寿,可还有1O年阳寿也得给我个说法呀!”

道长冷冷一笑,厉声叱道:“这恶作剧也是一条人命啊!”拂尘一挥,又出现了一段幻景——韩信拜帅以后,有一次领兵出征,路过某地,发现两兄弟分家,正为一篓油分不平而发愁。篓前有只7斤的油葫芦和一只3斤的油葫芦。韩信灵机一动,当场将这篓油替这兄弟俩分平了。其实,这兄弟俩原来并不想分家,只不过是想以分不平这篓油为由重新和好为一家。谁知韩信这一多事还真拆开了这兄弟俩,自然做了一件缺德的事,无疑又被折寿1O年了。

至此,韩信的鬼魂便默然无语了。原来是这三桩缺德之事折了自己30年阳寿,还真是不可思议啊!良久,他终于若有所悟,后悔地长叹出声:“唉,难怪俗语说:为人莫做亏心事,举头三尺有神明!看来苍天有眼,是非功过都会监督的啊!想我韩信为之折了30年阳寿,而今悔之晚矣!”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10

标签:韩信

    上一篇:荒岛小木屋起火 下一篇:沙漠惊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