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闪光的鬼影

闪光的鬼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道光年间,都梁城东街有家张记医馆,坐堂的是位年轻人,叫张函冲。

这日,张函冲正坐在医馆里行医,见一位姑娘在门口徘徊不定,时不时伸长着脖子朝医馆里张望。他心想姑娘是不是因家贫或者其他原因不好意思进来就医,所以才这样踌躇不前。于是,便起身来到门口,问:“这位姑娘,你抓药还是瞧病?本医馆都是以救人为重。”

姑娘脸一红,低头道:“我不小心把胳膊划伤了,想抓点药治治。”张函冲听到这声音,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的声音。可此时又容不得他去多想。于是,他扫了一眼姑娘的胳膊,露出衣袖的那段白玉似的手腕处,依稀能看到几条红红的长条伤痕。张函冲心里一惊,这哪是划伤,分明就是鞭伤,便问:“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我是毛老爷买来的,前几日刚刚拜堂成亲。”姑娘眼圈一红,心中似有难言之隐。

张函冲知道姑娘口中的毛老爷。他是都梁城有名的富户毛于根毛员外。这毛员外长相丑陋,腮帮子处有撮黑毛。他仗着有亲戚在朝廷做官,自己又是都梁城首屈一指的巨富,在都梁城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平时连都梁城肖知府也不放在眼里。

就在前几日,这个已年过五十的毛员外,花钱从人贩子手中买来一个名叫兰逦的姑娘,当晚就迫不及待地逼迫兰逦同房。天傍晚,有个胖胖的中年人来到酒楼门口,拴好驴,小心翼翼地把只长条形的石匣子夹在腋下,踏进了楼里。

只是张函冲没想到,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竟然就是兰逦。

兰逦抓好药,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下,回头说:“张大夫,你很像一个人,真的很像。”张函冲心里翻江倒海似的,表面上却很平静地问:“像谁?”

兰逦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低着头急匆匆地走了。

当天深夜,正在睡梦中的张函冲,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张函冲开门一看,敲门的人竟然是毛员鉴宝团成员多由老字号古董行的资深掌柜组成,其中名头最响的,是来自京城、素有"毒眼张"之称的张乾瑞。此次鉴宝,分文不收,如确实是宝物,只要持宝人肯卖,价格包你满意。外的大管家尧俊。

“张大夫,知府大人有请,请速前往。”尧俊急切地说。

张函冲不禁有些奇怪:是知府大人生了急病?不对,就算生了急病,也犯不着是毛府管家前来相请。张函冲想归想,还是收拾药箱,跟着尧俊出了门。

路上,张函冲追问尧俊,总算弄清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就在一个时辰前,毛府发生了一起匪夷所思的案件,毛于根不知被什么东西掐死在床上。

接到报案后,肖知府不敢怠慢,当即带领一干人马赶到了毛府。

案发现场是在毛员外新娶不久的五姨太兰逦的卧房里。

肖知府察看了一番现场后,除了发现一扇窗户打开外,其他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肖知府又询问了毛府一干下人,下人们都说晚上睡得深沉,不知道这天,正是秋高气爽之日,马大脚原是想去农户家扶桑采麻,轿行在南京郊外,途经小道,忽发现前面吹吹打打,好不热闹。探路的太监告诉她,是辆娶亲的花轿。发生的一切。

由于案发时,只有兰逦和毛于根在一起,自然兰逦的供词最为关键。但兰逦仿佛受到了某种惊吓似的,疯疯癫癫,不让任何人靠近她,嘴里说来说去就是反复一个字——鬼!

肖知府无计可施,只好让尧俊来请张函冲。

张函冲来到毛府,见到肖知府,刚要施礼,仵作来报:“肖大人,再次验尸后,确实毛员外是被掐死的。”

肖知府皱了皱眉,问张函冲:“张大夫,你看五姨太这样子,还能不能治好?”

张函冲顺着肖知府的目光,看到兰逦蜷缩在墙角,全身颤抖,手指着那扇开着的窗户,反复念叨:“鬼影,鬼影……”

“我先开一服药给五姨太试试。”张函冲取出纸和笔刷刷写了几下,递给尧俊,要他速去抓药来煎,让兰逦服下。

半小时后,喝了药的兰逦逐渐平静下来。

兰逦说,夜里她睡得正沉时,突然被毛员外急促的呼吸声惊醒。

兰逦张开眼一看,漆黑的房间,一具全身闪光的鬼影正骑在毛员外的身上,双手死死地掐住毛员外的脖子。

一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了这等惊吓,当场就昏死过去了。

毛员外是被鬼影掐死的,这也太离奇了吧?

