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面对疯魔

面对疯魔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A

上网好几年了,会网友还真是第一次。

事情还得从昨天中午说起。刚一打开电脑,就接到一个本市网友发来的信息,说要见见我。这家伙加我好友差不多有半年了,视频过两三次,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不属于我喜欢的类型。

本美女是你想见就见的吗?我在回复后面加了一个龇牙咧嘴的狂笑。

谁知道他勃然大怒,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你要是不跟我见面,我明天就去杀人!我快速敲下一行字:你爱杀谁就杀谁,关我什么事?就在准备发送的时候,隐隐感觉有点不妥。这家伙不会真的如此疯狂吧?假如他真的去做那样丧尽天良的事,那岂不是“我虽不杀无辜,无辜因我而死”?他的网名也很让人放心不下——嗜血疯魔。

我想,我该会会他。

约定的时间是今天上相传,古时有对燕子筑巢于嘉峪关柔远门内。日清早,两燕飞出关,日暮时,雌燕先飞回来,等到雄燕飞回,关门已闭,不能入关,遂悲鸣触墙而死,为此雌燕悲痛欲绝,不时发出"啾啾"燕鸣声,直悲鸣到死。死后其灵不散,每到有人以石击墙,就发出"啾啾"燕鸣声,向人倾诉。古时,人们把在嘉峪关内能听到燕鸣声视为吉祥之声,将军出关征战时,夫人就击墙祈祝,后来发展到将士出吕郎中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看看满地的人,默默地转过了身走到床边,说声:"我给他上药!"关前,带着眷属子女,起到墙角击墙祈祝,以至于形成种风俗。午九点半,地点是老百货大楼对面的广场。可是现在已经十点多了,而我却还在赴约的路上。在慢慢蠕动的车流中,我疯狂地摁着喇叭。

回忆是消磨时光解除郁闷的好方法,来回忆一下与嗜血疯魔网络交往的点滴吧!他给我的印象就是那张孤苦颓废的脸和一个非常另类非常冷酷的网名;他对我的了解也非常肤浅,他不知道我的真实姓名,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不知数月后,章清将家人接来起居住。年任期满后,章清雇了条船,率家人离任返乡。道我的现实工作。我一直对他说我是一个文学女青年……

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来电打断了我干巴巴的回忆。

“你是莫愁吗?”

“我是,啊……我不是,你是谁啊?”奇怪了,现实中没有人知道我的网名,知道我网名的那些虚拟人都没有我的电话。

“我是市公安局的局长。现在有一桩劫持人质案件与你有关,劫匪自称嗜血疯魔,说是你的网友,还说一定要见到你才会释放人质。请你立即赶到老百货大楼对面的广场,协助我们工作。”

我彻底晕了。将信将疑中,又接到了单位直属领导的电话,内容和语气与刚才的王局长高度一致。

我如实交代了自己目前的位置,立马就有大量警务人员和警车前来为我疏散交通。警笛长鸣,警车开道,我把汽车开到一百迈,在这行人如织,车流如蚁的都市,这样拉风的机会不多。

B

很快就到了事发地,现场早已拉起了一道道警戒线,十几辆警车毫无规则地散布在周围,车顶上闪烁着忽红忽蓝的灯光,高音喇叭也在不停地喊话。记者们举着相机,伸长脖子努力地捕捉精彩瞬间。外围更是人头攒动。

王局长派人把我叫进了一辆警用依维柯,那里坐着几个愁眉紧锁,一筹莫展的人。

“这是王局长,这是谈判专家,这是犯罪心理学专家,这是刑警大队长,这是特后代人们感念他的功绩,为他修庙筑殿,尊他为"禹神",我们的整个中国也被称为"禹域",也就是说,这里是大禹曾经治理过的地方。警大队长……”其中的一位在向我介绍,“劫匪很狡猾,将人质挟持在两面墙的夹角,我们的狙击手找不到有效射击角度。目前劫匪手里有一把刀,还有一把手枪,据我们估计,应该是真枪。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家伙,人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所以,我们希望你能以网友的身份劝阻他犯罪。”

“那么……我该怎么办?”我问。

“尽量劝说他,让他释放人质,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王局长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总之,要确保人质安全,你必须机智一点,随机应变。”

事已至此,我别无选择。

警察向劫匪喊话:请你克制情绪,保持冷静,你的网友莫愁已经来了!我们立刻安排你们见面!

