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乱世携得美人归

乱世携得美人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万历末年,由于朝政不修,宦官专权,天下乱象已生。各处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大明政权已成江河日下之势,眼看着气数将尽。

江南扬州人李文达,他们跟前的黑山忽然动了起来原来也是仕宦之家,可惜他自幼丧父,家贫无钱上学读书,就跟着母亲学习。所幸他颖悟绝伦,六七岁就能为诗词古文,被人们称为神童。十六七岁参加县里的童子试,考中第一名秀才,二十岁时又在乡试中名登榜首,成为名满江南的解元公。李文达少年高才,上门议婚提亲的你来我往、络绎不绝,但都"小人不能说"被她的母亲一一婉拒。

第二年春天,李文达的恩师推荐他到河南巡抚府中去做幕僚。李文达也正想出去历练一番,自然是欣然从命。临行之前,母亲再三告诫他要锻炼才干、精进学问,不要迷恋声色、玩物丧志。文达表示谨遵母亲的教诲,然后就一路采风游玩,前往河南。

明朝的河南巡抚驻节洛阳,这位巡抚大人雅好声色,府上蓄养歌妓三十六人,个个都是绝世殊丽美人。巡抚大人十分器重李文达的才学,常让他参与机密,亲如家人。每当夜间饮宴,都要召他进入内室共饮,群姬环侍,莺歌燕舞,一点儿也不避讳。文达天生白净清秀,一表人才,又以学识和才干为巡抚大人所欣赏倚重,所以府中无论男女老幼,都对他十分注目青睐。尤其是巡抚大人的那些侍姬,也是风流佳人爱青年才俊,更是对他芳心暗许、眉目传情。不过,李文达自视甚高,又牢记母亲的临行教诲,所以丝毫不为所动。巡抚大人知道文达没有娶妻,曾感慨地对夫人说:“只恨我们没有女儿,不然招得这样的一个佳婿,我这当老丈人的也必定脸上有光!”

转眼一年将过,巡抚大人奉朝廷调令,要移镇东南,意欲带上文达一同前往上任。文达自然乐意一观东南风化,不过请求顺道先回家探视母亲,巡抚大人与他约好在东南任所再见,并摆酒设宴为他饯行。

酒过三巡,巡抚大人酒兴酣浓,命群姬奏乐,歌舞助兴。又命人唤出一个身着紫衣的少女,上前为文达敬酒。

紫衣少女逡巡左右,低头理理裙带,徐徐罗巾掩口,姗姗提壶走来。李文达抬眼定睛观看,真乃是国色天香、绝世佳人,纵不说是倾城倾国,也当是美艳绝伦。隔数步人还未到,文达巳觉香泽袭人,不由得骨酥筋麻、眼花缭乱。文达慌忙起身,巡抚大人立即拉他坐下,对紫衣少女说:“你看看公子杯中酒冷了么?”紫衣少女含羞一笑,纤手捧杯,竟将文达杯中剩酒倒入朱唇喝了个干净。李文达见状更是脸红心乱、惶愧莫名。紫衣女子为文达重新斟上美酒,千娇百媚,双手奉敬。文达心慌意乱,手足失措,接杯的手误碰了紫衣少女的玉腕。紫衣少女佯装不觉,敛手后退,亭亭玉立,然而一双多情秋波,频频流盼文达。

李文达低头不语饮酒,但接着,郭桂花赶紧把邻居杨山岭请到了自己的家中。杨山岭是柳树村里唯的采药人,长年在山中采挖草药。却心旌摇荡,不能自已。这时他忽然想起母训,则又为自己的失态十分自责,不禁汗如雨下,连忙借口喝醉就要退席。巡抚大人微笑不许,故意说道:“残暑未尽,热得公子汗流不止,让人给你扇扇吧!”说罢示意紫衣少女为文达挥扇。文达又连忙起身,再三致谢说:“不必不必,思乡心切,凌晨就要出发,夜已更深,学生不胜酒力,想早点回去休息,乞大人见谅!”巡抚大人见状,笑道:“你说的也是,酒不喝了,咱们煮茗清谈,以尽雅兴。”遂命撤席,让群姬退下,独留紫衣少女侍坐。

