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凶被

凶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临近初冬,平县暴雨成灾,成千上万的民众流离失所,沦为灾民。刚上任的平县县令孙敬楚忙将灾情上报朝廷,并带着师爷郭中南等人押送救灾粮赶往岗河村。

到了岗河村,孙敬楚连忙让人搭棚煮粥,以解灾民的燃眉之急。

做完这些,孙敬楚心头稍定,可他马上又想到:如今已是初冬,大雨后气温骤降,而灾民们衣被尽失,如何度过这漫漫寒夜?

正在他愁眉不展的时候,平县首富崔成突然送来了一批棉被,解了燃眉之急。

孙敬楚感到十分疲惫,和郭中南商定,在这里住一夜。顺便观察会男人非常惭愧的说:"我几次想杀你,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不会有灾后瘟疫情况发生。

整个岗河村只有一座小祠堂没有倒塌,灾民们感于孙敬楚的救命之恩,主动将小祠堂让出来给他住。半夜时分,孙敬楚突然被不远处灾棚传来的一阵骚乱声惊天地会是历史上个重要的秘密会党,关于它的起源,据学者们考证,已可归纳为十种之多,即:郑成功创立天地会说;天地会始于康熙十年甲寅说;天地会始于雍正十年甲寅说;福建藤牌兵创立天地会说;天地会始于明季说;天地会始于乾隆十年说;天地会始于乾隆十年说;天地会始于雍正年间说;天地会始于雍正初年说;以"万"为姓集团余党创立天地会说;广义天地会始于雍正年间,狭义天地会始于乾隆年间说;天地会始于明末清初说等。醒了。他连忙披衣出去察看。不料,还没等他走出去,就见郭中南慌慌张张地闯进来:“大人,不好了,死人啦!”

孙敬楚直奔灾棚。死者是岗河村的族长,尸体尚有余温,看起来刚刚咽气不久。孙敬楚蹲下粗略地查验了一遍,发现他身上既无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便问灾民是怎么回事。

灾民们说,半夜,大家都睡着了,却突然被一阵惨叫声惊醒,只见族长从被子里跳出来,在地上狂蹦,没多久就倒地身亡了。

孙敬楚一面安抚灾民不要惊慌,一面传令仵作来验尸,谁知仵作却验不出死因。

在孙敬楚的要求下,仵作对尸体仔细查验了一遍,但一直忙到天色发暗,仍然没有收获。他只好继续留在岗河村过夜。

当晚,孙敬楚仍然毫无睡意。突然,灾棚那边又传来一阵乱哄哄的叫嚷声,他赶到灾棚,只见一个青年怪叫着满地乱蹦,疯狂至极,如同厉鬼上身一般!

孙敬楚喝令人上前把他按住。众人面面相觑,迟疑着不敢上前。突然,那人指着地上的一条棉被,嘶声叫道:“棉被…吕洞宾把担子歇在断桥旁边的株大柳树底下。他看看镬里的汤团浮起来了,便拉开嗓门叫起来:…杀人……”说着身体直现在观里的反诗证据已毁,而张东抄来的东西哪还有半点反诗的影子?孙煮石也没想到场大火,自己的脑袋反倒保住了。他痛痛快快地掏了十两银子,赔了松风道长的损失,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直地倒了下去,不再动弹。孙敬楚急忙上前探他鼻息,发现他已经气息全无。

死者名叫胡二。经过查验,胡二的尸身与族长如出一辙,根本无法判定死因!郭中南看着‘地上的棉李大人冷笑道:"那就做循,总不能让弟兄们白忙活了。好啦,本官累了。送客!"被,颤声道:“大人,难道他们真的是被这棉被杀死的?”

孙敬楚看了看神情惶恐的灾民:瞪了他一眼,呵斥道:“荒唐,棉被怎么可能杀人!从现在起,再有传播谣言者。一律论罪重处!”

为了安抚灾民对棉被的恐惧情绪,孙敬楚亲自拆开被胡二指为“杀人?”的那条棉被来细细查验。

这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棉被,全新的棉絮,细细捏遍,没有发现里面藏有什么致人死命之物。

这天,孙敬楚刚忙完赈灾事务,回到县衙,岗河村有人来报,称又死人了,情形和前两次一模一样,死者临死前也称是棉被杀人。

孙敬楚再次带着郭中南来到岗河村。他们发现,惹祸的还是上次那条棉被。据灾民们说,这条棉被这几天一直由四人共用,并没有出事,可昨夜那个叫胡青的人却看上这条被子,夺过去独自享。用,结果就出了事。

孙敬楚感到无比震惊:三个死者死前都用过这条棉被,难道他们真的是被这条棉被杀死的?可是,其他人也用过,怎么单单是这三个人死了呢?

此时,孙敬楚心里也有些动摇了,便再次把棉被拆开查验,结果仍然像上次那样,一无所获。

孙敬楚想了片刻,咬牙作出一个决定,说为了破除棉被杀人的谣言,他要亲自盖着这条棉被睡一夜!他的话音刚落,郭中南就马上惊呼起来:“大人,这万万不可,您是一县之主,怎么能亲身历险!”

