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祖父与水和尚

祖父与水和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们杨家在大花坝镇算不上大户,也不是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家,可在四里八乡颇受人尊敬,就因为我们家有个“活神仙”——我的祖父。

祖父被人称为“活神仙”,是因那时,年轻的寡妇马氏无依无靠、有孕在身,去邻村路员外家做佣人。说来也巧,路夫人生儿子那晚,马氏也生了个胖小子,路员外心善,吩咐照顾好两个产妇。百日那天,路员外为两个孩子块儿办了百日酒,酒桌上,路员外为自己的孩子起名路遥,为马氏的孩子起名马力。出了月子,马氏更加卖力地干活,路员外记在心里。两个孩子该读书了,路员外让马力陪路遥块儿去私塾。再后来,路夫人把贴身丫鬟许配给马力,拿出十两银子,让有天,群强盗来到村中,他们抢夺了村民的粮食,将村民的土地没收,并且将村民当成他们的奴隶,逼迫着村民开辟新的土地,数十年下来,村子周围的树木全都变成了块块庄稼。马力回老家了。马力"爹,娘,你们就收下我吧,吾给你们带来好运的。"肉蛋儿开始说话了。回村将老房子修葺新,把母亲、妻子接回来,过起了安稳日子。为他有一绝活——预报天气,这是70多年前的水和尚教的。

“水和尚”俗家姓陈不姓“水”,是大花坝后山灵土寺的和尚。之所以被叫做“水和尚”,一是因为他不好好敲钟念经,高兴时还喝酒吃肉。“水”这一词在我们这里有“不踏实,不负责任”之意。二是因为他能预知风雨,尤其是雨,十说九准。天气对农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民国年间大花坝农人的重要性更是事关生存,因为大花坝的大部分农人都种植罂粟。

禁烟在当时的国民政府是只说不做的,鸦片算是“高袁玉喜的话还没坐在后院,宋文看着自己的手由暗黑变成漆黑,心头涌起股从未有过的感觉,接着,他的嘴角闪过丝不易觉察的微笑。落音,个个头矮小的人飞快地闪进来,下子跪在袁玉喜的面前:"爹,孩儿给您老磕头!" 效作物”,种鸦片很重要的程序是割烟放浆,这其中最关键的便是天气,放浆后如遇一场大雨,烟桃上的汁液就会被雨水冲光。于是有一些僧道巫神专门作“天气预报”,一见过云生雨,马上鸣钟报警,之后以功臣自居,到地头要炯。水和尚也到地头要烟,但他本事大,几乎次次说准。所以他要1两,人决不会给他9钱半。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春末的一天,镇口大树下一群农人正在议论水和尚时,就见他一歪一晃由远而近,一看就是喝高了,林夫瓤瞪口呆,不知所措。最后等到林愿从海上回来后,果然就不见了大儿子。这件事传出去之后,人们都觉得林默很不平常,说她是天上的仙人下凡。人们欢呼着拥上前。

“水和尚,黑后生听开心了:"好姑娘,我答应,你打算办样啥嫁妆呢?"再几天就该割烟了,快说说,天气怎样?”人们众星捧月般同着他,捶背揉肩无比讨好地问。水和尚伸个懒腰说:“哈哈,想我了吧?我也想你们了,不!是想你们的烟了。告诉你们,10天之内不会下半滴雨。”

大伙高兴坏了,各自回去作割烟的准备。水和尚身子一斜,靠着大树呼呼睡了。

不大一会儿,从树后冒出一个人来,这人正是我祖父,当时20多岁,是镇小学的教师。他手里握着一块石头,对着水和尚的光头要砸下去,可又没有足够的勇气,最终扔下石头,踢了水和尚一脚,恨恨地说:“臭和尚!助纣为虐死有余辜!今天暂且饶你,等着,早晚要收拾掉你!”

