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消失的猎物

消失的猎物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獐子皮

森林里连续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猎人海格像冬眠的熊一样,一直呆在他的小木屋里。

海格的手机里只有一个联系人——布鲁斯,他是一个商人,专门向海格收购毛皮。三天前,布鲁斯发来短信,说要20张獐子皮。

海格的话费是由布鲁斯缴的,不过这个月布鲁斯恐怕忘记了。现在海格手机里的余额连发一条短信都不够,他没办法告诉布鲁斯,大雪封了山,没办法出去狩猎。

天亮了,远处渐渐响起了汽车引擎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只听“砰”的一声,有人踹开了门。

海格从床上坐起来,迷蒙着眼睛说:“布鲁斯先生,您来了?”

“你还没醒吗?”布鲁斯掏出雪茄和火机,点上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海格低声说:“布鲁斯先生,您知道狩猎同种庄稼是一样的,天气不好收成就不会好……”

“你是说你没有拿到我要的货?”布鲁斯大声打断道。

“我已经在附近布满了捕兽夹,相信很快就能捉到足够的獐子了。”海格诚恳地说。

“你现在有多少?”布鲁斯用四根手指在桌子上来回敲击着。

“只有14张。”海格小声道。死溶跑,简直是活撞了鬼。秦捕头又惊又恨,忙带上捕快沿途追捕。

布鲁斯吐出一口烟雾,皱着眉头说:“那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他一下子戳灭了雪茄,“为什么不接着去逮獐子?”

“可是先生,这种天气下……”

“我就在这里等,直到你把我想要的东西交给我,不然我一把火烧掉你的房子!”布鲁斯盛气凌人地说。

海格没有再说话,他静静穿好衣服,默默走出了木屋。等他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全身冷得要命。

布鲁斯正在木盆前烤着火,看起来面色红润。海格两只手都拿着些毛茸茸的东西,脸苍白得就像一张白纸。布鲁听到关财来了,黄小姐竟忘了身上的病痛,没等搀扶,起身竟坐了起来,面色红润,两眼闪着动人的光彩。紧接着,纱帘撩,进来个人,短身材,头大面黑,好个武大郎再世,再加上脸的黄皮疮,直往下流脓水,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斯一边烤火一边说:“你拿到我要的东西了?”

海格把左手上拿的东西抛到地上。是獐子,不多不少,正好6只。

“那是什么?”布鲁斯的注意力又转移到海格的右手。他只看了一眼,瞬间感到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他颤抖着说:“是……狼崽?”

2.狼崽

森林平与林佳眼睛上都挂着泪花,唯有林民尚小,只知道婆婆病了而已。林里最恐怖的动物应该就是狼了。狼很魔法师带着仆人进到屋里,让仆人放下礼物,把他打发走了,才与阿拉丁的母亲相对而泣地寒喧番,然后他突然问道:"我兄弟生前经常在哪儿起坐?"爱幼崽,如果发现有狼崽被杀,狼群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凶手,然小翠倒地后很快就没了呼吸,苏文昌感动之余便命人厚葬她。下人们刚准备把小翠抬走,不料她却忽然长叹声幽幽地醒来了,众人吓了跳,连忙后退。死而复生的小翠见李老爷夫妇便哭着喊:"爹,娘!女儿不孝,让你们担心了!"接着她又对苏文昌说:"官人,是我。"她告诉大家她是芸滢,因为死后魂魄无依,就直飘荡在附近。后来小翠发现了芸滢的魂魄,小翠听人说可以借尸还魂,就直记在心里,今天她撞死在这里,也是为了让她的小姐能够借尸还魂重新活过来。后把他撕烂。

“这是……怎么张火了,拾起地上根树枝,照着驴子的屁股狠狠抽了几下,骂道:"笨驴,蠢驴!不想活命了?还不到时辰呢!"母驴被激怒了,"咴咴"地叫着,冷不防扬蹄子,踢在张的膝盖骨上,张"哎呦"声惨叫,扑倒在地上。回事?”

