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定时拍摄一

定时拍摄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杀机乍现

保险柜的暗锁“咔嗒”一响,被打开了。

陆倩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在柜门上方,果然有一根细细的发丝。她仔细记好发丝的位置,心中暗笑:吴世震,你算什么侦探小说家?只不过会这些小把戏而已。

这已经是陆倩雯第三次偷偷打开吴世震的保险柜了。她跟吴世震结婚两年多了,可两人之间一直隔着一堵墙。吴世震固执地封闭着他的内心世界,不肯向陆倩雯开放,甚至像防贼似的提防她。这保险柜当然更是禁区,每次打开它,吴世震都是鬼鬼祟祟、遮遮掩掩的。

陆倩雯被保险柜里的秘密折磨得坐卧不安,一直不动声色地寻找机会。吴世震喜欢在自己的小说里扮演神探福尔摩斯,但在现实生活中,他的手法十分拙劣,比如这个保险柜的密码,居然就用他自己的生日。

其实保险柜里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只是那本厚厚的相册十分扎眼。那是吴世震跟他的前妻齐晓宣五年婚姻生活的见证。见到它,陆倩雯的心里又泛出了强烈的酸味。

齐晓宣和陆倩雯本来是闺中密友,亲密无间。不过,这只是表象,骨子里陆倩雯一直把齐晓宣看作对手,暗中嫉妒齐晓宣的一切。

她们跟吴世震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吴世震来自农村,身高不足一米七,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就让人不舒服。陆倩雯想不通追逐者如云的齐晓宣怎么会看上吴世震。她几乎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帮他们促成了这段姻缘,心里还在窃笑不止。

那以后,陆倩雯周旋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间,唯一的目标就是找一个以绝对优势压倒吴世震的郎君,把齐晓宣永远比下去。可是,事情竟然发生了令她意想不到的变化:吴世震一夜之间成了风靡文坛的侦探小说家,名利双收!

陆倩雯险些背过气去。这无疑说明,齐晓宣更具慧眼,又胜了她一筹!可其实吴世震是先给她写的情书,著名侦探小说家夫人的光环本应在她的头上闪光,畅销书的巨额版税也应该是她的!陆倩雯不甘心,决心夺回本应属于她的一切。以她的万种风情,去征服一个已婚五年,正值审美疲劳期的男人并非难事,何况他还喜欢过自己 有天,岭南非常有名望的大才子宋湘赴京赶考,路过夫妻店,见顾客很少,便细心询问缘由。店主只好坦诚相告,并恳请才子帮忙拿主意。呢!

结果,因为齐晓宣毫不设防,陆倩雯很快便把吴世震拖上了床,然后拿着孕检诊断书向齐晓宣摊牌。齐晓宣只是怨恨地盯了她一眼就摔门而去。和陆倩雯结婚以后,吴世震才知道,她的孕检诊断书是伪造的,但悔之晚矣。

然而,陆倩雯并没有得意多久。她第一次偷偷打开保险柜,就发现了那本相册,这意味着吴世震的心从未属于过她。从那一刻起,陆倩雯就放弃了做贤妻良母的努力,与吴世震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冷战。更糟糕的是,吴世震的创作状态跌入低谷,这个以稿费为经济支柱的家因此很快困窘起来。

好在陆倩雯还有几个肯为她花钱的朋友,使她可以照旧出入歌厅迪吧寻欢作乐。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陆倩雯决心结束这段有名无实又无利可图的婚姻——大华液化气公司的老总徐志富已经为她买好了藏娇的金屋。她这次打开保险柜,就是想看看吴世震到底还有多少家底,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口实。

这时,陆倩雯在相册下面发现了一张保额巨大的人身保险单,被保人是吴世震,待陆倩雯看到受益人的名字后,咬牙切齿地诅咒道:“吴世震,你他妈的不得好死!”

保单的受益人不是他的合法妻子陆倩雯,而是前妻齐晓宣!

