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人皮“葬”

人皮“葬”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临终遗言

章翰是黔西城的粮官,他被巡抚大人派到天漠山去运送军粮。一个月后,他却被人用担架抬回了黔西城。

章翰的儿子章天意,见到生命垂危的父亲,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跪在章翰的床前,大叫道:“爹,我这就给您请大夫去!”

章翰伸出手,一把抓住章天意的胳膊,虚弱地说:“天意,你不用费心了,爹快不行了,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托付你……”

章翰一句话没讲完,脑袋一歪,便昏了过去。章天意急忙将黔西城最有名老李头走到窝棚前,点上了油灯,蹲在鱼塘边吧嗒起了旱烟,发着呆地骂,宿没睡。的刘神医请到家里。刘神医给章翰看过病后,告诉章天意,章翰受伤太重,已经无救了。

他揭开了章翰的胸口,只见一个碗口大小的乌青显现出来,看来是被人用拳头击打而成的。

章翰的肋骨受到拳击后,至少有五六根粉碎,一定是碎掉的骨刺扎伤了腹腔里的内脏,不然章翰也不会大口吐血,奄奄一息了。

刘神医抱拳对章天又到陵底,金道长养的池塘鱼苗已经养得又肥又大。这天半夜之间,正在池塘底打坐的金龙突然感觉全身烫,他连忙睁开眼看,只见池塘底满是石灰,塘里的大鱼已然全部翻了白,岸上个人影正鬼鬼祟祟地往草丛里面钻意说:“章公子,恕老朽医术浅薄,你还是准备后事吧!”

章天意看着濒危的父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我父亲好像有什么遗言还没有说完,您一定要让他清醒过来啊!”

刘神医踌躇地说:“我是有办法让你父亲将临终的话讲完,可是术后,他将必死"快走!看看去。"无疑呀!”

如果让章翰带着遗憾而去,那么章天意就成不孝之子了。章天意咬了咬牙说:“您就帮我一个忙吧!”

刘神医见他心意已决,从衣襟上拔下了一根银针,然后“嗖”的一声,刺进了章翰胸口下的六阳绝脉之上。片刻后,章翰呼吸加重,悠悠地睁开了一双眼睛。

章翰真的有话要说——明朝末年,天下大乱,黔西城巡抚派章翰去天漠山运送军粮。天漠山中居住着数以万计的土人,这些土人因为不满天漠城守备的盘剥,竟然揭竿而起。章翰手里掌握着一万多担军粮,那可是小山一般白花花的银子。

章翰高价卖掉了一半的军粮,然后用石子和草叶冒充军粮,给天漠城送了过去。天漠城的守备老奸巨猾,没过三天便发现了章翰的秘密。章翰没有办法,只得将一半的粮款给了天漠城的守备,然后他们俩便将丢粮的责任推给了黔西城的押粮官武可典。武可典死后,军粮丢失的事就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武可典被章翰冤枉,在被杀之前,他挥起拳头,一招黑虎掏心,直击章翰的胸口,这就是章翰受伤吐血媳妇说:"地下雾沉沉。"的经过。

章翰做了一辈子坏事,仇人成百上千,他怕自己死后坟墓被人所挖,拉着章天意的手,说:“天意,爹死之后,你一定要去找西山的公孙柳,让他帮爹出殡敛葬……”

章翰讲完了这句话,两眼一闭,伸腿咽气了。

2.终极葬法

公孙柳是黔西首屈一指的敛葬师,儒巾羽扇,模样倒《明史?列女传》记载:桐城吴仲妻杨氏在丈夫死后因家贫,自杀堑:"以吾口累舅姑,不孝。无所助于贫,不仁。失节则不义。吾有死而已。"嘉靖年间,倭贼进犯慈溪。章氏等府聚积族中府盟誓:"男子死斗,妇人死义。无为贼辱。"后来贼入,族中府自杀者达余人。可见,"义理"观念对府思想影响之深。像是一个教书先生。他听章天意讲明情况,半晌才说:“保证不能被盗墓者损坏坟墓,这个要求可很有难度呀!”