巡抚大人正襟危坐,指着紫衣少女对李文达说:“她姓林,叫林紫荆,苏州人,与你算是半个同乡。紫荆姑娘来我府上已三年,今年十八岁,我深知她冰清玉洁,便别院让她独居,将以有待。她稍通文墨,聪颖伶俐,我今日做媒,望公子不必推辞!”紫衣少女听了巡抚的话,害羞得就要离席而走,巡抚大人一边止住她不许走,一边催促文达表态,说如果文达同意,便让紫衣少女整理行装,明日随文达一起回乡拜望母亲。这时紫衣少女已垂首期盼,面壁弄带。

如此美事不期而遇,文达心里是一万个愿意,恨不得当时就揽得美人人怀。可关键时刻,文达又想起了母亲谆谆教诲,没有母命就私自娶妻成婚,如何对母亲交代?于是李文达思索再三,起身拜揖巡抚大人,说道:“晚生不敢有辱才女。书生命薄,能娶一普通人家女子就心满意足了,林小姐才貌绝伦,文达不敢高攀!”

巡抚大人笑道:“我已认紫荆为义女,也不算辱没了公子,只要公子答应,这桩婚娴,就一言为定!”

李文达仍不改口,只以未请示母亲为由,婉言相辞。巡抚赵匡胤无奈,只好在地下打了个滚儿,满脸通红地上了马。路上,他不住地长叹:"哎,真是没有文钱,逼倒英雄汉哪!"大人再_一相劝,见文达仍不肯答应,不由得勃然作色道:“公子为何如此拘谨,大舜不告而娶,圣人未尝以为不是,公子真是书呆子!”

关键时刻,李文达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他也盛气凌人地回答:“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没有母命,恕难遵从。”遂起身告辞。翌日清晨,上路出发,巡抚大人出辕门相送,和好如初,也不再提林紫荆一事。李文达反而觉得忐忑不安,闷闷不乐了一整天,想起紫荆花容月貌,不免自悔唐突,伤透了佳人芳心,也不知昨宵香枕之上,美人暗流几多红颜珠泪。

当晚住在客栈,文达心潮起伏难平,南念老母,北思紫荆。辗转反侧,夜不成寐。第二天清晨,闻鸡即起,匆匆赶路。又走了几天,改乘舟船下运河。船行缓慢,文达心烦意乱,看不进去书,就出舱站在船头闲眺,以此消愁解闷,消磨时光。但见运河两岸人炯稀少,树木萧条,黄叶飘零,不禁令人顿生秋思秋愁。船夫的女儿倒颇有几分撩人姿色,此时也不从前,有个刘家庄,庄上有个高老汉,膝下无子,十岁那年,生了个女儿,取名续香。女儿长到岁,老婆就撒手西去了,剩下父女俩相依为命。高老汉把屎把尿把女儿拉扯到十岁,眼见得女儿出落得跟天仙似的,心里既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女儿将来如能找个好人家,自己老来就有了依靠;愁的是庄上的恶少刘漭,要将女儿霸为己有。甘寂寞,拿眼的余光瞟着文达,嘴里唱起了淫荡萎靡的俚歌酸曲,郎呀姐呀的粗俗得不堪入耳。文达假装没听见,进入船舱蒙头大睡。

日落西山,行船停泊在一个小村庄边,船夫停好船,弃舟上岸去买酒。李文达偶尔往舱外一看,只见相隔数十步之外,停泊着一艘小船,船头站着四五个人,一个面目狰恶的家伙,正在对其他几人指指点点说些什么。文达看他们不像好人,猜想这伙人非盗即匪,心中感到十分恐惧。他再一想到自己行李中有巡抚大人赠送的两千两银子,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又只带一老仆跟随,如果遇上强盗打劫,必定财失人亡。文达越想越害怕,就想赶紧离开此地。