一股浓烈的杀机,从陆倩雯的心底升腾而起。她把那根发丝原样放回。小心翼翼地锁好了保险柜。

“自杀”密谋

吴世震接到那个自称徐志富的人的电话时,有些莫名其妙。他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不假思索地回绝了他会面的邀请。可徐志富接着说出的理由让吴世震没法不动心:“我遇到一桩棘手的案子,不想惊动警方,只好请你这位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出山。”

会面地点选在一家高档酒店。

吴世震如约赶到包间时,徐志富已经笑容满面地等候多时了,餐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吴世震好奇地询问徐志富的案子,徐志富仿佛没听见,一边劝酒劝菜,一边顾左右而言他地倾诉起自己赚钱的辛劳。

这是座不大的城市,经营液化气的公司却有十来家之多,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其中最有实力的是徐志富的大华和另一家公司安顺。这两家公司实力不相上下,谁都无法挤垮对方,又不甘心退出,一时间形成了僵局。

吴世震对这些商业竞争不感兴趣,一再催问那件棘手的案子。徐志富不慌不忙,笑嘻嘻地说:“我刚才说的就是这件案子。我拜读过你的大作,敬佩你的奇思妙想。你的才能仅仅用在写作上实在浪费。如果你肯出山,一定能帮我想出一招制敌的妙计来。”

吴世震哑然失笑:“徐老板,你太抬举我了。老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生活跟写书完全是两码事,你的请求,我无能为力。”

徐志富并不气馁:“那是你放不下大作家的架子。不屑于这些俗务罢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出力,报酬绝不亚于出一本书的版税。”说着,他拿出一扎钞票推到吴世震面前,“这一万块算是见面礼,请笑纳。”

徐志富出手如此大方,让吴世震有些心动。他已经很久没什么进项了,坐吃山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陆倩雯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他犹豫地把钱收起来,试探道:“徐老板既然这么说,想必已有初步方案了吧?”

徐志富回答道:“想法倒是很多,可都不成熟。我想到你,是因为你是侦探专家。液化气这东西,可以做饭炒菜,也可以用来杀人。如果有桩命案跟我们的品牌联系起来,媒体肯这时,仵作送来验尸报告,上面写着"两名女尸均被割去乳房。"海瑞锁眉望向仵作,好似在问为何会这样。仵作凑近他耳边道:"大人,这乳房可是上等嫩肉啊。"海瑞闻言瞪大了眼:"你是说老金头"定会大肆炒作,为我们免费做广告。”

吴世震笑着摇摇头:“这个想法比小说还荒诞!要真这样,你的品牌知名度是高了,但出的却是臭名啊!那不是自绝生路吗?”

徐志富突然两手一拍,接着挑出大拇指道:“对啊,侦探小说家果然名不虚传,出手就是高啊!这一招是不能用在自己身上,却能让对方臭名远扬!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吴世震连连摆手:“人命关天,使不得!”

徐志富也泄了气:“是啊,命案可不是好玩的。”想了想,他又眉飞色舞起来,“吴先生,要是一桩假案呢?”吴世震不明白:“什么假案?”

徐志富高深莫测地说:“比如一场自杀未遂事件……”

吴世震赞叹:“妙啊!不妨这样,让某人使用安顺的液化气自杀,却因为液化气的质量不过关而未遂。这条新闻一定会吸引公众眼球!”

徐志富高兴地跳起来:“佩服,大作家就是出手不凡!就让他用残液吧,‘因钢瓶中残液过量而自杀未遂’,一下子就把安顺搞臭了!”说着,他又抓出一扎钞票,“这一万块是你的报酬,谢谢你的妙招!”

两人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徐志富一边让菜一边继续谋划着:“自杀的最好是位社会名流,那才有轰动效应。吴先生,你为我推荐一位吧,我出两万元请他。”

吴世震摇摇头:“这个我是帮不上你了。”

徐志富突然停住了筷子。盯住吴世震:“真是太糊涂了,我怎么舍近求远?”

吴世"你猜报案的是谁,不是人是条狗,那狗还帮狄大人发现了藏在条小破船船底夹层的金菩萨!听说,要表彰它为义犬呢!"震吓了一跳:“你不会是想让我自杀吧?”

