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一枚绣花针

一枚绣花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万历年间,磁州出了个名人,人称一把锤的锤子李,年纪轻轻就打得一手好兵器,名扬大江南北。

这天早上他刚开铺门,就来了一位贵客,是四川唐门的大管家唐三。想当年锤子李家乡受灾,一路讨饭,要不是路上巧遇当时唐门管事的唐姥姥,就冻死在雪地里了。他不想进唐门学武,就找了间铁匠铺学徒,可他是知恩图报的人,为此锤子李承诺,只要是唐门的事找上来,眨一下眼,他就不姓李。

这几十年过去了,锤子李继承师业,成就天下第一锤,打得一手好兵器,唐家的诸多兵器暗器也是出自他手。可今天唐家确实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唐三弓着身子,跛着脚,进门就往后院钻。熟人都知道,前面铺子是小伙计的把戏,给生客看的,真家伙都藏在后院,一个火炉玉帝刚要给它们排下座次,只见黑狸猪闪了出来,别看它生得笨嘴拙腮,却专爱惹事生非,它奏道:"玉帝既已选好首领,小臣愿替君分忧解愁,当个公正人,为兄弟们依次排位。"玉帝闻言大喜,嘱咐猪要秉公而断,就退朝了。烧了几十年,火不灭,锤声不息。

唐三看到炉边团着的一盘钢,当即眼就一亮,啧啧叹道:“好钢,千锤百炼,这钢煅了有百余次了吧?”

锤子李还没开口,徒弟多嘴,“您老好眼力,正好一百一十一回。”

唐三一点头,“就是它了,给我打出三百根绣花针,尺寸图纸在这里,三日后我来取货。”

锤子李眼睛发直。唐三别看腿脚不好,可是轻功好,足下生风转眼就到门边了,锤子李只来得及问一句,“是要做暴雨梨花针?”唐家来订过很多次绣花针,不过一次都是三四十枚,没有一次要过三百根。

唐三回眸一笑,“非也,是唐小姐要出阁了,打一套针绣鸳鸯枕套。”锤子李冷汗淋漓,心里暗道,妈呀,300根针绣一个枕套,这什么枕套,不得把新郎扎成筛子啊。还有一句话他咽下去没来得及说,那钢是给别的客人准备的。

三日后,唐三来取货,三百枚钢针码在红绒布上。又过一日,锤子李闻听唐家大小姐大婚,像他这种小人物自然没资格参加,特意晚上多上了一炷香,暗祷唐大小姐姻缘美满。又过一日,锤子李家再次来了贵客,唐三一只枯手锁住锤子李又黑又粗的脖子,说,“你说,凶手是谁!”

锤子李这才知道,他不幸言中了,唐家的新姑爷死在新房中,身体中了299根绣花针,针针刺入穴位,唐家大小姐疯了,手里拿着最后一根绣花针。

锤子李嘶哑着声音挤出一句话,“我什么也不知道!”唐三的手下加了点力气。锤子李只来得及再说出一个字,“针……”就翻了白眼。

他醒来时,已经被拎小鸡一般带到厅中,他才发现,原来是三堂会审,不同的是,审案的不是官府中人,而是当今武林中各门派顶尖的高手。再看堂上的尸体,锤子李知道,这次是摊上事了。那男子身中无数钢针,已经是气绝身亡。虽然锤子李不在江湖行走,可也算是半个江湖人,死者他见过,正是武林盟主程龙。

锤子李正发呆,有人说话了,“你来看看,这针可是你铸的?”这人锤子李也认识,叫陆展飞,是程龙的左膀右臂。

针放在红绒布盒中,千锤百炼,无色无味,可是它却杀了人。

锤子李认真看了看,摇头说,“这针不是我做的。”

唐姥姥冷笑道,“不是你做的,是哪里来的呢?你说说给唐家做绣花针的钢材是怎么来的吧。”

事到如今,锤子李早横了心,一挺身站起来,不卑不亢地说,“不错,当初说好做三百根绣花针,可是有一根确实不一样。”

原来两个月前,他的铺子来了一个神秘客人。因为锤子李的铺子这时,街对面跑来个人,正是柳玉蝉前几日在街上救过的小方大夫。里可以订制各种绝世兵器,客人来头都不小,所以他从不问东问西。来人自年又年,丰越来越老,他担心儿子日后的生活,多次对他说:"父亲已经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去学点本事吧,以后能够自食其力。"称姓方,很是倨傲,让杀人案告破了,可为破案而收购的几百个石磨盘怎么处理呢?这天,焦县令再次来到已经竣工的龙桥上。他发现龙桥建造得的确非常漂亮,但是,紧接龙桥两边的路依然还是土路,坑坑洼洼,极不平整。于是,焦县令命人将石磨盘全都铺在龙桥两边的土路上,以方便路人行走。时到今日,龙桥两边依然铺着厚薄不同,大小不等,磨眼各异的石磨盘,似乎在向人们叙说着当年那起青蛙拦轿告状、焦县令妙计破疑案的动人故事。人把锤子李叫到马车前,车都没下,只隔着车帘递出一团生铁,说要让锤子李煅成纯钢,至于要打什么,到冯掌柜微微笑,说:"这个暂时保密。但刘大人千万要记住,在我选定日子之前,您不要擅自去见巡抚,此成败的关键,切记切记!"时候自然来告诉他,然后扔下五百两纹银做订金,就绝尘而去。

