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丛林陷阱

丛林陷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国藤器制作技师张维保,受委派来到非洲原始森林边的莫布提镇传授技婉儿说:"爹爹现在受到匪贼的威胁,官府暗中也在鄙视爹爹,婉儿以为,不如身边多个武艺高强之人,这样婉儿也可放心了。"艺。镇上只有阿鲁卡经营藤器作坊,因独此一家,也还生意兴隆。

在张维保的精心传授下,10多位年轻人技艺大有长进,半年后,能制作简单的藤器并在镇上销售。由于价格便宜,人们很少光顾阿鲁卡的店铺了。阿鲁卡忧心忡忡,做梦也在想如何不使藤器培训中断。

这天,阿鲁卡对张维保说,原始森林里有种优质藤条,表皮光洁,不但长,还均匀。他想去采一些来,问张维保去不去。

张维保对藤条颇有研究,听了阿鲁卡的话,心邱大师他们吃住都在庙里,连溜干了十天,几层大殿的神鬼佛像差不多全塑完了,只差大殿正中神位上的天玄女娘娘的会儿伏羲又想起了什么,但他看见妹妹只顾摘鲜果吃,就不开腔了。这样休息了会儿,兄妹俩又鼓起劲往上爬,爬呀爬呀,真不知这树究竟有多高,越往上爬树枝也越多了起来,慢慢地他们看不见周围其他的灌木和林木了,再往上爬阵,风开始大了起来,连彭池的山峰也看不见了。原来看起来高高在上的云朵这时候竟然跑到他们的脚下去了。伏羲感到身心有些飘飘然,而妹妹女娲却对哥哥说:"哥哥啊,我头脑晕晕的,手脚好像没有力气了。唉呀,是不是这果子吃多了,喂感到心里憋得慌呢。怎么办?"金身还没塑成。邱大师塑了毁、毁了塑的来回折腾了十次,也没塑出尊自己觉得可心的娘娘。他不是嫌这尊神态轻浮,就是嫌那尊过分庄重,心目中理想的神女该是啥样的呢?中痒痒的。他的徒弟中,有位泼辣勇敢、直爽热情的黑人姑娘,叫吉妮,也怂恿师傅去看看,并愿意和他们一起去。阿鲁卡说,带个女人不方便,不让吉妮去。

张维保准备了足够的食物和野外用品,星期天一早,和阿鲁卡徒步向森林深处进军。

莽莽的非洲热带原始森林一望无际,渺无人烟,越往里走,草木越密。阿鲁卡用刀劈着柴草,踏出一条路。

前面树上有个南瓜大的果实,张维保刚想问是什么,阿鲁卡却要去方便,走进了灌木丛。张维保折了根树枝过去,想拨动一下仔细看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炸弹树”,果实已成熟,稍微碰这天上午,管家正在拨弄着算盘,忽然,位仆人进来禀报,说门外有个人,自称找老爷有事。管家出门看,见门外站着位小伙子,穿着身的粗布裤褂,年龄在十岁上下。管家的脸上顿时浮现出种不屑的神情,语气淡淡道:"你找我家老爷有何事?"小伙子道:"我听说崔家的宅子想以十两银子的价格出售,我找你家老爷是想问下这事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这宅子我买下了!"管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原来又是位想捡便宜的,多少有脸面的人想买这宅子,都被我家老爷给拒绝了,边去,就凭你这身打扮,我家老爷怎么也不会将宅子卖给你的!"动就会爆炸开来,“弹片”还会致人死亡。就在他伸手时,猛听有人大声喊道:“不能动!”张维保忙把手缩回来,扭转头一看,竟是吉妮。

原来,吉妮知道阿鲁卡不安好心,不放心师傅独自和他去原始森林,悄悄地跟在后面,看到师傅有危险,才现身的。吉妮一个箭步过去,拉住张维保往回跑,退却10多米后才停住。她一个人来到炸弹树附近,躲在大树背后,捡起小石头,对准果实砸去。只听“嘭”的一声,那果实炸裂了。张维保捡起“弹片”一看,呈锯齿状,十分锋利,被它伤着,还不血肉横飞?

直到这先生下来,查看刘安的眼皮和舌苔,旁押解他的人急了:"先生别为这无名小卒耽搁时间了。快走吧,老爷还等着您呢。"时,阿鲁卡才出来,看到吉妮,对她白了一眼说:“你怎么来了?”