徐志富说:“就是你啊,吴先生,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著名侦探小说家自杀未遂,这本身就有戏剧性,一定会让媒体兴奋得发狂!”

吴世震还要推辞,被徐志富拦住了:“这样,一事不烦二主,我再给吴先生加两万,你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怎么样?”

尽管吴世震已经喝得头昏脑涨,可这笔简单的账他还算得清:他只需要伪装自杀,就能轻而易举地挣到六万块钱!想起空空如也的保险柜,想起陆倩雯那张不阴不阳的脸,他猛地举起酒杯,一口气喝干,说道:“成交!”

弄假成真

吴世震的“自杀”计划紧锣李郎忍着痛,说有道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密鼓地进行着。他在电脑上描述了他江郎才尽的绝望和捉襟见肘的窘迫,也谈到了对第二次婚娴的失望,文笔生动细腻,催人泪下,任谁读了都会理解他的自杀动机,并对他心生同情。

写完打印出来后,吴世震又手抄了一份,最后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的文笔语气可以模仿,笔迹却很难伪造。他不能出任何纰漏,得对得起徐老板的那六万块钱。

“自杀”地点当然是选在厨房才合理。徐志富早已给他准备好了安顺的备用钢瓶,钢瓶里只灌了小半瓶特意收集的液化气残液,虽然气味浓烈,却根本不起火苗,当然更死不了人。

“自杀”时间选在了晚上。陆倩雯每晚出去鬼混,总要下半夜才回来,吴世震可以从容地完成任务。待她回到家里,看到自杀现场,尖叫着喊醒四邻,或者打110报警,他就大功告成了。然后他将被送往医院抢救,医生会发现他不过是有点儿醉酒,再加上吞服了过量的安眠药,以致昏睡不醒而已。他会对蜂拥而至的媒体三缄其口,装出一副万念俱灰的绝望模样。媒体连篇累牍地炒作报道会将公众的胃口吊得高高的。待警方宣布调查结果。著名侦探小说家侥幸逃生完全是因为安顺公司液化气残液过量,这一品牌当然会在一夜之间“深入人心”,然后被无情地赶出市场。

投入区区六万元就把竞争对手置于死地,这对徐老板来说,实在是一本万利。与此同时,已经开始被读者淡忘的吴世震会再度受到关注,他的旧作也会被争相翻印,再度畅销。对于一个走进死胡同的作家来说,这是多么美妙诱人的前景啊!

吴世震一边陶醉地憧憬着,一边把安眠药碾碎,撒进酒瓶里拌匀。他关好门窗,然后不慌不忙地打开液化气灶的开关,一股刺鼻的异味很快就弥漫开来。他把那份绝命书放到书桌上的显眼位置,然后坐在椅子上白斟自饮起来,不一会儿,一阵铺天盖地的眩晕就向他袭来,他往前一扑,伏在餐桌上沉沉睡去,手里的酒瓶滚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然而,计划还是发生了一点变化。不知过了多久,厨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女人蹑手蹑脚地钻进来。见厨房里的情形跟预想的一模一样,她得意地狞笑起来"好诗!好诗!"众宾客齐喝彩,掌声如潮。主人立即亲自上前敬酒,感谢唐伯虎所献的绝妙祝寿诗,老太太的寿宴也变得新奇,热烈。。吴世震的半边脸贴在餐桌上,五官都被挤压得变了形。

女人看了一眼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迅速地换上另一个钢瓶,打开开关。液化气“呼呼”地响着,喷涌而出。女人用手掩住口鼻退到门外,再小心地关严厨房门,扬长而去。同事们正在热烈地谈论着什么,见到她却停住了话头,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她看。齐晓宣莫名其妙,一个同事小声问:“你还没听说?”

“听说什么?”