海格像是才回过神:“我就说这种天气不应该出去捕猎。我像往常通向太阳和月亮的道路!从前有两个年轻人,彼此深深地爱着。姑娘温柔如美丽的鸽子,小伙子矫健如展翅的雄鹰。大家称小伙子为杨尼克,姑娘为汉路什卡。汉路什卡的父亲是个富裕的小贵族,杨尼克的父亲却是个穷苦的牧人。纯朴的汉路什卡不在乎杨尼克穷,而喜欢他健壮勤劳,长得漂亮。"可是你的父亲会怎么说呢?"杨尼克担心她的父亲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一样找到獐子洞穴,把它们驱赶向捕兽夹那里。谁知道,竟然意外夹到了一只狼崽,已经死去多时。还好当时没有惊动整个狼群,不过小狼没有时间埋了,我就带回来了。”海格当然小田最恨的就是飞车党了。记得自己叔当年进城看病,就是因为被飞车党夺去了皮包,耽误了治疗,早早地去世了。见这阵势,小田顿时觉得股热血往头上任善来到大江边,大鲤鱼游过来问:"小哥呀,你辛苦啦!快说说我咋样才能变成龙?"任善说:"活佛说,你把嘴里那颗珠子吐出来就能成龙。"大鲤鱼高兴极了,它边驮着任善过江,边把口中的珠子交给任善说:"这是颗避水珠,就送给小哥吧!"任善正要推辞,大鲤鱼"忽——"地变成条青龙,摇头摆尾腾空而去。涌,蹬起轮车就往前追。这带胡同很多,拐拐,地形复杂,般人还真容易犯迷糊。但小田天天在这带送水,熟悉得就像自己家门口样。明白血腥味会招来更多的狼,“我用雪洗干净身上的狼血,不过这些血渍狼群一定能够追踪到,我身上这件衣服也不能留下。”海格迅速脱下大衣,扔到了火盆里。当他回身去床底下找新衣服时,却发现所有的衣服都不见了。

“我的衣服你看到了吗?”

布鲁斯眼睛盯着火盆:“你的屋子里太冷,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可以烧的东西……”

“你烧了我的衣服?”海格用双手抓住布鲁斯的衣领,“你这样让我怎么活下去?”布鲁斯用力挣开了海格的手:“放开!几件破衣服而已,迟早都要丢掉!”

“你这家伙!”海格恨不得一拳打在布鲁斯脸上。布鲁斯整理着衣服,冷笑道:“有那么多力气,怎么不想想如何对付狼群?万一被它们追踪到,我们谁也活不成。”

海格强压怒火道:“屋子里有火,它们就算发现也不会进来。”

布鲁斯长长嘘了一口气:“那就好,等我明天走后,你再想些妙计对付它们吧!有没有吃的?呆了一整天,我快要饿疯了。”布鲁斯又恢复了盛气凌人的架势。

“你还想要吃的?”

“当然,难道坐在这里等死?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没有你,我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我若不是看在那些牙齿的面子上……”

“牙齿?”海格打断道。布鲁斯连忙闭上了嘴。

海格警觉地瞄向墙壁,发现自己挂在墙上的战利品,除了一只犀牛角外,其他的全都不见了。海格走过去想拿下它,手指刚刚碰到,犀牛角就变成一块块碎片掉落下来——它是被一些胶水粘起来的。

“你究竟做了什么?”海格咬着牙说。

“谁叫你挂得那么高,我又不知道它那么脆……”布鲁斯摸摸鼻子,“其他东西你挂在那里,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不如我帮你换成钞票……”布鲁斯再也说不出话,因为海格的拳头已经重重打在他的肚子上。

海格拔出腰间的匕首,架在布鲁斯的脖子上:“我杀了你这混蛋!”

“即使你杀了我,”布鲁斯异常冷静,“狼群闻到我的血腥味,很快就会过来,那样你也活不成!”海格的手渐渐松开了,布鲁斯趁机一下子爬起来,他走到床边,用两根手指捏着有些破旧的床单,扔到地上,“放心,明天一早我就走,不耽误你对付狼群。”说完他就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海格的手死死握着匕首,关节渐渐发白……

布鲁斯醒来的时候,看见海格躺在地上。他用脚尖碰了碰海格的身体,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他小心地穿好衣服,拿上獐子,拉开门,轻声得意道:“再见宝贝,我再也不会回来了,你自己同狼搏斗吧!”说完拉开门,开车迅速离开了。

“你的确不会再回来了。”海格这时已经坐了起来。他拿了些易燃的树枝点着了火盆,身体靠近了些,火焰在他眼里斑驳跳动着,“那么,狩猎开始了。”