生铁煅成纯钢,要把生铁煅烧,然后放在中间不停锤打,打到百余次后,打一次称一次,分量不减,才是纯钢。这是要时间和功夫的,所以锤子李早早就开始准备。没想到就在他把那团生铁打成纯钢的当天,唐三登门要做三百根钢针。按唐三要求的时间交货,重新打一团纯钢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唐家的事,他又推托不得,因为方老板一直没有出现,锤子李就存了侥幸的心,一边让徒弟开工另外煅烧一块生铁,一边把方老板的钢铸成针。

说来也巧,这团生铁正是300根针的材料赵东平眼中露出股杀意:"郑先生倒是聪明!",就在他铸成第299根时,突然有小徒弟来报,天,鲁班哥妹正在细心给徒弟们教生活,忽然阵黑风刮过,顿时天上乌云乱翻,原来有个黑鱼精到人间来作祟啦,黑鱼精头钻到西湖中央,杭州个百十丈的深潭。它在深潭里吹吹气,杭州满城鱼腥臭;它在深潭里喷喷水,北山南山下暴雨。就在这天,湖边的杨柳折断了,花朵凋谢了,大水不断往上涨。外面来了客人.点名要见锤子李。

锤子李放下大锤来到铺子前面.人就傻了,正是方老板的马车,他依然没有下来,隔着帘子点手让锤子李过去。锤子李的心七上八下,赔着笑走过去。方老板笑道,“我想好要打什么了,你那里没问题吧?”

锤子李忐忑不安地应道,“没,没问题。不知道老板要什么呢?”

方老板淡然一笑,道,“一根绣花针。”

锤子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方老板可能怕他听不清,又重复了一次,“我要一根绣花针,其它的钢随你处置,可是我这根针,一定不能错!”锤子李点头如捣蒜,一再保证,错不了。

他按方老板要求的把最后一点材料打了绣花针,可这样一来唐家的针就少了一根。这时另外一块生铁已经煅了三十多次,虽然不算上好极品,比起一般煅烧几次就充数的纯钢要好得多,他亲自上阵铸出一根绣花针来……

“这这本是句搪塞的话,没想到郑大人却吩咐道:"速去带麻棵回来候审!"接着又吩咐师爷,"布告全县,天后,本官公审麻棵,众人都可旁听。"就对了,你以次充好,有一枚绣花针与别的不同,所以才惹出这样的祸事来。”唐姥姥叹息不止。

锤子李问道:“不就是绣枕套用的?怎么……”

原来这些年朝廷宦官当道,东厂西厂横行天下,程龙一直不肯同流高辛王见了这只非常漂亮的狗,很是喜欢,让它陪伴在左右,几乎寸步不离。合污,自然是朝廷的打击对象。可是因为他根基深人脉广,在江湖上一呼百应,朝廷还真拿他没有办法,所以武林各派还没被朝廷化为鹰犬。那些奸人竟然生了阴损之计,买通他的心腹在他的日常饮食中下毒,等他发现时中毒已深,无药可医了,无奈他求助于唐门。

其实唐家这么多年来,讲的是暗器和用毒,本身在武功上并不强,不过在暗器上却有些研究,尤其是到了唐家大小姐这一代,更是把杀人暗器变成了救人利器。她研究出许多独门针法,救治伤病。

唐小姐想在最快的时间内同时打通淤堵的脉络排毒,一个人施针的速度是不够的,几个人同时施针又不能同步。唐小姐在暴雨梨花针的基础上设计出一种渔女乖,渔女美,渔曾经有个说法,意思是成吉思汗征战生,有数量可计的妻子达个之多。女长到十岁。十姑娘篱外竹,媒人挤破屋。东村来作媒,十担彩礼排成队;西村来说亲,十份聘金抬进门。这个说,少爷天天用功把书读,定做高官好享福;那个讲,东家年年打船造楼房,长穿绸缎喝参汤。装置,能应对人体的300个穴位同时施针。万事俱备,可就是在施针那天,突然发现准备好的300枚钢针不翼而飞了。这才让唐三临时去找锤子李救急黄龙眉这个高兴啊,想不到副自然生长的胡须,竟给自己带来好运,皇太后赏赐的这些金银财宝,下辈子也花不完啊!。可是没想到拿到针当天夜里施针,却有一枚针没能射出,程龙不治身亡。本来想医毒,却意外暴死,唐家一定要给武林一个交待,所以请来各门派当家的,把事情弄个清楚。对质到现在,事情已经明了,找锤子李的方老板一定就是幕后伤了程龙之人,先是盗针,又用计迫锤子李给唐家做出一枚假钢针充数,坏了唐家的计划。

堂上诸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正要发话,却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一看,刚还直挺挺躺着的程龙正慢慢坐起身,有胆小的早尖叫一声四下逃窜。

唐三面无人色,喊道:“诈尸了!”

