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荷塘谜案

荷塘谜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假手

清阳化工学院位于龙溪水库旁,依山傍水,环境清幽,占地近两百亩,有学生五千人左右,在同类高校中居于中等水平。

在材料化学实验室后面,有一口一亩见方的荷塘。不知从哪一届开始,学校里开始流传起跟这口荷塘有关的一个恐怖传说:每年五月,第一朵荷花初绽的那个夜晚,必定有一只惨白惨白的手,沿着荷梗,像蛇一样蜿蜒而上,掐下第一朵荷花,然后连手带花沉进淤泥里……

传说归传说,当然没人见过这一幕,理科生们没几个会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不傍晚时分,况金辉独自在书房等候席平,名衣衫褴褛的老乞丐悄没声息地摸了进来。况金辉吃了惊,这是云川县衙,哪来的乞丐,他是怎么进来的?刚要喊人,老乞丐哈哈笑,手抹露出了本来面目。易了容的席平直接从街上回来进了他的书房。况金辉看到席平脸露喜色,心知事情有了眉目,急忙命人摆上酒菜,又让人请来了师爷石侃,仨人边喝酒边聊了起来。料,一年的夏天,一对热恋中的学生不信邪,跑到荷塘中间的亭子里卿卿我我。结果不知被什么吓到了,女生一头栽进荷塘里溺死了,男的当场就疯了,问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退学回家。这一来,那个荒唐的传说又被重新提及,甚至添油加醋,越说越邪乎,搞得人心惶惶。黄昏降下,便没人敢走近那口荷塘。

初夏的一个周末,非金属材料系大二学生林烈和周喜无聊之中,谈起这个恐怖传说。一向喜欢整蛊作怪的林烈笑着潘金莲十岁那年,王招宣还没来得及注意到她便谢世了。说:“最近太无聊了,要不我们玩一玩,让传说成真吧!”

周喜说:“怎么个成真法?可别吓出人命来。”

林烈说:“哪有那么容易吓死人的,玩玩嘛,找点刺激……”

周喜说:“那要玩你自己玩,别扯上我。”

林烈说:“你会雕塑,没你帮忙我自己玩不成。嘿嘿,你怕了?”周喜被林烈一激,便答应下来。

几天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两人悄悄从教学楼钻出来,蹑手蹑脚走到荷塘边。听听四周没什么动静,周喜便偷偷地把一只用硅胶制成,又用药水泡白的假手从怀里掏出来,伸进荷塘的水面下,放在靠近亭子的一棵荷花梗上——林烈早就算好了,随着日天下第丑女嫫母与轩辕作镜!相传嫫母是天下第丑女,却嫁给了中华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照加强,荷塘水面会慢慢下降,用不了几天,假手的中指指甲就会露出水面,然后是无名指、食指……

没想到,游戏开始后第三天,一辆警车突然开进学校,几个警察从车里下来,在学校保卫科长的带领下,走到荷塘边,把荷塘围了起来,不让所有师生靠近。消息灵通的学生说,荷塘里发现碎尸了!有一只断手在亭边的一棵荷花上,不知是人手还是鬼手!

站在远远围观的人群中,林烈和周喜面面相觑:这也太夸张了吧?难道警察真那么蠢,连假手都看不出来?事情会不会搞大了?

折腾了快两个小时,除了那只手,警察一无所获,收兵回去。警察走后,恐怖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学校。林烈和周喜两人一夜无眠,很想去看个究竟,却怕被其他人发现异象,惹来麻烦。