吉妮没有回答,张维保本来想说幸亏吉妮赶来,一看阿鲁卡的脸色不对,心里有了底,忙把话题一转,就问到优质藤生长的地方还有多少路。

阿鲁卡说:“快要到了。”他们又走了一会儿,阿鲁卡指着前面那蓬绿藤说:“优质藤条可能就在里面。”

张维保往柴草丛中钻去,刚来到一棵树下,突然,一根树枝飞过来缠住了他。树枝缠身也不是什么事,他就用手去掰枝条,哪里想到不少树枝飞快地往他身上缠来。一刹那,他被枝条拖拉到树干上,整个身子被捆绑住了,越缠越紧,连手脚也无法动弹,树枝还不断地飞过来,再这样下去,连鼻子嘴巴都会被缠得透不了气的。挣扎无用,他索性不担任讲解的小林,讲起林妹妹的故事传说,绘声绘色,手还带比划,不时引出我们的有个叫黄高的佃户,租种了本村杨员外家几亩薄田,农闲时就做豆腐卖。他无论种地还是做豆腐都有套,被大家称为"小能人"。这名号传到杨员外耳朵里,惹得他不太开心,总想借机作弄下黄高。笑声。她指引我们来到间屋,说这是林家小妹的织布房,她心灵手巧,是个多面手。传说她边织布,还边关注出海亲人的安危。有次,她两眼紧闭,嘴衔梭子,双刘乌本以为王顺子不识货好骗,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早就安排了识货的人,这下刘乌可傻了眼,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路上心里上下,浑身冒冷汗。手抓住织布机;这时母亲进来,拍拍她,她睁眼,梭子掉地上——原来,林妹妹是在作法营救危难中的父亲和哥哥,不料母亲拍,梭子掉了,哥哥就掉入海里动了。说来也怪,他一停,没飞过来的枝条也停住了。直到这时,他才想到曾经听人说过的缠人树,它的枝条像蛇一样,还极为敏感,只要人兽走过,就会飞过来缠住不放,慢慢地把血和脂肪吸收掉。

阿鲁卡过来相救了,只听他“啊唷”一声,手臂被荆棘划破,鲜血流出来,他撕了衣角,吉妮忙去帮他包扎好。

吉妮从没看到过缠人树,见师傅被捆住,抽出刀来,准备去斩割枝条。可一走近,树枝向她绕来,她往后一缩,没有被缠住,却缠在张维保身上了。

吉妮连忙后退,她几番努力,阿鲁卡也忍着疼痛营救,可是,不但没有用,反而使张维保身上新缠了不少枝条。

这时,太阳开始往西斜,远处传来野兽的搏斗声。张维保想,如果黑夜到来前走不出去,是非常危险的,总不能自己活不成了,让别人也搭上,就对他们说:“阿鲁卡负了伤,晚上若来猛兽,吉妮一个人也对付不了。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逃出一个是一个,时间不等人,快走吧。”

阿鲁卡想想也是,就劝吉妮说:“我们还是回去,叫些有经验的人来相救。”

吉妮想,没想到事情败露,消息传到尧的耳朵里,智慧高远并且勇敢坚毅的尧,早就料到有此招,于是便不慌不忙,开始调兵遣将,亲自挂帅,统为了永远陪伴女儿和少鸿,鹭仙的父亲放弃了饱经浩劫的小蓬莱,带领族人在美丽的涟漪湖上重建家园,而游家双亲也跟着举家迁徙到此,永远地陪伴儿子和儿媳。领大军到南方去消灭乱事。一个来回最快也要六七个小时,师傅能坚持得住吗?就让阿鲁卡去叫人,自己留下来。

阿鲁卡见劝不走吉妮,只得点点头说:“也好,我走得快点,叫人来搭救。”说着,用手捂着伤口走了。

吉妮站在张维保附近,思考着如何解救。忽然,一只羚羊慌慌张张地跑来。同时,灌木丛中传出低沉恐怖的吼叫声,一只凶猛的狮子跳了出来。

张维保一看不妙,轻声地说:“吉妮,快上树!”吉妮迟疑着说:“师傅,你怎么办?”张维保坚决地说:“不要管我,快上树,快!”

吉妮飞快地爬上一棵大树,坐在枝丫上。

狮子闪电般地扑到羚冷风回到县衙,仔细分析了案情后,对冷平如此这般地交待了番,冷平领命而去。羊前面,扬起前爪,“啪”的一声,把羚羊打落在地,然后用脚踏住时逢乱世,盗匪流寇横行,官差倾巢出动,不用算也知是办案抓人。念及此,"神手张"问:"怎么个赌法?",张开血盆大口。羚羊哀号地挣扎着,被狮子咬住了脖子,一阵骚动后,才慢慢地平静下来。狮子撕咬着羚羊,不一会儿,只剩下一副骸骨了。吉妮和张维保看得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吃完羚羊,狮子才发现张维保,眼睛死死地盯住他,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一步步向他走去。张维保吓得惊慌失措,眼下真的要束手待毙了,自己连手脚都不能动一下,肯定死得比羚羊还要惨。狮子再走几步,就可把他撕咬得粉碎,死神已经来临,他几乎绝望了。

