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哭泣的百合

哭泣的百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星期三的下午三点,骆笙正在他位于立新大厦18层的事务所里忙碌着。这是一家规模不大却在行业内颇有些名气的私人侦探所。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过后,进来的是一个娇媚纤弱的女子,让处于疲惫中的骆笙为之一怔,白色丝质的裙装让她看起来淡雅清丽,脸上淡淡的妆容让她精致的五官更加柔媚,却无法掩饰眉眼间隐约散射着的一丝忧郁。

她显然对房间里杂乱的环境有些不适应,环顾了一周后,她的视线落在了骆笙面前的办公桌上,那里绽放着一束清幽洁白的百合。她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从包里拿出纸巾捂住嘴,说:“对不起,请把它拿开好吗?我对百合过敏。”

骆笙有些惊讶,拿开了百合。在他的示意下,女子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轻声叙说着她的来意。她叫婉约,人如其名,温婉动人。她说她的老公好像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已经很久了,她也曾跟踪过他,查过他的手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什么证据。

骆笙笑了笑,问:“那你怎么知道他有了外遇呢?”她的眉头皱了皱,说:“女人的直觉,而且我曾经听过他在梦里叫过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骆笙拿出笔,说:“什么名字?这或许是个线索。”婉约摇摇我们都知道方孝孺是明朝初年位大儒,他的大忠大孝大仁大义的事例直都在历史上传为佳话。当时明太祖朱元璋非常看重这位有学问、有道德的方孝孺,所以就起用他,后来方孝孺也辅佐明太祖的皇孙明惠帝来辅佐朝政。头,说:“没有听清楚,但肯定不是我的名字。”她有些羞于说出口的样子先生笑纳。先生心想,坟地未定好,还是少拿点钱吧,便只收了分之。好善哪里肯依,死拽硬塞,把端来的酬金硬给了先生。先生走出门还叮嘱好善:你要再请个高手仔细看看,万勿马虎滥用;我确实家里有事,不能再逗留了。好善说:"先生看的,我自放心。",“我来,是想让你帮我查到他出轨的证据。”

骆笙点点头。但凡来他们这里寻求出轨证据的女人,通常都是已经准备离婚,想借此在分割共同财产的时候多要些财产或补偿,原来,老和尚确实是顺治皇帝,他当年潜离宫廷后,已在这座深山古寺默默无闻地苦修了多年。俗坏,"知子莫若父",当他看到康熙的音容笑貌,动作神态,就知道是自己的儿子上山来了。在看到儿子张扬跋扈的作派以后,他很不以为然,先"巧"无声息地训戒了儿子番,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只是看不出,这柔弱的女子身上也会有这样的精明。

骆笙翻开那个叫婉约的女人留下的她丈夫的详细资料,不禁怔住了,照片上的男人竟然林文心下狐疑,站起身仔细察看祠堂,还是没见到人影。正鸭着这祠堂里会不会有什么狐仙鬼怪,突然,阵风从破窗吹进来,把角落里几卷陈旧的书画吹到林文脚边。林文弯腰拾起那几卷书画?坐在书案前,正要摊开细看,手中的画卷却突然传来话音:"公子,你此番可是上京赶考?"林文吃了惊,连忙扔掉手中画卷,问道:"你你是何方妖怪"是他的大学同学江寒,现在是一家大型公司的老总,听说这家公司是他妻子的父亲去世时留下的。

骆笙静静地看着,然后点燃了一支烟,资料顷刻间便在烟雾中模糊了起来。他轻轻一笑,拨开迷漫的烟雾,将烟熄灭在江寒清晰的照片上。

晚上,骆笙捧着一束百合回到家,这是妻子可人最爱的花,她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着他。骆笙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可人,嘴角绽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他们结婚已经两年了,却一如恋爱时的甜蜜。

他们是在三年前的一次宴会上相识的,那时的可人独自站在角落里品尝着鸡尾酒,看起来清雅而又落寞,那萦绕在她身上的淡淡的百合清香吸引了从她身边经过的骆笙,让他深深为之心动。

飘来的一阵排骨汤的香味代替了记忆中的百合香,骆笙这才发觉,自己真的是饿了。吃饭时,骆笙总会说些工作上有趣的事情给可人听:“可人,你还记得江寒吗?”可人怔了怔,旋即笑道:“江寒?是你经常说起的那个颇有成就的大学同学?”