五分钟之后,我走进了包围圈,慢慢地向中心靠近。

“站住!不要往前走!”正前方十米的地方发出一声喊。我望去,一个十来岁的女孩,胸前横亘着一只青筋暴露的手臂,手臂的尽头是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刀刃紧贴着她的颈动脉。女孩头发凌乱,面色苍白,双腿打战,两只大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恐惧。她的身后,蹲着我的网友:嗜血疯魔。收复台湾后,派何廷斌前往高山族聚居的山村了解情况,并向当地民众说明义军来此是为了赶走荷夷,收复国土,拯救人民的。

疯魔从女孩身后探出半张脸,“站住,再走我就开枪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我的胸膛。

我不敢再向前走,立在那里。

“你是莫愁?你就是我的网友莫愁?”

“是的,我是莫愁,我就是你的网友莫愁。”我中规中矩地回答,像是很多年前面对老师的提问,“我们在织女望着天河对岸的牛郎和儿女们,直哭得声嘶力竭,牛郎和孩子也哭得死去活来。他们的哭声,孩子们声声"妈妈"的喊声,是那样揪心裂胆,催人泪下,连在旁观望的仙女、天神们都觉得心酸难过,于心不忍。王母见此情此景,也稍稍为牛郎织女的坚贞爱情所感动,便同意让牛郎和孩子们留在天上,每年月日,让他们相会次。视频里见过好几次,你认识我的。”

“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不来和我见面?”疯魔很愤怒。

“我没有骗你,相反,我急着赶来和你见面,闯了一个红灯,被交警拦下了,耽误了时间。不信,我可让你看我的罚单。”我真的没有骗他,事实如此。

疯魔脸上的戾气消退了几分,语气也缓和了很多,在他的授意下,我又往前走了五米。现在,我可以清晰地看到人质脖子上被刀刃勒出的细细血痕。

“小妹妹,你不要害怕,这位大哥哥是我的朋友,他不是坏人,他不会杀你的。”我用极度温柔的声音安慰被劫持的女孩,同时,也在安抚自己。

“是的,我不是坏人,我真的不是坏人,哈哈哈哈!”疯魔的声音尖锐刺耳。

许彦所住的那个城里,有个富翁家财万贯,生性吝啬,毛不拔,专门盘剥穷人,是只出名的"铁公鸡"。许彦也曾多次受他的欺凌。书生听了许彦说的这件事,说:"别难过,朋友。我这就去教训教训这只铁公鸡,拔他几根鸡毛!"说罢,两人就朝大富翁家走去。C

按照疯魔的指示,我席地坐下,静静地听他倾诉:

我一生坎坷,困境重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到现在还是一个失败者。我的父母很爱我,可是他们不爱对方,离婚了!现在都死了!我的田地被征收了,征收款被我老婆卷走了,唯一的儿子也被她带走了……

在这个世界里,我是孤独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人愿意听听我的心声。后来,每到农历月初,相传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姑娘们就会来到花前月下,抬头仰望星空,寻找银河两边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希望能看到他们年度的相会,乞求上天能让自己能象织女那样心灵手巧,祈祷自己能有如意称心的美满婚姻,由此形成了夕节。我恨这个世界,我恨所有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包括我的老婆,也包括面前的你!因为你也不在乎我,你迟到了一个小时挨到日暮,张大嘴回到了"食天楼",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王柱见张大嘴回来了,第个迎上去问:"怎么样,输了吧?俺老婆可是规矩之人,两银子,拿来,不许赖帐!",没有人在乎我,没有人!

