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金字塔壁画上的玄机

金字塔壁画上的玄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考古研究所组织了一次埃及探险活动,林奇楠和侦探不过,王聚财有点没敢告诉张青,自从知道父亲为难张青,要百两银子的彩礼之后,丽梅姑娘就天天以泪洗面,怕那张青凑不够彩礼,退了亲事,便对王聚财说道,她这辈子非张青不嫁,宁死不做那嫌贫爱富之人,让世人唾骂。团的伙伴们幸运地被选中了。在经过了几天的埃及旅行后,他们来到了本次活动的最终目的地——胡夫金字塔。

“眼前的这座气势磅礴的建筑就是第天早,这些日伪军像拉网似的向深山中挺进了,他们要寻震尾狼隐身的地方。不久,有个日军向岛崎报告,说在不远处发现匹火尾狼。岛崎立即带人追去,没走多远,他果然看见有匹火尾狼,蹲在块巨石上,正瞪着对绿莹莹的眼睛,朝他这儿盯着。岛崎抬手"叭"地打了枪,不料那匹火尾狼把头闪,子弹擦着它的耳沿飞过去了。那匹火尾狼掉身就逃。岛崎枪没有击中,恼羞成怒,带人追了过去。那匹火尾狼呢,好像故意戏耍岛崎这伙日伪军似的,左躲右闪,跑跑停停,不会儿,转过了个山洼,来到了片开阔地。岛崎发现,那儿坐卧着群火尾狼,至少有30多匹。岛崎喜出望外,把手挥,命令机枪手对准那群火尾狼,阵激烈的扫射后,那群火尾狼全倒在血泊之中。法老王胡夫的陵墓。它始建于公元前2670年,是古埃及文明的代表作,也是古埃及人民智慧的象征。”研秋菊听了愣,可是老太师的吩咐又不敢拒绝,只得照吃了。究所的李博士给林奇楠他们解释道,他是本次探险活动的领队。

“那我们赶快去探险吧!”冯柯迫不及待地说道。

“现在天快黑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扎营,明天我带你们来一场真正的冒险。”李博士说。

大家扎了营,经过一天的旅途奔波,林奇楠和其他人都怀着兴奋的心情睡着了。李博士在自己的帐篷里看着书。夜深人静,几个黑影钻进了李博士的帐篷。

“博士不见了!”第二天一早,林奇楠的眼睛还没睁开,就听见安帆的叫喊声。大家赶紧跑到博士的帐篷里。

“现场并没有打斗和翻乱的痕迹,李博士昨天看的书还放在一边。如果是他自己走的话一定会通知我们。林奇楠眉头紧锁,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带走博士的人用一些东西来威胁博士。我们赶紧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少年侦探团的成员们开始行动起来,很快便在李博士遗留下的背包中找到了一本工作笔记。上边写着一些考古心得,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些关于胡夫金字塔的记录。

“博士的失踪,一定跟元顺帝至正年间,和阳城东街有家"兴顺"客栈,店掌柜刘太为人阴险狠毒,仗着弟弟刘在衙门做捕头,坑蒙拐骗,做尽了坏事,老百姓对他深恶痛绝,却无人敢管。金字塔有关!我们走,去救博七!”林奇楠一声令下,少年侦探团便行动起来了。

进入密道

“没错,就是这里。”林奇楠盯着手中的笔记本,博士在笔记中提到了一个金字塔的秘密人口,就在斯芬克司像附近。

“这里有人走过的痕迹,有些草叶被人踩倒了。”郭毅和冯柯拨刘秀才自知这不是长远之计,有些钱银之后便娶妻生子,不再替人看相。开秘密入口周围的荒草,地面上露出一块方形石板。

“博士一定是被人绑架到这里了。”安帆担心地说道。

“没准是博士故意带他们来的。”林奇楠眨了眨眼睛。“我们进去吧,大家小心点儿,没准这里有什么机关。”

林奇楠几个人合力拉开地上的石板,露出黑洞洞的人口。

“我先下去看看。”冯柯自告奋勇地要当“尖兵”。

“等等,”一直没有说话的张莉莉开了口,“小心里面有毒气,我们先通通风,等会儿再进。奇楠,你不是带蜡烛了么,一会儿拿来点着以后放进去。”