孙敬楚叹了口气,说:“不这么做,就不能消除灾民们对棉被的恐惧,这天寒地冻的,如果没有棉被于是徐文长买通燎员外的丫头,如此这般地嘱咐了番,丫头点头答应了。第天,徐文长咋咋呼呼地闯进员外家,嚷嚷天,郎下地回来,推门,股香味扑鼻,桌上放满了他从来没有吃过的饭菜,他想门朝外锁着,是谁给他做的饭呢?他饿极了,不管十就饱饱地吃了顿,吃完了饭就爬到床上睡了个痛快觉。鸡叫遍,太阳出山,郎翻身下床,嗨!奇怪,桌热乎乎的饭菜又摆出来了,他看看门和窗户不像有人开过的样子,郎越想越奇怪,就打算看个究竟。吃完饭,他钻到了床下面,过了个时辰,只见从放蚯蚓的小盆子里放出道金光,照得整个屋子亮堂堂的,郎的眼睛动也不敢动,只见从放蚯蚓的小盆子里跳出来个小姑娘,眨眼之间变成了个大姑娘。她长得十分美丽,穿着身金黄色的轻纱,她把轻纱放在床上,就开始干活,不会就把间小屋收拾得干干净净但这次公鸡把饥饿的鬣狗叫出来,他很快就把所有的驴子咬死了。国王气疯了。"把这只放肆的公鸡带到我面前,让我自己来处罚他!"。郎趁姑娘不注意,把轻纱拿在了手里,悄悄地走到姑娘背后,轻声说道:"你是谁家姑娘,到我郎家干啥?"姑娘被郎吓了跳,马上去抢郎手里的轻纱,郎说:"只要你讲清楚,喂你的衣裳,送你回家。"姑娘被郎问得羞容满面,笑盈盈地说:"我叫蚯娘,是蚯蚓国国王的女儿,瞒着父王外出玩耍,来到零种的那块菜地,我看你勤劳忠厚,又看你孤苦伶仃,就不愿意回家,每天和你作伴,谁想却受了伤,为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帮你点小忙,今天我就要回家过了。"蚯娘说完,郎鼻子酸说:"自从父母下世,再也没有个人疼过我,蚯娘你留下来和我起过光景吧!"蚯娘说:"天上昼夜,地上百年;地上昼夜,地下百十天。蚯蚓国的人在地上只能活年,咱们不能白头到老,怕摄辈子心。"郎说:"别说年,就是天,我郎也决不后悔。"句坏得姑娘羞羞答答,低下了头,当天,人就成了亲。说,员外抢了他的夫人。员外见来人是不好惹的才子徐文长,就赔笑脸解释,说自己并没抢他的夫人呀。徐文长毫不理睬,把拖住员外,上县衙评理。御寒,很快就会有人病倒,疾病很可能会引起瘟疫横行。”

这一夜,所有人的心情都很紧张。第二天一大早,孙敬楚精神抖擞地从祠堂里走了出来。棉被杀人的说法被事实推翻了!

在灾民们感恩戴德的颂词中,孙敬楚离开了岗河村。临走时,他带走了那条棉被,并再次向灾民们保证,一定会尽快查清族长等三人的死因和真正的凶手。

回到县衙,孙敬楚马上升堂,着人传来崔成,将岗洪武初年,百废待兴,民生困苦,南方大藤峡带闹起了匪患,大将军郭斯宗领旨率军前往围剿。河村发生的三桩命案细说了一遍,然后一拍惊堂木,指着从岗河村带回来的那条棉被,喝道:“本县现已查实,杀死三人的凶手就是这条棉被!”

崔成一听,脸色顿时大变:“大人,小民好心好意送棉被给灾民御寒,却被扣上杀人的罪名,叫人以后如何还敢再行善?”

孙敬楚不紧不慢地道:“你且稍安勿躁,本县已掌握确凿证据,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郭中南也惊讶地道:“大人,您不是已经亲身验证过,致族长等三人死命的并非棉被吗?”

孙敬楚摇摇头:“这的确是一条能杀人的棉被。而且,本县相信只有这一条棉被能杀人。本县之所以平安无事,是因为根本没有盖这条棉被。要想查出凶手,先得查清这条棉被的来源。崔成,这条棉被你是从哪家店里购买的?”

崔成沮丧地摇摇头,道:“所有的棉被都是我让管家崔福去购置的,而且因为数量多,三家店才凑足了二百条,只怕连崔福也未必还记得这条棉被购自哪家店铺。”

“无妨!”孙敬楚摆摆手,叫来几个衙役,低语一阵,那几个衙役领命而去。

不多时,衙役们带着管家崔福和三个店主回来了。店主们分别抱着各自店里的棉被,孙敬楚将三床棉被掂了掂,问那三个店主:“你们的账册都带来了吧?”店主们忙将各自的账册呈上。

核对过账册,他满意地点点头,对三个店主道:“好了,本县已查明,这条棉被的确不是从你们的店里售出的。这条棉被与店主们带来的棉被从外观上看,几乎一模一样,但却比那些棉被要重上许多。店主们唯利是图,不在棉被上短斤少两就不错了,如何会以相同的价钱卖出一条厚棉被?崔成捐出的棉被数量是整整二百条,可我查阅当日我们在岗河村发放棉被的记录,发现我们当日一共发放了二百零一条棉被,所以我敢肯定,一定是有人故意把这条杀人的棉被混了进来。”

郭中南的脸色微微变了:“会是什么人做的手脚呢?”孙敬楚冷冷一笑,道:“棉被是崔福经手置办送来的,他的嫌疑很大,不过,棉被送到县衙之后是点验过数目的,所以崔福没有机会做这个手脚。这样一来,最有可疑的人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你郭中南,因为查收和发放这些棉被的人都是你。你还不承认吗?”

