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南海玉墟

南海玉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龙吸水

银色的水柱如同一条巨龙般疯狂地扭动人多好干活,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井里的水就打干净了。就用绳子把两个差人放到井底下,下去的人惊奇的发现,井底下有个死人。只因井深水凉,看上去这个人还没有腐烂。更奇怪的是,原来这棵西瓜秧的根,是从这个死人的嘴里长出来的。着身体,蹿出海面。我死死抓住船舷,感觉脸皮在狂风中要飞舞起来。此生我还从未见过这等场面!

巨大的海眼在脚下瞬间展开扩散,船长海沉冰猛地将舵向右打满,试图将我们的船沿着逐渐形成的漩涡边缘切过去!

“快点去减轻负重!”海沉冰吼道。我和川子得令,立马把船上的东西往外狂扔!船体减轻后,吃水浅了不少,竟然真的沿着漩涡的最边缘开了过去。

这时,“啪”的一声,我的脸突然被重重地砸了一下。我连忙抬头一看,才发现天上竟然下起了鱼!龙吸水将海里的鱼全都卷了起来,升到青哥在潭边等了数日说到这里曾多话停顿了会然后继续说道:"就这样李破财常常借酒消愁,这不他又在县城有名叫醉不倒的酒家喝酒,此时只听醉不倒酒家的楼上传来句句优美诗词。很多客人在此喝酒听到李破财诗词连篇,个个都不愿离开此酒楼半步。当然这酒楼打自李破财第天在这酒楼喝酒开始这酒楼的生意也渐渐的红火起来了。那酒店老板以为自己梁造的酒吸引了大家,其实那老板的想法是错了,那些客人根本不是冲着这个酒楼老板的酒而来,而是冲着李破财的才华而来。可见李破财的才华相当有水准。醉人的诗句也不能震住全局,往往就像阵风而过就无终影。热闹阵子的酒楼现在又开始片寂静,周围的人早已烟消云散,惟独只有醉醺醺的李破财只见他正躺椅子上,口上却模模糊糊不知在唠叨着什么。或许是说醉话吧?",龟精的影子也没见过。这天,青哥正在焦急时,唯见只白鹤从空中冲击落潭,霎时条水柱直向天空喷射,继而只巨大的龟精张牙舞爪地直向白鹤扑去,青哥见罢,股愤怒促使他取出枚金钱环猛向龟精掷去,打在龟精背上,龟精大怒,瞪大双眼,丢下白鹤,直取青哥。青哥沉着自若,狠狠地掷出枚金钱环,枚枚击中龟精,龟精的背壳被震得开了条条裂痕,口吐白沫,翻了白肚,浮在水面,顺着浪涛,漂向下游。青哥见状,他回头再找白鹤时,已无影无踪,他朝天上拜了几拜,将剩下的枚金钱环藏在怀里,欣喜赶回家。高空,形成了落鱼之势!

短短的时间内,整个甲板上就落满了厚达半米的鱼。顷刻间,我一下子失去平衡,翻倒在地。整个船体倾斜着倒向海面,在巨大的引力下,卷入了深深的海眼之中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弈到了百多手,苗亮的黑棋实空很多,宋峰白棋较为厚实,局势还是非常紧张。宋峰实空落后,必须靠中腹围成大空,偏偏苗亮棋风刁钻,善于破空,看来情形十分不妙。!

船体猛烈地旋转着,海水直往我耳朵里钻。没过一会儿,船体似乎停止了旋转,终于稳定了下来。

我顿时明白了,漩涡眼也宛如风暴眼,中心地带反而是最平静的。

说起这次南海之行,都是海沉冰的主意。我和海沉冰一起承包了一档探险类电视节目。不知她从哪里打听到南海有一片神秘海域,常有海难发生,近来一艘满载早先,关东的大苇塘有个叫阮老的猎手,与女儿英子和只大黄狗相依为命。这只大黄狗可不是般的狗,是阮老从深山里捡来的。当时,大黄狗头破血流,奄奄息,阮老看就知道,是熊瞎子拍的。阮老将大黄狗背回了家上药调治,没想到,大黄狗竟然活过来了。大黄狗为家里可没少出力,每次出猎,只要带上它,总会满载而归。自然而然,大黄狗就成了他们家的分子。货物的大船“瓦多利亚号”在那片海域沉没了。于是我们便租了潜水装备,打算去拍摄揭秘。川子是我们到当地后临时聘请的一名船工。

我正想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却突然感觉手臂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股怪力将我向上方猛拽。我艰难地睁开眼,只见海沉冰正拉着我的胳膊往上游,可是头顶的漩涡乱流依然在不停搅动,想要浮出水面简直比登天还难!