第二天,学校贴出了让他主张在原地往下挖口井,兴许能找见救军水。"黄帝沉思了半天,同意伯益就挖井。果然,经过个多月时间,井里出水了。人们吃后,都说这是"救军水"的味道,干甜味美。杜康又用此水酿酒,不料酿出来的酒比原来的味道更好,气味芳香,很有劲。在伯益提议下,黄帝同意把这口井命名为"拐角井"。林烈和周喜目瞪口呆的警示:“最近我校荷塘发现人体残肢,据警方初步鉴定,残肢所有人为年轻女性,年龄约23岁,AB型血,身高约162cm,手腕曾有过割伤痕迹,是否为我校学生尚未确定。请知情者或发现身体其他熙说:"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到时你们就知道了。你俩的意思是我偷的?就算是我偷的,又怎么了?"部位等线索者及时向警方报告……”

不会吧?明明是硅胶做的假手嘛,怎么也能验出血型和性别来?还是真那么巧,在他们扔假手的同时,有另一个人也向塘里扔了一只真手?如果是这样,那原来的假手警方不可能没发现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真尸

又一个惊人的消息在校园里传开:荷塘里又一只手浮出水面!这一次,警晚饭后,村民陆陆续续的来到戏台前,老人们都拿个小板凳。群年轻的小媳妇聚在起叽叽喳喳的。老爷们则是光着膀子大声的说着什么。方带来了警犬。警犬跳进荷塘里,边游泳边不停地嗅着每一株荷花,一番搜索之后——果然,在那株荷花下,又挖出了两截断腿!接着,警犬再接再厉,又在几处地方发现异迹……结果,双腿、双臂、躯干都齐了,加上早先发现的那只手,整具尸体,只缺一个人头!

在加紧搜索死者头颅的同时,警方跟校方联合发布公告,希望全校师生提供一个月内因各种原因离校不归的学生,特别是女生的资料。

整个学校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晚上一过九点,学校便进入了宵禁状态,即使是白天,学生们宁可绕远路也要避开那荷塘。

翌日,一个失踪学生浮出水面:失踪者是制药系的女生丁洁柔,今年22岁,是有名的系花。早在一个月前,丁洁柔请一周病假回老家粤北山区,然后就一直不见踪影。制药系主任赵高好不容易把电话打到她所在的村委,村委派人到她家一问,家长也慌了,说她根本没有回去过。警方调查,丁洁柔的同学说她曾经因为失恋而割过腕,但却没人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谁。另有知情者向警方透露,丁洁柔在校外租有民房,但知情者也不知道她的租屋在哪里。警方贴出寻人启事,同时拿着失踪者的照片,在学校所在的龙溪村询问了所有包租公包租婆,结果所有人都说没见过她。最后,还是警方在丁洁柔校内宿舍的枕头下找到几根头发,通过DNA跟荷塘碎尸化验证实,死者的确是丁洁柔!

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校门外一个排档的小包间里,林烈和周喜脸色惨白,闷头喝啤酒。

林烈眉头紧皱,喝着酒一言不发。周喜小心地说:“要不……咱们还是去自首吧?”

林烈瞪了他一眼,说:“自什么首?我们不就扔了一只假手,你是不是以为人是咱们杀的?我在想,这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杀丁洁柔的凶手不知怎么发现了我们的恶作剧计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利用了我们.把死者的真手跟我们的假手调了包……”

“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周喜问。

“你想,丁洁柔如果是在校外被杀的,凶手不可能傻到将尸体带到校内处理。所以,杀人现场肯定在校内。我们学校地处荒僻,外来作案的可能性很小,凶手只能是在我们学校内的……至于凶手利用我们,只能有一种解释,他想把我们逼疯,或逼得失去理智,然后嫁祸于我们。因为要是警方知道了我们扔假肢的事,肯定不会相信那是假的,那时候,我们就百口莫辩了!”

“可他为什么不把尸体埋到荒郊野外而是扔在荷塘里让人发现呢?”周喜问。

“别忘了我们是化工学院,学校怕一些违禁品流到校外,全校师生进出唯一的大门,保安24小时紧盯着,拿得出去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周喜越想越怕。

林烈想了想,说道:“凶手如果也是学生的话,杀了人之后,他能把尸体藏在哪?现在凶手还没把尸体扔完,他肯定还会再去,因为全校只有荷塘最适合抛尸。”周喜瞪着林烈说:“不会吧?现在都宵禁了,他怎么还敢去荷塘抛尸?”林烈摇摇头说:“你不懂。往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学校这么大,总不能哪个角落都有人监控吧?”“那我们该怎么办?”“这样吧,从今晚开始,我们要监控那荷塘,直到那个凶手出现为止!”