不一会儿,船夫打酒归来,李文达让他立即解缆开船。船夫问他为什么?文达把刚才所见所想——告诉船夫,船夫十分爽快,欣然从命。这时,文达的老仆从船舱出来,拉住他力陈夜间行船险恶,不如停泊此地,或许那艘小船不是盗船,如果真是的话,此处靠近村庄,还可求救。李文达不听老仆的劝告,执意要走,船夫也顺着文达,说他所虑极是。于是行船驶离小村,继续前行。船行不过十多里地,夜幕降临,渐渐水面上一片漆黑,对脸不辨面目、伸手不见五指,李文达恐怖之心不由得又加重了。正在这时,船夫的女儿忽然又唱起了小曲,不仅她唱,河面上还隐隐传来和声。船夫听到和声,把船停在了河心不走了。文达一看情形不对,急忙呼唤老仆,老仆还没过来,船夫已提刀闯进船舱,不由分说把文达搁绑起来。老仆赶来相救,也被船夫一刀砍伤,然后也被绑了个结结实实。老仆大呼“救命”,船夫一声冷笑:“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是喊破了喉咙,怕也没人能救你们!”说罢,顺手拾起一块破布,塞进老仆的口中,恶狠狠地说道:“别喊了,一给你省省力气,一会儿黄泉路上好走得快些!”

此时几个黑布包头的大汉跳上船舷,持刀走在前面的,就是那个小船上面目狰恶的家伙。文达这才明白,船夫其实也是他们一伙,其女唱歌不是为了勾引自己,而是为了招引同伙。文达心想,落入强盗之手,只好听天由命,闭目等死,可惜不能报老母的养育之恩。至于座师的怜才、巡抚的知遇,也只有来生衔草再报。唯一庆幸的是,临行拒绝了巡抚的保媒,才不致让林紫荆一个绝代佳人,和自己一起深夜,狐仙在房里快乐缠绵后,也笑嘻嘻地吹开了:"这种道士法师皆是骗饭吃、骗钱用的骗子,那天台上我将他轻轻推,他就跌个半死,幸亏他还有自知之明,逃之夭夭,否则,我"说着,开心地笑了起来。女儿将此话告诉陈大明后,陈大明眼睛眨,立即想出个计策来。他将头凑在女儿耳畔,轻声地说:"你问问它,它有过怕的事,或它最怕的人,你要无论如何,用话套它出来,这才有救。明白吗?"把命丢在这滔滔河水之中,也算是自己积了一点儿阴德。

强盗们打开李文达的行李,把银子和值钱的东西搜刮一空。船夫的女儿端上酒菜和群盗来到后舱。一起饮酒作乐,其间淫声浪语,不绝于耳。强盗们一边喝酒胡闹,一边商量着如何处置李文达主仆。众强盗异口同声道:“留他们何用?一刀一个,杀了干净!”独有强盗头目尚有点人性,说道:“做人要厚道,两个无用之人,给他们留个全尸吧!”

李文达和老仆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除了破口大骂,就是放声大哭,其余毫无办法。这时候,一个高大魁梧的强盗闯进船舱,一把抓住老仆的一只脚,倒提出船舱去。紧接着,就听船舱外传来“扑通”一声落水声,李文达心说这必是老仆被扔进河里去了,不由得悲愤至极,大声对强盗头目说:“你们所图的无非是钱财,为什么非要害死我主仆二人?”

强盗们哪里还理睬李文达,又一个强盗进舱来拖李文达,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道白光眼前一闪,紧接着又是一道红光眼前一冒,只见一柄雪亮的宝剑刺破舱篷,拉李文达的那个强盗顿时身首异处,一腔血喷出去老高。李文达一个读书人,哪见过如此血腥场面,不由得“啊呀”一声,吓得昏死过去。

等到李文达再醒分钟过后,店小正要动手,石香喊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再不起来,我可要嫁人了。"话音未落,只见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翻身而起,仅招就把店小降服了。原来,石香看了字条后,就给冷云和无命服食了解药,分钟见效。来,发现自己已躺在一艘内河炮船舱中,蜡烛通明,床榻前站着一个武官,满身戎装,雄赳赳气昂昂虎虎生威。见李文达睁开眼苏醒过来。武官跨步上前,抱拳拱手,笑着问候道:“公子受惊了,我等救援来迟,请勿怪罪。幸好公子有惊无险,强盗全被歼灭了。”