骆笙点头:“是啊,今天他妻子竟然到事务所里要调查他的婚外情,我想一旦她掌握了证据,江寒的春风得意也应该结束了。”

可人笑道:“这是出轨的男人应该有的下场,如果你有了别的女人,我也会这样对你。”

骆笙也笑着说:“如果你有了婚外情的话,知道我会怎么样吗?可人?”

可人故意皱了皱眉:“会怎样呢?”

骆笙轻声说:“我会杀了你。”可人看着骆笙嘴角的微笑,不觉一怔。

第二天,骆笙开始了对江寒的调查。果然如婉约所说,江寒是个十分精明的人,连骆笙这样的专业侦探就这样,所有的车丈夫担心的说:"我陪你去"夫都闭着双眼个挨个地过了独木桥,谁也没有发现独木桥上的银子。在跟踪他时几次都被他甩掉,跟上了之后,他的一切举动却没有什么异常,婉约怀疑的那个女人也始终没有露面。有时,骆笙甚至怀疑这只是一个寂寞少妇的敏感多疑而已。

一个月后,婉约再次来到事务所,骆笙拿出一沓每天跟踪江寒的照片告诉她:“江寒没有任何出轨的迹象。”婉约苦涩地笑了笑:“我说过他是个很精明的人,可是再精明也不会不留下一丝痕迹。我前几天在他的包里看见了一条钻石项链,可是昨天这条项链却没有了,你说他会送给谁呢?”

骆笙疑惑地看着婉约,被她眼角慢慢流下的泪所打动,咽下了准备结束调查的话。他拿出一张纸巾,默默地递给她。

接下来的调查渐渐有了眉目,也许是江寒有了些松懈,那个神秘的女人也现身了。那是个看起来很妖娆的漂亮女人,颈上戴着一条钻石项链,江寒开车载着那个女人去了郊外偏僻的一栋别墅。骆笙屏住呼吸,兴奋地用相机捕捉着他们的身影,不停地按下快门。

骆笙把拍下的照从来不曾见过世面的王子,单单带了个侍卫,赶着寂寞的路程。他们两人走了许多日子,又过了许多月,只是找不到圆球公主,后来,王子身上穿的衣服,本来是非常华丽的,已经褴褛破碎了,头发也长得倒垂下来,两人完全变成和野人般。但他们对于这些事,漠不关心,只是废寝忘食,心要找他们非常高兴,这正是他们要找的人。便把他带回城堡,请他做了国王。到圆球公主,前进不息。片交给婉约,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没有如释重负,却有了一种莫名的担心。如他的预料一般,婉约拿着照片的手开始颤抖,随着照片上的两个人越来越亲密的举止,她的身体也抖得更厉害,终于,手中的照片轻轻飘下,人也如秋天的落叶般轻轻落下。

骆笙上前抱起柔若无骨的婉约,轻拍着她的脸,正不知所措时,一阵电话铃响起。骆笙看了看来电显示,神色凝重地接起电话。放下电话后他轻叹了一声,却发现婉约在看着他,那么近的距离,近得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吹拂在彼此脸上,骆笙惊慌失措地逃到窗前,深吸着百合的香气。他恍惚地想,这样的女人,江寒怎么会不珍惜?

晚上,骆笙如约来到那家酒店的客房,一个男人背对着骆笙站在窗口,他听见声音后回转身微笑,竟然是江寒!