但看兰逦惊魂未定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是在说谎,肖知府的大脑一时乱如麻。

张函冲想了想,凑到肖知府的耳边,把白天兰逦到他那儿抓药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

原来,坊间一直有传言,说毛员外是个十足的变态狂。

他每晚和谁同房,就要鞭打谁,现在看来,兰逦身上的伤,可能是毛员外打的。

既然这样,这些下人在夜里不可能一点儿动静都听不到。

肖知府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了张函冲的思想。

顿时,他脸色一沉,眼睛在众下人身上扫了一遍,最后盯在毛府丫环春桃的身上。

春桃住的房间,在这些下人中离兰逦的房间最近,如果真有动静的话,她是不可能听不到的。

果然,春桃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春桃说,起初她听到兰逦的惨叫声,因为毛员外夜里经常鞭打兰逦,所以她也没在意。

直到尿急,她起来上厕所时,正好看到一个鬼影从兰逦房间的窗户跃下。

春桃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再看时,鬼影已踪迹全无。

春桃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就没放心上。至于刚才为什么说假话,她说,是怕鬼影上门来找她。

肖知府傻眼了,这个世上还当真有鬼影?

几日后的清晨,在药店后面的院子里,张函冲正打拳练练身子时,猛然瞅见肖知府跟着店伙计走过来。他顿时一惊,急忙抱拳施礼。

肖知府笑了笑,一摆手,示意张函冲不要多礼。

张函冲不知肖知府大清早赶来所为何事,心中有些那木头桩子深埋于地下,衙役们原本以为拔出来会很费力气,不想他们只是摇陈客人抬头看见他,脸上却满是疑惑:"陈兄?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姓陈,我也不认识你。"晃了几下那木头桩子便被连根拔出来了。不安。

肖知府一点儿都不心急,呷了一口茶后,连称好茶,然后话锋一转,问:“张大夫真是好身手,对了,听说你不是你父母的亲生儿子,而是他们从小抱养而来?”

肖知府的话,勾起了张函冲心中最不愿提及的一段往事,不由得眼睛有些湿润。

张函冲家穷,从小被亲生父母卖到戏班子学艺。9岁那年,戏班子在路上遭遇强盗,只有张函冲侥幸逃脱,流落街头以讨饭为生。谁知天无绝人之路,张函冲幸运地遇到一对会医术的夫妇,他们收养了他。夫妇俩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张函冲。从此,张函冲跟着他们走上了悬壶济世之路。养父母去世后,张函冲到处行医。前几年,他来到都梁赵全自愿带发修行,将来为妈祖庙,点香添油,清扫卫生,此时他正守住大门,任何人没有得到允许是不准进入的,因此,庙里现在空荡荡的。开光仪式将在庙里举行。妈祖阁前的明堂里坏年,诸葛亮率军横渡泸水时,由于这带人烟稀少,且时值农历月间的炎热夏季,泸水与别地方的水不同,"瘴气太浓",且水中有毒,士兵们食用了泸水患病者甚多且出现致死。诸葛亮手下有人提出了个迷信的主意:要杀死些"南蛮"的俘虏,用他们的头去祭泸水的河神,才能保证蜀军渡河时的安全。诸葛亮不忍再杀生,想了个补救办法,他让厨师用白面掺水塑成人头的模样,里边包上牛羊肉,用以替代真人头,起名叫"蛮头"。当天夜里,孔明披上卦袍,在泸水岸边点设明灯数盏,把白羊黑羊及个馒头供在备案上。午夜更,命人把祭物扔进了江中。,早已设置好香案,香、烛已经插进了香炉,因为还没有正式举行开光仪式,它们还没有被点燃。城后,开了这家药店,就此住了下来。

对于张函冲如此曲折悲惨的身世,肖知府自然是感慨万千。

肖知府突然脸色一沉,问:“张大夫,尧管家昨夜被人毒死在床上,你知道吗?”

张函冲大惊失色,摇了摇头。

肖知府随手拿出两张画来,递给张函冲。

张函冲瞧了一眼画像,惊呆了。

这两张画像画的全是他,一张是他小时候在戏班子时的模样,另一张是他现在的模样。看色彩,这两幅画新作不久。

肖知府问:“这是我在尧俊房里搜到的,你作何解释?”

张函冲“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大人,小人冤枉,小人真不知尧俊为什么画我的画像。”

肖知府哈哈一笑:“张大勾践为了炫耀番,手执宝剑,对着大臣的兵器,初试锋芒,果然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夫,你多心了,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这个,是来请你帮我看看,从尧俊尸体上能不能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一个堂堂的五品知府,竟然为了一个案子,不是派人而是亲自来请一个小民。

张"放呜去吧!放呜去吧!"函冲不知道肖知府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只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肖知府来到府衙停尸房。

只见尧俊直挺挺地躺在木板上,印堂发黑,面色紫黑,嘴角边有一片已干涸的黑色血液。

“大人,从尧俊死状来看,是因中毒而死,至于年轻人皱了皱眉,朝身边人看了眼。其他的,小民真的不知情。”张函冲说。

“哼,”肖知府冷笑一声,“这不明摆着吗,尧俊和兰逦有奸情,两人合谋害死毛于根后,兰逦为了杀人灭口,毒死了尧俊。”

