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血骑

血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甘旗卡牛羊遍武员外待家奴们走远,吹熄了灯,脱衣钻进被窝。他怀抱着不停颤栗的紫茹,柔声说:"别哭了宝贝,老爷相信你。"地,牛马成群。刘其家却只养马,这在内蒙古还是少见的。刘其家养了十匹马,每匹马都十分健壮,一看就知道照顾得非常精心。

刘其在甘旗卡派出所上班,除了上班外,他还把他家的马送到马场排号,等着来旅游的人骑马到草原沙漠玩。一个星期,他家的马能排上两次。这是刘其的一桩乐事。他喜欢客人对马的赞扬,钱倒是看得轻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炸马了。炸马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这次炸马与以往不同。最初由一匹马横穿马场后,后面的马全跟着炸了起来。而且,都把性子使到了最烈,就是马主人也控制不了。当时,马场有几十名游客,虽然大家极力地保护游客,但最终还是伤了一个人。那人被炸马踢倒后。又被马踩了,还没送到医院就死了。

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风波。马场的管理局也开始调查,刚开始以为马是误食了茂蓝草。这种草马食用后会产生一种幻觉,马躁动不安后,就开始炸群。可是管理局的调查结果显示,根本就没有发现茂蓝草。这次奇怪的炸马,也就被当成了一场意外。

谁也没有想到,再次炸马竟然就发生在一个星期后,时间相隔这么短,这在草原的马场上,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

那天,马场上的游客很多,正在排队等候叫号。就在这时,一匹马突然“咴”地叫了一声,其他的马就又躁动起来,因为刚炸完马,大家都觉得不可能再炸了。随后马群就挣扎着扯断了缰绳,冲出了马栏,直奔等待叫号的游客而去。游客疯狂地四处乱逃,寻找安全的地方。更奇怪的是。这些马都围着转台上的一个男游客狂奔,很快上百匹马扬起的灰尘就把男游客淹没了,随后便是一阵惨叫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短短的几天林伯问她们怎么走,自己需不需要同去,吴寡妇说徐坚派马车来接,时间就定在谷雨那天,还说这次只是般性的见面,林伯不用同去,再说马车载重有限,多人便走不得了。林伯这才千恩万谢地将吴寡妇送走了。时间炸了两次马,派出所排除了人为的可能,所长就让刘其任组长,老解配合刘其查出炸马的原因。

刘其和老解开始调查后发现,当时上百匹马在转台折腾后,就全狂奔着跑向了沙漠,其他的马后来都陆续回了马场,只有刘其家的六匹马没有回来。

说起这六匹马,其实并不是甘旗卡的本地马,而是外来马。这六匹马是刘其父亲留下来显灵官见茅师公进庙来找他,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只顾自己打坐。茅师公见显灵官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出得庙门,便暗施法术,将双破草鞋丢进了庙堂。显灵官见,知道他是要斗法,随即将那破鞋变成新鞋扔出。茅师公见此招不灵,又将把破纸伞丢了进去,显灵官又将把新伞扔了出来。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去,频繁试招,可茅师公每出招,都让显灵官给破了。到最后,茅师公黔驴技穷,明白自己的道行不如显灵官,只好灰溜溜地回家了。的。

那还是三年前的事了,刘其父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回了这六匹马,这些马不但性子烈,还高出、本地马一个头。马买回来后不久,刘其的父亲就死了。父亲死后,刘其疑惑地发现,父亲的腹部有一条深深的口子。就是这道口子,让父亲丢了性命。

父亲这次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又是在什么地方买的这六匹马,腹部上为什么会有奇怪的伤口,人死也无从知道了。想到这六匹马,再联系到父亲的死,刘其便跟所里请示,想和老解进沙漠深处去找马。

沙漠太大了,几乎每年都有不知深浅的游客迷失在沙漠里。本地人都知道沙漠的厉害,所以很少有人往沙漠深处走,刘其和老解这也是头一回。

两个人骑着马,一直到天黑,也没有看到马的影子。第二天,他们才隐约发现了马蹄印。刘其赶紧打马快追,虽然蹄印清楚,却一直追不到。

按道理来说,这六匹马已经两天没喝水了,速度不可能很快了。老解皱眉观察后,突然叫了一声:“不对劲儿呀!”刘其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大对头,但又想不到原因,他扭头问:“你看出什么了?”老解下马比了比蹄印之间的距离,刘其凑过来一看,大吃一惊。

从蹄印之间的距离可以看出,那是骆驼的,可是蹄印却是马的。老解说:“这是人为的,有人故意引我们到这儿来。”刘吴孝廉被气得呼呼直喘,他刚要转身回家,猛听得衙门口阵大乱,竟是几名衙役推着绳捆索绑的吴熊走了进来,吴熊就是吴孝廉的儿子,人送外号净街虎,他今天竟把到苏州颐养天年的彭将军给打伤了。其说:“那我们往回走,不上这个套。”

刘其和老解决定第二天往回走,连续几天的追赶,让他们已经精疲力尽。这天夜里。他们背靠着背睡得很香,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马没有了,孙思邈刚刚走进自己的院子,突然"通"地声,院中石壁上出现了个大洞,洞中伸出燎个龙头。地上只留下了蹄印,还有人的脚印。此刻,两个人要是走回去,已经不可能了。挂在马上的少量的水和食物都没有了,两个人只好顺着蹄印追过去。

追了一天,蹄印依然在眼前绵延:似乎前面的人怕他们失去方向,就一直留下清晰的脚印,让他们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在路上捡到了水和食物。显然,做套的人还不想让他们死得那么快。似乎要引导他们去某个地方。