“嗯,没错,说得对。如果蜡烛熄灭了,证明里面充满但鬣狗还是坚持要起去,他们走了几个钟点之后,鬣狗觉得非常累了,说他再也走不动了。公鸡请鬣狗坐在他的耳朵里。鬣狗照办了,他们个--公鸡、狐狸、狼和鬣狗--继续朝前赶他们的路。了有毒气体或者是二氧化碳把人都招呼住了,于鹤仙开始表演硬功。刚端好架子,就见几个地痞像螃蟹样"横"了过来。为首的是个胖子,他吐口唾沫:"这是我家老爷的地盘,你是哪裸树上的猴子,敢来这里杂耍?交圈地费了吗?"。我们还是谨慎点儿。”

等了一会儿,林奇楠点燃了蜡烛,小心翼翼走进了密道。蜡烛没有熄灭,其他人也跟着走了进去。冒险开始了,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呢?

神的诅咒

少年侦探团的成员们走下阶梯。在蜡烛的微光下,可以看到眼前长长的通道,两边蒙尘的砖墙上流露出丝丝古老的气息。大家从背包中掏出手电筒,周围顿时明亮了起来。然而通道的尽头依然潜伏在黑暗之中,像一只张着大嘴的巨兽。

“大家跟在我身后,走我走过的路,小心别触动什么机关。”林奇楠用一根长长的棍子探着路,认真地叮嘱着身后的伙伴们。

幸运的是,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机关和陷阱,通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上边雕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

“我在博士的笔记里看到过这种文字,这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林奇楠边说边从背曰卜巧。"卜巧"即卜问女孩子将来是否心灵手巧、巧到何程度?《开元遗事》有载:唐玄宗与诸妃每至夕晚上,便会聚集清华宫就宴,让宫女们将蜘蛛放进个小锦盒里,察看蛛丝的细密,用以卜问巧的程度如何。《梦梁录》则说,南宋杭州"其日晚晡时,倾城儿童女子,不论贫富,皆着新衣。富贵之家,于高楼危榭,安排宴会,以赏节序。又于广庭中设香案酒果,遂令女郎望月,胆斗列拜,次乞巧于女、牛。或取小蜘蛛,以金银小盒儿盛之,次早观其网丝圆正,名曰得巧。"包中掏出博士的笔记,翻了起来。

博士的笔记中,有和大门上一样的文字,并且旁边还有注解。林奇楠一边对照一边翻译了寺己来。

壁画上的玄机

“这竟然是一段诅咒!”大家傻了眼。在这幽静的古墓之中,看到这样的诅咒,所有人心底都涌起了丝按照惯例,新官上任伊始首先须参见上级官员。当时,正值国丧,全国所有入品的官员家里必须以白布覆盖,身着素服见客。米县令来到总督门前,通报姓名后,守门人将他领到守门官的房内。米店主见房内装饰华丽,陈设炫目。主座上所坐之人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心想,主座之人必是总督大人无疑。此时不拜更待何时?于是他"扑通"声跪倒在地,口称"拜见总督大人"。丝寒意。

“别管那么多了,博士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冯柯可不管什么诅咒不诅咒的,“冯大胆”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等等,这里有一个新的符号。”心细的郭毅在大门的角落里发现了异常,大家忙围过去查看。

“这个划痕和那段诅咒不一样,印记很浅,划痕周围石头剥落的痕迹也很新,也没有变色,应该是不久之前留下的。”林奇楠一边观察一边说。

“会不会是博士留给我们的讯息呢?”安帆猜测道。

“没错,这个象形文字的意义是向前走。一定是博士留下的!”林奇楠兴奋地说道。

这道门倒是没有什么机关,大家合力把门推开,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墓室。墓室空空如也,只有墙壁上画着巨大的壁画,古埃及风格的壁画充满了生命的张力。居然没有路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两边的壁画除了某些地方之外,好像是一模一样的?”张莉莉问道。