忽然,白大娘连连称奇,说感觉到股温热的水流从腿上流过,舒服极了。白志泽这个高兴,直说水麟儿是华佗转世,说得水麟儿双颊绯红。我发现不远处,有四条头部凸起的黑影正晃动着向我们缓缓而来,锤头鲨?我的心不由一沉。

正当我感到绝望之际,那四条黑影渐渐清晰,原来是川子!川子手上抓着三套潜水服,在水里漂动,让我误以为是鲨鱼。川子水性极佳,看来他已经率先游到甲板下的船舱里,将我们的潜水装备带了上来。海沉冰拿出水下写字板,在上面写道:右下方有一处海底火山,一侧似乎有一个洞穴。

我们从川子手里接过水肺和潜水装,开始向洞穴那边游去。

忽然,我看到一个巨大的银白色生物悬浮在我们前方,它的头上有两个巨眼,头部下方长满了长达四五米的触角,正随海水舞动……

海沉冰看我吓得不轻,拍拍我的肩膀,然后用水下写字板写道:“别怕,不过是箱形水母罢了。那对眼睛实际上是斑纹。”

不过是箱形水母?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海洋十大致命杀手之首!它的每只触须上都长有5000个刺细胞和足够让60人丧命的毒素,刺中之后,3分钟之内必定身亡。

就在这时,水母似乎发现了我们,快速抖动着向我们三人的方向逼近。这时,海沉冰打了个手势,我们见状立刻分散开来,分别朝三个不同的方向分头穿过。

想不到水母摇晃着触须,独独尾随我一人而来。情急之下,我快速将手中的潜水衣向身后的箱形水母丢了过去。

数十条触须将潜水衣缠绕起来,送进消化囊。乘着这个空当,我又向前游了几米,谁知水母很快放弃了潜水服,将几条触须慢慢探向了我的头部。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束强烈的光从我的前方照了过来!炫目的强光照射下,我感到双眼一盲,身体瘫软下去……

2.海中湖

张果老与棋盘山神犬峰的神话故事!坏张果老骑驴在赵州桥与鲁班斗法后,没有取得胜利,心中不快,觉得平原之地没甚意思,遂生离去之意。踌躇间,偶然抬首,见西方日落处,座高山魏峨的身影在云霞中若隐若现,股仙灵之气直冲牛斗。张果老心中大喜,何不到此游,以解心中之闷。遂拨转驴头,路信驴由缰,向西而来。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岩洞之中,四周的石壁发出清冷的灰色光辉,我忙问川子到底怎么回事。

川子说,幸好海沉冰知道一些水母的知识,箱形水母对光高度敏感。她和川子领先我一步游到前方,打开了水下探照灯“波塞冬之炫”,刺目的强光让水母和我都暂时失去了视力,他们乘机将我拖进了海底火山一侧的洞穴。

从巨大的水潭浮出来后,洞穴里别有洞天,竟然还有空气。环顾四周,只见海沉冰正往一处水潭下张望,山洞之中竟然另有一处大湖。我挣扎着站起,问她在看什么。

海沉冰说,水中有一个巨大的阴影,看样子,似乎是一艘沉船。

海中有沉船并不奇怪,但是,这里明明是洞中之湖,那船又没长腿,难道还能拐弯进洞上岸,再落入湖中沉底?

我觉得难以置信,犹豫着说:“我们能不能先想办法回到岸上,整齐了装备再下来?”

“提议驳回!”海沉冰一口拒绝,“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正是探究神秘海域里的沉船之谜吗?”说着,她便穿好潜水装备,咬住水肺这时,只听姑娘嘴里发出恐怖的惊叫声:"啊——这个恶人又来了。我走,我走",率先跳下水潭。

因为少了一套潜水装,川子只得把自己那套给我。接着,他又递给我水下摄影机,想不到他竟把这玩意儿也从船舱里带出来了!还没等我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便一掌把我推了下去,接着自己也跳了进来。

我们追赶着海沉冰留下的水痕,一路向湖底潜去,突然海沉冰停了下来,似乎在凝视着什么,我和川子一看,不由惊大了嘴巴!

