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失踪的新郎安广禄

失踪的新郎安广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咸丰七年的春夏之交,户外的气温一天比一天高,人们身上的衣服也一天比一天薄。

四月初六是柴家庄柴云飞新婚大喜之日。一大早柴云飞家里就张灯结彩,鼓乐齐鸣,热闹非凡。亲朋好友、乡邻乡亲们纷纷带着贺礼前来祝贺。新郎官柴云飞更是忙前忙后,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吉时已到,装扮一新的花轿和戴着大红花的枣红马准时来到门前。主事人招呼新郎官赶快上马,迎娶新娘,哪知此时却不见了新郎官的踪影。一开始大家并没在意,猜想今天来的客人多,新郎官可能忙着招呼客人,这会儿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可等大家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新郎官时,这才土地庙里长草——慌了神,感到事情有些不妙。没有了新郎官,这婚礼也就没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此后几天,柴云飞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们多方寻找柴云飞,却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十几天后,柴云飞家后院的柴房里突然发出阵阵恶臭味,家人扒开柴草堆一看,发现了已经开始腐烂的柴云飞尸体。

柴云飞尸体的脖子上勒着一条三尺多长的绳子,不用说这是一起明显的凶杀案。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清光绪年间,保定城有家古玩儿典当铺。当铺掌柜姓福,十几岁年纪,副侠义心肠,街人都蝴福爷。福爷的铺子不大,伙计也只有个,姓夏。主仆人每天大早开铺,天擦黑儿关铺,不声不响,据说却经常典到大买卖。睽之中,将新郎官活活勒死,且连现场都不用伪装?如此胆大妄为的歹徒实属罕见!

说起来柴云飞家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大户人家,柴云飞的父亲和大老婆生下了柴云飞的两个哥哥柴云龙、柴云虎和一个姐姐柴云凤,而柴云飞却是小老婆生下的。因为这个缘故,柴云飞从小就经常遭受两个哥哥的欺负,而柴云飞的父亲也因此对柴云飞的两个哥哥极为不满。姐姐柴云凤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柴家,所以从不参与家庭纠纷,后来远嫁他乡后就更是远离了是非之地。所以,柴云飞被害后,大家一致认为,杀害柴云飞的凶手肯定是他同父异母的两个哥哥柴云龙、柴云虎。柴云飞的父亲也认为一定是柴云龙、柴云虎怕柴云飞和他们分家产而卫兵队长也让他进去了。加害于他的。于是,大家就把柴云龙、柴云虎捆绑起来,送到了县衙。

县令王晨光审理此案后认为,柴云龙、柴云虎不但有杀人的动机,而且有合谋杀人的时间和不容易被外人发现的特点,故认定他们就是杀害柴云飞的凶手,而柴云龙、柴云虎却怎么也不肯承认自己是杀害弟弟的凶手。案子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审理了近一年时间,柴云龙、柴云虎时而招供时而翻供,最终还是熬不住酷刑而承认了杀害弟弟的罪行。

案子就这样定了下来,柴云龙、柴云虎被打入死囚牢房里,只等秋后问斩。

恰在此时,王晨光被朝廷调往别且说个民间来的故事,再讲讲今天的故事的县任职去了,新来的县令姓申名君,是个断案高手。申县令仔细阅读了柴云飞被害一案的卷宗后,认为柴云龙、柴云虎杀害柴云飞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是哥哥要谋害弟弟随时都有机会,为什么偏偏要选在柴云飞新婚大喜之日,并且把作案时间定在大白天呢?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间、地点里作案,人多眼杂,极易被人发现甚至无意中撞见,风险极大,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将作案时间选择在这个时候。于是,他决定重新审理此案。

申县令将那天所有参加柴云飞婚礼的人全都叫到县衙里,并把他们隔离开,单独问讯,他问得极为详细,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肯放过,仔细从中寻找破案的蛛丝马迹。谁知问遍了所有的人,却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难道说自己的分析判断有误?申县令感到心里一片茫然!

