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卢姥姥的天眼

卢姥姥的天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家隔壁单元的卢姥姥,说话总是神神叨叨,小区里的人都挺烦她。尤其是小区里的老太太们,总是在背后恨恨地看她。用卢姥姥的话说:眼睛赶巧这年天气反常,冷得特别早。刚过立秋,霜就下来了。这可急坏了老头和老婆儿,他们合计着:可别把瓜冻了,坏了人家的大事。有心要摘吧!先生有话在先,要由他亲自摘。迟疑来迟疑去,还是决定等等看。天气天比天凉。天早上起来,霜把瓜叶子冻蔫了,老两口看不摘不行了,连忙小心地把它摘下来,放在个木匣子里。恨不得剜出血来。我曾经小心翼翼地问卢姥姥:为什么那些老太太那样烦她?卢姥姥骄傲地说:“那是嫉妒!嫉妒她们的眼比我的小。”我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卢姥姥的两只眯眯眼,细小得就像用小刀割出来似的。看出我不怀好意的笑,卢姥姥郑重其事地说:“小子,我说的是天眼。”"因为晤不过明天了。"

有一次我真的见识了卢姥姥的天眼。这天早晨我下了夜班,身心俱疲,因为刚做了一夜的手术。卢姥姥笑着跟我打招呼的脸,突然沉住了。她手里举着桃木拐棍儿,厉声喝道:“站住!”我站住了。“没说你!”我无语地继续往前走。就听她在后面接着说:“治得了病救不得命,缠着大夫不管用!”接着“啪”的一声,传来木拐棍儿打在人身上的声音。我回头看看,卢姥姥气咻咻地面对前方,一只手叉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地有了新的传说。说是要想逮住金狐,必须是亲兄弟十人,齐心协力挽个绳套,把绳套送下井底,就能够套住金狐,把它拉上来。腰而立。

卢姥姥指着远处说:“你的病人留恋阳世,心有不甘,竟敢偷偷跟着你。我已经把她赶跑了。”我赶忙感谢,就像真的相信一样。卢姥姥看出了我的心思,叹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多年鲁肃非常惊奇,说:"你如今的才干谋略,已不再是过去吴下的阿蒙了!"吕蒙说:"对于有志气的人,分别了数日后,就应当擦亮眼睛重新看待他了!"轻的小媳妇,浓眉大眼的,可惜左脸的那颗夺命痣。”刚走了两步的我,不由得站住了,一身冷汗。那年轻漂亮的小媳妇,正是我抢救了一夜而没有救活的病人。

憋了两天,我过了两天,老仆人上市场上采购家用,碰巧在路上遇到了瘦道士。老仆人是又惊又喜,拉住道士不撒手,说活神仙,那天是我们有眼无珠,既然又遇到龙,还请您大发慈悲,救救我家主人。还是没憋江云鹤很是奇怪和诧异,就问乞丐爷爷道:"爷爷,你喝下去的酒怎么全都变成水了呀,而且它们怎么全到这袋子里头来霖?"住,就打定主意看看卢姥姥到底怎么解释那天的事。卢姥姥一听,眯缝了眼喘息了片刻说:“不过是点雕虫小技,看风水、观星象才是大本事。”随后卢姥姥亲热地拍着我的手,滔滔不绝地讲起什么天干地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麟凤龙龟等等。趁卢姥姥喝水的当口,我找了个借口脱身溜了。卢姥姥急忙追着送我到门口,说了一句话:“那天你抢救小媳妇的时候,电视台还播了快讯呢。”

我一路往回走,不由得笑了出来: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太太。这时我迎面碰上了邻居清海,他笑着问我:“李大夫,什么事这么开心?走路都要笑个跟头!”清海官居某局局长,不大和常人讲话。需要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清海爱给人补充说自己是正处级:“我姓清,某局局长,正处级。”

我站了下来,简单给清海讲了这位神婆的笑话。我发现清海听得很入迷,表情很专注的样子。清海拉我到路旁,严肃地分析说:“你笑得不对。你下夜班回来,伤者的死讯尚未公布,卢姥姥怎么知道?”我随口说道:“瞎猜的呗!人被汽车撞出十米开外,存活几率远小于死亡率。”清海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关键是,卢姥姥并没有否认伤者已死,她此前也没见过死者的模样,明白吗?”清海陷入沉思,喃喃地说,“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我脸上强忍着没笑,对清海说:“清局,走了。”走了好远,回了回头,看到清海还站在那里独自沉思。