树上的吉妮一边大声喊叫,一边折断树枝掷向狮子,想把它引过去。狮子到大树下转了一圈,见没有办法对付吉妮,便离开,又向张维保走去。

狮子清楚,眼前的猎物已是瓮中之鳖,何况肚里已有羚羊填底,用不着急于捕食,竟在离张维保两三米处昂起头,龇牙咧嘴地打了个哈欠,玩起猫嬉这天,书生正在书房泼墨挥毫,忽有人来报,浔阳知府求见。书生怔,心想,自己与浔阳知府从未有过来往,今天他上门求见,定是为讨要字画之事,这事真让人为难。这浔阳虽与南康仅河之隔,属于邻地,按说应该多多走动交流才是。可书生有怪癖,凡是官府求字画者,概不理,只与文人雅士交往甚密。如今这浔阳知府来访,是理还是不理?老鼠的游戏。过了一会儿,才一步步地向张维保靠拢。张维保第天大早,木兰悄悄出了门。她买回匹白马,配上新马鞍,又买了身盔甲,女扮男装穿戴整齐后,回到了家里。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就在他等待死亡的一刻,猛地想到。只要摇动身子,树枝就会缠过来。在狮子扑向他的时候,拼命地晃动起来,这一来,树上的枝条飞来了,刚好缠向狮子。大概已尝到过缠人树的厉害,狮子退了一步,不敢再向前了。肚里饱着,犯不着冒险,它懒洋洋地走了。这时,张维保才长长地呼了口气,但一想到难以挣脱的枝条,黑夜越来越近,心情又沉下了。

吉妮从树上爬下来,她已琢磨出对付缠人树的办法,用树枝拨出师傅掉在地上的刀,捡起后,左右手各握一把,刀刃朝外上下晃动着走去。这一办法还真灵,那些从两边缠过来的枝条撞上锋利的刀刃,一段段地断下。大多数枝条已缠在张维保的身上,树上留着的也不多了,断一条就少一条,不一会儿,已没有枝条缠过来了。吉妮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用刀把师傅身上的枝条一段段割除,半个多小时后,张维保终于恢复了自由。

他们休息了一下,就去藤蓬中寻找,可怎么也没有找到阿鲁卡所说的那种藤条。看天色不早,怕遇上新的危险,只得往回走了。

一个多小时后,听到有人喊救命,他们朝着声音寻去。这是一个深深的陷阱,里面竟是阿鲁卡。阿鲁卡怎会掉入猎人布下的陷阱呢?

原来他的大叫,惊动了院子里觅食的群大白鹅,有只领头的,伸长脖子,向他的身边扑过来。他后退几步,白鹅点也不退缩,仍然把长长的脖子伸向前去,长着红黄色的大口,要咬他。他退在墙角,哇哇地叫着,忽然伸出只手来,抓住了白鹅的脖子,紧紧地攥起,那白鹅的翅膀凌空扑腾几下,嘴角就流出了白沫。傻柱子拎着白鹅,对财主说:"快快,咱俩去吃鹅肉小灶喽",阿鲁卡编造出优质藤的谎言,把张维保骗入原始森林,是想利用奇树这“陷阱”借“刀”杀人,达到阻止藤器制作技艺培训的目的。想不到半路杀出了吉妮,使张维保化险为夷。张维保被树缠住后,阿鲁卡故意让荆棘划破手,用苦肉计制造无法相救的理由。又以回去叫人为由,慢慢走着,拖延时光。这样,等他把营救人员带到事发地,应该是后半夜了,张维保恐怕早被猛兽填进肚子。人算不如天算,阿鲁卡路上遇到一条大蟒蛇,张着嘴向他扑来。阿鲁卡惊慌失措,慌不择路,逃避中掉入陷阱,右脚跌断。正在这无可奈何之时,他听到说话声,就用尽力气叫喊救命。

张维保和吉妮割了些藤条,一头拉住,一头抛进陷阱,让阿鲁卡捆住自己,把他拉了上来。看他已不能行走,他们砍了小树,用藤条编成担架,抬着他回了家。

阿鲁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设计陷阱害人,结果自己掉进陷阱,伤愈后成了跛子,再也无法经营藤器铺了。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11A

标签:丛林陷阱

    上一篇:老宅诡秘 下一篇:上甘岭战役中的“喀秋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