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嘉庆皇帝抓赌

嘉庆皇帝抓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正如嘉庆在训谕八旗时所言,“最可恨的就是聚赌”,但对那些久疏战阵安逸已久的八旗子弟以及臣子们来说,“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对他们来说,赌博比披甲上阵更安全更刺激,因而他们对赌博的热情远比冲锋陷阵高涨。

所谓怕什么就有什么,还真是这样。刚刚训诫完毕,嘉庆十六年(1811年)五月,御史韩鼎晋密奏嘉庆,说内城有人开场聚赌。接到密奏,嘉庆很是生气,这也太不像话了,赌场都开到内城了。这些大臣真不拿我皇帝的话当回事了,难道他们已经忘记9年前的那次整治了。

嘉庆七年(1802年)初,袁锡等人在家斗鹌鹑聚赌被查获,所有参赌人员都受到严肃处理。嘉庆在处理这起赌博案过程中,发现了问题根源:聚众赌博屡禁不止的原因是有官员包庇,就是有保护伞。嘉庆知道后,非常生气,决定对其中涉案官员给予严肃处理,以正法纪。

经过彻查后得知,原来是步军统领明安收受了袁锡1000两银子的好处,充当聚赌的保护伞。

出了这样的事情,嘉庆很没有面子,自己看中的人才,堂堂步军统领竟成了赌局保护伞,而且收保护费。但也没办法,只能下令将明安革职拿问。着于刑部内先枷号两个月,满日发往伊犁赎罪。除了明安,其他相关联的官员也受到了严厉的处分。

嘉庆第一次抓赌,干脆利落,赢得了不少掌声,也的确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照嘉庆皇帝的观点,以后谁还敢再次赌博呢?可就是有不怕事的人,这不,韩鼎晋又密奏赌博之事了。

嘉庆获悉后,当即命军机大臣询问韩鼎晋,密奏中聚赌都是一些什么人。

于是,韩鼎晋再奏一折,原原委委把内城有人设局聚众赌博之事告诉了嘉庆。嘉庆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立即密令分管此事的大学士兼步军统领禄康及英和负责查办。

按照韩鼎晋的举报线索,果然一查一个准,这次行动先后拿获赌局十六起,让人蹊跷的是其中有八起提前散局。也就是说,有人提前知道了消息,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参与行动的人中有人泄露,二是有人获悉韩鼎晋的密奏内容。

其中,当场抓获杏花天赌场那一起,经审讯,获悉协办大学士兵部尚书明亮的轿夫居然是赌场的股东之一,再就是看场子的居然是衙役,这些衙役还收受保护费,最为不可思议的是,事发时有明亮家人去现场通风报信。