周喜若有所思地盯了林烈一眼。

假象

火热的午后,包括林烈在内的舍友都游泳去了,周喜一个人躺在宿舍床铺上发呆。风扇嗡嗡地吵着,却一点凉意都没有。

突然,一阵奇怪的响声从宿舍的某个角落发出来!周喜从床上一跃而起,环顾四周──声音是从林烈床铺的杂物橱里发出来的!

他把手伸向橱上的锁,奇怪,那锁竟然只是挂在那儿,并没有锁上!周喜壮着胆子,把那锁取下,颤着手,打开了两扇橱门──

“妈呀!”他惨叫一声,整个人往后倒去。

木橱里放着一个大瓶子,泡在液体防腐剂里的,分明就是一个发白的女人头!

这时,那人头的眼睛猛地睁开,嘴巴也动了起来,声音透过那串串水泡,闷闷地传到周喜耳膜里:“我死得好惨哪——”周喜魂魄齐飞,颤声说:“同学,你饶了我吧!”人头说:“还我的手……”

突然,那瓶子破了,防腐液溅在周喜身上,那个人头也从橱子里掉了出来,滴溜溜地向周喜滚来!

“救命啊!”周喜又发出一声惨叫,双脚一蹬,猛然从床铺上滚了下来──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

周喜眼睛一睁,原来是噩梦!他抬起头,又吃了一惊:面前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再仔细一瞧,原来是制药系主任赵高。

“赵、赵主任,你怎么、怎么……”周喜浑身发软,连爬起来都忘了。赵高忙俯下身去,把他扶了起来,同时问:“中午宿舍区太静,轮到我值班,就过来看一下。你也太不小心了,看看,摔伤哪里没有?”“不碍事的,谢谢赵主任关心。”

周喜起了床,心有余悸地看着林烈的那个橱子──上面锁得好好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但周喜还是越看越怕──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这时,赵高见他眼睛发直地盯着一个橱子,眉头一皱,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

“没有没有。”周喜一个激灵,仿佛才从梦中清醒过来。赵高又严肃地说:“最近学校治安情况复杂,你一个人在宿舍睡觉也不关门,实在太大意了,幸好被我发现。要是有坏人来……”周喜心里满是感激,说:“谢谢赵主任,我以后会注意的。”

“发现什么情况,要及时汇报啊!”赵高拍拍周喜的肩膀,临走时说了这么一句。

赵高走后,周喜盯着林烈那个紧锁着的橱子,想起梦里的样子,浑身又最后,"长毛"头领杀气腾腾地上台可万姑娘是十岁,怎么办?占卦先生就会说:"我说的是虚岁呀!"若姑娘是十岁,占卦先生就会说:"我说的是实岁呀!"所以这么蒙就蒙准了。讲话:"我们的头领被人害了,凶手就在台下,如果不想连累全村,就站出来承认。限你们天内找出凶手,如果天后还找不出,我们要血洗灵桥,火烧全村!"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下午,赵高正在办公室为丁洁柔被杀案向警方电话通报最新情况时,门被悄悄敲响了。

“请进。”赵高挂了电话。

门被推开,周喜走了进来。赵高愣了一下:“周同学,有什么事找我?”周喜不安地看看窗外,确信没人,他才压低声音说:“赵主任,我想反映一下情况……”“什么情况?”赵高感兴趣地问。“是这样的,赵主任……这件事,一开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你要相信我,你要帮我,我快崩溃了!”“好好,别激动,我相信你。”赵高站起来,和蔼地说,“告诉我,你发现什么了?”“我、我怀疑丁洁柔……是我同学林烈杀死的!”“啊?”赵高一脸惊讶,“你为什么怀疑他?有什么证据?”

