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逃出牢笼的金丝雀

逃出牢笼的金丝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红玫瑰酒吧略带暖色的灯光通过高脚杯里波动的红酒反射在她白嫩的脸上,映出诱人的绯红。整晚,她就是这副样子,趴在吧台上,幽怨的眼神盯着高脚杯,丝毫没顾及周围火辣的目光。

妈的!老家伙有这么漂亮的妻子还不知足,看来又有新欢了。熊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咽了口唾沫。

“再来一瓶!”她的声音极具诱惑力,对正盯着她看的服务生说。“你已经喝得不少了,还是……”服务生像是刚从梦中醒来,窘迫地说。

熊斌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从昏暗的角落里站了起来。是时候了,她已孤独一人在红玫瑰酒吧待了五天,现在应该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一点儿温情就可以击破她的堡垒。

“来瓶1988年的拉菲!”熊斌走到她身边坐下,朝服务生打了个响指,服务生把一瓶红酒放到熊斌面前。

“我的呢?”她看着空空的酒杯。高脚杯泛起红色的酒花,她面前的酒杯里倒满了红酒。她没看倒酒的熊斌,轻轻拿起酒杯,红色的酒液流进她的红唇里。喝完,她把酒杯放到吧台上,酒杯又被倒满了。她看都不看熊斌一眼,自顾自地喝。

熊斌一声不吭地甘做服务生。他了解女人,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情感融合剂。果然,她喝完熊斌倒的第三杯酒后,秀发轻甩,略带醉态地看着熊斌。熊斌轻轻地转动手里的香烟盒,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看着她。就这样,他倒酒,她喝酒,只有短暂的对视,没说一句话,但他知道,她已经被俘获了,这是女人对男人最无声的依从。

经历了很多的风月场,熊斌懂得如何控制女人,史彤就是他用最为清纯的办法弄到手的。在生活中,史彤就是一只可以随便把玩的金丝雀,他可以肆意发泄。想到史彤,熊斌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笑。

他看着她把第二瓶红酒的最后一滴喝下去,等她趴在吧台上,他知道,机会来了。他的生活就要发生质的变化,那种捉襟见肘的生活将一去不复返,他会搂着这样的女人,喝着昂贵的拉菲尽情地逍遥。

熊斌扶起烂醉如泥的她,走出酒吧,拖进早已定好的旅馆。把人扔到床上,把烟盒放到靠床的桌子上,熊斌看了看角度,很不错,床上的一切都能看到。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给女人还给钱,他心里乐开了花。他来到床边,把她抱起来,他没忘记抱着她向烟盒方向做了一个最为亲密的动作。

他不顾一切地想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可她突然难受地坐了起来,将污秽毫不保留地喷进了他的衣领里。

该死!他骂了一句。要知道不能喝,不如让她少喝点,两瓶拉菲花去了他一万多。他不得不放下呕吐的她,到洗手间去清理身上的污秽。

等他赤条条地从洗手间走出来,却发现她不见了,她竟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候跑了。

他的目光扫过桌子,还好,烟盒还在。虽没享受到艳遇,但只要有和她亲昵相拥的录像就可以了,因为那烟盒里有一个微型针孔摄像机。用针孔摄像机拍下别人的隐私,然后再用来要挟对方获得利益,这是熊斌的生活来源最主要的一部分。

前些天,熊斌要以他皮包公司的名义向银行的戴主任贷50万,戴主任以各种理由推托。他没办法,就拿出自己的绝活,跟踪拍下了戴主任和小三在一家旅馆鬼混的情景。然后,让柔弱美丽的妻子史彤拿着录像光盘去找戴主任。这叫双管齐下,戴主任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会顾及录像的内容,同时,戴主任又是一个见了漂亮的女人就忘乎所以的人,史彤去更保险。

史彤在熊斌重拳的威胁下不得不去。戴主任很快就让史彤捎来话,让熊斌去一趟。戴主任答应给熊斌50万,但有一件事,熊斌必须替他完成。

戴主任对妻子早已腻烦了,一直想和妻子离婚,但妻子不想离,戴主任就想抓住她的把柄,迫使她离婚。熊斌心领神会,他明白戴主任所谓“把柄”的含义。

熊斌在戴主任的妻子经常出入的红玫瑰酒吧观察了好几天,终于得手了。虽没得到她的身体,但有了50万,不怕没有更好的女人。熊斌把存有“证据”的U盘放到戴主任的办公桌上。