又有官员涉案,上次是步兵统领做保护伞,这次是兵部尚书,而且级别更高。

嘉庆皇帝决定亲自过问此案,遂立即召见明亮当面质询。

在明亮看来,不就是赌博嘛,至于吗许多香客跟和尚我们不加拒绝,便跟着那乞丐同走去。东逃西躲没处藏身,看看只有殿后那间柴房没烧着,大家就你推我挤地往那里奔。推开门看,呀,只见济颠翘起两条腿,躺在草堆上困得正香甜哩。大家手脚地去推他,济颠揉揉眼皮翻个身,迷迷糊糊他说:"莫吵,莫吵!你们吵吵啥呀?"大家把他拖起来,大声说:"火都烧着眉毛啦,你还在困大觉哩!"济颠也不回答,只嘻嘻地朝大伙儿憨笑。老方丈见也火了,说道:"寺院烧掉了,人家哭都来不及,你还乐哩!"济颠说:"哈哈!这就要问师父啦!"老方丈鲍公听,立马斜睨着他,说道:"何以见得?"听了,摸不着头脑,就问济颠是怎么回事。济颠这才说明:"刚才那穿红衣裙的姑娘是火神变化的,她今天午时刻要来烧净慈寺,我不放她进来,想耽误张居正年幼时就表现出非凡的才赋。十岁那年,小神童张居正报考生员,并顺利取得秀才名号,时人纷纷称奇。第年,他从荆州到武昌应乡试,这次旦考取,便是举人了。事实上,单凭当时张居正的才华、年龄和声名,中举是很有希望的,但张居正是个幸运儿,在他成长的关键时期遇到了真正良师指点,这个人就是湖广巡抚顾璘。顾璘是当时有名的才子,重才爱才,对于神童张居正,他却有较理性的看法,他认为十岁的孩子就中举人,以后难免自满,反而把上进借着烛光看,这个瘦小的人果然是昨天遇到的那个馋鬼。梨花有些恐惧地说:"昨天你把我买的酒肉都抢走了,今天怎么又来了?"的志气消磨,这对张居正并不利,因此,他主张趁此给张居正些挫折教育,使他更能奋发。因此,顾璘就对当时负责监试的御使说:"张居正是个大才,早些发达,原也没什么不可,不过,最好是让他迟几年,等到他才具老练了,将来的发展则更是没有限量。这是御史的事情,切请斟酌吧。"而张居正的考卷很受湖广按俭事陈束的欣赏。他极力主张录取张居正,可御使因为顾璘的吩咐,竭力拒绝,张居正终于被落榜了。过时刻,这火便烧不成啦。"老方丈听了着急道:"哎呀呀,我怎么知道,那你为啥不早点说呀?"济颠说道:"还怨我不早说呢?——我拦也拦唐玄宗时,渤海国的使者带着国书来到长安,唐玄宗召见番使,命令翰林学士宣读番书。了!大家都轰我,刚才喂问师父,师父不是说‘没寺好么?哼,你不是还拿拐棍儿敲我嘛!"老方丈这时才弄懂:原来自己时心急,把话音都听错了。真是又惭海又伤心,忍着眼泪说:"咳!喂当你说的是事情的‘事哩,要知道是寺院的‘寺,怎么会说,多寺不如少寺呢?唉!"?一看皇帝来真格的,明亮的确很害怕。所以明亮虽然一方面表示认罪,但另一方面并不以为然。关于如何获知抓赌消息的,明亮狡辩说,他对御史参奏轿夫赌博之事,是在朝房窗外听人传说的,具体是什么人的声音,没有辨清。

嘉庆没问出什么实质性东西,于是就让军机大臣再度传讯。这个时候,明亮终于扛不住了,说出了日,师徒人在店里忙活,见街道上行人来往都行色匆匆,就拉住个路人问,人家告诉他:"日本人打来啦,大家都准备逃出城呢!"原委。原来,最早开场聚赌的是禄康的轿夫,而明亮的轿夫是被禄康的轿夫给带坏的,问题在禄康轿夫的身上。

军机大臣把结果告诉了嘉庆。这就让嘉庆坐不住了,禄康也有问题啊?这时,邻村菩提寺有个叫独修的和尚和朋友马刚巧路过这里,见到女子在哭泣,便上来询问。宋英便把自己的遭遇诉说了遍,引起了他们的同情。独修和尚提起灯笼照,只见宋英年纪轻轻,还有几分姿色,十分这时,喜轿里的新娘大叫声冲了出来,她掀掉盖头花容失色,忙着扑打身上的火苗。原来,她刚才等着下轿,不知为何衣服上起了火,好在火苗不大,冒了些青烟就熄灭了,可惜,那描龙绣凤的新娘服被烧了个洞,穿不成了。令发丧了,出进天的场。到第天,金生头顶着盆跪在棺材前哭着:"娘,您好苦命啊!"哭着哭着就昏过去了。人们凑这个机会把盆给摔了。人怜爱,便打算把她先带回庙里。马贯贪色,见到这女子,哪肯放手,便骗她说,你住的村与我们去处顺路,我们送你回去如何?宋英听,信以为真原来,那面宝镜是好友侯生送给王度的。该镜横阔寸,椭圆状,背面正中卧只麒麟,为镜鼻;绕着麒麟按东南西北方列有龟龙凤虎大祥兽;最外圈则围绕十个字,乃是廿节气的象形字。据说这是轩辕十镜中的第镜,有它在身边,诸邪不侵。,立即拜倒在地,叩头不止。 嘉庆还有些怀疑,他知道这事如果不迅速查个水落石出,确实难以服众"婆婆,我们到了"小幺边说着,边将海马凤婆婆从弱水的袋子中捧了出来。只见海马凤婆婆身体越来越大,原本已经佝偻的身躯在大海的气息滋润下,渐渐显出了高贵的神姿,原来脸上的皱纹已经褪去,满头的白发已经转黑,头顶华丽的羽冠,仪态万方,气质高洁,而随着阵阵轰鸣声,海马龙神也出现在御龙宫廷的广场上,原本也略显老态的海马龙神在看到海马凤的那刻,也是老态尽去,昂首挺胸,忽然,海马龙和海马凤起腾空而起,他们彼此交叠,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于是不再让禄康负责此事,而是改命英和与桂芳二人负责查办,先把开局轿夫头徐四调查清楚,查明确有其事,嘉庆感到大为震惊。