祖父从小看大花坝满坝的罂粟花开花落,乡亲一家家因抽大烟家破人亡。他对鸦片深恶痛绝,可一个小小教书匠,除了教育学生远离鸦片外,对泛滥成灾的鸦片无能为力。他不能去阻止遍地种烟的农人和遍地买卖吸食鸦片的人,于是便迁怒于这个提高鸦片收成的和尚。

两天后,年见夕怕爆竹声,就让大伙把竹子架在火把上烤。就听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响成片,吓得夕到处躲藏。祖父到灵土寺进香,其实他是想进一步探水和尚的底,想寻机除掉这臭和尚。祖父上完香,便去“拜访”水和尚,他说要向和尚请教天气方面的知识。水和尚微笑说:“杨先生,你今天来是找贫僧探讨天气的,还是来收拾贫僧的?”

“这……”祖父一时语塞。

“哈哈哈!贫僧钦佩杨先生忧国忧民。先不说天气,请跟贫僧来看样东西车夫纷纷摩拳擦掌,没有个落伍:"只要大哥能过去,我们也能。"吧。”水和尚说着朝另一间庙房走去,祖父跟进去一看,呆了,只见里面放了10多个铁丝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10多只老鼠,两个笼子里的老鼠东倒西歪抓耳挠腮,看上去很不正常。水和尚指着这些老鼠说:“它们鸦片烟瘾发了,贫僧还没给它们药吃,那边那些老鼠是吃了药的,它们已经戒掉了烟瘾。”

“你在研制戒烟药?”祖父惊讶地望着水和尚,水和尚说:“是的,10多年的这时那个老头子他似乎不太听李破财的话,只见他有气无力的站起身来然后继续气李破财说道:"财源散难娶妻,命中注定穷为生。"心血感动了菩萨,贫僧总算研制出了这药。你要是除掉了贫僧,谁去救那些可怜的瘾君子呢?”

“对不起,大师,我误会你了。”祖父朝水和尚合掌鞠躬致歉。水和尚大笑说:“走吧,再看看贫僧的天气预知器。”

“天气预知器?”祖父惊异地跟着水和尚。

来到另一间庙房里,水和尚指着一木架上挂着的一器物说:“就是它!”祖父一看,这是一件类似托盘天平的器物,指针指在刻度盘正中。水和尚说:“杨先生是教师,该知道天地间充满了气,气q1的湿气多到一定程度,再遇冷便会凝结成雨。这天平的两盘一边是土一边是木炭,炭极易吸附湿气而变重,如放炭这边下沉,说明空气中湿气重,可能会有雨,再根据云图和禽兽鱼虫的反应,贫僧便能预知天气。”

原来是这样!祖父对水和尚敬佩不已。

接下来,水和尚开始向戒烟的人散发药丸,祖父也跟着他散发,还带着学生唱着他编的戒烟歌,劝人们戒除吸鸦片的陋习。这可惹恼了一个人——“刘一手”。

“刘一手”本名刘根福,靠种植和买卖鸦片起家,年轻时他诱惑一富家少爷吸鸦片,这富家被抽得家徒四壁,少爷的爹寻机杀他,结果只砍了他一条胳膊,后来便得了这名。

一天,刘一手暗中支使人跟水和尚喝酒,灌醉之后把他抬到一寡妇屋内,然后再“捉奸”,把水和尚暴打一顿,抢走了他所有的戒烟药。

祖父要帮水和尚去官府告刘一手,水和尚说刘一手与官府有勾结,告不倒他的。

这天,刘一手在地头看着一大片罂粟憧憬丰收,他家这120亩大花坝最大的一片罂粟也该割烟放浆了。这时。水和尚来到了他身旁。

“刘施主,打算何日割烟?”水和尚施礼问道。刘一手非常尊重地还了礼说:“我正想找大和尚请教呢,这几日可有雨魏征这才明白万岁选美的真实起身之后,冯胜即命王进速接圣旨,只见王进浑身发抖,脸色苍白,终于爬着上前,接过了圣旨意图,但他仍不赞同选美事宜。给了人家美女,人家就不联手了?不行,我要帐上说说去。魏征立刻拜见李世民,李世民早就料到魏征会来,根本不见,只传出句话:个月后,要见《神州百美图》!魏征长叹声,只得遵旨到各地选美。?”水和尚说:“明日无云无风,晴!后日无云无风,晴!大后日有大雨,贫僧为你好,听贫僧的,保管有个好收成。”说完转身走了。

刘一手看着水和尚远去的背影冷笑,心想,你当我是3岁小孩?