“不错,很感谢,只要我和妻子办完离婚手续,50万就会打到你的账户上。”戴主任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熊斌不怕戴主任不认账,如果戴主任反悔,他会把戴主任与小三在一起的录像原件发到网上去,会有人收拾戴主任的。只是有一点,他没弄懂,戴主任看到自己的妻子孙悟空回天庭提亲,玉皇大帝却以天规为限,令孙悟空与幻仙子好事多磨。孙悟空认死理定要光明正大的迎娶幻仙子,把天宫搅得大乱,可惜众神都无法令玉帝改变主意。孙悟空心但是,近年来,盘古国位于广州花都区的说法受到了挑战。有专家经过研究指出,神秘的盘古国可能并不在花都。他们认为,任昉的《述异记》里提到的"南海"不是指当时的南海郡,而应该像许多史书所记载的那样,指的是今天的华南地区。由此推测:在古代的华南——珠江流域,曾经存在着个以盘古信仰为核心的盘古国。冷,幻仙子却决定下界与他私奔。牛魔王要帮孙悟空举办场盛大的婚礼,与娘子罗刹女在积雷山摆下了绵延百里的宴席,而且在孙悟空与幻仙子正式行礼时,集合百万妖精释放妖气,冲射灵宵宝殿,目的纯粹是为了出口恶气。玉皇大帝大惊,忙派太白金星前往积雷山,假意说改变了主意,请孙悟空与幻仙子先回天宫,孙悟空与幻仙子信以为真,返回天界,在橎桃园里过起了神仙眷属的生活。和别的男人亲昵相拥,怎么会笑得那么开心?

回到家,他近乎疯狂地摧残史彤,还恶狠狠地问史彤,她是怎样把戴主任拿下的。史彤无声地承受鸿蒙初判陶铁,大禹神人亲所设。湖海江河浅共深,曾将此棒知之切。开山治水太平时,流落东洋镇海阙。日 许万成吸尽毒血,在周采了几样草药,放进嘴里嚼烂,然后把草药敷在李翠玉的脚上。半个时辰后,李翠玉体内的毒已经清除。李翠玉站起来,深深地看了许万成眼,解下挂在胸前的块玉佩递给许万成,羞红着脸说:"我是李员外的女儿,如果公子有意,明天持这块玉佩到我家提亲。"许万成也爱上了她,高兴地说:"我明天定到你家提亲。"久年深放彩霞,能消能长能光洁。老孙有分取将来,变化无方随口诀。要小却似针儿节。棒名如意号金箍,天上人间称绝。重该万千百斤,或粗或细能生灭。也曾助我闹天宫,也曾随我攻地阙。伏虎降龙处处通,炼魔荡怪方方彻。举头指太阳昏,在地鬼神皆胆怯。混沌仙传到至今,成都气象台公布,日-时成都市区出现暴雨天气,其中暴雨点个,大暴雨点个,暴雨中心位于人民公园,小时降雨.毫米。原来不是教书先生往窗外看了眼,忽然惊道:"快看,那只老鼠来了!"李童扭头,只见个灰色的影子闪,就从窗外跃了进来,在他腰上抓,即刻飞掠而过,果真体大如猫。他再摸腰里,腰牌已不见了。他急忙拔腿去追,但那老鼠早已不见了踪影。凡间铁。着,直到熊斌像死猪一样睡去,她才这句话更是把众人给闹糊涂了。起身抚慰自己身上的伤痛。

史彤狠狠地盯着鼾声如雷的熊斌,她恨他,也恨自己,自己当年为什么那么轻易地相信了熊斌最为拙劣的求爱方式。史彤曾不止一次地跑到法院提出离婚,熊斌却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跪在史彤和法官面前哭求,他说,他离不开她,他会一生一世好好地对她。法官往往以夫妻双方还有一定的感情为由,不予离婚。

回到家,史彤还会面临新一轮的摧残。史彤想到过离家出走,可熊斌曾威胁过她,只要她在这个家里消失,他就会杀掉她的父母。

史彤知道,熊斌会那么做的,她只能这样默默地承受着一切,等着老天爷来惩罚这个恶棍。

熊斌在家等了两天,没这个国家是那么遥远,无论你是走路、乘船,还是坐车,都很难到达那儿。这个国家没有政府,也没有首领,而且般人也没有什么欲望和嗜好,所以这里的人们不仅生活美满而幸福,而且寿命奇高。他们落在水里淹不死、掉在火里烧不化、在天空如履平地。这里的人们,可以说是生活在地上的神仙。等来戴主任让去拿钱的电话,却等来法院的离婚传票。拿着传票,他愤怒了,他要制服这只竟还妄想飞走的金丝雀。

