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误入沙漠

误入沙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那激情燃烧的20世纪60年代,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中学生,积极投身于韩掌柜听后自是高兴,赶忙叫伙计去做准备。自个儿沏了壶上等高碎,先与王儒林慢慢品着,不咸不淡地说些脚踝疼不疼及家长里短的话。不长时间,酒菜上桌,王儒林端起酒杯,向韩掌柜再次个长揖,万分诚恳地说了声"感谢!"这才捋了把花白的胡须,轻声说道:"连续到你这里叨扰整十年了吧?"生产建设兵团的农业建设。踏上西去的列车,经过几天几夜的颠簸,我们终于来到河西走廊的一个小镇——玉门镇。我们在戈壁荒滩开荒造田,艰苦的环境使我们这些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城市学生,得到了锻炼,实现了人生价值。

在那期间,发福王爷落轿后,秦总管当即掀起轿&#;,里面走出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连胡子和眉毛都是白的,却生得皮肤光滑、红光满面,正是福王爷。孟凡才赶紧迎上去将他挽住,小心翼翼地将他扶到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然后亲自将上好的云雾茶沏好,双手毕恭毕敬地呈了上去。福王爷接过茶盅只闻了下,就连声赞道:"好茶、好茶!陆羽故里品名茶,果然别有番韵味!不知这茶叫什么来喳?"孟凡才道:"禀王爷,此茶乃产于凤凰山丹顶峰,故名凤凰丹顶云雾茶是也。"福王爷品了口,不住地点头道:"是这名字,是这名字!如此好茶,本王还是好些年前在王兄那里品尝过的。听说那凤凰山顶只有几棵这样的茶树,当地的人全用它做贡品送进皇宫。不知你这茶从何而来?"孟凡才道:"不瞒王爷说,在下为官前就是专门采贡茶的茶农,后来捐了任知县,但采茶的手艺儿并没丢。如今送进宫去的茶叶仍由本官亲自焙制。方才王爷品姑娘沉吟了片刻,启口说:"的确,我不想嫁给那些阔绰的年轻人,现 在,有个穷小伙子向我求婚,我很高兴。你所以穷,是因为你没有亲人。我 们是个大家族。父亲会送猎狗给你,母亲会用兽皮为我们缝制帐篷。我的亲 人会赠给我们衣服。"尝的不过是进贡剩下的点点"其实,他当了官之后,仗着手中的权势,将那山上的几棵茶树全据为己有,这点他却瞒了下来。见福王爷喜欢品茶,他于是当即将包凤凰丹顶云雾茶双手递了上去。福王爷抬了抬手,旁的秦总管将茶接在手上。生的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那是支边3年后的一次无知,使我们误入沙漠,与死神擦肩而过。

河西走廊的夏天,天气非常晴朗,地面干热。适逢星期天休息,我们几个战友相约同行,去另一个团场看望几个朋友。当年,河西走廊交通很不发达,只有一条横不会儿,西门豹带着队人马,抬着整猪整羊来了,神头、社首们齐叩头迎接。贯东西的兰新公路,那些乡间小路的路面就更差,而且还很少炷香的工夫过后,卢秋生把那小伙子背进了城。在城门口,他碰见了朋友曹得贵。曹得贵问他背的是啥人?卢秋生就把自己在路边,看见燎小伙子昏倒事,说给曹得贵听了。曹得贵不禁埋怨:"这小伙子来历不明,且已人事不省,你这不是捡了个麻烦吗?"卢秋生却道:"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好在路途并不算太远,大约25公里左右,但没有通勤的客车,就连货车、马车或牛车也是很难碰到。顺公路而行,却要多绕很多弯路,需要多走几十千米的路。因此,我们决定,迈动双脚,这样只需要8-9小时,也就相当于一白天的行程,想来这带走绿云的神秘老尼是何许蓉?原来她是隐居梨山修道百年的妙空神尼,近个世纪的勤修冥悟,练就了身出神入化的武功,除精通各种拳道兵器外,尤以身绝世的轻功见长。妙空神尼武艺高超绝伦,脾气也是怪得少有,对选择授艺的徒弟特别挑剔,南来北往考察了几十年,却没有看中人,身稀世绝技眼看就没了传人。就在这时,她偶然在周家见到了绿云,这姑娘年龄虽小,却已初露慧质,不但身骨胳细匀轻灵,宜练妙空神尼创制的功法,而且目光机灵有神,悟性甚高,是个学武功的好苗子。既然是百年难逢的好苗子,妙空当然不会放过,不借强行抢入山中。也很方便。

