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致命驿站

致命驿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碧云岭杀机

至元二十七年初春的一天午后,年方26岁的谢景行白博文觉醒来已是傍晚,他踱到店里,常宏看到他迎了上来,喜笑颜开:"师傅,咱昨天进的画下午就卖掉了,千大洋呢。"白博文心里咯噔下:"买主是谁?"常宏道:"大洪米店的高老板,都没怎么还价。"白博文略略安心,这高老板是个暴发户,附庸风雅之人,量他也看不出什么蹊跷。骑着快马刚踏上碧云岭,便听一声刺耳的唿哨响起。

糟糕,有强人!不等谢景行打马飞逃福清寺原名福清院,是代时的高丽僧人玄纳禅师来泉州求法,拜高僧雪峰寺义存为门徒。当时,闽国刺史王延彬的衙门就设在泉州,知悉此事后就在西门外(今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北峰街道石坑村)建福清寺供其居住。福清寺的范围十分广阔,有十余区余,规模十分巨大,建有殿,寺前延伸至坑尾村,寺前有个池塘叫"福清潭",是福清寺的放生池。福清寺的规模较大,除了地上建筑外,还有地下暗室,但是外人都不知道,由于此寺年代久远,香火旺盛,外地慕名而来的信男善女络绎不绝。,就见三个手持弯刀的蒙面强盗从参天古树后冷不丁地蹿出。快马受惊,扬蹄嘶叫,径直将谢景行摔落马下。等他骨碌碌地滚出几丈远想爬起来时,忽觉脖颈一凉。

是刀架上了吃饭的家什。谢景行顿时吓得六神无主,冷汗迭出:完了,这下小命要交代了。不成,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弄清楚是谁搬了自己脑袋的家。可不待他开口,对方倒抢了先:“呔,你是何人?快把银子拿出来!”

我是何人?谢景行不觉眼前一亮。这还用问吗,看我骑的马穿的衣服,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我是个驿丁,信使。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你们不能杀我!心下想着,忙说:“三位大爷,我是……是个信使。信使只送书信,不送银子——”

“少聒噪。没银子,那就把命留下!”其中一个凶悍的家伙一把扯下谢景行背着的信袋,开翻。可将信袋翻了个底朝天,也只抖出几封书信,没找到半两纹银。旁侧的胖汉牛眼一瞪,瓮声瓮气地嚷:“大哥,干脆剁了他,抢马!”

马是好马,能值不少钱。强人使个眼色,恶狠狠地举刀便砍。眼见逃生无望,谢景行双眼一闭,硬挺着挨刀。刀光闪过,痛叫声起。谢景行以为是自己发出的叫声,可转念一想,不对劲在王宫里,几位哲学家、逻辑学家和法律学家正在讨论个问题。他们各有各的见解,可谁也说服不了谁。,脑袋掉了,哪还能喊痛?惶惶地睁眼一瞅,当即发了蒙。地上横着把弯刀,三个强人已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

迟疑间,身后传来了一声沙哑的询问:“年轻人,你真的是信使?”

谢景行仓促回头,一个"我给你娶侄媳妇了。"年约五旬、满面虬须的男子映入了眼底。男子的手里,还握着几粒石子。不用说,是他打跑强人救了自己,谢景行赶忙道谢:“多谢恩人相救。在下谢景行,是,是个信使,敢问恩人高姓大名?”

男子一听,突然老泪纵横,张开双臂紧紧抱住谢景行,哽咽失声:“上天有眼,总算让老夫在有生之年盼到了你!年轻人,快告诉我,你是王冰听了,不禁摇头说:"如果属实,那便是贪赃枉法。备轿,随本府前往清水县,着快马通知该县县令准备向本府汇报断案经过。"哪个驿馆的?鸡鸣驿、乌龙驿、飞云驿还是清水驿?”

什么鸡鸣驿、乌龙驿?谢景行一头雾水。这些驿馆,他从没听说过。正琢磨该如何回答,却见男子眼现疑惑,陡然出手扼紧他的脖子,嗓音里也含满了浓浓杀机:“你不是信使,你是鞑子的细作!老夫这就杀了你——”

(二)幽谷风呜驿

日落时分,拐来拐去,谢景行被男子带进了一座人迹罕至的幽谷。令谢景行惊讶的是,在一片隐秘的松林里,竟矗立着一间残破的石屋。屋门正上方的石匾上,镌刻着三个大字:风呜驿。

男子叫卫风。他没有杀谢景行,是因为看到了谢景行信袋里加印勘合的信件。勘合和火牌又称邮符,是驿馆使用的凭证。官府和民间传书要看勘合,兵部急件要看火牌。此外,在谢景行骑乘的快马屁股上,卫风还看到了一个“驿”字。

走进石屋,卫风阴沉着脸,沉默了足足有半个时辰才开了腔:“谢兄弟,你没骗我吧?”