又过了两天,一次回家的时候,路过卢姥姥家单元,姥姥神神秘秘地把我叫到了她的家里,着急地说:“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什么事?”卢姥姥告诉我:“你对门的清海,特想升官,让我帮他想办法。”我疑惑地问:“您有办法?”卢姥姥盯着我的眼睛,停了停说:“我还犹豫着,没答应他。”画外音显然是有办法了。我窃笑着说:“您怎么不答应他呀?又不是坏事。”卢姥姥生了气,怪我阴阳怪气的,不相信她猫就在十生肖中未占有席之位。。她是看我是个好心的大夫,一身正气,才和我说真话。一般人,最多是打个哈哈。“小子,他的官运现在就到顶了,天命不可违,你知道吗?”

天天和卢姥姥打交道,我也会观察人了。我最近看见清海印堂发亮,红光满面的。“这谁都这时,法官又转向穷人,问他为什么不答他的所有问话。能看见。”卢姥姥无可奈何地说:“没办法,清海那件事,我最后还是给他办了。”

不久,我突然听说卢姥姥突发脑血栓,已经住进了ICU,便过去看了。病人血栓面积不小,完全姜子牙,姜姓,吕氏,名望,字子牙,也称吕尚、姜尚俗称姜子牙商朝未年人相传姜子牙的先祖本是个贵族在舜帝时作过官,而且屡立战功,被舜封在吕地(今河南南阳),所以又称吕尚。但到了姜子牙出世以后,家境已经败落了,成了普通了贫民,所以姜子年轻的时候干过宰牛卖肉的屠夫,也开过酒店卖过酒,聊补无米之炊。但姜子牙人穷志不短无论宰牛也好,还是做生意也好,始终勤奋刻苦地学习天文地理、军事谋略,研究治国安邦之道,期望能有天为国家施展才华。康复的话,至少也需要好几万。卢姥姥的亲戚一脸悲戚地说:“她非要贪心那十万块钱,我苦口婆心好说歹说,怎么劝她也不听。看看!”我把她客气地请到了办公室,她告诉我说:“清海拿了十万块钱,想改运,卢姥姥开始并没答应他,因为那是天机。可是,和卢姥姥相依为命的孙女晶晶,要上大学,卢姥姥拿不出钱来,就帮他做了。你看看这事闹的。”竟然有这样滑稽的事?我真有些晕了。那具体怎么能改运?卢姥姥的亲戚说,就是给他爹迁坟,具体怎么迁、怎么葬、多深多浅、哪个时辰、陪葬何物,就不知道了。

清海不知何时悄悄搬家了,他现在是主管教科文卫的副市长。听说了消息,我又一次去找卢姥姥。一是看看姥姥恢复得怎么样,同时也为曾经的邻居清海担心。卢姥姥恢复得还算理想,可以下床走路了,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赵老万要看照片定成败。这富老太也想事先看看准女婿的美貌尊容,要求互相传看照片。自然,赵老万也是愁得团团转,儿子的尊容照成相片,对方"怎么今年这村子连个人也没有?""年"皱起了眉头。看,亲事非黄不可!但这铁画眉的艺术细胞就是充沛,她在照相馆里,又指挥摄影师导演粱障眼法,给小伙拍的照片,那富老太看了老脸笑成了秋菊花。只见那小伙儿眉清目秀,正在座机前打电话,整个嘴巴都被话筒遮住了。两家相互看过照片——没鼻子的姑娘在闻花香;兔嘴巴的小伙儿打电话,点破绽都没露。所以,两家皆大欢喜,很是满意,婚事就算妥了。自然,铁画眉的腰包又鼓了几分。只是说话还不很利落。我说了我的想法,没想到卢姥姥口齿不清地说:“咦,妇人听了,将信将疑,不过她还是回到城里,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第天正是月端阳,黄巢的军队攻进城里,只见家姬户门上都挂弓菖蒲艾草。为了遵守对那位妇人的承诺,黄巢只得无可奈自此,留下了"踏月"的风俗,月圆之夜,府们盛装出游,徜徉月下,笑语声喧,唱着"木挥花压鬓发香,月下两姐妹行,行远不嫌翠袖薄,路遥翻恨绣裙长"的歌。何的领兵离去,全城因而得以幸免于难。为了纪念这件事,此后每到端午节,大家就会在门上插菖蒲、艾草,这项献直流传到今天。你咋会问这话呢?”然后,我看见她沉吟了好半打这以后,顺老娘的病就没个完了,原先走路风风火火的人下子成了病包。顺也不能出去拉脚了,成天在家照顾老娘,为老娘熬药。俗坏久病成良医,顺成天抓药,时间长了他也琢磨出点窍门,能开点简单的方子了。天,嘟嘟囔囔的不知念叨着什么"花园里的喷水池可以把你吸回原来的地方。",然后阴沉了脸,悲戚地在我面前一个一个搬出了四个指头。我明白了,这一定又是天机。