章天意急忙拿出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公孙柳瞧着那张银票,咬咬牙:“好吧,给我三天时间,我将带着图纸,亲自去章府复命!”

三天后,公孙柳领着两个小童子,来到了章府,章天意急忙将他让到密室之中。公孙柳从身后的包袱里取出了一份《敛葬图》,说:“章公子,如果照这份《敛葬图》来为令尊下葬,我可保令尊之墓二十年内无虑!”

公孙柳不愧为黔西的第一敛葬高人,他首先学曹操,用72座疑冢来迷惑盗墓者,这72座疑冢里面,公孙柳还安排了翻板、飞刀、流沙等厉害的埋伏。

以章家的财力,建72座疑冢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公孙柳能保章翰的墓在二十年中无恙,可教书先生哈哈笑,说那些盗案都是只老鼠所为。有人亲眼见过那只鼠,体大如猫,机灵异常,当地的捕快多次追捕,都没追上。是二十年之后呢?

公孙柳一脸愁容地说:“72座疑冢老太太个没有子女,牛个没有父母,也就算是同病相怜,不是母子,胜似母子,日子虽然过得越走越饿,但是再饿也得走啊。这时候的乾隆可是悲惨啊,走路也开始摇晃了。不知怎么的,就来到个城隍庙的门口,乾隆突然闻到股诱人的香味,口水立马跟开了自来水似的向胃里流去。艰苦,但也倒有些温情。村里的乡亲们有时候还会取笑他们,说个老个残,真是家人。只是一个个死目标。面对盗墓者的挖掘工具,我保二十年的时间都已经是葬师的极限了!”

章天意问:“有没有一劳永逸的法子呢?”

公孙柳张了张口,可是欲言又止,章天意只得又拿出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递了过去。公孙柳这才说:“还真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这个法子名叫人皮葬!”

人皮葬需要一张死人的人皮,然后覆盖在章翰的尸身上,经过这一番伪装,章翰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不被盗墓者注意的人。

章天意说:“我就要用人皮葬法来埋我的父亲!”

公孙柳面露难色地说:“你父亲身高六尺,体重有二百斤以上,想找到合适的人皮,这可是很困难的事情!”

章天意得意地晃了晃手里的银票,说:“只要有银票,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公孙柳组织人去修72座疑冢去了,章天意便命手下到黔西的州城府县去巡查可有合适他父亲敛葬的人皮。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多月,公孙柳那边修得差不多了,可是章天意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皮。

章天意这天正对着手下发脾气,忽见本县的金捕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金捕头是章天意的结拜兄弟,人皮葬的事情,他是第三个知情人。

金捕头先将桌子上的半杯凉茶一口气喝了下去,高励惊,赶忙问:"现在是几更天?"然后伏在章天意的耳边低声说:“章大哥,人皮的事情我给你解决了!”

昨天晚上,西山脚下发生了一起命案,一名外地的客商被西山一伙劫匪杀害,这名外地的客商身宽体胖,正好可做章家敛葬的人皮!

3.复仇之计

章天意听后,说:“金兄,晚上赵知县命衙役移开棺材,挖地尺。没费多少功夫,就挖出副棺材。衙役把棺材抬到天井,打开棺盖看,大家都吓了大跳:棺材里用棕衣包裹着具下岁上下、龇牙裂嘴的男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渔民来到池塘边,撒下网。他们真走运,第网就抓到了只金色的刺猬。渔民从网里拾起刺猬,送到皇宫。皇后见,马上起身,走到渔民面前,接过刺猬,给了大笔赏钱。皇后又立即叫来最喜欢的女厨师,亲手把刺猬交给她。尸,手脚被棕绳捆着,双目好像死鱼的眼睛鼓出,十分吓人。辛苦你一趟,帮我将那具尸体运回来!”