却听程龙哈哈大笑道:“诈尸?我还要索命!”陆展飞自恃和程龙感情深,壮着胆子问,“龙哥,你?”

程龙不答,只冲着唐姥姥发问,“怎么,看我回魂来,你心里不舒服了?要不要再杀一次?”王真脸困惑地说,西南方向十里内的大户人家不下百家,到底在哪家?唐姥姥勉强一笑,道,“程盟主说的什么话,盟主能死里逃生,是武林的福祉。”

程龙冷冷道,“你若真这么想,何必让唐小姐置我于死地?”

唐姥姥面不改色地说,“我不知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我行得正做得端,不怕你猜忌。那小妮子已经疯了,有什么隐情我不知道。”

“姥姥,你推得干净啊。”堂后转出一个白衣女子,锤子李有幸见过几次,正是唐门的大小姐,原来她也没有疯。

唐姥姥见唐小姐出现,脸色乍变,知道事情已败露,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个死妮子,当年我拴你回来,把你养大,你见个男人就动了痴心,合着伙来害我,我都替你脸红,你这样的贱人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哈哈,骂得好!其实在你的眼中,我们不过就是贱人,是狗,是猪,你何尝把我们当人,不过是利用的工具。你收了朝廷好处,想杀程龙去邀功,哪管我的名节脸面。你想过没有,"你知道我是你的好朋友,"瞎子胡安说,"如果我能帮你点什么,我将感到很幸福。请你告诉我你需要什么?"治病时难免赤身相对,他若死了,我算什么?我这一世算什么?”唐小姐说得悲从心起泣不成声。原来程龙来唐家养伤,和唐小姐一见钟情,唐小姐把唐姥姥的计划和盘托出。在施针后,要假死两天,这两天最为脆弱,唐小姐怕唐姥姥捣乱,这才顺水推舟让程龙的死讯传出去,这边保存他的尸体,那边广招江湖各派人士,最后来个真相大白。

唐姥姥面如死灰,黯然转向锤子李,问道,“我的计划天衣无缝,死妮子当夜确实施针了,可程龙却没有死,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送进唐门的300枚钢针,没有假的!”锤子李自豪地说。

“怎么会?那团钢就是300根钢针的材料,我算好的。”唐姥姥依然不解。

“这就是天算不如人算,那些钢确实只能铸出300枚钢针,我也铸了一枚假的,可是后来左思右想不放心,最后又铸了一枚纯钢针。”锤子李笑道。“至于材料,你算得很细,却没算进一种东西,299枚钢针有299个针鼻儿,凑起来正够一枚针的材料。”唐姥姥双眼一闭,任由众人处置了,唐三就是假扮方老板的人,想逃早被按倒在地。

锤子李捡了一条命。几日后,唐家小姐再次大婚,这次是明媒正娶,嫁的是程龙。锤子李接到了请柬却没有出席,他跟老婆儿子在家摆了一桌酒,喝到兴致高时,出了门对着院子遥祝道,“妹子,嫁个好人刘麦站在车上和姑娘看灯,姑娘也不理他。看完了灯,已经夜深了,家人赶着牲口,拉着车子回家。进了村庄,又进了大门,直把刘麦和姑娘拉到了绣楼前。姑娘也不理睬他,下车上楼,刘麦也就跟着姑娘块上了绣楼。丫鬟送上了点心,叫姑娘吃夜餐,刘麦在旁边馋得慌,也抓着吃,姑娘也没说什么。刘麦心想:"这是他们看不见我,是不是大哥给我帽子的事?"想到这里,就想把帽子拿下来试下。帽子掀的工夫就掉了,姑娘见面前站了个男子,吓得她"哇"的声,大喊:"来人呀!有贼呀!"这喊可了不得了,丫环、家奴齐跑上楼来,把个刘麦给抓住了。刘麦被吓了个半死,被人家绑了起来,吊在后花园里的大槐树上,等到明天送官处理。家,好好过吧。”原来锤子李和唐大小姐本是亲兄妹,灾年时失散,妹妹恰巧被唐家收为养女。当日方老板送来生铁时,铁上留了一个指印,因为锤子李和唐三打交道比较多,唐三的拇指上有刀疤,指纹与众不同。锤子李见唐三化名来送铁,觉得事有蹊跷,就暗中通了信。就这样借唐姥姥的刀,除了唐门的毒瘤,让妹子得了一个好姻缘。

选自《上海故事》2012.8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怪医 下一篇:嘉庆皇帝抓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