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阴阳山庄

阴阳山庄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积雪盈尺,朔风刺骨"你干什么?放了我,知不知道,你这只可恶的恶鬼。"秀才记得母亲曾经说过人怕鬼分,鬼怕人分,只要不怕他,鬼是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的。。

二十年来,方紫衣是第一次踏上庄后龙虎山的山梁。从她记事时起,师傅“追风女侠”孟飘雪就告诫她,龙虎山山之阳是她的禁地,决不能踏入半步。

昨晚,师傅把她叫到面前,将一身绝技“追风剑”倾囊相授。

她告诉方紫衣,后山隐藏着一个武林巨恶,正潜心修炼一种邪功,练成后要杀尽天下侠义之士,所以,必须赶在他邪功练成之前除掉他。这副担子落在了方紫衣肩上。

今晨出至今诸暨城外还有座"半边山";从那里飞走的另外半座山,就是现在杭州灵隐寺的"飞来峰"。飞来峰上有个小孔叫"线天",那就是当年石娃把花妹救出来的地方。门前,师傅又教了她几招,并再三嘱咐她要格外小心。

方紫衣翻过两道山坳,一座气势恢宏的山庄立在她面前。山之阳竟然有座庄园与她和师傅所住的庄园一模一样。方紫衣明白了:江湖人士为何称她和师傅居住的山庄为“阴庄”或是“阴阳山庄”。

方紫衣走近大门,抬手正要推门,猛然想起师傅的叮嘱:推门前要双手抓住门环往外猛扯三下,然后双掌合力向里猛推。这大门又有什么蹊跷?转念间,方紫衣剑鞘猛击庄门,人却流星般闪避在门前石狮下。

耳边立即传来阵阵破风之声,束束利箭射入门前荒草之中。

方紫衣不敢大意了,按照师傅的叮嘱连开三重门,来到颓废的后花园。花园紧挨后山,一帘瀑布顺着刀鞘般的断崖倾泻而下,没入下面的深潭之中。方紫衣退后几步,猛地飞跃直冲过去。

果如师傅所料,瀑布后面是个水帘洞,洞中有个石床,一个银须飘胸的老汉,无声无息地盘腿而坐。

听到声音,老汉缓缓睁开眼睛,冷冷地问道:“你是孟飘雪那个老巫婆派来的吧?”

方紫衣木匠来到鲤鱼妖洞口,鲤鱼妖锁着门呆在里面,不出来。正要开口相讥,猛然想起师傅说此人阴险狡诈,当下闭嘴,示意老汉出剑。老汉剑在床尾,挣扎着去拿剑。方紫衣将剑挑过来递给他。

刚一交手,她大吃一惊,一股杀气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

更惊奇的是老汉的剑法竟与自己一模一样。斗了百十招,方紫衣占不了一丝一毫的上风,忽然想起临行前师傅教的几招,剑锋一转,使了出来。

老汉顿时手忙脚乱。方紫衣大喜,不料就在她高兴时,老汉剑锋忽然大改变,变得阴险刁钻。方紫衣一招失误,老汉剑如毒蛇般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直蹿咽喉。

方紫衣长剑落地,惊愕地闭上眼睛……

“杀你易如反掌!”老汉说,话锋一转又问,“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话,你是孟飘雪那个老巫婆派来的?”方紫衣倔强地:“是又怎么样?”老汉闻言,目中凶光暴涨:“你真是二十年前老巫婆捡的那个小妮子?”“不许叫我师傅老巫婆!”方紫衣怒叫。

是的,她是师傅从路边捡来的弃婴,这二十年来,她把师不大会儿就听牛德行肚中山响,屎尿齐流,恶臭熏天,众人皆掩鼻蹙眉。就见这牛德行突然大口张,吐出血红块肉来,比先前更臭,还有浓浓的腥臊气!傅既当师傅又当娘,再说师傅又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侠女,岂容他人戏辱?

方紫衣的一声怒喝,将老汉喝愣了,半晌才讪笑着说:“咦?老……婆子比我强,养个贴身的小棉袄,不像我孤苦伶仃。”说着又正色问:“你是孟飘雪的嫡传弟子,可知道她为"胡说!你分明是在撒谎!"县太爷厉声喝道,"来人,带黄细舅爷!"何要杀我吗?”“你……你要做武林巨恶!”方紫衣说。

老汉再次仰天哈哈大笑,说:“你可知我是谁?我是你师傅的同门师兄。放眼普天之下,能与你师傅一比高低的只有我,等我自创的剑术练成后,天下武林,唯我独尊。你师傅怕我的名头盖过她,才三番五次派人追杀我。你师傅没告诉你实情。不过,我才懒得与她争天下第一的位置。你走吧!”说罢收剑入鞘。