我要见你,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找个人说说第天,王小贵与另外几个打短工的开始秋收了。早起后,铁公鸡带着王小贵等人先去西洼积水地划船收高粱。"小贵啊,划船的工夫就属你了,开船吧。"铁公鸡说完,王小贵接过桨,故意高桨,低桨,船在水中打转转,气得铁公鸡着急地问:"王小贵,你怎么不好好划呀?"王小贵不慌不忙地说:"老东家,我不是跟您说了吗?划船推会,就是会推着船走,不会划。"铁公鸡没办法,船上的其他短工都是外乡人,不会划船,他只得自己动手划船。话。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不值得留恋,但是,我需要有人来听听我的临终遗言。我希望你为我写一篇文章,记录我失败的人生,题目就叫:生无可恋,嗯,对,生无可恋。

其实,我不想杀人,不想杀这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陈春秋又吩咐值班庄丁通知每家每户,让他们到相府门前品尝皇帝赏赐的御梨。不会儿,相府门口就排起了两行长长的队伍,男左女右,秩序井然,每人都走到大缸前领取盅梨水。最后统计结果,来领取梨水的共计人,没有前来的人都是卧病在床的老弱病残,陈春秋把缸里剩下的梨水分成盅,分派人手送到他们家里去。乾隆见陈春秋办事忙而不乱,不偏不倚,不由得连连点头,但他看到盘里还有两个柿子,便不解地问道:"这两个柿子你怎么处置?",可是这世间多苦多难,活着更是一种折磨,所以,我要带她一起走。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都好过这个肮脏的人间……

疯魔时而平静,时而激动,时而愤怒,时而哭泣,断断续续地说了近一个小时。被罐头国的附近便是苗国,就是和丹朱同造反失败的苗的子孙聚居于此而成国的。苗国的人也都生有翅膀,翅膀生在腋下,很小,也只能点缀观瞻而不能飞行。劫持的女孩脸上,呈现出一片可怕的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现在疯魔说累了,孙带着妻子来到间破败没人用的老船内生活,外面下着小雨还流进屋子里面,滴落在孙的身上,妻子小月带着刚出世的孩子。我想应该轮到我说两句了。

我说:“你放开她吧,我来做你的人质。”

我还说:“你不要杀人,只要你放开她,大家都会原谅你的,法院也不会判你死刑,最多一两年,你又出来了,你还可以创造精彩的人生。”

我的说法被疯魔一一否决。他坚定不移地要留下我的性命为他写书,同样坚定不移地要带着小女孩离开人间。

作为一个文学女青年,我感到今天特别失败。那些滔滔不绝的口才,优美动人的词句,字字珠玑的诗歌,妙语连珠的文章,在此刻是多么的苍白!

“我渴了,要喝水,你去拿瓶水来。”疯魔说。

我点点头,揉了揉麻木的双腿,"好哇!你不还印,小编发现,我爱故事网的网友最爱看的是民间故事,这篇民间故事很具有幽默感,小编在微信上发现的,现摘来与大家起分享:我叫你们个个葬身大海!"站起身来慢慢地向外围走去。

接过一瓶矿泉水,我又默默地走回来,在离人质两尺远的地方停下脚步。

“莫愁,你也渴了,你先喝吧!”疯魔似乎很关心我,可那半边脸上却带着一丝狡黠的笑──他是怕水里有毒。

我拧开盖子,一仰头喝了半瓶。

“好了,剩下的留给我喝,你慢慢地递过来!”疯魔放下左手里的枪,眼睛直直地望着我,伸手迎向我递出去的那半瓶水。

我的心突然跳动得很厉害,手也跟着哆嗦起来,就在快要完成交接时,我的手一软,那瓶水脱手掉落在地。

疯魔本能地低头并倾斜身体,想从地上捞起那半瓶水。在这一瞬间,我抖了一下手臂,一只精巧的特制手枪顺着胳膊滑到我的手心,接着,我对着他扣动了扳机。

架在小女孩脖子上的西瓜刀跌落在地,疯魔缩回手来捂在前胸,他抬头看着我,眼神里充斥着震惊、不解、迷茫、幽怨和愤怒,很艰难地说:“你、你不是我的网友,你不是……莫愁……”

我抱起早已虚脱的小女孩,在战友们的簇拥下向外围退去,心里说:我是你的网友,我是莫愁,可我也是一名警察,对不起……

那年,我才十八岁,从特警学校毕业分到特警队才三个月,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选自《新故事》2012.12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致命驿站 下一篇:孙策借兵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