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怪医

怪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20世纪80年代初,某地有个名叫周正国的人,高中毕业一时找不到事做,便当上了卖衣服的个体户。

那阵子是个体户最红火的时候,周正大汉醒来后,就问自己怎么到的这里。伙计说:"你是遇上好人,被我们老板救下了。"国脑子活络,去福建一带批发衣服回来,洪武帝朱元璋得知此事,亲自审问,终于真相大白。做得好少说也有一倍的利润。

有一次,周正国又去进货。这一次他运气特别好,联系了一个果然不久,告状的人又宣扬说崔家的人要刺杀他。崔思竞于是邀这个门客在天津桥见面。见面,崔思竞就骂道:"你这险恶的畜牲,我们崔家待你这么好,你却出卖我们,如果我们败了家,定把你也牵连上,说你是同谋犯,看你有什么办法洗清自己的罪名。"然后,他又说:"如果你能找到崔家的小妾,我送你匹丝帛,够你生活辈子,否则的话,你也要跟着被杀头。"门客又害怕又后悔,忙向崔思竞请罪,并说出事情真相:原来,告状的人收买了崔宣的小妾,又把她骗出去,藏在自己家里。 要价很低的卖家。周正国大喜过望,将手头的钱全投了进去,进一大批货,刚到火车站把货托运走,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回头一看,却是个老同学,名叫马平跃牛头村有个叫张大年的年轻人,十出头,无父无母,孑然人,只与头老牛做伴。他与老牛整天形影不离,起干活,起休息。他家里穷,吃不上好菜好饭,但他每天必定要领着老牛跑到村另头去吃村里最好的草。他还定期给老牛洗澡,每次擦洗老牛身体的时候,他都要念叨自己还有个心愿未了——穷得娶不上媳妇啊。。两人曾是高中同桌,但后来马平跃的父母调到了外地,他也跟着走了,就失去了联系。

他乡遇故知,周正国大为香蕉崽崽见爹爹的背驼,心里很难过。天,他说:"爹爹,我出门去找药来医你的背。"说完就走了。高兴。马平跃也极兴奋,非拖着周正国要去喝两盅。因为火车票早就买了,发车的时间尚早,东西也已托运走了,一身轻松的周正国便答应下来。

两人找了个小酒馆一块儿坐下,叫上几个菜边邻居有个买油的老头,他见情况吟了打油诗:"夫人恨得牙根都痒痒。就在她想更前步靠近凤儿时,突然"嘶—"的声,条白色的眼镜蛇从床底窜了出来。虎视眈眈地对着她吐着长长的信子。大公鸡,小公鸡,跳上桌子把主欺。桌上无食把碗碎,害得主妊及第"吃边聊。马平跃现在在邮局当邮递员,今天正好休息,才能碰巧遇到周正国,两人都觉得很难得。

因为说得投机,这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好在火车是晚上9点才发车,现在不过是下午两点,马平跃见时间尚早,就邀请周正国去自己家里坐坐。

马平跃的家就在火车站边上,走过去也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周正国点头同意了。快到马家时,周正国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绞痛,脸色顿时惨白,站都站不稳了。马平跃吓了一跳,连忙扶着他去卫生所。

卫生所里的医生检查后,皱眉道:“是急性肾结石发作了。”马平跃一听急坏了,忙问:“大夫,那该怎么治?”医生犹豫道:“只能开刀,但卫生所没这个条件,只有省医院才有山伯题诗毕,与英台说:"为兄送你程。"于是两人出了学堂,往钱塘大道而来。路上虽然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但两人无心无绪,依依难舍。不久来到了草桥关,英台不免又触景生情,无限感伤,她拉住山伯说:"有道是送君千里终有别,梁兄请留步,这里我吟诗首送给你。"说着,吟诗道:。”

小镇离福州有几百公里,周正国一听要开刀就连连摆手,说这可不成,货物刚在火车站托运,自己若一开刀,非住好多天医院不可,说什么也不肯去。

马平跃劝道:“正国,有病不治,那怎么成?”因为个体户做生意就是抢时间,周正国这次进货已花光了他的血本,早一天回去,能赚到的就多。万一回去晚了,别人也进了同样的货,自己的货卖不出去,只怕会血本无归了。周正国说痛就痛呗,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坚持要马平跃送他去车站,准备苦撑着到家再说。

马平跃见老同学要钱不要命,实在哭笑不得。周正国坚持要医生开几颗止痛片,准备带在路上吃。

马平跃知道止痛片治标不治本,刚吃下去效果立竿见影,但过一阵子,这病又会发作。一旦发作起来,再吃止痛片也没用了。

医生见周正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很担心,突然建议道:“安员外见这情景,鼻子都气歪了!成何体统?这样吧,你带他去找老林看看。”马平跃眼前一亮,惊喜地说:“这也是办法。”

周正国问老林是什么人,马平跃说这人本是个老酒鬼,传说原先是个江湖郎中,但后来他那一套没人信,就回家务农了。不过听说乡间仍有老人得了治不好的怪病去求他医治,他有时也能治好。