3.狩猎

很快,布鲁斯就察觉到了异样,他发现森林里凭空多了许多岔路。他迷路了,开始在森林里乱转。

就在这时,布鲁斯大衣里的手机响了。接通后,手机那头传来一阵阴恻恻的笑声:“您迷路了,是吗?布鲁斯先生。”

“海格?混蛋,这些岔路是你搞的鬼?”布鲁斯气急败坏地说。

海格呵呵地笑了起来:“如果现在原来,何涣家是乡邻中出名的富贵人家.何涣父亲十多岁才有了何涣这个独养儿子。因此何涣成了家里的"小皇帝",他要什么家里就尽量满足他。已经岁了,奶奶还要给他盛饭,爷爷给他拿筷子,妈妈要喂他;早上起床妈妈给他穿衣服,穿鞋子,他耍自己穿,妈妈还不高兴,判私塾读书了,爷爷像书僮,学友们都笑畸,拍起手唱:"宠狗上屋背,宠猫踏镬盖,宠十独子象芋艿。"何涣听了义气叉恨。您的左侧是一个结冰的湖,绕着湖的边缘走就可以了。请您不要挂断电话,我会一直为您引路。”布鲁斯发现左边果然有一个湖,他把手机设成免提放在一边,驾驶着车绕湖行驶。突然,前方的路消失了,再往前面开就是悬崖,布鲁斯拼命踩住刹车。

“混蛋!你差点儿害我从悬崖上掉下去!”布鲁斯"我是你们总管儿子的妻子。"咆哮道。

“我警告你千万不要挂断电话,我已经把我们的手机卡对换了,现在你手机里的那张卡,连发条短信的钱都不够。”

“你到底想怎么样?”

海格呵呵地笑了起来:“布鲁斯先生,请你关掉汽车引擎,我猜你会听到两种奇妙的声音。“布鲁斯半信半疑地关掉了引擎,伸长耳朵仔细地听,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地上。

“这是什么声音?”布鲁斯惊恐地说,额头滑下几颗汗珠。

“嘘——静静地听,还有一种。”海格神秘地说。

世界顿时安静了,森林深处似乎响起了一阵的声音。布鲁斯向发出声响的地方快速看去,他发现在车子周围的雪地里晃动着一群灰白色毛茸茸的影子。

“到底是什么?该死!”布鲁斯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海格的笑声又响了起来:“昨天夜里我冷得睡不着,便带着工具到处乱逛,突然发现你那辆车让我很不顺眼,于是我凿穿了它的油箱,又用雪把那个洞堵上。只要车子发动的时间久了,油温就会慢慢把雪融化,汽油就会流出来。”

布鲁斯立刻想到了他听到的第一种声音,不过它好像已经消失了,难道油已经流光了?

海格接着说:“我带着工具回到屋子里,发现那只死狼崽让我更不顺眼,于是我就把它剁碎,顺着你汽车的加油在公元前年前,在今河南新郑的轩辕丘有个龙图腾的国家,君主名曰少典氏。他是伏羲帝和女娲帝直系的第十帝,他的夫人有,是任姒(女登),是附宝,她们是姐妹,是有硚氏之女。口倒进去了。所以,你的汽车流出的每一滴油里面不仅有浓浓的血腥味,还有狼崽身上的气味。碰巧,我方才给你指的路附近就有一个狼窝……”

布鲁斯像一下子坠入了深渊,因为他分明已经感受到围在他车子周围的是一群凶猛的狼。

4.消失的猎物

“不过,”海格忽然话锋一转,“我已经藏了一桶汽油供你发动汽车,驾驶台的小抽屉里我留下了一卷胶带,你可以用胶带贴好油箱上的破洞。”

“汽油在哪?”布鲁斯焦急地问。

“刚才你围着悬崖走了一圈,汽车经过的地方全都留下了汽油。你现在迅速下车,把汽车推离汽油,再用你大衣口袋里的火机把汽油点着。狼群怕火,你就暂时安全了。”

“那我不是就把自己用火给包围起来了?这是自寻死路!”