河西走廊的地貌大约分为3种:面积较大的戈壁滩、沙化的沙地和含有表层盐碱的盐碱地。面积均大小不一,有小到几十、几百平方米的,也有大到几十、几百平方千米的。出发前,我们准备了一些食品,带了些水就上路了。我们在想,迈开双脚,只要找准了大方向,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就这样走了一天的时间,人没感到有多累,但太阳却已西落,天一点点地暗了下来。月亮也不知在什么时间挂在了天空,接着就是满天繁星,星光灿烂,大地被夜幕所笼罩。由于我们经历了几年艰苦环境的磨练,有过夜间在田间浇水灌溉的作业经历,已经习惯走廊的夜色,也不怕野外的夜间活动。

此时,天空布满星斗,明月当空,西北走廊浩瀚的戈壁却是另一番景色。茫茫的戈壁滩上能够望出很远,我静静地坐在戈壁上,遥望星空,遐想无限。

冬、春季节,如果有风沙,就会尘土飞扬,飞沙走石,形成沙尘暴。即使是无风的天气,也会时而有小小的龙卷风刮过,它犹如一条黄龙腾空而起,从你面前飞速而过,然后又迅速远去。但它很小,不会给人类及大自然造成损害。一般来说,风在河西走廊里是四季不断,每到冬、春两季最为普遍,几乎天天都有,而且也最为强烈,因此,当地流传着“风吹石头跑”的说法。昼夜之间温差很大,夏季中午气温可达40℃,夜间最低温度又可接近0℃,一年四季都离不开棉被。在当地,“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的现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由于我们在夜色中行进,虽然月光明亮,但没有路,只是朝着大方向,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一片沙地,松软的沙土随着脚步的前进而流动,当时谁也没有留意到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危险,只是埋着头,向既定的方向行进。随着一步步的深入两个女人松手后,孙俊明就像被射伤的大雁,带着悲哀的呼叫声迅速往下坠。两个女人很快消失了,孙俊明也很快停止了喊叫。,脚下的土地和四周的环境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当我们寻找道路,才细心观察所处的环境,这才发现,周围沙丘起伏,连绵不断,如同大海的波涛,只是它表现得很宁静,很安稳。它就像是茫茫的、灰白色的旱海,准确地说,是沙海,无声无息,非常安静、温顺。此时,我们才意识到危险,我们已经误入了沙漠。根据记忆,谁也说"哎,小伙子!黑灯瞎火地不能走啊!你打死了老雕,砍倒了大树,累成这样子,快躺下好好歇歇!"棒槌姑娘的父亲也塞说。不清这是什么地方,是哪个沙漠,更谈不上是什么方位及深入有多远?而且一旦起风就会形成沙尘暴,就没有生还的可能。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们会误入到这里。此时,我们才真正感到沙漠的可怕和生命的可贵。此刻,求生的欲望无比强烈。

可是,洒满银光的沙丘毫无声息,宁静得让人害怕。那时,只有一个想法——赶快走出沙漠,脱离险境。每个人都处在一种恐慌状态,坐在沙丘上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纸烟,思考着脱离险地的办法和路线。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大脑也从之前的慌乱中一点点地冷静下来,每个人都提出了解决困难的方法和建议。

周围宁静得让人感到害怕,每个人都在极度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思考各种方案,供以参考,但都被一一否定,可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如果继续行动,一旦搞错方向,进一步深入沙漠中去,所产生的后果不难想象。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保持冷静,想出办法走出沙漠,那才是唯一的出路。

冷静后的我,大脑中突然闪现出关于灯光的想法,如果在周围某一方向能看到灯光,那么距离就不会太远,就一定能够走出去,因为只有有人的地方才能有灯光出现。我把自己想法说出后又再这晚,李思齐伺候完妻儿睡觉后,感觉腰酸背痛的,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狸猫似乎感觉到李思齐的辛苦,悄悄爬上床,偎在李思齐身边陪伴他,李思齐感觉暖洋洋的,不会就睡着了,还做起梦来。一次强调,尤其是在我们视力范围内能够看到的灯光,可以肯定地讲,决不会离我们太远,否则,我们是看不到的。

我的说法得到了战友们的认同,于是大家爬到一个沙丘上,在最高点向四周观察,寻找夜色中的那抹光亮。浩瀚的沙漠像海洋一样,在明亮的月光下照耀着、连接着天际,犹如一个冰冷的“神画”世界,脚下沙丘连绵起伏,如同大海的波涛,只是平稳静止在脚下,一动不动。只有满天的星斗在闪烁,没有灯光,也无法判断远处那闪烁的是星光还是灯光。经过再三的观李清照很为难,姑娘她爹看出来了:"不用愁,这几天折腾了家底儿,手头还有几十两银子,我从小干过水食买卖,再拿起老行当,将就过了这辈子吧!"又指指女儿:"菊英是个女孩儿家,就算是你的闺女,也好伺候你这个救命恩人。"察,只有一个方向有一片黑影及几点光亮,可是谁也不敢断定那就是灯光。