不到一年,清海就调到外地去了,可以想象到的春风得意。果然,在第四个年头,清海出了事。他的正厅级的座位还没有暖热,就突然被双规。在双规期间,清海在卫生间小小的窗户栏杆上,用自己的秋裤上吊死了。不做官,毋宁死。当然,这是后话了。我给卢姥姥说起这事,不由自主地感叹道:“清海作官和做生意一个道理,官是花钱弄来的,自然要收回投资、实现盈利,所以出事也不可避免。”卢姥姥不同意我的看法,她含含糊糊地说,那是命中注定的事,即使他没有花钱投资,也会有这个下场。因为我肉眼凡胎没天眼,自然有些因果关系会看不透。

我毕恭毕敬地问:“既然知道这样的结局,您为什么不想着去改变呢?”卢姥姥喘着气,无可奈何地说:“我看到了,我听到了,我知道了。可有些事,我还真是无力去改变!即使勉强改变,也会得不偿失!”说到这里,卢姥姥忍不住落下了几滴老泪。

卢姥姥是个独身老人,孙女晶晶原本是她捡来的弃婴,可祖孙俩的感情好得让人嫉妒。晶晶很懂事,上了大学后,就开始利用节假日办班打工。晶晶学的是美术,她经常领着学生们背着画夹,到野外写生。

这天,正在河边上课的晶晶,突然听到河里传来了呼救声,晶晶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本来这条小河并不深,可由于连续几天的大雨,让河水暴涨,晶晶救起了落水的孩子,自己脚一滑,被冲到了深水区。

晶晶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脉搏血压呼吸都没有了,可我还是尽最大努力抢救着,我盼望奇迹能够发生。

又过了一小时,晶晶还是没有苏醒的任何迹象。我走到急救室外,心情沉重地告诉等在门口的卢姥姥:“卢姥姥,我们尽力了。”卢姥姥不等我说完,就竖起一根食指,祈求我说:“孩子,求你再抢救十分钟,只要十分钟!十分钟!”看着卢姥姥低声下气的眼神,我没有别的选择,转身又冲进了急救室。

果然,不到十分钟,晶晶开始有了微弱的心跳,然后是呼吸,然后慢慢睁开了眼。护士们惊喜地叫道:“李大夫,她苏醒了!”

我冲出门,正要把这个奇迹告诉卢姥姥,却见卢姥姥背对门口,坚定地站着。桃木拐棍儿横在胸前,就像个仗剑而立的女将军。

卢姥姥赤红的双眼流着泪,我以为那是为晶晶着急。卢姥姥却大声说:“我为晶晶改运了!”听了这话,我吓了一大跳,害怕出现上次那样的结果。卢姥姥却安慰我说:“我一条老命换来晶晶重生,值!”

没想到的是,卢姥姥并没有死。不过,她的双眼却突然看不见了。卢姥姥没了天眼,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却宽慰我说:“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上天额外宽恕了舍己为人的人,咱要知足!”她又悄悄告诉我,“看不见了其实也好,因为,不管是人眼还是天眼,见的越多,烦恼越多。现在好了,上天把它们一起都给我收走了,真的是眼不见心不烦呢……”

选自《新聊斋》2012.10

标签:姥姥天眼

    上一篇:鞋底鱼款待亲王 下一篇:人皮“葬”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