“你现在如果什么都不做也是在自寻死路。”海格慢慢地说,“汽油就在这悬崖边上,等你点燃了汽油,我就会告诉你汽油藏在哪。趁着火焰将要熄灭的时候,贴好油箱的破洞,你就可以开车冲出狼群。”

布鲁斯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垂死挣扎的鱼,只好乖乖就范。好在他的速度足够快,狼群差不多是在扑起来的一刹那才嗅到自己毛皮烧焦的味道,立刻退开。狼群不断向火焰突破,并发出低低的吼声。

“快!海格!告诉我汽油在哪?烧到半夜,郑历实在困得不行,便狠添了几锨煤,走到铺前,想往里推推老头,自己稍为挤上挤。可推,见他裤腿下伸出东西来,伸手摸,毛绒绒的,端过灯来细瞧,吓了跳,竟是狐狸尾巴!这下郑历吃惊不小,灯油差点洒出。"他,他是个狐仙,酒喝多了,显,显了形?"郑历睽睽地望着,嘴巴张得老大,抿都抿不上。他曾听人讲过狐仙故事,它们最爱到窑坑里、野外边,没想到今日让自己碰上,这,这可如何是好?郑历端着油灯,哆哆嗦嗦退回原处,饶是他胆子再大,现在深更半夜,个人遇到这事,也不由发怵。打死它?不行,它又没害自己,只是吃了点酒肉。赶它走?恐也不行,酒也喝了,肉也吃了,赶走又有何用。郑历左思右想,觉得这狐仙并非十分可恶,只是脸皮厚点,唉!干脆送情送整,让它舒舒服服睡上晚,明日再走。想到此处,再也不能瞌睡,又往灶里添了几锨煤,心意烧起窑来。快!”布鲁斯嘶声喊道。

“你先把手机用胶带贴在脸上,这样更方便行动然后走到悬崖那里,你看到地上的绳子了吗?”

布鲁斯看到绳子的一头穿过雪地绑在一块大石头上,另一头悬在悬崖下方。

“把绳子另一端拿上来绑在腰上,攀下悬崖,汽油就在峭壁的一个小山洞里。”

布鲁斯回头瞄了一眼狼群,衣服迅速就被冷汗湿透了。他先检查了一下绑在岩石上的绳子,感觉有点滑,但是没什么大碍。下去之后,岩壁上有几块浮起的石头可以支撑身体,布鲁斯像壁虎一样抓踩着石头慢慢移动。

“我有人说,每逢冬季,大雪纷飞的时候,山上老爷爷的坟前会冒出棵红梅树。看到了!”布鲁斯兴奋大叫道。离他不远处有一个小洞,洞里面隐约有个桶。布鲁斯手脚并用,向桶移去。

那是个白色的塑料桶,里面依稀还有大半桶的黄色液体。布鲁斯深深吸了一口气,肚子贴在岩壁上,用力伸长手臂,手指尖钩住桶把的一刹那,用力把桶拉了起来。谁知桶竟然没有底,布鲁斯险些摔到悬崖底下。黄色的液体流满了岩壁,充满香甜的味道。

“海格!混蛋!我宰了你!”布鲁斯的脸憋得通红,紧紧抓着石头。

“布鲁斯先生,我希望您最好牢牢靠着岩壁,不要去拉绳子。”布鲁斯听了下意识一拉,绳子那头突然被拉扯下来,绳头是烧焦的黑色。

“那根绳子我用油泡了整整一夜,你把地上的汽油点着的时候,绳子其实就已经燃烧了,只不过你当时情绪激动,没有注意到。”

“海格!你等着!你等着!”布鲁斯开始拼命向上爬。

“你绝对爬不上去的。你知道这森林里连狼都害怕的是什么吗?”

布鲁斯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冷。

“杀人蜂!就是那种闻到蜂蜜味道就会疯狂奔来的魔鬼。你知道那个桶里装的那些芳香四溢的东西是什么吗?你真的以没想到新媳妇不知道怎么和面,她不小心把水放多了,于是问婆婆:"婆婆,和面水放多了咋办?"为是汽油?它们一定会在你攀上去之前赶到的。”海格大笑道。“下了雪之后,一切痕迹都会消失。警察最多只能够找到一辆汽车,不过谁也无法证明它和我有任何关系!布鲁斯先生,你已经消失了。”

电话那头传来布鲁斯痛苦的号叫声,海格挂断手机,丢进火盆:“布鲁斯先生,在森林里,你真不应该激怒一个猎人。”

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12上

标签:猎物消失

    上一篇:有意义的故事 下一篇:名字很重要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