“是这样的赵主任……”

在赵高的办代罗泌撰的《禅通纪》云:"仓帝史皇氏,姓侯冈,名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龙颜侈侈,目灵光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乃潜藏。"公室,周喜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股脑儿倒了出来,人也觉得轻松多了。最后,他把自己的怀疑也说了出来:“我觉得,他肯定是因为什么杀了丁洁柔,抛尸荷塘,怕事情败露,就拉我一起玩那个恶作剧,想、想混淆视听。不然,为什么那么巧?”“嗯……”赵高点点头,“你说的,也确实有一定道理。不过,证据,现在需要的是证据。死者的头颅,目前还找不到……”

“赵主任,我怀疑……人头就在林烈的木橱里!”“为什么?”“因为除了那个橱子,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藏人头的。”“周同学,你说的这些,我会向警方反映的。只是,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们不好打草惊蛇。这样,你能不能偷到林烈的橱柜钥匙?”“偷钥匙?”“对,”赵高压低声音说,“然后我们先找个机会检查一下,如果里面真有人头,那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万一没有,我们也好暗中跟踪他,看他把头藏在哪里。你说怎么样?”

“嗯,我想想办法……””周喜点点头,又说,“赵主任,如果真是他杀的,我、我这样算不算帮凶?”“放心吧周同学,”赵高又拍拍他肩膀,“如果真是他杀的,你这就立功了,怎么能算帮凶呢?”周喜一颗心放了下来,不停地用袖子擦汗。

灵兆

林烈开始实施他的“监控荷塘”的计划。

是夜月色朦胧,林烈带着那架从旧货店买来的俄罗斯望远镜,溜出宿舍,悄悄摸进了五楼的材料化学实验室──实验室后窗下面,正是那口荷塘,这里是最佳观察点。

临行,周喜打了退堂鼓。林烈知道他害怕,也不想强求他,只是叮嘱他,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他去干吗。

正值盛夏,荷塘洒满月色,本是温柔的美景在林烈眼里却平添了一股诡异。但他别无选择,谁叫事情跟他有关呢?

一个小时过去了,当林烈全神贯注地盯着下面时,在他后面,实验室的门却被慢慢推开了──

“谁!”林烈猛地回过头来。

门慢慢地打开了,正对着实验室门口的树荫下,飘飘忽忽地出现了一个白衣人。如果说他是人,因为他开口说话了;如果说他不是人,因为人的肩膀上长的是脑袋,而那“人”肩膀上长出的是一只手──断手!

林烈觉得紧握的掌心海娃回头就跑,他拢住羊群,使劲甩着羊鞭,恨不得飞起来。没想到那个歪嘴黑狗又追上来了,他用枪逼着海娃,要海娃把羊群赶回山里去,还挤着眼睛、歪着嘴巴狞笑者说:"皇军还没吃饭呢!这么些羊,够我们吃几顿啦!"海娃没法,只好跟着走。太阳落山了,鬼子的队伍来到座小山庄跟前,就在打谷场上宰了几只羊烧羊肉吃。海娃顾不上心疼他的羊了,他悄悄地把手伸到老绵羊的大尾巴下面摸,鸡毛信还照样吊着!他心里叫起来"你还在这里啊!"里沁出汗来,白衣人开始说话了,一字一顿,声音冷冷冰冰没有一丝感情:“林烈,你不用开口,让我把真相告诉你吧。我,就是被你杀死分尸的丁──洁──柔!林烈,你放松一点,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你在非正常的状态下杀死我后就忘记了,可是,你在潜意识里还记得要隐藏我的尸体,于是,你就让周喜和你玩假手游戏……林烈,还我命来!林烈,还我的人头!还我的人头!”林烈惨叫一声,昏了过去。荷塘里,月色暴涨……