方紫衣迟疑地拾起剑,正要林青拿定主意,将玉奴母子的事和盘托出。华真人听,面色凛,沉吟道:"若以此言,小施主见到的玉奴母子,想必已经不是人了!"林青闻言,大吃惊。华真人与林青赶到村里,得知玉奴母子果然已经不在人世,她丈夫也根本没有回来。离开,老汉手一扬,一团东西扑面袭来。她本能地伸手抓住,原来是个酒葫芦。只听老汉道:于是心横,将两根绳子缠到自己的脖颈上。"娘啊,你不能死啊!"儿子和儿媳见状,慌忙跑过去拉住绳子,救下老娘。此时,人抱成团,哭得死去活来。“你纯良,脾气还倔,很对老汉胃口。这壶酒送给你吧,是我用这龙虎山上百年灵芝酿成的,既可驱寒,又可增加你的功力。若是疑心有毒,你就扔掉。还有,你若念何李杜所约的交画地点风雨亭,与茅峰寺隔江相望。第天,急不可待的唐炎便领着苟和帮爪牙坐船渡过龙潭江。登岸,见何李杜果真手捧画卷,在风雨亭中等候。他把画卷递与唐炎,便拂袖而去,自此绝迹于民间,有人说他已隐归深山,也有人说他被张果老点化,已位列仙班。我不杀之恩,回去告诉你师傅我已死,免得她日后又来骚扰我。”

方紫衣走在路上,越想越疑惑,不由加快脚步,想早点赶回去,设法弄清事情的原委。这时,天又下起漫天大雪。

那一番相搏,汗水早已湿透方紫衣的衣衫,此时只觉阵阵寒气袭人。她犹豫着试喝了几口酒葫芦里的酒。酒一入腹,顿觉一股热气直冲丹田,身子也变得格外轻盈。方紫衣又猛喝几口,剩下的半壶她决定留给师傅,师傅有残疾,一到冬天就发作。

回到庄园,方紫衣告诉师傅。那人武功高强,她用师傅教的绝招给杀了。孟飘雪听后,仿佛一下子苍老十年。方紫衣见此,心想也许师傅为自己同门相残于心不忍吧。

在没有弄清真相之前,她只能这样欺骗师傅。她不敢面对师傅,把那半葫芦酒递过去,说是路上买的,随后掩门走出师傅的房间。

方紫衣刚出门,忽然传来师傅的惨叫声。她掉头进屋,只见师傅捂着肚子,口吐黑血,酒壶扔在一边。

孟飘雪手指方紫衣:“紫衣,你……你为何要毒死师傅?”

方紫衣大惊失色,师傅一把抓住她说:“酒里有毒。”

方紫衣抱住师智清答道:"想当年乾隆盛世,天下太平,黎民安乐,朝臣皆服。先帝为体察民情,多次南巡路过开封来本寺降香。他看本寺香火旺盛,众僧皆安心诵经念佛,时兴至,故御笔亲题匾额。只因先帝是微服出访,故不便留名。"傅,连忙说:“师傅,酒里没毒,我先喝过半壶呀。”

师傅有气无力地说:“这酒你喝没毒,我是身有残疾的人,喝了就是毒药呀。谁给你的酒?快去要解药。”

方紫衣跳起来,向龙虎山之阳山庄奔去。老汉正在打坐。“快给我解药!”方紫衣扑过去。老汉吃了一惊:“什么解药?”方紫衣号啕大哭,骂:“你这个卑鄙的小人,真是阴险狡诈,算定了我要把酒给师傅喝,而这酒我喝是补酒,师傅喝了是毒药呀!给我解药!给我解药……”

老汉已化做一道身影射了出去。方紫衣紧随"那你就从门缝伸手摸摸吧。"其后。老汉轻车熟路直奔孟飘雪的房间。孟飘雪已奄奄一息。老汉抓过地上的酒葫芦,跪倒在地,哀嚎道:“师妹,我没在酒里下毒呀……”

老汉“毒”字还没说完,蛇蝎般扔掉了酒葫芦,难以置老爷爷讲起梅树的故事,像给小狗介绍另位好朋友似的,小狗在树下趴着,下巴搁(ge)在交叠的爪子上,耳朵垂挂在脑袋两侧,不时晃晃。信地望着自己已发黑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孟飘雪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

只听老汉一字一顿道:“你自己服毒,就是为了把我骗来,用你涂抹在酒葫芦上的毒杀我?师妹,无论如何我是你的夫君呀,你为何一定要杀我?”