江寒拍了拍骆笙的肩,说:“做得很好,我会重重谢你。”骆笙有些黯淡地说:“为了一个女人伤害这样爱你的妻子值得吗?”江寒摇头:“当初娶她就是为了我奋斗二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无法获得的财产,现在我的目的即将达到,又何必守着自己不爱的女人?”江寒轻松地耸耸肩,“这样的伤害是她自找的,如果不是她执意去调查我,我本想让她毫无察觉地离开。这样的结果只能怪她父亲临死前留下的遗嘱,说只要我和她离婚便会一无所有,不然我又何苦费这样的心机?”

骆笙不置可否地笑笑:“计划中的事情,什么时候进行?”江寒沉默了片刻,说:“明天晚上我会借口出差,半夜回来解决这件事情。可是,你考虑好了吗?这种事一旦做了就无法回头了。”骆笙冷笑:“这样的考虑越久就对我越是煎熬,就在明天夜里,背叛我的女人就要接受背叛的代价。”骆笙回到家,看着立刻奔下沙发扑入他怀里的可人,轻轻地推开。自从三个月前他在办一桩案件时,无意中看见可人手中捧着一束百合笑靥如花地和另一个男人在酒店里约会,他便不再相信她。那以后,她的多次约会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是他无法接受可人背叛他的事实。

在酒吧里借酒浇愁的他遇见了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江寒,那时的江寒也正为"你懂什么,现在的小姐们就是喜欢这种穷书生的样子,换成锦衣玉带那就俗了。"林连升笑着解释说。了无法摆脱不爱的妻子婉约而烦恼,在酒精的刺激下他们做出了一个决定,交换着杀死对方的妻子。当一切都在暗暗地进行时,江寒的妻子婉约却找到了骆笙调查江寒。

得到消息的江寒,和骆笙合演了一出戏。婉约不知道,骆笙给她的照片和底片经过了特殊药水处理,两天后便会自动报废,即使她两天后被骆笙杀死,也不会留下任何对江寒不利的证据。而江寒也不知道,骆笙对柔弱的婉约已经有杨掌柜十地把杨伦那天晚上在渡口镇的所作所为陈述了遍。铁证如山,杨伦不得不低头认罪。兖州知府只得把杨伦拿下,释放了文之栋。了一丝不忍心。

第二天的上午,婉约突然来到骆笙的事务所。今天的她与往日有些不同,一进门便冷笑着拿出一沓照片扔在桌上:“你知道江寒真正的情人是谁吗?”

骆笙疑惑地拿起照片,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眼前一阵晕眩,照片里一对缠绵的情人竟然是江寒和可人,而可人的颈间戴着那条耀眼的钻石项链。

婉约愤恨地告诉他,可人和江寒是旧情人,他们在三年前曾经是一对恋人,江寒为了得到婉约的财产而和婉约结婚,抛弃了可人,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放下过可人。

她苦涩地笑了笑:“你知道吗?他第一次送给我的花竟然是一束百合,他并不知道我对百合过敏,只因为可人喜欢百合,他便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会喜欢。他一旦达到了目的,便回头去找可人,如果不是忌讳我父亲的遗嘱,也许吴德文抬大轿来娶婉娘,婉娘凤冠霞帔,独坐房中,没有个人来送行,镇上的人个个耻笑。他早就和我离婚了。我知道,你是在和江寒实施交换杀妻的计划,今天夜里他们什么也不会做,会静静地等待你的好消息传来。如果今天晚上死的人是我,明天你就会因为杀人罪被逮捕,我们不过是他们计划中为他们铲除一切阻碍的棋子。”当婉约眼中的眼泪又一次轻轻落下时,骆笙觉得自己破碎的心仿佛被这眼泪融化了。

骆笙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一束百合,看着可人轻嗅着花香的欣喜神情,骆笙暗暗冷笑,这是他最后一次送花给可人了,也是可人最后一次闻到百合的芳香。

这百合已经涂上了婉约给他的剧毒药液,在夜半时分,江寒进入他的家时,便会成为杀可人的凶手。而蔓延在房间里的掺着毒液的花香,会让江寒在顷刻间中毒身亡,所有的爱与罪恶都会随着这百合悄无声息地泯灭,随着这淡淡的花香慢慢散去。