半个小时后,林烈悠悠地“醒”了过来。树荫下的白衣人已经不见了。

林烈回到宿舍,打开了电脑,他的面孔在显示器前一阴一暗地闪烁着。终于,林烈无声地笑了,康熙见老和尚才思敏捷,想必是世外高人!于是他就想听听老和尚对"康熙盛世"的褒奖、颂扬。关了显示器,回到自己的床铺上躺下。看着黑暗中空荡荡的宿舍,听着周喜平和的呼吸声,林烈陷入了深思,突然,他悄无声息地爬了起来……

真凶

第二天上午8点,学校在大礼堂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议规定,全体学生必须出席,不能请假。

院长通报了一下荷塘沉尸案的最新进展,安抚一下人心,又要求学生在此期间不得提前回家或离校,否则要接受警方详细的质询等等。

会议在冗长沉闷中进行了近三个小时,突然,几个警察走进会场,分批站在两个出口处。学生一片哗然,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由赵高带领着,走上了主席台。赵高在院长耳边说了句什么,院长脸色一变,蓦地站起来,朝麦克风大喊一声:“非金属材料系的同学林烈请站起来──”

全场学生又发出一声惊叫,把目光齐刷刷投向非金属材料系的座位区域。林烈镇定地站了起来,目光迎着院长。院长说:“林烈同学,麻烦你现在走出会场,配合警方查案。”

全场又轰声一片。林烈盯了旁边的周喜一眼,周喜脸色煞白,不敢看他,把头低了下去。

林烈一走出座位,立刻有一个警察跟了过去,面无表情地说:“带我去你宿舍。”

学生又骚动起来,林烈跟着警察,在赵高可怜我无田又无地,的带领下,走到他自己的宿舍。那里已经有两个警察守着,还有一些闻讯赶来的老师。一见到他,警察和老师都瞪大眼睛,仿佛不相信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学生,竟是一个凶残的杀人狂魔。

虽然说林烈早有心理准备,见到他木橱里那个泡在装满防腐液瓶子里的人头时,他的心仍像是被重锤击中一般,眼泪也流了出来,胃里阵阵作呕。他不敢再看第二眼了。

警察说:“林烈,现场是在我们接到知情人举报后,在赵高主任带领下,打开你的橱子的。本来我们可以在你在场的情况下打开它,但我们怕举报有误,给无辜者身心造成伤害,所以先开橱,再请你来。从踏进校门那一刻起,直到打开橱子,我们全程录了像作为证据,你有权利要求看录像。”

另一个警察严肃地说:“如果你没什么异议,我们就要先实行刑拘了。有什么话,留到预审时说吧。”

“等等——”林烈忽然抬起头,对警察说,“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希望,请我的同学周喜一起来看一段我自己拍的录结婚那天,亲朋好友齐聚苏老泉家,前来祝贺。是夜,月明如昼,前厅筵宴已毕,少游准备进婚房,只见婚房紧闭,庭院里放着张小桌子,丫环守在桌边道:"奉新娘子命令,考你道试题,全部答对,美酒杯,请送婚房;道答对道答错,清茶解渴,直待来宵再试;道答对道答错,罚在外厢读书月。"像。”警察点点头。

很快地,周喜被带了过来,低着头来到了宿舍,连看一眼林烈都不敢。林烈摇摇头:“看你怕成这样,一开始真不应该拖你下水的。”

林烈走到自己那台正对着宿舍门的电脑前,动了一下鼠标,只见显示器立刻亮了起来──原来电脑一直开着,只是屏保设成黑屏而已!这时,眼尖的人发现,夹在显示器上的视频头上的小红点一直亮着,那视频头真的一直在录像!