我们仔细辨认、比较和分析后得出结论,最后还是认为那片黑影极有可能就是村庄,原因是在河西走廊地区除南边的祁连山和北边的马崇山是山脉外,基本都是一马平川的戈壁滩或是盐碱地。一眼可以看出去很远,而且戈壁滩上及盐碱地上是没有太高的山丘或树木的存在,只有村庄的周围和有人居住的地方才会有成片的树木,即使在脚下的沙漠地带有起伏的山丘,但如果从远处观察,尤其是在夜间,也应该是一马平川的感觉。在月光下,远距离也不应存在高矮起伏的一片影像。另外,高原地区夜间虽然明月当空,可以断定能够在视野范围内看到的距离不会很远。这也进一步证明,我们现在没有深入沙漠太远,必须抓紧时间,赶快走出沙漠。经过大家的一再争论,都认为我的说法是对的。于是,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必须立即行动。

随着脚步的移动,我们感觉到,脚下松软的沙地是在以缓慢的坡度上升。突然,脚下一空滚下了沙丘,又到了另一个沙丘下。好在沙地松软,没有伤着人。爬起来又继续朝着那个认定的方向走去。有了前次跌下沙丘的经验,再走时就比较小心。走到沙丘的顶峰,这才发现,脚底下又是一个陡坡,高度在20米左右。只要虞姬也劝:"今日出兵;望大王听从劝谏,方能百战百胜。"不小心一脚踏空,肯定会从陡坡上滚下去,而下面又是一个新的坡度起点。从新的起点到沙丘最高峰的距离,从几十米到几百米不等,或更长些。到这时才发现,沙漠并不是平坦的沙地,而是由一个又一个很多的大小沙丘组成,形如鱼鳞状,又如大海的波浪一个连着一个。没有风吹动时,平静而温柔,一旦起风,它就会尘土飞扬,飞沙走石,来势非常凶猛,给人类世界带来的将是灾害。沙尘暴就是世界性的灾害之一。

现在是炎热的夏季,在西北高原地区,尤其是走廊地带,是起风最少的季节,所幸今天连一丝风也没有,脚下扬起的沙尘几乎不动地又落到了原处。一旦起风,可想而知将是什么样的结果。真是不敢想象。

就这样,我们在沙漠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滚了一坡又一坡,大约过了3-4小时,后生自称叫王冲,关内平民,去长白山探亲,遇胡子抢光钱财,又碰上只不知名的野兽,被困在树上,后来只虎把野兽咬死叼走,可他已至今,在今天川巫山带,还流传着由瑶姬幻化的神女峰的传说。当地百姓尊称瑶姬为"妙用真人",还在飞凤峰山麓,为她修建了座凝真观(即神女庙)。山腰上的块平台,即神女向夏禹授书的授书台。冻得没了知觉,从树上掉了下来如不是老东家相救,他不葬身兽腹,也必冻死山谷。王冲跪倒在地:"如老伯不弃,请收我为义子。冲儿不争名分,不抢财产,只求陪义父百年后,我再次海为家。"总算在天亮之前走出了沙漠,看到了村庄和绿树。我们来到一个村庄的打麦场,在看场的小屋里见到了两个看场的农民,向他们要了一些水喝。在同看麦场的农民交谈中才知道,我们并没有深入沙漠太远,最多也就10公里左右。他们说,如果深入得太远,后果将非常可怕。

这段往事已经过去了40多年他们心想,不搬就是违老爷之令,治罪不轻呀!只得乖乖听候吩咐,不多不少,人两个,将暨搬到轿里。这都是些大模子暨,哪个也得有十来斤,十个就是百斤沉,再加上个人,可真够抬的!他们个个压得趔趔趄趄,汗流满面。郑板桥心中暗暗发笑,高声吩咐道:"快颠起来,快唱起来!老爷我就爱坐这个簸箕轿呢!"轿夫们好比"哑巴吃黄连,有苦难开口",只顾"呼哧呼哧"地大喘气啦!郑板桥却来了精神,他坐在轿里,摇头晃脑地作起诗来:,但每每回忆起来,犹如昨日之事。可是,直到今天我们也没有搞明白,我们误入的是哪个沙漠。当时,在和看麦场的农民交谈时,由于过另洞宾变个老者模样,悄悄来到东京,在僻静处变化出几间茅屋,屋里有几个大油缸,门口挂了块招牌,上写"勿过秤油店"。门上贴了幅对联,上联为"铜钱不过下联为"香油可超万",横批为"心安理得"。凡是来买香油的人,吕洞宾概收个铜钱,至于油舀多少,悉听买主自便。这般油店谁见过?东京人把这当作奇闻,传十,十传百,都到"勿过秤油店"来买油。有的抱只大瓶,有的捧只瓦??,有的提只茶罐,有的甚至挑来两个水桶。吕洞宾只管收个铜钱,其他概不问。原来,它的油缸是通长江的,只要长江水不乾,油缸也不会见浅。度疲劳和紧张,也只是问清道路就继续上路了。这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

选自《奇闻怪事》2012.9

标签:沙漠

    上一篇:巴顿治军 下一篇:阴阳山庄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