孟飘雪长叹道:“秦长风,谁让你是侠客的丈夫?既为侠客,自当无怨啊!”方紫衣惊呆了:老汉名叫秦长风,既是师傅的师哥,又是师傅的丈夫。师傅竟会追杀自己的丈夫!

原来,孟飘雪和秦长风是闻名江湖的一个大侠客的徒弟,两人尽得大侠客的武学真传,又说来也是,这巧哥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县官,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壮着胆子去碰碰运气了。于是巧哥连夜赶到县城,乍着胆子鼓响了堂鼓。结为夫妻。夫妻二人行走江湖,斩奸除恶,快意恩仇。不料二十年前,秦长风接到既是挚友又是江湖侠客的白衣秀士方振媚的邀约,请他去喝酒,却暗中下毒。

毒性发作时,大批杀手围攻过来。危急中,孟飘雪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赶来,她奋力搏杀,救下丈夫,无辜的女儿却被贼人乱刀砍死了。

秦长风行侠仗义,除强扶弱,却遭到了所谓侠客挚友的陷害,害死了无辜的女儿,遂觉得世然而金凤的厄运远远没有结束,更大的厄运再次的降临在金凤头上!间人心险恶,从此心态大变,要做一个武林大魔头,杀尽天下的所谓的侠义之士。

此后,秦长风每次要行恶,都被武艺高强的妻子设法制止。于是,他决定练成绝世武功,胜过妻子。就在山之阳建了一座一模一样的庄园另居,闭门修炼武功。

这期间,孟飘雪多次派人刺探,发现他的剑术越发精进,已超过自己,这才派方紫衣前去刺杀,目的是将秦长风引来,用涂抹在酒葫芦上的毒毒杀他。

秦长风妖魔想把保淑冻死在冰河里,没有成功;想把他骗到迷魂村去害死,也没有成功。它们害怕极了,就刮阵风,窝蜂地拥到宝石山下来纠缠慧娘,骗说保淑摔死在悬崖上;又说保淑淹死在大河里。他们用尽各种方法,想使慧娘伤心掉泪,使保淑没有力气再去寻找太阳。哀吼一声,口吐一团污血,问道:“我不明白,要杀我,你设毒杀我便是,为何要用这无解之毒毒杀自己?”

孟飘雪惨然一笑:“傻师哥,如若我自己不死,如何狠心杀得了你呀?若是我能忍心亲自下手,你还能活到今天……”

秦长风一震,仇恨的神色缓和下来,他望着方紫衣说:“只可惜,我始终没有杀了你这个仇人之女!还为你增了十年功力。”

方紫衣闻言大惑,师傅孟飘雪满眼怜惜地看着她道:“你师伯说的没错,你就是方振媚的女儿……

同治年,浙江好几个县的地方官出现空缺,候补知县们闻风而动,纷纷去巡抚衙门上下打点。刘炳文知道机会难得,若再错过这拨,自己恐怕要当辈子候补知县了。于是他咬咬牙,变卖家中所有的财产,又处借贷,总算凑出大笔银子,打通了巡抚衙门牛师爷的关节。

二十年前白衣秀士方振媚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杀手绑架了他未满周岁的女儿相威胁。方振媚万般无奈,这才下毒。因他心中有愧,所下药量不足,才使秦长风保住性命。

孟飘雪愤怒之下杀了方振媚。方振媚因没毒杀秦长风,杀手扣住了他女儿不还。他咽气前恳求孟飘雪救出他女儿。孟飘雪对自己的愤怒之举十分痛心,只身一人杀入杀手集团,救下他女儿……

孟飘雪慢慢抽出佩剑,将剑递给方紫衣:“想我一生漂泊江湖,除强扶弱,却杀了不该杀的人。你父亲是我杀的,你就杀了我为父亲报仇吧。”

方紫衣泪流满面,一把抱住孟飘雪:“不,师傅,是我们一家对不住你们一家,您杀了我吧……

孟飘雪双眼已经慢慢合上了,脸上露出平静的微笑。“雪妹!”秦长风大叫一声,挣扎着想跑过来,中途颓然倒地。屋里只剩下心乱如麻的方紫衣。

三年后,江湖上出现一位紫衣女侠,斩奸除恶,快意恩仇。

四十年后,只身飘零的方紫衣倒在一座破庙里,临死前,她凄婉地笑说:“既为侠客,自当无怨。”

选自《百家故事》2012.12下

标签:阴阳

    上一篇:误入沙漠 下一篇:曾国藩的小金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