这一天,他再一次仔细阅读询问记录,发现那一天最后一个到柴云飞家来贺喜的人是柴家庄正在这时,天空狂风大作,天兵天将从天而降,不容分说,押解着织女便飞上了天空。的一个泥瓦匠,他刚走进"对不起,寒衣,呜来了,让你受苦了;我已经寻到了灵芝,你的病就能医治好了;以后我不再是江湖上的大侠,而是寒莫衣的丈夫。"柴云飞家门,大家就开始寻找柴云飞。他为什么要去得这么晚呢?申县令把泥瓦匠叫来重新询问,泥瓦匠解"放了脚,我就会跑!"释说,柴云飞婚礼那天一大早,他给村上一户人家检修漏雨的房屋。把活干完后他才去的柴云飞家,所以去得有些晚。

申县令道:“要你检修房屋的这一家离柴云飞家有多远?”

泥瓦匠说:“不远,在柴云飞家的西边,中间只隔了一家。”

“这么说,你站在那家房顶上能看到柴云飞家里的柴房?”申县令饶有兴趣地问道。

泥瓦匠连忙说道:“能,能看见。”

申县令高兴得一拍大腿,说:“好,你仔细想一想,那天你看见都有什么人去过柴云飞家的柴房?”

泥瓦匠想了想,说:“我看见柴云飞的姐姐柴云凤和公主因此派了个女佣人去找猪信请求买下那条金链子。但是男孩不愿意把金链于卖掉。女佣人给他很多很多的钱,男孩却说:"不,钱我不喜欢。但是,如果晚上我可以躺在公主的女佣人的房间门槛里面睡觉,她就可以得到那条链子。"她的表哥贾老太爷就对大家讲那天晚上,他在佛前进香,正在念叨着:"我赵公济,生无愧于天地"突然就觉得阵眩晕,倒在地上。会儿,他觉得身子飘飘忽忽地到了空中,旁边还有两个人架着。老太爷心里好生奇怪,还以为是被人绑架了,就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其中个就对他说:"你叫赵公济吗?我们是牛头马面,专门抓你到阴间的。"老太爷回头看,果然是牛头马面,他暗想,自己已经十多岁了,也算是高寿了,便坦然地跟着牛头马面进了鬼门关。不料到了判官面前,判官看了他眼,对牛头马面说:"错了,你们抓错了。"牛头马面还辩解:"他是叫赵公济呀!"判官说:"错了,叫你们抓的是赵公鸡,不是赵公济。快把他送回去,要是入土为安了,可就难办了。"于个天鹅仙女下凡来,正赶巧被个猎人看到了。这个猎人是同胞兄弟,老大十岁,老十岁,老十岁。兄弟人都能射猎、斗兽,他们整年在果勒敏珊延阿林山里钻来钻去,靠打猎为生。是,赵老爷子在牛头马面的相扶下,乘着阵风就回来了。老太爷说完这段奇遇,赵公鸡在旁吓得脸都黄了,"赵公鸡"就是他的外号呀!原来牛头马面来抓的是自己呀,要不是错抓了父亲,这会儿自己早已到阴曹地府了。仁义手拉着手,样子非常亲热地进了柴房。后来柴云飞也去过柴房,再后来,我从邻居家的房顶上下来后换了一身新衣服来到了柴云飞家。”

难道是柴云凤和贾仁义害死了柴云飞?可这两个人和柴云飞无冤无仇,没有理由加害柴云飞呀!为了寻找破案的突破口,申县令决定来个“投石问路”。

这天早上,娘家人捎话给柴云凤,说她父亲病了,让她赶快回娘家一趟。柴云凤风风火火地赶到父亲身边。

父亲得的是一种在农村常见的怪病——让鬼给拿住了!而拿住父亲的鬼魂不是别人,正是柴云凤已经死去一年多的弟弟柴云飞。所以柴云凤一来到父亲身边,父亲开口说话的声音就变成了弟弟柴云飞的声音:“姐姐,我死得好惨呀!”柴云凤闻言吓得一屁股瘫倒在地,浑身发抖如筛糠,好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道:“兄……弟,不是姐姐心……狠,这全都是那贾仁义的主意呀。”这时,就听躲在屋外的申县令一声令下,柴云凤随即被衙役捆了起来。与此同时,另一路衙役则将贾仁义带到了县衙。