“卫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报答还来不及呢,怎会骗你?”谢景行回道,“如今的天子是大元皇帝,你说的什么乌龙驿、飞云驿早就废弃了。”

“这么说,理宗皇帝也归天了?”卫风又问。谢景行连连点头:“别说理宗,就连度宗、恭帝、端宗,还有大元太祖、太宗和宪宗也都驾鹤西去了。”

谢景行所言的宋度宗、恭帝和端宗,是南宋王朝的天子,时至今日,蒙元的皇帝也已换了七八茬!这也难怪,卫风当上管理驿站的小官捉驿那年只有19岁,是宋理宗景定二年,而眼下已是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整整30年,卫风都窝在幽谷坚守风呜驿,又哪知战火已熄,连天下也换了主子!

“唉,世事难料。30年了,我说怎么就盼不来一个信至于原因,还不能讲,赶快按照他说的去做,不要舍不得银子。使?”卫风喃喃自语。谢景行也唏嘘不已,想当年,蒙古铁骑长驱直入,气数已尽的南宋王朝一再龟缩南逃,哪武向南这回可沉不住气了,刚才碰到了道士,说我气色不正,转身又碰到你这个尼姑,说我官挪位,真是奇了怪了家有老母,妻子贤惠,我在吉祥瑞杂货铺里没仇人,不无事生非,哪来的灾祸,不理他就是了,想到这里便转身走了。还顾得上一个小小的幽谷驿站?可是,既然久无音讯,你怎么不走?谢景行疑惑地看向卫风。卫风霍地起身,逼视着谢景行,问:“你此行要去何地?又是为谁送信?”

“我,我……”谢景行支支吾吾周过去了,还没有找到,大学士也着急了。这天来到皇后村,这是这带最后个村子了。大学士同往常样,让乡绅把村上适合婚嫁的姑娘都叫来,个个的查。到天快黑的时候姑娘们也都排查完了,还没有结果,大学士更着急了。大学士问乡绅:"你们村上的姑娘都叫来了吗?",闪烁其词,“我要去临渝。卫大哥,我只是个信使,只管送信,别的都不清楚。”

卫风紧皱眉头思忖半晌,让谢景行用了些野果兽肉,随后带他去了客房休息。次日一早,卫风取赵太祖千里送京娘的故事出一封加印有“五百里”字样的密件,一字一顿地问:“谢兄弟,驿站的规矩,不必我多说吧?”

但凡标明四百里或者五百里、六百里字样的,当是紧急公文,要求驿丁快马加鞭,星夜兼程,一旦延误,就要治罪。接着,卫风说出了一个地名:龙家营。

龙家营在临渝城南二百里外的大山深处,道路极为难行。卫风再三交代,这封信务必送到一个叫刘的人手里,绝不能出现任何差池。谢景行装好信件,风一般奔出了风呜驿。刚翻过碧云岭,谢景行就拆开了加急信件。一看之下,当即惊得目瞪口呆,心头乱颤——

早在景定元年,龙家营内就秘藏着一支近千人的南宋奇兵,将领正是英勇善战的刘刘将军。这支军队,当初意在攻打上都,解南宋之困。可屯兵龙家营后,兵部的命令迟迟未到,刘只能按兵苦等。命令要到那儿才叫见鬼,还没和蒙古铁骑照面,兵部那帮糟老头子早做了鸟兽散。而风呜驿,就是专门为龙家营设置的。眼下,卫风竟假传兵部命令,要刘起兵反元!

(三)六百里加急

作为一名称职的驿丁,必须做到两点。第一,少问,多舌会遭受鞭笞之刑;第二,不准拆阅,拆阅则有砍头之虞。谢景行没做到,因为他压根就不是什么信使。

谢景行原籍临渝,是个肚子里有点墨水的读很久以前,有个大家庭,这个家有吃不完的米和粮,用不完的美丽布匹,日子过得十分幸福。周围的邻居们都很羡慕,大家都说定是幸福鸟住进了这个家,直都没有离开。书人,半年前,他前往大都想考取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谁想连初试都没过就被否定了。回家途中,就在身无分文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恰遇一个驿丁暴病身亡,跌落马下。为了混口饱饭,他便掩埋了驿丁,当起了冒牌信使,好歹没亏着肚子。不料,卫风竟信以为真,派了他这么个致命差事!

去,死路一条。当今朝廷兵强马壮,西辽、大金、吐蕃,包括南宋都被消灭,区区龙家营算啥?筷子一夹就没的一碟小菜!剿杀完毕,人家要问谁送的信,那我谢景行焉有命在?不去,又怎对得起我取自《诗经》的名字?景行行止,祖上要我做事光明正大,卫风救了我的命,岂能不答谢?思来想去,谢景行一咬牙下了决心:去龙家营,命可丢,道义不可丢!快马飞奔,一路急行。第二天正午,谢景行翻山越岭,闯进了密林深处的龙家营。正举目四望,忽听密密匝匝的蒿草丛中作响,几个持刀大汉跳了出来!