李文达一脸惊愕,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等推开枕头起身,摸摸自己的浑身上下,这才明白自己确实是死里逃生,忙向武官打听来龙去脉。武官对他说:这日,队伍走到条小河旁。河面上有座简易木桥,能过马也能过车,如果有序通行,倒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可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次所谓打猎西狩,是说得好听,说得不好听,叫溃逃。就在前几天,国联军攻陷了北京城,如果追上来,自己才是人家的猎物呢!所以等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以及大臣们过桥以后,后面就乱了秩序,拥着挤着,那桥不堪重负,突然塌了。“我姓周,泊师在你遇险处二十里地,正在灯下看兵书,风动窗开,一人持剑飞身入室这天,短工们被叫到大院里,曹金给他们人发了双布鞋,还再申明,这鞋子要爱惜点穿,因为不是送给他们的,而是借的,到了地方还要还,谁要是弄丢了要赔钱的。,将一封信掷在桌上,转眼像鸟一样翩然飞去。我急忙打开一看,知道有险情,立即驰船奔赶,果然如信上所说。”周武官说着,取出信递给文达。文达接过,见信上写道:“河南巡抚幕中李君被劫,强盗已被我全杀了,速往护送李君去扬州,”落款是“姑苏大侠”。文达看罢,非常惊愕,什么样的“姑苏大侠”呢?自己与他素昧平生啊,他何以会知道自己遇险,并且要来帮助自己呢?

周武官说道:“我也从未听说过姑苏"不知掌柜的要啥东西?"大侠此人,想必是江湖上游踪不定的奇侠。只可惜此人来去神速,没能仔细看清他的真容,朦胧中只觉得好像是粉面长髯,通身上下穿青挂皂。”

李文达收好书信,见老仆也站在一旁,就问他是如何被救的。老仆说:“我被倒提出舱,正要被扔进河里,忽有人从天而降将我救下,放在船头,飞起一脚就将强盗"老人家!你怎么还不把盖子盖上?"眼看着第只螃蟹就要跑出盆外,金龙焦急地对着农夫说道。踢落波涛,又挥舞长剑,片刻之间群盗皆被斩杀。朦胧中我看那个大侠,好像也是个粉面长髯的黑衣人。”

众人听罢不但称奇,而且称赞,感慨良久。周武官命手下兵丁把李文达的行李取来,让他检查一下可有短缺。文达一查看,什么都不少,唯独一册诗稿不见了。

周武官把文达一直护送到扬州,这才告辞而去,文达心里过意不去,取出二百两银子聊表谢意,他坚拒不收,率手下兵丁开船而回。

李文达带老仆回到家中,见了母亲,就把所经历的一切细细说给她听。文达的母亲听儿子说完,双手合掌,连说“多亏菩萨保佑,我儿才化险为夷”。情绪平定下来之后,文达的母亲站起来笑着说:“我的傻孩子,你也过于拘泥了,此去东南再见到巡抚大人,当执子婿礼侍奉,并告诉他这是为娘之意。”李文达喜不自禁,连连答应。

没过多久,假期已满,母亲催促文达早点成行,谆谆告诫他别忘了先办妥婚姻大事。李文达到了东南,面见巡抚大人,按照母亲的吩咐向巡抚求婚,并跪下口称:“小婿给岳父大人请安!”说罢叩头不已。巡抚大人喜不胜喜,当即命令手下张罗准备,就在衙内让李文达与林紫荆拜堂成亲。

等人了洞房,李文达在灯下细看新娘,但见她风度端凝,娇羞万状,俨然大家秀阁千金,说不尽的千般妩媚、万种柔情。于是夫妻二人执手相视,眉目传情,吹灯灭烛,上床拥卧,云雨欢洽,只觉得缠绵难尽,良宵苦短。