当天晚上,金捕头领着章府的人,来到郊外,将那具客商的尸体用架子车弄了回来。

公孙柳回到章府,看着那名被杀客商的尸体,点了点头,说:“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公孙柳将那名客商的尸体翻了个身,然后逐一将尸体的骨骼、肌肉和内脏全部取出,只剩下了外面的皮肤。为了更利于隐蔽,那名客商的牙齿、眼睛等器官还是完整地保留着……

章翰的尸体从装满香料的棺木中取出来后,便被客商的人皮包裹了起来,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章翰出灵之日,72具棺木分别经过黔西城的四门,分别埋在了72座疑冢里。而章翰真正的尸体,则在一个大白天被章天意装在一口薄皮棺材中,以府中一名普通侍卫的身份,埋到西山一个极为普通的山坳里。

仇家们果然开始对章翰的疑冢下手,经过一年的挖掘,疑冢破损了二十多座,章翰的仇家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转眼间,明朝灭亡,清大元抢东西,咱也不愿意碰上啊!公安来逮大元的时候,他扭头恶狠狠地骂,李小飞,你敢告老子黑状,等老子出来剁零!兵入关,清军最终占领了黔西城,章天意等一干富人,也都携妻带女逃到了西山的树林中。

清军为了补充军饷,一口气将章翰剩下的几十座疑冢全部掘开,里面自然没有他们要找的金银财宝。为了寻到章翰的真正墓穴,清军抓住了金捕头,严刑拷打之下,金捕头只得供出了章翰被人皮敛葬的事实。

上古时候,谷和杂草长在起,药物和百花开在起,哪些粮食可以吃,哪些草药可以治病,谁也分不清。黎民百姓靠打猎过日子,天上的飞禽越打越少,地下的走兽越打越稀,人们就只好饿肚子。谁要生疮害病,无医无药,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清军直奔公孙柳的家,可公孙柳根本不在家,在"楚霸王项羽乃绝世猛将!英雄世。下世要得将他投胎为万人敬仰的猛将,而且来个更姓不更名!"不知阎王爷觉得这样可否?公孙柳留下的一份敛葬图上,清军终于找到了章翰真正的葬身之地。

章翰的墓穴被挖开,可诡异的是——棺材中却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张薄薄的人皮。更奇的是,人皮里面并没有尸体,竟只剩下一堆细碎的人骨渣子!

开棺的清兵们吓得一声惊叫,仓皇地逃开了,只留下那个空棺中的人皮,诡异地面对着天空……

章翰的墓穴被挖开的消息传到了山里。章天意不由得痛哭失声。当天晚上。他领着几个家人,偷偷来到父亲的墓地,准备将章翰的棺木重新敛装起来。

章天意命家人跳进棺材中,四下"麻家班"的演员中,有个叫梅如海的武生,是个少见的靓角儿,就算不上妆,张脸也能英俊得逼人眼目。一找,竟在人皮的下面,找到了一封公孙柳留给章天意的信。

看完了公孙柳的信,章天意气得咬牙切齿地叫道:“公孙柳,你真是太恶毒了!”

那个客商根本就不是一名客商,他就是被章翰害死的督粮官武可典。武可典是公孙柳的好朋友。武可典死后,公孙柳用不腐药将好友的尸骨保存了下来,然后找了个机会,在西山下做了一个客商遭劫的现场。

公孙柳这样布置,不就等于让武可典将章翰的肉身一口吞下吗?

章天意借着星月的光芒,瞧着人皮口袋里的碎骨头,心中不由得一阵阵发寒。他恨得两手乱撕人皮,大叫:“我撕碎你,撕碎你……”

可是人皮口袋里的碎骨中藏有一根银针,深深地刺到了章天意的手掌里。这枚银针有毒,章天意的手掌立刻变得青紫起来……

他突然明白了——根本没有武可典的鬼魂噬骨报仇之说,章翰的肉身和尸骨,一定是公孙柳毁掉的,公孙柳之所以要这样做,为的就是今天取章天意的性命……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11下

标签:人皮

    上一篇:卢姥姥的天眼 下一篇:地洞里的神秘财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