“真的耶,你不说的话。我还没有注意到。这里一定有什么机关。”安帆望着壁画思考起来。

木乃伊归来

大家找到了壁画上的不同之处,发现那些地方的石块竟然可以按下去,大家依次按下了石块。“轰隆隆”,机关被触动了,墙壁缓缓向两边分开,现出了一条通道。

“你们看,这里的灰尘上有脚印。”大家正兴奋着,郭毅突然开口说道。

“博士他们一定也经过了这里,这个运动鞋的鞋印是博士的。而其他还有三个不同的鞋印,看来绑架博士的凶手有三个人。”林奇楠查看了一下地上的脚印,很久没有人来过的墓室落满了浮灰,厚厚的一层,上边散落着几行纷杂的脚印。

“我猜刚刚那个墓室只不过是附属墓室,这些绑走博士的人的目标一定是金字塔深处的法老王主墓室。”张莉莉说道。

“没错,咱们快走吧,我怕博士遇到危险。”林奇楠率先向前走去。安帆本来走在最后边,可她突然觉得有些恐怖,于是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林奇楠的前面,还美其名目“探路”。

“啊!”没承想走在前面‘的安帆突然叫了起来,两只木乃伊竟向他们扑来。木乃伊身上纵横交错地缠满了纱布。

“大家快跑!”林奇楠高喊了一声,大家扭头就跑。林奇楠边跑边回头看。两具木乃伊紧紧追着他们,并驾齐驱,他们之间似乎被一条纱布连接在一起了。那一定不是普通的纱布,否则经过这么多年,早该风化了。林奇楠心里有了主意。消失的足迹

林奇楠猛地转身冲向木乃伊,木乃伊不会思考,依然笔直地向前冲。林奇楠趁机抓住了一条纱布,用力一扯,这条纱布连接着两具木乃伊,木乃伊一下子就停住了。原来,这竟然是控制木乃伊的机关。

可是,个名叫法海的和尚发现了白素贞,他不喜欢看见蛇妖和凡人生活在起。“大家看,这里有个拉环。”两具木乃伊身上分别有一个金属拉环。

林奇楠和郭毅一人拉动了一个拉环,眼前的一块地面突然陷落了,露出了一个洞口。大家探测了一番,小心翼翼地走下去。

清明山战后,罗成带人马返回殷氏兄弟所据的陈堆寨。陈堆寨和孟州城相隔约里。殷氏兄弟虽早设寨练兵,但并没举起义军大旗。张铁汉也听说这殷氏兄弟侠义,为人豪爽,故此,英雄惜英雄,平日互不找麻烦。殷雷是个粗人,这日庆功宴上酒已喝到成,他听张铁汉带人来攻寨,"酒壮英雄胆",话没说操起硷首先冲了出去。罗成殷电心里有数,料定这张铁汉是冲着清明山之战而来,两人相互对视眼,罗成说:"这张铁汉不过是条莽汉,没有什么可怕的。"说完提枪冲了出去。刚出寨门,只见殷雷和张铁汉已斗个回合,两位都是莽汉,较量之中,殷雷明显逊色。罗成看叫声:"不好!"挺枪冲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咔嚓!""哎呀!"两声之后,殷雷只右臂被张铁汉那把"关公刀"劈断。张铁汉眨眼间又举起刀,要砍殷雷吃饭的硷。殷雷见"关公刀"带风而来,吸了口凉气,酒也醒了大半,眼睛闭,心想这刀下来,因崔家人口失踪搞得冯文龙心绪甚烦,他叫来最为信任的捕快马勇,独自去郊外散心。此时正是惊蛰时节,地里的小草刚刚冒出嫩嫩的青芽,满目皆是刚刚翻耕待撒种的肥田,片春意萌动的景象。他带着马勇踱着脚步在郊外的小径上慢慢行走,忽然,他听到远处有位老年妇人站在个田间地头高声叫骂着。不把我这葫芦劈成两个瓢才怪呢。只听"当啷"声,殷雷睁眼看,那"关公刀"在头上不到半尺的地赵剥皮谋害了赵家以后,以为农民们没有赵家帮忙,定要来求他的。哪知道过了几天,还不见有人来求他,他觉得非常奇怪,又派狗腿子出去打听。狗腿子回来照实说,赵剥皮不相信。他出去看,果然见赵家山和白牛山的山顶上架着根开着大黄花的粗藤。他很恼火,走到赵家山上,听见停在黄花藤上的只鸟在叫:"赵家不死,万万年!赵家不死,万万年!"赵剥皮更恼火了,叫人把赵家的坟挖开,并且灌进了铁水,又叫人把黄花藤砍断。黄花藤被砍断以后,流了天夜的血水,把绿莹莹的阳江染成红殷殷的了。方,被枪挑开了,枪尖碰刀口,火星射。罗成的锁喉夺命枪直奔张铁汉咽喉,张铁汉吓出了身冷汗他没想到这瓦岗寨的英雄果然出手不凡,用了个两拨千斤的直枪擦,紧接着就是枪尖点奔咽喉而来。张铁汉将头向左个狮子摆头,可是慢了半点,脖子被罗成的枪尖刺出条血口。张铁汉吃了亏,无心恋战,赶紧爬上马背,手握缰绳,调转马头,用力夹马肚,那马已飞出十几步远,接着拼命向孟州城方向飞驰而去。隋兵逃走后,罗成再看左右,已有几十人倒在血泊中,原来两军对阵,将将相厮,兵兵互砍,陈堆寨兵又没受过训练,只有勇气,互砍中肉身哪能碰过铁硷呢?砍死的不吭气了,没死的"爹呀、娘呀"片惨叫声。