说它是湖泊,不如说是一个海沟,海沟的坡面像被刀切过般笔直向下,宛如陆地上的悬崖峭壁,峭壁之上晶莹璀璨,翠色欲滴,发出玉石般的寒光!

我将一只眼睛对准取景器,举起水下摄影机开始拍摄。突然,画面里出现了几条棕色触须,一瞬间将川子给缠绕了起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川子全身一动不动,被水母包进了消化囊中。

这时,水中拉出几道长长的弹痕,从我身边掠过,我赶紧放下摄像机回头望去,只见几十束长长的触须已经伸到了离我鼻尖几分米的地方,一只棕黄色巨伞正在眼前!

越前水母!只见又是几条弹痕拉过,越前水母棕黄色的巨大身体被射成了筛子!远处几个潜水员正悄无声息地举着水下步枪朝我不断扣动扳机。

逃走已经来不及了,我赶紧打开“波塞冬之炫”,水母又被闪盲了,抛下一脸霜色的川子,准备逃离。

突然,整个玉壁开始不停地剧烈震动起来,带动整个海床似乎也开始不安分地晃动起来。

子弹并没有继续朝我射来,那几个人做了一个上浮的手势,我看了一眼海沉冰,只见她向不断下沉的川子游了过去,将他抱住也开始往上游。3.瓦多利亚号

众人一起破浪而出,陆陆续续爬上来十几号人,他们全副武装,设备很是专业。其中一个领头的大胡子模样凶恶,他气势汹汹地向我走来,给了我一个热烈的熊抱。

原来,大胡子是一个探险爱好者到了后堂,鲍公满腹疑惑,烦恼地走来走去。这人怎就像说好似的都放手霖?,经常组队去世界各地盗捞沉船宝藏。以前我在报社工作时,曾采访过他。这次,他是受一个英国商人雇佣,专门来这里进行盗捞的。

大胡子的手下赶紧查看川子的情况,发现他已经中毒身亡了。

大胡子问我准备继续下海,还是先行撤退。我征询了一下海沉冰的意见,海沉冰似乎还没从川子死亡的悲痛中走出来,神情黯然,表示先行撤退吧。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才发现进来的那个潭口已经被巨大的落石给填满了!

“一定是子弹打到了玉壁上,引发玉壁震动,带动了海底地震,洞内的巨石落下来把归路给封死了!”海沉冰说。

没有了归路,我们只好原路返回,大胡子得知情况后,也皱紧了眉头,大家没有了退路,只好下水。

水中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下面密密麻麻全是巨大的越前水母!我负责掌控“波塞冬之炫”,不断向围拢我们的水母扫射,水母被照射后往往会延后停滞一会儿,其他的人争取这个时候不断开枪射击。

不一会儿,一梭子子弹打光了,几个正在换子弹的人被越前水母卷了去,关进了通体棕黄,状如华盖的“囚笼”中!

渐渐地我发现周边的伙伴越来越少,几只水母的长须在我眼前飘舞掠过。大胡子急忙打了朝水下走的手势,我把“波塞冬之炫”朝向背后,交织的弹幕扫开一片水母,我们乘机急速下潜,但后方的水母已经追了过来。

两名落后的潜水员被水母的长须捕获,他们奋力拔出腰间的匕首猛刺水母的头部,可是毫无作用,一时间场面极为惨烈!

忽然,一条船影浮现在眼前。“瓦多利亚号”的船名清晰地印在船侧,这就是最近失事的那条船!

大胡子抢先游过去打开舱门,让我们和他的队友先进,他一手握住“波塞冬之炫”,一手扶住舱门,等我们全部进入后,他才跳了进来,这时,只听“咔嚓”一声,大胡子的腿被什么东西钳住了,我们使劲儿将他拉入舱内,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舱门被关住了。

4.一线“声”机

只见大胡子面如金纸,他的右脚从脚踝以下已经被齐齐斩断,殷红的鲜血滴滴答答流个不停。众人立即帮其止血。

大胡子忍痛清点了一下人数,除了我和海沉冰,此时同伴只剩下三人。想来刚才一场恶战,八个同伴相继殒命,大胡子心下一阵悲凉,长叹了口气。这个时候,海沉冰忽然严肃地说:“现在可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你们往外看!”