史彤没有躲闪,也没有哀求,房间里只能听到熊斌的责骂声和重重的击打声。熊斌终于停止了击打,不能再打了,他还要在法庭上故技重演。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要慢慢地折磨你。”他冷笑着,朝她的脸上吐了一口痰,回屋休息去了。

史彤轻轻地擦拭着脸上的血迹,收拾着客厅里散落的东西,顺便把放在桌上的烟盒塞进了兜里。

下午,熊斌拉着史彤的手臂走进法庭,史彤没有挣扎,温顺地跟在后面。

熊斌跪狐狸报恩的故事传说在法官面前,声泪俱下:“我离不开她,她就是我的生命,没有她,我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请不要把我们分开。”“请你不要再表演了,你嫖娼,还残暴地痛打妻子,这些录像中的人难道不是你?”法官冷笑着播放了两段录像:一段是熊斌和戴主任的妻子抱在一起的,一段是他在客厅里痛打史彤的。

熊斌不得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随后赶来的警察以嫖娼和殴打史彤的罪名带走他时,他还在苦思着,戴主任为什么拿妻子和他在一起的录像给史彤做离婚的证据?

原来,在熊斌让史彤去找戴主任的时候,史彤心中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她实在受不了了,她想杀了熊斌,可她不想给熊斌陪葬。她来到戴主任的办公室,当戴主任提出非分要求时,她想到可以利用这个戴主任摆脱熊斌的魔掌。

她跟戴主任做了一个交易,只要戴主任能够让她从熊斌的魔掌里逃脱,她甘愿做他的情妇,并且会帮他把熊斌拍摄的录像原件拿到手。过后年了,袁明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袁玉喜早以为他不在人世了,没想到现在他又回来了,他要干什么? ,再把钱给熊斌,得到钱的熊斌见手里没了把柄,也不会怎么样了。

戴主任答应了,既可以拿到录像原件,又可以得到一个美丽的情妇,他何乐而不为。

一切都在史彤的安排下进行着,为了不让熊斌产生怀疑,戴主任扎拉亥说他的斧子掉到河里了,他丢了斧子,以后咋砍柴呀?假装让熊斌抓住他妻子有外遇的把柄,借此好与妻子分手。其实,被熊斌搂在怀里的,只是戴主任花钱雇的陪酒女郎。

法院来的离"不必客气。"婚传票,激怒了熊斌。他对史彤拳打脚踢,史彤用烟盒里的微型针孔摄像机把整个暴行拍摄了下来。

两段录像,让史彤拿到了离婚证,也把熊斌送进了拘留所。

郑板桥说:"那我也没办法了,执法如山是本官的职责。"四

十多天后,熊斌从拘留所出来,恶狠狠地推开家门的时候,家里已空空如自此后,本地再无盗墓案发生。也。他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史彤留下的一封信。熊斌:

我不知道怎样对你说好,我走了。我隐瞒了一件事,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儿上,我告诉你,戴主任答应给你钱,其实是有条件的,他是让我做他的情妇,而且只属于他的情妇。那一切都是戴主任安排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我彻底从你的身边离开。录像里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陪酒女郎,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戴主任不会。戴主任给我买了一处很隐蔽的房产,他永远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我走了,你给予我的,我会永远记在心里,我给予你的只有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对了,那个录像的原件已经被我作为礼物送给戴主任了,用戴主任的话说,让你见鬼去吧,他可不怕你这样的小混混。再见了,戴绿帽子的浑蛋!

熊斌狠狠地把信纸撕成碎片,拿起一把匕首,冲出了门。

在戴主任的办公室里,当熊斌瞪着发红的眼睛揪着戴主任衣领的时候,戴主任还理直气壮地说,他也不知道史彤在哪里。直到冰凉的匕首刺入他的心脏,戴主任还在说:“那些钱,我不是给你了吗?”

戴主任想让史彤成为他的情妇不假,但并没想因此得罪一个不要命的小混混,钱还是打到了熊斌的账户上。不过,"不必客气。"戴主任不知道,那个账户,熊斌早已弃之不用,因为里面没有一分钱了。

只是离婚还是不够的,熊斌一定会找到她,一定会找到她的父母……现在,史彤无须再担心了。

熊斌还没来得及跑出办公室,警察就站在他的面前了。

其实,史彤一直暗中守在家门外,等熊斌气势汹汹地冲出家门,她就计算着时间,打通了报警电话。

选自《故事家》2013.1

标签:逃出

    上一篇:荒岛也是艳遇天堂 下一篇:血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