警方介入了这起案件的调查,他们在江寒的电脑上查到了他的网络日记,所谓的杀妻计划都是江寒的阴谋。他对可人无法忘怀,可人却不愿离开骆笙,为让可人重新回到身边,他故意雇人借口谈业务,频频约会可人,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出入,让骆笙以为可人有了外遇,然后装作在酒吧和骆笙偶然相遇,在骆笙喝醉时提出交换杀妻的计划。

警方得出了结论:江寒在计划没有得到骆笙的许可后,杀了可人,然后畏罪自杀。

骆笙知道真相后怔住了,可人并没有背叛他,原来这都是江寒的阴谋。可是,婉约拿来的可人与江寒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想了许久后,他才站起身,为窗台上即将枯萎的百合浇上水。

骆笙忙完可人的丧事回来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黑暗的楼道里有种吓人的寂静,他隐约地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紧盯着自己。他猛地回头,大喊一声:“是谁?”回应他的只几百年过去了,下庄村依然流传着"秀才借马"的故事。有楼道里的回声。他想可能是自己太累了,人在疲倦的时候会产生幻觉。

打开门,脚底软绵绵的,他打开灯,一束百合映入眼帘,在刺眼的灯光下发出惨白的光芒,他大叫一声,扔掉手中的花。

一个星期后,骆笙住进了精神病医院,他不停地大叫:“我杀了人,我杀了人。”几天后,一个淡雅漂亮的女人来看望了他,还带来了一束百合。这百合更加刺激了骆笙,他激烈地用头撞着墙,撞得血肉模糊却不肯罢休。

那女人走出医院,把手中的花轻轻地扔在地上,用脚尖用力地践踏,踩成了无数的碎片。她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在六月的阳光下散发着彻骨的寒意:“我得不到的,就只有借你的手让他毁灭。”

原来这一切都是婉约的设计,她刻骨铭心地爱着江寒,可是江寒的背叛和狠心让她缠绕在心中的爱变成了切齿的恨。

一次她无意中听到江寒和可人的通话,于是在江寒的手机里装了窃听器,很快便调查出江寒和可人于是,法海对许仙说:"你的妻子是个蛇妖!不信的话,你把雄黄酒给她喝下去,她就会现出原形。"的过去,以及江寒为了得到可人借骆笙的手杀掉自己的计划。

婉约将计就计,故意去找骆笙调查江寒,想让他发现江寒和可人的事情,却没料到江寒找了别的女人做烟雾,她只有在他们计划实施的前一步找到骆笙。婉约得意地自言自语:“你这傻瓜,这世上有什么是钱办不到的事?那样的合成照片便让你落入我的陷阱,顺利地为我除掉这两个我最恨的人。这个计划里,最无辜的便是可人。可是,不幸的是她是江寒爱的女人!疯了,对你对我也许是最好的结果,这过了几天,他到街市的店铺溜达,忽然看见位锡工在店里扣陶器,那手艺十分精巧,太监想:"何不拿只瓶子让他试试?"会儿,太监回宫拿了瓶子给锡工道:"请用金子把这瓶里镀贴好。"锡工看也不看,让他明天来取。第天,太监去取货,那只瓶子果然成了金光闪闪的了。太监大喜过望,说:"看来,你的手艺可称绝,水平远远超过宫里的工匠。"样谁也不会相信你说的话,你也不用清醒在知道真相的痛苦里。”

她轻轻地笑着扬长而去,却没发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追随着她的背影,眼里同样布满了诡异和怨恨。

几天后,婉约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家里,她的脖子上勒着一条红色的丝带,周围散落着百合的花瓣。据警方调查,那晚,从市里的精神病医院曾经逃出一名患者,不知所终。

清晨,可人的墓前放着一束洁白的百合,那上面一滴滴的露珠轻轻地从花瓣上顺延而下,落在冰冷的墓地上,仿佛是有借脉教妻的故事人在轻声地哭泣……

选自《大家故事》

标签:百合哭泣

    上一篇:皇子扫地 下一篇:凶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