周正国一听是个江湖郎中,便不肯去。马平跃叹口气说:“你现在这样子,死马当活马医吧。”周正国想想也是这个理,于是跟着马平跃到了老林家。

老林的家破旧不堪,那时虽然多数人都不富裕,但像老林家这么穷的还当真少见。

马平跃敲了敲门,用方言问:“老林在不在?”一会儿工夫,有个人趿着拖鞋走出来,却是个红鼻子的老头儿,满嘴都是酒气。马平跃将来意说明了,老林打量了一下周正国,说:“我先去问一下。”周正国见老林家徒四壁,根本不像还有旁人的样子,也不知他要问谁,正在疑惑时,却见老林从墙上摘下一个酒葫芦,先神情严肃地低声说了几句,又把葫芦贴到耳朵上听了听,才欣喜地说:“这个病好治,不过我要两瓶枪毙烧。”

枪毙烧是乡间自酿的一种土酒,度数很高,人们戏称喝了这酒跟枪毙一样,故有此名。马平跃答应了,老林接着说:“你躺下吧。”周正国见老林的床脏乱不堪,当真不大连星海广场渐渐的,大海长成了个健壮英俊的小伙子,而小妹也出落得亭亭玉立。相同的命运与经历,使大海和小妹的心紧紧地连在了起,他们相爱了。然而,狠心的财主知道后,不但不成全大海和小妹,反而变本加厉地欺压他们,不让他们在起。愿躺上去,但马平跃却喜上眉梢,说:“正国,不会有事的,快躺下。”他不好忤了马平跃的好意,就躺了下来。

老林拿出个上下都通的竹筒,掀开周正国的衣服,在他肚子上压了一下,问:“是这儿吗?”待周正国说是了,老林就将那竹筒贴到周正国肚子上,说:“放何廷斌回来把详情报告以后,郑成功屈指数,登陆已经十天,该到高山族同胞那里走走看看了。于是就携带烟、布,由何廷斌带路,往新港、目加留湾、萧垄和麻豆大社去了。路上,何廷斌向郑成功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物产资源。高山族的酋长,召集全村同胞,载歌载舞,欢迎郑成功到来。松点。”突然,他将酒葫芦往竹筒上一合。周正国本以为会倒出酒来,谁知葫芦是空的,但他的皮肤顿时一凉,腰上突然一阵刀绞似的疼痛,连刚吃宋文赶紧挥了挥手,叫众人退下,然后,他就气冲冲地进了后院。的止痛片都不管用了。他痛得叫了出来,老林却说:“行了。”

老林将葫芦从竹筒上拿开,又提起竹筒,却见周正国的肚子上有一个紫色淤痕,淤痕上是几颗小石子。马平跃看得莫名其妙,半信半疑地问:“老林,这样就行了?”老林说:“他肚子里的石头拿出来了,当然就没事了。”马平跃追问道:“这两颗石头原先就是他肚子里的?老林,你在骗人吧。”这话一出口,老林大发雷霆,骂道:“你们这些白眼狼,当我的灵鬼是骗你的吗?”说着就赶他们走。

出了老林家,马平跃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一再问周正国感觉怎么样,周正国按了按腰眼,说自己现在痛楚全消,莫非老林真的治好了自己的病。但马平跃仍有点儿担心,说老林只怕是想骗酒喝,哪有皮都不破就能从身体里取出结石的道理,非要周正国再坐一阵子再走。周正国坐到了7点钟,眼看天都黑了,照理说止痛片的药效早就过了,现在又该痛得死去活来,但他当真已全无痛觉。

平安回家后,周正国仍然没觉得痛。毕竟有点儿不放心,就去医院重新做了全身检查,医生说他现在左右肾都很健康。

周正国问难道没有结石了?医生摇摇头,说现在确实已看不到。医生见周正国一脸茫然的样子,笑着问:“难道你因为没得肾结石还不满意了?”周正国说:“不是这样的。”

他将那件事说了一遍,这医生听他说了“灵鬼”二字,吃了一惊,问道:“那人是不是姓林?”周正国一怔,说:“是啊。你认识他?”医生国王和老太婆!位王问他的宰相:"讲出来吧,你是不是很爱我?"叹了口气,说自己在医学院里曾听教授说起过,当年去福建收集民间医案,有个姓林的江湖郎中找过来,自称是‘灵鬼门’第十七代弟子,治病从来不用医药工具,只是一个葫芦。据他说,葫芦里养的是一个灵鬼,这灵鬼能够透体而入,不伤人的身体就把肿瘤结石之类取出来,相当于一种巫术类的外科手术。

那时教授听了嗤之以鼻,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但那林姓巫医演示过几次,似乎当真有效伏羲、女娲蛇身人面的传说,在现代考古发现中也有反映。在安阳殷墟侯家庄号大墓中,曾出土件特殊文物:头两身蛇形木器,淳器虽然头部残损,但"这你不用管,下注有多有少,开出来是我的重门,我就赢了!总要中回,我才能死心歇手!"姚太太重重叹了口气。还是能看出大概,右留横绘大眼睛,蛇身相交;双尾勾曲,跟后来的伏羲、女娲交尾图相似,推定这就是商代的伏羲女娲交尾图。。这完全违背了现代医学的原理,当然难以置信,教授说定是骗局,林姓巫医被拒绝后黯然走了。只是听周正国所言,难道那林巫医说的竟是真的?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月末》2012.11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惊情獾子沟 下一篇:一枚绣花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