张函冲闻言,目瞪口呆。

兰逦被肖知府下了大狱,大街小巷都在流传,说兰逦已经招供,几日后就要处斩。

张函冲心急如焚,他知道兰逦不是那种轻浮女人。

一番思索之后,张函冲痛下决心,赶到知府衙门,求见肖知府。

肖知府没有在堂上见他,而是把他请到后堂的书房。

“大人,”见到肖"噢,是这样,"老太太说,"玻璃山上有座王宫,王宫的宝座上坐着位头戴金冠的公主。如果个男溶骑马通过玻璃山走到她的跟前,她就能得救。否则她辈子都要坐在那里。每天都有无数的骑士和显赫的先生想骑马上玻璃山,但是没有个人成功。"知府,张函冲就双膝跪地,一直叩头,嘴里一直喊,“大人,兰逦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断不会与尧俊做出苟且之事,还望大人明察。”

肖知府问:“你与兰逦素昧平生,凭什么就断定兰逦不是那种轻浮女子,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

张函冲眼睛一热,流下泪来。

原来,张函冲从小被卖到戏班子里,正是兰逦,这个小他两岁的戏班班主的女儿,对他照顾有加,让他感受到了温暖。

在戏班子几年相处下来,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然而,造化弄人。自打戏班遭遇强盗后,逃出来的张函冲一直以为兰逦早已死去。

谁知时隔多年,兰逦竟然会以毛于根五姨太的身份,出现在他的药店门口。

其实,那天张函冲就已经认出,眼前的这个女人财主纳闷的问:"夸你!你哭啥?""就是他年轻时青梅竹马的伙伴——兰逦。

“这就对了,与我推理出来的情景很一致。兰逦是你一生的最爱,你当然无法忍受毛于根每天夜里对她毒打,因此你杀了毛于根,是不是?”

肖知府继续说:“其实那两张你的画像,我并不是从尧俊房间里搜到的,而是在兰逦房间搜到的。那日从药店回来后,兰逦不敢肯定幼时的你和现在的你,是否就是同一人,因此就作了这两幅画相比较,谁知被尧俊偶然发现了,并凭此认定兰逦与你有私情,进而威胁小兰,梦想财色双收。兰逦为了保护你,不得不毒杀尧俊,从这点儿来看,兰逦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奇女子。”

“不,我杀毛于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张函冲满面悲愤地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游走各地,无时无刻不在寻找那几个残杀戏班的强盗。是老天有眼,让我在都梁城碰到了这个强盗头子。他就是毛于根,这个披着人皮的狼,他腮帮子上的那撮毛,我永远也忘不掉。”

肖知府长叹一声:“天作孽,犹可为,"怎么今年这村子连个人也没有?""年"皱起了眉头。人作孽,不可活,毛于根是罪有应得,可国法难违。”

沉默良久,他突然指着张函冲喝道:“大胆刁民,一派胡言,毛于根岂是你杀,分明是尧俊妄想霸占毛家的财产,假扮鬼影掐死毛员外,被本府发现后,尧俊自知罪责难逃,服毒自尽。”

“大人!”张函冲泪流满面,哽咽不能语,只能五体投地,一再叩头表示感谢。

“只是本府还有一事不明,那尧俊又是如何假扮鬼影的?竟然会让兰逦和春桃都韩兴被洪水冲到西大街附近时正好靠近孙财主逃生的那颗大柳树旁,韩兴不顾切地也抱住那颗大柳树弃了床板,会韩兴也爬到大柳树的个树杈上喘了会气定了定神,他向大柳树的另个树杈看去才发现孙财主在那个树杈上躲着。这时孙财主已经吓得闭着眼睛浑身发抖地就要失去知觉了,韩兴爬到树上来时孙财主点也没有发觉,更不知道这时树上在他对面已经多了个逃生的伙伴,如果他发现韩兴心里多少会仗些胆子。信以为真,看来,本府明天还要再去尧俊房间里好好搜查一下才行。”肖知府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张函冲听,就这样嘴里念叨着,沉思着,随意对张函冲挥了挥手,让他离去。

张函冲心领神会地重重磕了几个头,离开了。

当天夜里,张函冲提着一个包袱偷偷潜进了尧俊的房间,把包袱且说抓来吴吉,带上堂来,番审问,唐执玉随即命将他押进死牢。唐执玉又把差役原先押解来的那个杀人凶犯提到堂上,对他说道:"本官向秉公断案,你的冤情现已昭雪。我今天已烧化纸符张,让那为你诉冤的冯德山的亡魂于天之内送来诉状。你可以给家人捎信,报个平安,待本官得了诉状,即可放你。" 塞到尧俊的床底下。

包袱里有一套从头裹到脚的全黑色紧身衣。紧身衣上绘着一具和真人大小一样的骷髅骨架。骷髅骨架上每个线条,张函冲都涂上足够多的荧光粉。

这样,在漆黑的夜里,穿着这套全黑色的紧身衣,一具类似骷髅的鬼影就复活了。

选自《民间故事》2012.10

标签:鬼影

    上一篇:豆腐侠客 下一篇:湖边奇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