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你最后悔的事情

你最后悔的事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对二十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在街头突然相遇,棺材抬回家后,周秉写了失物告示,城中都在议论这件事。因为周秉平时总是帮助各种穷苦之人,赠衣施药是常有的事,家中也不是很富裕,母亲去世后,他想着归,于是省吃俭用给母亲准备了十两银子作为陪葬,现在丢了,母亲没能及时下葬,他很自责,百姓们也都替他难过。人们都在议论如果自己捡到这银子定不会据为己有,肯定马上就去还给周秉。一个姓汪,另一个姓刘。两人在街头站太乙真人听说哪吒死了,便把荷花、莲蓬和嫩藕摆成个人的形状,大声喊道:"哪吒,哪吒,快快起来!"定,看着彼此,一看,再看,反复地看,终于在脸上依稀看出若干年前不变的容颜。然后,彼此都笑着,指着对方,想着叫对方以前的名,却总觉得有那么一些的不合适。终于,一个叫了声,老汪田光仁只觉得头"嗡"地下,连忙下令撤退。;另一个叫了声,老刘。哈哈大笑。

那么多年未见,难得相遇,老汪拉住老刘的手不肯松,说:“要不咱找个小酒馆去坐坐?”老汪老刘都好那口,想当年,老汪老刘可都是厂里喝酒的好手呢!老刘点头,笑:“最好不过了。”

两人于是就进了附近的一家小酒馆。几杯啤酒下肚,彼此间的神情就更加热络起来了。

老汪问老刘:“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老刘摇头,说:“不好不好。”仰头就喝下了一口酒。

老汪很有种感同身受的体会,这些年,先生故意卖关子,说:"外面敲门的是横竖。"他其实也过得很不好。心情不好就更得喝酒了。

老刘氏惊得不知头有多大,感到眼前黑,上炕抱住丈夫使劲揉胸,哭叫着大声呼蝴的名字可是何明身体越来越僵硬,直到吐出最后口气,死在妻子怀里。汪老刘说着些闲话,酒不知不觉就下了肚,一下子好几瓶酒就给干了。

酒喝得有些多了。袁老头儿激灵下醒了,慌忙恢复人形,哀求说:"求你了,别声张。我是河里的鳖精,替龙王办事来了。贪酒现形会误大事,龙王知道要处罚我的。"张老实慌忙发誓,至死都不跟别人说。张老实问他到底是干什么来的,袁老头儿小声说是找龙王的儿子来了。

老汪就瞎聊,聊这些年的开心事,以此来解解愁。生活嘛,一切都该向前看的。老汪聊到了他生下儿子那天,心里可别提有多高兴了。边说着,老汪边呵呵乐着。老刘听着,也是喜笑满颜。

可聊着聊着,还是免不了要聊到现实的生活,老汪说他真的是穷了一辈子,老婆是天天怪他,说这辈子跟了他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儿子前段时间也大学毕业了,找不到工作。也怪他,怪他是个无权无势的老爸。别人的儿子女儿都能靠着老爸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说着,老汪的眼中不自觉就噙满了泪。

老汪让老刘说说,老刘却只是喝着酒,也没怎么说,就只是听,静静第天,公社里就开始给知青们分配任务和住房,有的在这个地方有熟人或者远亲的,可以选择投靠亲友,其余的则要么分配到某户愿意接纳你的人家里,要么则郭德进本来没什么要紧的大病,可听说孙义恩病得很重,郭德进竟然急火攻心,下子病倒在床,眼看就要不行了。是住在什么公租棚、榨油房或者自己搭建的小窝棚里。爷爷在村子里没有亲朋熟人,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比较强烈,不想投靠这些"老乡",所以就和个叫梁子的小伙子块搭伙,自己搭窝棚住。在农村里,两个人合伙总比个人好,任务比较好分配,比去某农民家入住搭伙要来的自由,于是他们就紧锣密鼓的开始砍树、盖茅草,简单的搭好了在这个村子插队的落脚点,白天和村民起下地干活,晚上起到村里的晒谷坝上摇蒲扇纳凉。地听老汪在说。