同事递过一张当天的晨报,指了指上面的通栏标题。齐晓宣一看,顿时惊呆了—那标题是《大作家江郎才尽吴世震绝望自杀》。

“不可能,他不会自杀,我了解他!”齐晓宣喊道。同事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她才稍稍安静下来,急不可耐地去读报道的详细内容。

报道中详尽叙述了这起自杀事件的发现过程,大段引用了吴世震留下的“绝命书”,最后是警方的初步结论:死者确系自杀身亡。

“不,他们搞错了,这绝对不是自杀!”齐晓宣猛地一拍桌子,激动地对同事们嚷道。

齐晓宣跟吴世震从相知到相恋,又在一起共同生活过五年,深知吴世震坚韧不拔、不屈不挠的性格,正是这种性格,才让他一步步走向成功。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自杀?

见没人相信她的话,齐晓宣又说:“就在几天前,我还收到了他的电子邮件投稿,小说的情节就是这样一场伪造的‘自杀’事件!”

“真的?”同事们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齐晓宣点点头,继续说:“那篇稿子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某液化气公司老板为了搞垮对手。高薪雇请一个穷途末路的作家制造假自杀事件,以此栽赃诬陷对方。作家不知道这其实是针对他的阴谋,结果那位老板通过调换液化气瓶合莫流着泪,说道:"舅舅嫌弃我是只癞蛤蟆,不让天鹅——表妹嫁给我!舅舅说,要想娶到表妹,除非我变成个帅小伙,还要考取功名,否则,没门!"轻易将他谋杀了。’你们说,这稿子的内容跟他的‘自杀’是不是太巧合了?”

同事们全都变了脸色:“果真这样的话,绝不仅仅是巧合!快,快把那篇稿子找出来,仅凭它,警方就会重新认识案情!”

齐晓宣懊悔地摇摇头:“我觉得这篇稿子的情节太荒诞,也不符合咱们的纪实风格,就把它删除了!”

编辑部的电脑技术员马上被请了来,但是,他为恢复文件所作的努力没有成功。

齐晓宣觉得事关重大,即使找不到稿子,也要把情况反映给警方。在同事们的鼓励下,她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激动地向警察复述了吴世震的来稿。听完她的话。警察沉吟了片刻,说:“如果真有这么一篇稿子,那吴世震一定已经洞察到了谋杀他的阴谋,这个阴谋就不会轻易得逞。可事实是,他死了。这恐怕不符合逻辑。”停顿了一下,警察又问,“你认识吴世震吗?”

齐晓宣愣了愣,说:“我……我是他前妻。”

“这样啊……”警察暖昧地笑了笑,“谢谢你的配合,我们会认真对待这条线索,有新情况可以再与我们联系。”说完,“啪”地挂了电话。

警察显然并不相信齐晓宣的话,甚至怀疑她的动机,这让齐晓宣感到气愤难平,却又无可奈何。

在旁人眼里,吴世震的稿子也许只是他脑子里偶然的灵光一闪,像他的侦探小说一样纯属虚构。但齐晓宣不这样看。除去时间和情节上的过分巧合不说,为什么把稿子投给她?他从未写过纪实,更没给她投过稿。她坚信这一切绝非偶然,吴世震一定是在暗示什么。

齐晓宣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心不在焉地拆阅着一些作者的信件投稿。忽然,她双眼一亮,激动地大喊:“大家快看,这是什么?”她手里高举着一封来稿,居然是吴世震在电子邮件中投给她的那篇。似乎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吴世震使用了电子邮件和平信两种方式!

齐晓宣更加坚信,这篇稿子一定另有深意!她抓起稿子,风叶生轩孤身人,只靠"含墨喷画"的绝活儿糊口。那时,画师作画收费很高,而叶生轩喷幅画只收文,买卖也就特别红火。风火火地赶到了公安局。

谁是真凶

警察看过稿子,终于对此重视起来,再次封锁了案发现场,重新展开了调查。

经过一轮地毯式搜索,他们在冰箱顶上发现了一部手机。手机竖直安放在便携式充电器上,可充电器没插上电源,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此外再没新的线索。现场除了吴世震和陆倩雯,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指纹。

陆倩雯自然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当警察了解到吴世震与陆倩雯的婚姻早已进了死胡同后,陆倩雯的嫌疑一下子上升了。可是,她有不在场的证据。