“请警察叔叔们来看我操作,做个证明。”林烈一边说,一边移动鼠标,连续点击了几下,很快地,一段视频录像出来了。林烈剪取的视频片段,从今天早上宿舍里的人出去开会开始。录像显示,他们人走了不到十分钟,宿舍门又被打开了,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个沉甸甸的布袋。他进了宿舍,把布袋解开,里面的东西便露出来了──居然是一个泡在瓶子里的人头!只见那人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林烈的橱子,把人头放了进去……

“扑通”一声,宿仙中看起来最老的位,世人称他张果老。与其它仙样,他也有个很特色的地方,喜欢倒骑驴。他的白驴据说可以日行几万里,(在唐朝的时候竟然就享受到了悬磁地铁的速度)当他停下来的时候,竟然还可以把驴象纸样的折起来放在随身的箱子里。张果老的传说非常多,但比起仙中法力最高、经历最奇、影响最大的吕洞宾,他的那点事儿,就没什么好说了。(推荐阅读《东游记》,或者新加坡电视剧《东游记》。)倒是后来有人专门给他题了首诗,颇有意趣:"举世多少人,无如这老汉;不是倒骑驴,万事回头看。"舍里一个人跪了下去,全身软成一摊烂泥。跪下去的人,跟视频里的人,当然是同一个——赵高。

揭谜

案情真相大白。赵高招供,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以提高学分和推荐就业为诱饵,胁迫系花丁洁柔就范。不料,一次不慎,丁洁柔怀孕,并以此只见群猛兽,瞪起红红的眼睛,张开了血淋淋的大口,不会功夫,望人穷成为堆白骨。狮子抱了望人穷的头颅,进山给老虎作了汇报,老虎说:"你们搞错了,拿到宝贝货郎鼓的人还会到破庙里跟你们吗?"反要挟,要赵高离了婚娶她,否则告到学院领导处。赵高怕事情败露,只好狠下毒手,假意答应,迷昏了丁洁柔,并肢解了她,将尸体沉进荷塘。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为防万一,还想找机会把丁洁柔的人头带到校外掩埋……

丁洁柔的遗体重新缝合,火化,骨灰被她悲痛欲绝的父母带回老家,算是入土为安了。

在赵高的宿舍,周喜和林烈的恶作剧道具——那只假手被搜查了出来。

周喜纳闷地说:“见鬼,这东西怎么会在他这里?”

林烈笑着说:“这一切都是因假手而起。当初我们的恶作剧被赵高发现了,他怕我们的假手引出他的真手,所以赶紧把它拿走了。没想到,老天有眼,池塘里的沉尸还是浮起来了,于是,赵高准备把我们逼疯,来承担这个责任。特别是你跟他提示了我的橱子以后。”

周喜不好意思地笑了:“可是,哥们儿,你怎么知道是他呢?我真傻,还成了他陷害你的工具。”

林烈笑了笑:“这一切,也是因假手而结束。赵高把我定为他的‘替身’后,就开始‘研究’我了。要知道,他平时可是心理学的研究者。于是,他也借助道具了。那天晚上,那个无头白衣人一开始确实吓了我一跳,但肩膀上那只手太蹩脚了,呵呵,那只手是我们的杰作,那形状我能认不出来吗?于是,我就假装昏了过去。”

林烈喝了口茶,继续说:“我‘昏’过去后,‘猎物’——赵高果然出现了,他觉得已经完成了对我的暗示,收走了晾在树上的白衣服和那只假手后就走了。当时我还在想,那个女声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还有同谋?后来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了,那一字一顿、毫无感情的声音不正是网上流行的NeoSpeechVoiceText文本朗读软件吗!太简单了!赵高只需把想说的话打好,输入到软件就能得到这段音频……我回到宿舍后,到网上又印证了我的想法。那么,赵高在后来为什么一直暗示‘还我人头’呢?对了,他完成了对我的心理暗示,是不是还需要法律证据上的栽赃呢?于是,我睡不下了,又爬起来把宿舍检查了一遍,人头没在!既然他都盯上我了,我也就把视频头开着,‘恭迎’着这个杀人恶魔的到来……”

选自《百花》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曾国藩的小金库 下一篇:神农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