朝廷官员的轿夫开局聚赌,算不上什么大事情,充其量也就是对身边的人管教不严,谁犯事惩治谁就得了。但这次开局后来小梅带丁凤凰去观音庙烧香,观音庙向来很热闹,小梅要去礼佛又怕丁凤凰走失,故用个黑炭在榆钱树下画了个圆圈让她站。等小梅钻出烧香的人群,发现丁凤凰旁边站着对夫妇,正用手捏着凤凰脖子上挂着的双心玉坠,似在询问玉坠是哪儿来的。小梅认出此人正是她救下的被蛇咬伤之人。此人姓魏,乃是位珠宝商,因夫人久未怀孕,故来观音庙求取仙签。当了解到来龙去脉后,魏夫人很喜欢丁凤凰,于是认养了丁凤凰。赌博的不一般之处是,涉及了明亮、禄康这样身居朝廷高位的大员、要员,他们竟然把皇帝的禁赌令当耳旁风,任凭身边的人开局聚赌,而事发后又千方百计予以掩饰、包庇,这是嘉庆绝对不能容忍的。

事实摆在那儿,旁的汪先生听了哈哈大笑道:"小兄弟说的在理,如此名家名画,只有通过竞拍方显其艺术价值!我这就带你去见这里的方院长。"还有什么好说的?明亮还百般抵赖,嘉小龙女听,林默是他的师姐,便知道,这红孩儿定是观世音菩萨的善财童子。正因为他是善财童子,她才不能轻易放过他呢?她想:把他捉住,藏在龙宫里,给我作面首,也不枉作女人场。于是拨刀来战善财童子。她当然太轻视了这善财童子,制服林默容易是因为她是凡人,可善财童子却不是凡人,她那刀砍去,那枪迎来,她才深知这红孩儿的分量,想要红孩儿给她作面首,怕是在龙床上做美梦!善财连刺枪,虽被小龙女巧妙地避开了,但已经招架不住了,善财刚抽回枪时,那小龙女却投进了他的怀抱中。他想到的是小龙女用刀来刺他,却没有想到这小龙女却用肉体来进攻--这是女人最拿手的绝招,他不得不连连后退避开,可小龙女却无耻地说:"善财,既然,你要了堂姐,连我起要了,我们两姊妹都来侍候你好罢!"庆很不高兴,认为明亮陋态未除,授意军机处革去明亮所有官衔,只保留军功所得爵位。

关于禄康的问题,嘉庆认为你禄康一个大学士,同时又兼任步军统领、专司缉捕,而在查办京城开赌事件时,仅把杏花天赌棍及明亮轿夫两起案件上报朝廷,但隐瞒了自家轿夫开赌之事。经过英和、桂芳查实,禄康家轿夫头徐四很早就开局聚赌,而且供认每天分给禄康管门家人张四、内监杨二等人几十千钱的好处费,这些事禄康竟然一无所知,没有管好自己身边的人,所以嘉庆认为禄康“无能已极”。嘉庆决定革去禄康所有职位,而且摘去花翎,降为正黄旗汉军副都统。

接着,嘉庆乘胜追击,明令英和进行彻查,又连续查获十三起赌博案件。英和查办赌局,虽然表现不错,“但他系户部侍郎、京营左翼总兵,而所获赌犯却以左翼地面者居多,故难辞平日失察之咎,受到革职留任的处分。”

此外,嘉庆对所有涉及赌局的有关大员进行了处理,诸如兵部尚书恭阿拉、内阁学士和世泰、右翼总兵本智等,都受到降革的处罚。

在大清朝,为了赌博集中一次性地处分这么多大臣,在嘉庆之前还是鲜见的。

官员处理之后,嘉庆又把所有做赌场的房屋棚座全部收归官府,并规定此后若再有以开赌场赚钱者,不仅要没收房棚,还要治房主的罪,如果用公家的房屋开办赌场,则要查明经管之人并严厉惩治。

最后,嘉庆处理了聚赌头号人徐四等人,对他们除了永远枷号,而且游示九门,警戒赌博之人。禄康的管门家人,因受贿包庇赌博,被处以三年枷号。其他所有参赌人员,枷号一年,之后发配边疆从军。

这样,嘉庆的抓赌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选自《风雨晚清》

标签:皇帝嘉庆

    上一篇:一枚绣花针 下一篇:雪峰山“香地”之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