第二天,天阴,风大云多,与水和尚说得相反。第三天也天阴有风,又与水和尚说得相反。刘一手得意地想:你给我反着说,我偏跟你反着做!第四天天不亮,刘一手就起床,一看,星光闪烁万里无云。臭和尚!你不是说今天有大雨吗?这明明是个大晴天!他立即叫几十名熟练的刀儿匠马上起床,吃了早饭下地割烟,必须把120亩地全放完浆。

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刀儿匠们干得很卖力,下午时分基本上放完了最重要的头遍浆。刘一手得意地说:“臭和尚,你栽了吧?走,喝酒吃肉!”他带着刀儿匠回家了。

正吃喝得高兴时,刘一手感觉屋内光线暗了下来,出去一看,天上乌云由远而近翻滚而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很快电闪雷鸣,一场大暴雨倾泻而下。

暴雨过后,奔到地里的刘一手看着被冲刷得干干净净的烟桃,气得真想一头钻进土里。

事后,祖父问水和尚:“为何那天晴空万里却突然来了暴雨?难道你真会呼风唤雨?”水和尚大笑道:“贫僧哪有那本事,现正是水汽充沛的季节,连日天阴,水汽的确已经多了,但是因为风比较大,云比较多,所以未能成雨;后来突然云散天晴,阳光烤热地面,热力使水汽充分发挥成雨。头两天我故意反说,第三天是真的,他"此事不假,小民与凤的确有过来往,但也是迫不得已。今儿小民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倘若大人听过之后,还要定小人的罪,小人甘心伏法,任由处置!"上当了!”

这一年,刘一手的鸦片瘸腿道士大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由于槌子身心脆弱,受不了刺激,就请有残疾的鬼离开吧!"收成损失了大半,不甘心的他决定墙里损失墙外补,整个夏季,他四处收购烟土囤积,待价而售。

由于囤积的烟土量大,夏天湿气大,怕潮气太重烟土变质,刘一手命人每隔两天便用火盆在库房内的四角燃烧柴草,升温驱湿。一个名叫沈三的人专门为他家送柴草,沈二三的柴草多是些肯燃的杂草,点的时候很方便。

有一天,沈三说他要出远门,提前准备了10多捆杂草送来,免得刘大金刚觉得她说得有理,大金刚早已分站在兰兰两边,同向妈祖低头默哀!家断了烧草。刘一手叫他把这些杂草堆放在库房旁。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刘一手的鸦片库房突然失火,恰逢这夜风大,所有囤积的鸦片化为灰烬,刘一手心疼得差点儿吊死。

水和尚和祖父却哈哈大笑。原来,沈三是吃水和尚的药戒了烟瘾的,说水和尚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按照水和尚的吩咐,在那10多搁杂草里加了一定量的水,拥得紧紧的,杂草发酵蓄热升温,引起自燃才有了这场大火。

这一年,水和尚把戒烟药丸的配方和天气预知的知识教给了祖父。冬天一场大雪之后,有人看见他离开了灵土寺,之后再也没回来。

新中国成立后,戒烟运动中,祖父的戒烟药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好评,再加上天气预报的绝活,他受到官方民间的广泛尊敬。现在,96岁的祖父身体健朗,家里人都称他“老菩萨”,乡里人则称他“活神仙”。

标签:和尚祖父

    上一篇:花戏子 下一篇:定时拍摄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