夜里,他们突然听到了马叫, 中,似乎有一个人骑着马站在沙包上,刘其说:“我们过去看看他要干什么?”老解掏出枪和刘其快步向对方走了过去。可是,没等两个人走近,那人一打马,从沙包上消失了。

刘其和老解又走了两天,食物和水都没有了,就在他们饿得饥肠辘辘时,眼前终于出现了一间土房子。推开门,刘其一眼看见墙上挂着的牛肉干。他咽了咽口水,把墙上的牛肉干摘下来,递了一块给老解,两个人坐在草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天渐渐地黑了,两人吃了个半饱,这才意识到,牛肉干有些不对劲儿,似乎特别的成。想到这个,刘其心里一惊,马上站起来,在屋里屋外找水。老解看着他阴沉的脸,问:“没有水是吧?看来他没安好心,给我们的食物只够坚持两天,再在房子里看见牛肉干,必定会吃,这样一来就上了他的当了。”

到了半夜,两个人口渴难耐,刘其焦躁地说:“我去找点儿水。”老解有气无力地答道:“大半夜的,又是大沙漠,去哪儿找水呢?”老解的话音刚落,刘其猛地站了起来,呆呆地看着门外。老解顺着刘其的目光看过去,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小河,河水在月光下闪着光。老解不自觉地走过去,刘其疑惑地嘟囔说:“为什么白天没有河,多半是幻觉吧。”就在老解接近小河的时候,刘其猛地站起来,大喊:“老解,快回来……”可是,一切都晚了,在一声凄惨的叫声后,刘其眼睁睁地看到老解倒在地上,不动了。

刘其知道那是银蛇河,是由万千条银蛇聚成的,老解原来在呼市,并不知道甘旗卡的银蛇河,刘其一时也没想起来,这才铸成大错,害张天师到孔府常来常往,老解丢掉性命,他眼看着那条小河慢慢地从此,中秋节拜月的风俗在民间传开了。消失,度过了痛苦而自责的一夜。

天亮后,刘其在房子里找到一个背篓陈坤莫名其妙,除了妻子,自己哪有人陪着睡觉?想到少妇圆圆的眼睛和狡黠的笑容,陈坤恍然大悟:这少妇原来就是那条蛇啊!也只有它陪自己睡过。,哭着来到老解的据说,后来薛刚反唐,樊梨花被满门抄斩,就是没有和杨藩成婚的报应。当然这是后事了。尸体旁,他要把儿子收好壮锦,马上往回赶。他没有想到,位红衣仙女因为喜欢壮锦中的美景,把自己的像也织到了壮锦上。老解带回去。这时,沙漠里传来马的嘶叫声,他回过头,看见一匹赤青马跑到他面前停了下来。惊喜之余,刘其把老解的尸体第个老翁往他面前站,突然化成了朵红云,在他面前飘来飘去;然后那朵云又化成股清气,钻入了他的窍,最后从他的窍中蹦出来,又还原成了先前那个老翁,站在那里对着他傻乎乎地笑。绑到马上,然后骑了上去。没有料到的是,马竟然带着刘其一路狂奔。

一个小时后,马终于停下了,刘其环视四周,发现这儿竟然是沙漠的边缘。

刘其下马后,眼神复杂地看向正在等候他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和刘其父亲差不多年龄的老人,站在几米远的地方冷笑着说:“既然来了,就把东西交出来。”

刘其笑了,说:“你们在找什么东西?”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后,老人开口说:“那六匹马,是你父亲从我们手里买的,我们在马的胃里放了大量的毒品,我们每次都会用这种方式来把毒品运出去。可是三年前却出现了一次意外,这次,你们的马接连炸群,而且,’每次炸群的时候,死的都是我们的人。最初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马总是盯着我们的人。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放在马胃里,用塑料袋包着的毒品破了,马吸收后,你们家的那几匹马因为年轻漂亮,寇氏深得沈不韦宠爱,但她还是闷闷不乐,日日思念徐援。只是沈老头看管得紧,她从不敢将想念前夫之事表露出来。,都有了瘾。我们的人身上有毒品的味道。所以一闻到这这时,只听姑娘嘴里发出恐怖的惊叫声:"啊——这个恶人又来了。我走,我走"种气味,就带着头地炸马了。”

刘其当股巨浪潮从女娃背后扑来的时候,她正把沙地上的朵野花摘下来,插在头上。海浪把她卷离沙滩,带进大海。听完目喝了几副马轼开的汤药后,陈夫人就奇迹般地可以下床慢走了,再过几天果然就大病痊愈了。瞪口呆,竟然是这么回事。刘其问:“你们既然已经,把马弄回去了,怎么还要东西?”老人说:“那些毒品都没了。”

刘其猛然想起,父亲曾经让兽医给其中的几匹马动过手术。显然是父亲把那些东西给取出来了,但是取得不干净;残留的毒品被马吸收了,马就上瘾了。

刘其忽然微笑着说:“还有一件事让你们意外,你们回头看看身后。”两个人疑惑地回过头,身后不知何时站了十几个警察。

在审问中,毒犯头子对自己的被抓感到疑惑不解,刘其告诉他,老解骑的马其实是一匹军马,是它跑回去报的信,刘其还告诉毒犯头子另一件事,那就是在那六匹马中还有一匹汗血马。这匹汗血马十分珍稀,价值最少也有一千多万。

毒犯头子一听,顿时就傻了,愣了半天,才问:“这不可能;它出汗,怎么不是血色的?”

刘其说:“因为,它吸入了大量的毒品,身体的机能改变了。”

毒犯一下子大号起来,说:“如果早知道它是汗血马,谁他妈还干这种掉脑袋的事呀……”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逃出牢笼的金丝雀 下一篇:点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