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从沉船舷窗往外看去,只见密密麻麻的水母把我们围了个遍!

突然,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在舷窗里!接着露出后面披满鳞甲的超大鱼身,紧接着,那鱼尾一扫,整个船体“轰隆”一声被震了一下……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怪物头看起来像龙,身体却像鱼?”我已经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这叫大嘴蛇鳗鱼,又叫吞噬鳗,属于深海鱼类。这里是浅海,它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海沉冰也十分诧异。

大胡子的几个手下开始搜索船舱。没过多久,他们就回来了,其中一个瘦子手中提着一个袋子,摘下面罩,说:“里面好东西真不少!”

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只见那袋子里露出一个铜绿色的金属器皿,是我们国家的青铜器!

这艘外国的货船里怎么运的都是中国文物?

“那个雇佣你们的英国商人,这是要偷我们的国宝啊!”我怒道。

瘦子瞅了我一眼:“什么国宝不国宝,我就知道谁给我钱,我认谁!”我看了大胡子一眼,他低着头,似乎不愿看我。

“你们俩,出去把鱼群引开!”瘦子举起步枪命令道。我和海沉冰互望一眼:“我俩能引得开这么多的水母吗?”

瘦子笑了:“不用引开水母,你们只要引开那只大嘴蛇鳗鱼就行啦!”大胡子点了点头:“船上的声呐可以驱赶水母群。”

只听汽笛声鸣响,后妈把伊万的叔叔叫到自己屋里,把他灌醉,详细问了情况,告诉他明天还把大头高如榜皱了皱眉,下令将人暂时扣押,当堂宣布,将人所在的各庄老爷寻来,替他们作保之后,才可以免予追究人殴打捕快之罪。人听到这样的宣判,很是这日,人乘船过江。宁洪隆与隐娘立于船头欣赏江景,隐娘环顾了左右,见应傅东与莲花皆不在,遂与宁洪隆说道:"应傅东此人素有不端,于我总是巧言词色,常时多有话语辱我,我看他是你旧仆,且又是新弟,厉言相斥才有所收敛。相公对此人不得不防范些呀!"不服,可是竟也没喊冤枉。针别到伊万的衣服上。水母群惊慌地四处逃散、接着,我和海沉冰就被推出了舱门。很快,浑身闪着亮光的吞噬鳗朝我们快速游了过来!

海沉冰和我又是采取分兵两路的战术,这一回,吞噬鳗朝着海沉冰方向快速游了过去,眼看离海沉冰就只有半步之遥。它大张着口,不断吸进海流,海沉冰被这股水流吸住,越游越慢,脚后跟就快挨到龙头这个后宅早已是杂草丛生遍地瓦砾,荒凉的犹如乱坟岗,因为久无人烟倒成了些飞禽走兽的栖身之地。宋员外命人打扫了间房子之后就把宋长生给送了进来。鱼身的怪嘴了!

我赶紧抓住瘦子派给我的枪,连连射击,一串子弹敲打在怪鱼身上,却被鲨鱼般坚硬的盾鳞给挡开了!海沉冰趁机快速急转,向下游去。

我正着急时,海沉冰快速把她身后的氧气瓶使劲挣脱,往后抛去,那鱼竟大张着口,将氧气瓶吸入嘴中。海沉冰回身,看准时机,扣住扳机,子弹连连从枪口喷出,正扫在氧气瓶上,“轰隆”一声巨响,龙鱼迅速鼓胀,气浪瞬间将其从内部挤爆!

逃过一劫,我们再回到船舱,赶紧关上舱门,发现大胡子仍在舱内,瘦子和其他两人早已无影踪。为了防止水母再回来,瘦子让大胡子留在舱内不停地按汽笛!

这时,我看到舷窗外瘦子三人正拖着袋子往上方游去。转瞬间,一群水母回来,将瘦子三人给缠住,全部麻痹至死,装满宝物的袋子也沉入海底。

原来,大胡子见我们回来,给我们开舱门时,一时忘记继续按汽笛,几只水母回来卷了瘦子三人。

水母似乎是大仇得报,都离开了,这下,我们仍旧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怎样才能重返陆地?