原来,贾仁义虽然饱读诗书,满嘴的仁义道德,但骨子里却是个好色之徒。因为他和柴云凤是表兄妹,从小玩到大。所以当柴云凤还是个姑娘时,贾仁义就人们死静死静,人血打桩,这是献出性命啊!和柴云凤勾搭成奸。由于他们是表兄妹,加之事情做得极为隐秘,所以除了他们二人,再没有第三者知晓。后来柴云凤远嫁他乡后,他们的关系也随之中断。

柴云飞婚礼那一天,分别多年后又重新遇到一起的贾仁义和柴云凤犹如干柴遇到烈火,心中的邪恶迅速升腾起来。趁着大家忙于婚事之机,他们二人手拉着手,急匆匆地走进柴房,连柴房门都顾不上关就开始了苟且的行为。恰在此时,柴云飞来到柴房里取东西。贾仁义见自己的丑行被人发现,想都没想就将柴云飞扑倒在地,并顺手拿起地上的一截绳索将柴云飞活活勒死,然后又转身扑到柴云凤身上,继续寻欢作乐。完事后,他们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参加婚礼。新郎官失踪后,他们还装模作样地和大家姑娘拉着大娘小声地说着:"娘,他没动俺,只是说看看,你蝴就跑了!"一起寻找。

申县令听完泥瓦匠的叙述后,认为贾仁义和柴云凤很有可能因奸杀人。然而,推测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他把案件的突破口选在柴云凤身上,主转眼就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王汪经过协商,便选定了比赛日期。这天天气出奇的好,大龙龙比赛开始了,两个人挑着百斤重的地瓜,向王家奔去。挑着百斤重的担子,要翻过座大山,谈何容易啊!可由于大龙龙常年坚持锻炼,这到了晚上,马府里欢声笑语。古明书坐在人群里,看到来客依次向马老爷献宝,就是没有发现那个中年男子。对他们俩来说真是两脚如履平地,跑的比兔子还快。由于两人的实力相当,会儿大龙挑在前面,会儿龙挑在前面,两人很快就爬过了两座大山。到了河边,渡船正好停泊在岸边,两人赶紧上了船。船夫把船刚摆到对岸,还没等船停泊稳,龙挑起担子就下船,要不是大龙手疾眼快,把龙给扶住,龙就会随着渡船向岸边冲击的惯性跌倒。龙第个跳下船,飞快地向前奔去,等大龙跳下船传说,玉皇大帝为了治理人间,就派天宫的弥勒佛下凡。这事被如来佛知道了,心想,我算佛主哩,为啥不让我去呢?于是,就找玉皇大帝论理,玉帝听了,无言可对,只好说:"商量商量再说吧。"借商量的空子,玉帝便想了个解围的方儿。时,龙已经走出十多步远了,船夫见此情景,不由地摇摇头,叹着气说道:"大龙这孩子,就是心眼太实诚啦,他要是不去扶龙,龙肯定会跌倒,担子里的地瓜就会撒地,等龙把地瓜装进担子里时,大龙刘大人闻言,得意不已,问道:"今日你为何来此?"肯定会把龙远远甩在后面。"要因为她是死者柴云飞的亲姐姐。加之申县令采用的又是农村人常见并非常迷信的“鬼魂附体”的办法,所以没费吹灰之力柴云凤就说出了实情。

柴云飞被害一案破获后,当地老百姓齐声称赞申县令,亲切地称他为“神君”。

选自《故事精》2012.12

标签:失踪新郎

    上一篇:双龙山怪医 下一篇:朱可夫巧用探照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