“各位,千万别动手。我是信使,从风呜驿来的。”谢景行忙不迭地掏出了加急密信。那几个大汉显然一怔,随即眉飞色舞,大喊大叫:“刘将军,来信了。风呜驿来信了——”

一时间,山林中欢声雷动,“呼啦啦”奔出了数百野人模样的军丁。在众人烘云托月般的簇拥下,谢景行被请进了一座山洞。很快,一个身材魁伟的男子大步冲来,二话不说便抢去信件,急急撕开。谢景行看得真真切切,男子和卫风一样激动莫名,热泪汹涌:“吾皇英明。我刘等了整整30年,终于等到了。我还以为皇上已忘了我呢!”

可看着看着,刘愣住了。几位朱海潮只好将城里的大夫全请了过来,可大夫们各有各的说法,什么方法都用尽了,仍然没法阻止血线的前行。就这样,又过了半年,这条血线已经从指尖直伸到胸口前,看样子它将要直往心脏里走。朱海潮天到晚除了抓痒外。几乎没法做任何事,而且从手直到胸前,已经被抓得没有块好皮肤,人也被折磨得皮包骨了。副将走上前,纳闷地问:“刘将军,信里是如何写的?是不是兵部赵大人的命令?”

愣怔片刻,刘将军嘴角掠过一丝苦笑,摆摆手说:“周统领,吴统领,你们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刘将军,请问,要不要回复?”等几位副将退出后,谢景行赔着小心问。刘将军叹口气,说:“辛苦你了。你下去休息吧,让我考虑考虑。”

一夜无话。天亮时分,谢景行被三声炮响震醒了。走出客房,就见千余人马已集结完毕。刘将军递过一封信,说道:“谢信使,劳烦你速速回程,将这封六百里加急呈送兵部,不得有误。”

“遵命。”谢景行接过信,踩镫上马,急行出山,奔着碧云岭下的风呜驿去了……

(四)最后的驿站

两日后,风呜驿内,谢景行瞪着卫风,板脸问道:“卫风,你破坏了驿馆规矩,拆阅了密件?”卫风不语。

沉默即是承认。谢景行继续质问:“卫风,你是个不称职的捉驿。破坏规矩,你应直站在旁边紧盯着冯的武士们齐声怪叫,上前就抓住冯。康熙捂住受伤的头部,气愤地吼道:"拉下去!"该明白怎么做。”

“我明白。”卫风神情憔悴,像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自言自语,“风呜驿,是我朝最后一个驿站。我会守着它,一直到死,再不出碧云岭半步。”

谢景行暗暗松了口气,说:“苍龙以海为驿,虎豹以林莽为驿;酒以心为驿,士以知己为驿。卫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知己。从今往后,风呜驿既是你的驿站,也将是我的驿站。保重!”

辞别卫风,谢景行没有回老家临渝,而是去了“站赤”,做了一名真正的驿丁。蒙古一统中原,将驿馆改称站赤。因驿丁薪水微薄,当算苦役,根本没人雷公出来后,从口里拔出颗牙齿来,酬谢侄儿、侄女:"娃儿,你两让这牙齿去种植,人们给禾苗壅肥,你两人去壅这颗牙齿就可以了。等它长出果子,成熟了,摘下来挖去里面的心,晒干后再保存起来,日后自然有用。"说完,腾云驾雾走了。愿意干,站从前有户人家,家里只有父女两人。女儿不仅漂亮,而且非常聪明。赤所用驿丁多为征召的农人。谢景行主动上门,捉驿自是欣喜应允。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能经常去风呜驿,看看老朋友卫风。直到卫风弥留之际,谢景行才道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不光撕毁了卫风写给刘的密信,还假借兵部之名要刘销毁军械,化兵为农。当然,他也拆阅了刘衍的回复。刘说:他谨遵圣命,将带领将士开垦山林,安居乐业。但卫风看到的,却是谢景行伪造的刘诚心归附大元朝廷的回函。

“卫大哥。当今天子励精图治,天下河清海晏,又何必再起刀兵?”谢景行紧握着卫风的手,说,“我骗了你,请你原谅我,我是真的不想看着数千将士白白送命啊!”

卫风定定地盯着谢景行,嘴唇翕动想说点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不过,在闭上眼睛前,一丝笑意浮上"你母亲?"年轻人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便问,"令堂今年多大年纪?"老头回答:"差两岁就十了。"年轻人又问:"老先生,你今年高寿?""什么高寿,我才十岁。"了他的嘴角。谢景行知道,卫风原谅了他。事实也是,苍生可畏,人命关天,一个冒牌驿丁却靠伪造密函避免了一场战祸,挽救了千余生命,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

选自《山海经》2012.2上

标签:致命

    上一篇:剧团深山奇遇记 下一篇:面对疯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