郭中南咬牙道:“就算这条棉被是我混进去的,可你又凭什么断定那三人是被这条棉被所杀?”

“你疏忽了一点,没有把账目修改过来!”孙敬楚厉声道,“不要再抵赖了,老实招来,你到底在这条棉被上做了什么手脚?”

郭中南颓然跪倒在地,道:“我输得心服口服,没错,这的确是条能杀人的棉被,可是岗河村死的个老太太从口袋里掏出把零钱,放到案板上,对王屠夫说:"这是捡废纸卖得的钱,买猪心是不够的,不过我定会想办法来补足。"说完,她把猪心紧紧搂进怀里,抬腿就要走。人儿时最依恋的人就是妈妈。从小就失去妈妈的顾恺之伤心欲绝。"我想给妈妈画个像"的念头成了他以后画画的动力。为此,他数十年如日,笔耕不辍。"小虎子这下要灰心了吧?嘿,点也不。"这句话在故事中反复出现,显示了顾恺之在遇到挫折后仍然坚持不懈的决心和恒心。个人要想干成点什么事情,就得拿出顾恺之这样决不灰心的劲头来。我们在前进道路上遇到挫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遇到点挫折后就垂头丧气,蹶不振。顾恺之光是练点睛的功夫——"天天画眼,日日点睛",就用陵多的时间。这件事告诉了我们什么叫"持之以恒"。那几个人是罪有应得!我原本是岗河村人。那年,我娶妻子刘氏进门,新婚之夜,族长突然带着胡二等人闯进新房,要我按照村规,将妻子的初夜让于他享用,我自然不肯,他恼怒之下,指使胡二等人将我痛打一顿,扔于荒郊,然后奸污了我的妻子。可怜我那妻子刘氏,当夜含辱吊死在新房里!为了报仇,我等了十几年,光阴改变了我的相貌,那老贼居然没认出我来……”

孙敬楚暗自叹了一口气,道:“此人固然可恶,可你也犯下了杀人大罪,实在是不该啊……”

“我不后悔!”郭中南大声道,“其波科没有停止哭泣,他从床上坐起来,眼睛盯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这声音来自地下,好像是来自干燥的泥墙的墙根。这是种断断续续的、隐隐约约的抓扒声音,有时急速,有时缓慢。波科热切地注视着,发狂地期望能够看见他的好乳母突然从地下钻出来。但是不,这不能是她,因为她离开时曾对他说:"这是国王的意志!"实,我在这棉被上那锤子砸下来的时候,正好被紫蝶挡驾,紫蝶落下来了,就落在了下面的孔雀湖里。黄蝶却不知了去向。动的手脚很简单,只不过放了一种益虫,那虫子很小,肉眼根本看不见,也无法验出它的刘巧手在旁边出主意:"总管大人,不如我们找两根细铅丝,清朝顺治皇帝为找个德才兼备的太傅,把太子玄烨也就是以后的康熙皇帝尽快培养成才,在文华殿摆下了御宴。席间,顺治皇帝向群臣说道:"人言耳大有福,朕是君,尔等是臣,为何反而朕的耳朵小,众爱卿的耳朵却大呢?"将其插入两块鱼仙骨的下部,这样,就能保证鱼仙骨次次都能立住了!"毒性,而且这虫子有个特点,平时是僵死的,只有在适度的温度中才能活过来,进入五脏穴腑疯狂作祟,让人在短时间内毙命。”

孙敬楚倒吸了一口凉气:“可是,你就不怕这条棉被会害死其他无辜的灾民?如果族长等人没有挑到这条棉被呢?”

郭中南道:“这正是我把这条棉被做得比其他棉被厚的原因,以那些恶霸的贪性,怎么会让其他人享用到这条厚被子?而且,就算这条棉被让其他灾民得到也不会有事。”

“哦,这却是为何?”

郭中南笑道:“因为有上千灾民,而只有二百条棉被,普通灾民会多人共用一条被子,而那虫子最妙的一点就是,只能在一个人的体温中存活,两人或两人以上的体温就能使它热晕过去,无法活动,所以如果当时得到这条棉被的是普通灾民的话,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也就是说,如果族长等人也肯与别人一样,不独享这条棉被的话,他们就不会死?”

郭中南点点头:“我想报仇,却给他们留了机会,说到底,是他们的贪婪和自私害死了自己……”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哭泣的百合 下一篇:诛杀“五钱圣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