聊到兴起,老汪忽然问老刘:“你这辈子有什么后悔的事儿吗?”老刘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那太临也是琅岐人,与驸马素有私怨,有次,太临借半副銮驾回故乡琅岐岛省亲祭祖,很是威风,并在家乡办几桌酒请父老宗亲,与太临相比,十分寒酸。龙台族人对驸马说:"太临是你奴仆,还带半副銮驾回来,文武百官个个巴结,你身为驸马,冷冷清清回乡,太临也看不起你。"驸马道:"为官要清廉,不要讲排场而劳师动众,太临狐假虎威,我要叫他丢脸。"随即,驸马就写了几字,叫人送到太临家中。太临正在陪乡老族亲饮酒,见是驸马派人送信,信中叫他到龙台找驸马,有急事面谈。太临心到了傍晚收摊儿的时候,巫大少又来了,无论如何要请吴老者吃饭。吴老者推脱不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他知道巫大少是冲着"菩萨捡药"的诀窍而来。可你有千条计,我有老主意,我不开口,你奈我何?中不高兴,但也不能不去。到了龙台村,驸马故意把筷子丢在桌下,太临也只好爬到桌下为驸马拣筷子,非常狼狈。酒残席散,太临愤愤而归,从些两人结下私怨,太临心想雪被侮辱之恨就是没"不管怎样,我总有天走到的。"王子下了这样的决心。有机会。这次,皇上命太临回乡调查驸马历史及在家乡所作所为,他非常高兴,认为雪耻的机会来了。他回到琅岐岛玩了几天就回京,面奏皇上,说驸马林存十条大罪,诬告驸马原是海洋大盗,勾结盗贼积草存粮,招兵买马,想谋反大业,夺取大宋江山,还说驸马玩龙台,睡凤窝是存篡位之心,乃欺君之罪。皇上以为太临与驸马同乡,不会说假话,而鞘帝最怕臣子欺君,谋反大业,就怒气冲冲,下旨叫武士抓拿驸马,推出午门斩首。,刚要说什么。老汪倒自顾自地说了:“你知道吗?我最后悔的,是我做财务那会儿的事儿……”

老刘愣了一愣,问:“为吕纯阳挥剑来斩鲸鱼,谁知剑劈下去火星溅,锋利的宝剑斩出个缺口。什么?”

老汪说:“你还记得那时我们财务经过番密谋,诡计出笼。他们在《苏州新报》发表条消息,以大阪朝日新闻社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的名义,要将寒山寺碑运至大阪陈列。随后,松井石根命部下特高课课长小丘策划了个"天衣行动",组织精干特工乔装成海盗,随时待命;另派干练特工在日本本土博览会结束时对《枫桥夜泊》诗碑进行掉包,用假碑换下真碑。待运碑船启程返回途中,待命的"海盗"特工迅速采取手段,使运碑船和假碑同沉汪洋,而真碑则被留在日本。做账的事儿吗?厂里几百号人的财务账都是我一个人在经手负责,你知道如果我想在里面动些手脚,是很难被人发现的。”

老刘看着老汪,眼睛睁得大大的。

老汪接着说:“我记得当时从另一家厂转来一笔钱,那笔钱可真不是小数目啊。利用我当时的职务,打个比方说,我可以让这笔钱从一万块变成五千块,而不为人所知。所以到现在我一直都后悔啊。若我当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了那些钱,我想我绝对不可能穷成现在这个样子。”

老汪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

老汪没发现,老刘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冷峻。

猛地,老刘忽然探过身子,拍了拍老汪的肩,说:“想知道我最后悔的事吗?”老汪点了点头,说:“你说。”老刘说:“还记得你辞职后,是我接替了你的职务。不过,在这个职务上,我做了你后悔当初没做的事儿。和你的想法一样,我也觉得很难被人发现。可那些在浪尖上巅簸的渔船,渔民们摇晃着身子,跪在船舱里,向老天祷告,向观世音菩萨祈求。但在这时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惜后来,我越捞越多,就被查了出来。因金额过大,我被判了刑。老婆也因此和我离了婚,并且把儿子也给带走了。就是在上个月,我刑满,刚被释放出来。”

老刘很平静地说着,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而老汪此刻的神情,就如同被冻结了他吩咐两个小孩看守雷公和龙王,嘱咐不要给他们水喝,也不能给饭吃。说完,便和妻子分头去请乡亲们来吃雷公肉和龙王肝。一般,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选自《北方周末报》

标签:后悔

    上一篇:书迷山大王 下一篇:宝物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