案发那晚,陆倩雯像以往一样在迪厅里醉生梦死,十二点整才离开迪厅。十二点五分左右,她在迪厅前的马路上被一辆摩托车撞倒,肇事者趁着夜色逃逸了,她只好自己打的去了医院。好在只是皮外伤,简单包扎处理后,她留院观察了几个小时,清晨回到家时,发现吴世震已经死在了厨房里。

警方询问了迪厅的服务生、出租车司机和医院的医生护士。他们的回答都证实了陆倩雯没有撒谎。

警方决定彻底清查吴世震的私人物品,让陆倩雯打开那个保险柜。陆倩雯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密码,吴世震从来这时,船工正啃着只硬馒头,边吃边还得把橹掌舵。见问,忙咽下馒头,答道:"快了,前面已是德州码头了,再过了天津就是北平京城啦!"不让我碰!”

迫不得已,警方只好动用技术手段打开了保险柜。当看到保险柜里的那本相册和那份保单时,众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了齐晓宣身上。

齐晓宣是独居,没有人能证明事发当晚她是否如她所说,一直在家休息。更重要的是,吴世震的一个邻居举报说,出事的那天晚上,他亲眼看到齐晓宣从吴世震的门前离开!他跟齐晓宣做过五年邻居,绝对不会认错人。

警方根据这一重要线索,果然从吴世震家的门上提取到了齐晓宣的指纹!

齐晓宣被请进了公安局。她激烈地为自己申辩道:“真相就在吴世震的稿子里!他留下这篇稿子,就是希望有人能从中找出真相,还他一个公道!”她重重地拍了拍桌子,特别提醒道。“你们仔细注意一下,那篇稿子结尾时,吴世震的那句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话:一切秘密都在相册和电脑里。”

警方觉得齐晓宣说的话有理,正是由于她主动提供了线索,才使本来被认定为自杀的案件变成了谋杀案。通过仔细研究后,警方决定按照齐晓宣的建议,进一步彻底地检查那本相册和吴世震的电社首们看露了底,个个趴在地上磕响头,苦苦哀求饶命。这时,只见割草的那个老汉满面热泪,从人群中走出来,拉着他的孙女,齐跪在西门豹面前,拜谢救命之恩。百姓们也都跪下给西门豹叩头。脑,希望能有所突破。

但是,警方依旧一无所获。吴世震的绝命书和那篇稿子都在电脑里保存着副本,那本相册也没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

齐晓宣坚信自己的判断。要求由她亲自再做一次检查。警方同意了她的要求。

在警察的押解下,齐晓宣来到吴世震家,按下了门铃。陆倩雯打开门,见来人是齐晓宣,略有些惊讶。两人四目相对,都没有掩饰自己眼中的敌意。

齐晓宣把相册里的照片一张张抽出来,正面背面都仔仔细细地查看,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看着照片,她触景生情,百感交集,忍不住泪眼婆娑。但最后,她还是一无所获,只好失望地合上了相册。

看来,电脑是最后一线希望了。

“电脑!”齐晓宣的脑子里忽然电光石火地一闪,忍不住叫出声来,“我记起来了,还有另一本相册!”

“在哪里?”警察和陆倩雯齐声惊问。

“在电脑里!”齐晓宣打开吴世震的电脑。进入一个电子相册网站。那里有她和吴世震共同申请的电子相册,里面珍藏着他们曾经的幸福时光。

她颤抖着双手慢慢地输入密码——他们俩的结婚纪念日。

相册顺利地打开了。但奇怪的是,以前存放在里面的照片都被删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组尺寸不大的照片。齐晓宣把照片放大,这才看清照片的内容。这是一组连续的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标明了拍摄的日期和时间,那个日期正"好吧!我这就去。"是吴世震死亡当晚。每两张照片之间的间隔是十秒,照片的拍摄角度是固定的,画面的背景都是厨房!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冰箱上的那部手机。果然,那部手机并不是偶然出现的。如果要拍摄厨房内的全景,没有比那儿更好的位置了。手机一定被精心设置过,定时拍摄,然后自动把照片传送到网络相册里。