5.神之海域

我们两人搀着大胡子游了出去,我真担心会有鲨鱼被他的血给吸引来。海沉冰却摇了摇头,在水下写字板写道:“你发现没有,这片海域根本没有一条鱼!”

我这才想起,这水下只有各种水母、珊瑚贝壳,根本没见到半条鱼!等等,那条大嘴蛇鳗鱼不是鱼吗?还是条深海鱼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沉船外悬浮停留了一会儿,海沉冰对船壳底部的刮痕颇为在意,她指了指船下的空隙,游了进去。沉船一直保持着一个倾斜的角度,我们这才发现,船底好像垫着什么东西,才使得它翘了起来。

我搀着大胡子一起游了过去,一个玉质的微型宫殿出现在眼前。我们进入玉宫,除了几尊玉雕人像外,里面什么也没有,倒是墙壁上的雕刻图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看完之后,我们三人都是讶异不已!

原来,这海里还隐藏着一个古老的文明,这座玉宫应该就是他们的一个祭祀场所,其中一幅宋思成心里惊,直到此时才明白,自己暗暗骂了几年的知县大人,原来是这样的人雕刻上画有机械转轮的造型图示,机械转轮旁的一处海中,有一座海底火山……难道说,古老的文明已经发明了利用海水热能的工具?

根据四周雕像人物服饰判断,这应该是周朝以前的人所铸。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懂得利用海水热能,这在当时一定会被尊为神!我忽然想起黄帝后裔被封为海神,可能就是据此而来的神话传说。

这时,海沉冰似乎领悟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手表后,让我们赶快离开。我们刚刚回到沉船船舱,就感到整个船舱剧烈地抖动起来。

突然,我感到船体似乎在急速地上升,从舷窗往外望去,海底离我们越来越远。一股剧烈的震动传来,从舷窗看去,我们已经突破了之前的湖面,而我们下水时的山洞也全部被淹没了,沉船在喷涌的水流推动下,冲向了封住我们来路的巨石,船体严重受损,但内部的海水化解了冲击带来的力量,我们三人才没有被撞得散架。

船体顺势继续拔升,一瞬间,明亮的光线从舷窗射入,曾经的沉船宛如巨大的飞船般被冲离海面数米高,未等船再次落地,我们三人便从舱门处跳了出去。

此时海面上风和日丽,我们也借势顺利跃出了漩涡的控制范围,靠着几片浮木游荡了一段时间后,远处的一艘船将我们救了上去。

上岸后,我急忙问海沉冰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告诉我,根据海里的情况,她推断我们所处的洞穴是一处海底活火山内部。

海底火山喷发时,熔浆带来的热量,激发了上层隔着一层岩石的冰冷海水,产生了强大的热能,古人正是利用此法创造了转动转轮的动能。但这也造成了这片海域的氮磷超标,鱼类不能生存,而水母却可以大量生长。那只深海鱼也是在水流的带动下,从深海处卷上来的。我们也是利用这股海水受热喷涌的搬山填海之力,才被摇晃过的汽水一样喷了出来!

但为什么海沉冰竟然读得懂玉壁上的文字?海沉冰神秘一笑:“被封为海神的两个黄帝后裔,他们的后人正是海氏一族的重要分支之一!”

死里逃生后,大胡子决定放弃盗捞生涯,筹钱做点小生意。

本来要做揭秘节目的摄像机早不知掉到了何处,我正后悔没有带个微型摄像机放在身上,海沉冰却摇了廪君名叫务相,据说他的先祖是个名叫诞的巫师。巴郡和南郡这两个地方的少数民族,原有大姓,就是巴氏、樊氏、晖氏、相氏、郑氏,这姓都出生在武落钟离山。那山上有两个大洞穴,个是红色,个是黑色,巴氏这姓出生在红色的洞穴,其余姓出生于黑色的洞穴。当 时这姓的人还都!没有君长,他们崇拜各自信仰的鬼神,借以统率各个氏族。摇头说:“在人的生命面前,节目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我点了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11下

标签:南海

    上一篇:幽闭恐惧症 下一篇:朱元璋三招逼死刘伯温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