“这里应该是下层墓室了,我们大概离主墓室不远了。”张莉莉说道。

可是走了一会儿,前面竟然出现了分岔路,’大家仔细观察了地上的脚印,博士他们走的是右边的路。可是他们沿着右边的路走了几十米后发现,脚印突然消失了。

“太奇怪了,脚印怎么到这里就不见了呢?”冯柯疑惑地问道。

“这里一定有什么机关,博士他们触动了机关,进入了秘密通道。”林奇楠肯定地说。然而他们仔细地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这个机关一定藏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去另一边看看,没准这个墓室的结构是互通的。”林奇楠带着大家走向了另一边。

走了没多远,大家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个机关。地面上有许多形状各异的石块,看起来是手工雕刻的,而旁边的墙壁上有十个形状各异的凹槽。

踏上归途

破解了机关之后,墙壁上暗藏的石门被开启了。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间宽敞的大厅,四周环绕着巨大的石制守卫。大厅的中央摆放着巨大的石棺,这一定是法老王的主墓室了。

“博士!”小伙伴们异口同声地叫道,在法老王的灵柩前,站着一个人,正是被绑架的李博士。

“哈哈,孩子们,你们可算来了,我还担心出不去了呢!”博士开心地说道。

“博士,绑架你的那三个人呢?”林奇楠向四周望了望,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影。

“说来话长。”李博士心有余悸地说道。原来,李博士是被三个跨国盗墓集团的成员从营地绑走的。他们威胁李博士,如果不帮他们找到法老王到了数,夭特别冷。连几天的大雪,岷江河结了冰,行人可以从冰上走过河去。嘉州知县冻得白天不敢上公堂,夜晚盖床大棉被牙齿还打抖。他的老婆对他说:"河边家老两口开的茶馆,得了件宝物,挂在墙上发光发热,温暖如养。你身为县父母宫,何不叫他们送来孝敬孝敬,让老娘也沾沽光?"的宝藏,就杀掉侦探团的孩子们。李博士被逼无奈只好带着他们三个进入了胡夫金字塔。

在金字塔的探索中,李博士利用机关把三个坏蛋困在了一间附属墓室里。正想原路返回的时候,却发现路口被封死了。于是,李博士误打误撞走进了法老,王的主墓室,被困在了这里。幸好林奇楠他们及时赶到才把他救出来。

“这也太惊险了吧!”连冯柯都渔民中有个小伙子名叫于浪,水性极好,非常能干。但恶霸荆吞蛮横不讲道理,所以就是于浪打了很多鱼,也只能白白地交出,还经常要忍受他的欺辱,加之家中还有十岁的老母要奉养,日子过得十分凄苦。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我们快走吧,要是我们再被困住,就该变木乃伊了!”安帆嚷嚷着。

标签:壁画金字塔玄机

    上一篇:牛人的“坐骑” 下一篇:古董坛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