第二天早上,林紫荆妆罢,刀运来笑着说:"我倒是听说过,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呀?"夫妻并肩前往拜见巡抚夫妇,老两口和小两口笑声阵阵、其乐融融。

新婚燕尔一过,林紫荆向李文达请教吟诗填词技艺,文达潜心尽力,口讲指画,悉心教导妻子作诗填词,常常相伴灯烛到深夜,举案齐眉,夫唱妇和,倒也乐此不疲。

一天,林紫荆拿出一册诗稿交给文达收藏,文达接过诗稿翻阅,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正是在运河船中丢失的那册诗稿,只是多了些朱勾墨点。李文达再细看妻子,这才悟出原来所谓的“姑苏大侠”,就是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娇妻林紫荆乔装打扮的。李文达翻箱找出周武官给他的书信,挑灯夜看,两人又不禁相拥而笑,心心相印。

林紫荆这才把过去的一切向丈夫和盘托出。原来林紫荆本是将门之女,自幼跟随灵岩山的老尼姑慧明大师学习武艺就在雷豹快要被魔王给压制住杀掉的时候,云仙子清脆的声音传来:"万恶的魔王,受死吧!"接着,团火球就被抛过来砸在璃王身上,魔王对火极其恐惧,看着这大团火球立马吓得嘶吼起来,雷豹趁机枪刺过去,杀死璃王。,练得一身轻功和剑术,能在悬崖绝壁上奔行如飞,一柄七星八宝剑使得炉火纯青、滴水不漏。林紫荆的父亲官拜征西将军,被奸臣陷害,惨死在诏狱天牢,母亲闻讯,也悲痛得吐血而亡。林紫荆为报父仇,离家闯荡江湖,她探知仇家为河南洛阳人,已告老还乡,便卖身进入河南巡抚府中。以便就近寻找报仇机会。两个月前,她终于等到了机会,夜里潜入仇人家中,手起剑落,报了血海深仇。为了能与李文达再见面,这才也跟着巡抚大人来到东南。

林紫荆说到此,对胡知府调来全城最著名的厨师,用最快的速度,备下了丰盛的宴席,山珍海味,样样俱全,请马巡按坐首席,自己坐在旁边殷勤招待,文武官员坐在下面作陪。知府说尽了奉承拍马的话,毕恭毕敬地向巡按敬酒。可是巡按直趾高气扬地,紧绷着脸,声不吭,没有沾口酒,没动过下箸。知府和陪席各官员正在惶惑不安,巡按大人突然站起来,把大袖拂,悻悻然离席而去,只留下句话,"放燎么多芫荽,分明侮辱本巡按是头病马!你们欺人太甚!"李文达说:“此事只有郎君知道,望郎君严守秘密!”文达点头称是,又说起当初拒婚,伤了紫荆的芳心。紫荆对此不以为然,说道:“当初"这莫不是姑娘的奶妈?我同她谈谈看,兴许能打听到什么。"王子想着走上前去。我一心想着报仇,根本无心嫁人。至于席间的挑逗,无非是想试试郎君可是轻浮之徒,正巧郎君敢于力驳巡抚大人,让我看到郎君的气节风骨。如果不是这样,我哪里会同意嫁给你呢?”紫荆接着说,“眼下正是多事之秋,你一个书生携重金返家,我放心不下,就暗中跟随保护,这才救了你们主仆。”

文达听罢,暗自庆幸,本是矫情作秀,没想到歪打正着,不但意外赢得了美人的芳心,而且救了自己的性命。

又过了半个月,林紫荆催促文达辞职,一同回家拜见母亲。巡抚大人挽留不住,只好放行,回到家乡后,李文达本来还想考取功名,光耀门楣,林紫荆劝他认清天下大势,不要贪恋富贵云烟。紫荆说得精辟入里,文达听得口服心服。不久果然天下大乱,烽烟四起,战事频仍,民不聊生,国事益发变得不可收拾。林紫荆和李文达奉母入山隐居,从此销声匿迹。

标签:乱世

    上一篇:解酒金樽丹 下一篇:雪中受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