齐晓宣按顺序逐张翻看着。照片清晰地记录着吴世震从碾碎安眠药到大醉不醒的全过程,然后是没有任何变化的静止嘶面,一张又一张。接着,厨房门被打开,一个女人的头探了进来……

看到电脑上的这些照片,陆倩雯绝望地瘫倒在地……

绝对真相

清醒后,陆倩同样是这个"黑旋风",在第十回里又上演了吃人肉的故事:"黑旋风"李逵在杀掉李鬼以后,"升米饭早熟了,只没菜蔬下饭。李逵盛饭来,吃了口,看着自笑道:好痴汉!放着好肉在面前,却不会吃!拔出腰刀,便去李鬼腿上割下两块肉来,把些水洗净了,灶里抓些炭火来便烧,面烧面吃。"雯交代了她勾结情夫徐志富,设计谋杀吴世震的全过程。徐志富畏罪潜逃,但随即被抓捕归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原来,那晚出现在迪厅里的“陆倩雯”,其实是她高价雇来的替身,那个替身跟她的长相身材有些相似,又一直躲在阴影里,很容易骗过别人的眼睛。那个被摩托车撞伤的倒确实是陆倩雯本人,那时她已经偷梁换柱。骑摩托撞伤她的其实是徐志富,这是他们整个计划中的一部分,为的是给吴世震提供充分的中毒时间,又能为陆倩雯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命案当晚,齐晓宣胖随从上了火,说:"我们今晚偏要住在这里!京里来的官儿再大,还能大过"确实到过吴世震的家,但她只是在门前徘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齐晓宣痛悔自己当初离开吴世震的决定太草率,正中了陆倩雯的诡计,又听说这两年吴世震生活得并不幸福,以致灵感枯竭。就想见他一面,鼓励他振作起来。但她最终还是没能鼓起勇气按响门铃。

凶手认罪伏法,案件结束了"哦,你就是雷豹啊!我并不知道魔王的消息,但是我知道,雷爷爷定知道!但是魔王太强大,你个人恐怕不行的。这样吧,我帮你起去找魔王吧,多个人,总归要好些。对了,我是云仙子。"女子穿上衣服就跳下树,站在雷豹对面笑吟吟地说。,但齐晓宣心中的疑团并没有消散——吴世震早就发现了陆倩雯跟兄弟看着这样个见钱不知道下腰的傻瓜,既生气又无奈。老正想着怎么能多得份,于是就自己当老大,让他的岳父当老十。老十站得离井口最远,估计金狐分辨不出来。别人的奸情,也洞悉了他们的阴谋,但他却不可思议地配合、甚至可以说是引诱他们实施罪恶,这究竟是为什么?

直到保险公司上门理赔,齐晓宣才明白了吴世震的良苦用心。根据保险条款,吴世震死于意外,受益人齐晓宣得到了双倍的保险金。齐晓宣悲痛欲绝,眼泪汹涌而出。

不过,事情并未就此完结。很久以后,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余波,这件事才算最终尘埃落定,真相大白。

齐晓宣把吴世震的电脑搬到自己家里,算是对他的一种纪念。吴世震在这台电脑上写过那么多扣人心弦的侦探小说,每次打开它,齐晓宣总是百感交集。

这天,电脑突然出现了故障,齐晓宣请来技术人员维修,刚打开电脑机箱,就从里面掉出一卷纸来。

齐晓宣陡地一激灵:吴世震说过,一切秘密都在相册和电脑里。相册已经揭露了谋杀案的元凶,这卷纸一定是最后的秘密!

齐晓宣打开那卷纸,发现那是一张绝症诊断书和几张病历卡。从病历来看,吴世震的生命,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了。

这"宝贝宝贝好宝贝,一刻,齐晓宣全明白了!吴世震是用自己仅剩的、可能饱受病痛折磨的三个月生命,把奸夫淫妇送上了断头台,还为自己深爱的前妻未来的生活保障做了充分的安排。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祖父与水和尚 下一篇:海底“牢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