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父子郎中

父子郎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姥爷姓巩,住在河北蠡县南于八村,是位老中医。这则故事是姥爷亲历的一件奇事,至今依然在家乡流传……

那是1942年,河北蠡县被日军占领。这天,一队日本兵开进了南于八村,在翻译的带领下,来找姥爷。原来,日军山田大佐中邪了,瞪着俩痴呆呆的眼珠子,不说日语,居然满嘴地道的山东话。

姥爷听完差点儿乐出来,说:“这事你们找我一个野郎中有什么用?”

翻译推了推眼镜说:“因为山田大佐用山东话喊你的名字。”

姥爷愣住了,别说是日本当官的,就是普通日本兵躲都躲不及呢,我怎么可能认识他们呢?但看目前这情形,自己是不行的。于是,姥爷安顿好怀孕中的姥姥后,跟着走了。

当天,姥爷就被翻译带入一间隐蔽的地下室里。昏暗的房间内,有一人被捆在椅子上,不用问,是中了邪的山田大佐。

姥爷刚刚站定,山田大佐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是巩郎中!”果真一口地道的山东话。跟着居然向前一窜,背着椅子就跪在了地上,“恩人啊,贫僧终于见到你了!”

姥爷吓得一个劲地后退,而另一位日本军官则鬼一样地吼了一声,一脚把山田大佐踹得躺在了地上,然后恶狠狠地盯着姥就问:"老哥哥,你为啥要杀这个黄皮子?""唉,兄弟,这黄皮子常偷喝我的酒,使我不发财了。今儿个好不容易逮住了,我非把杀它死吃了肉。"彭老头说着又磨起刀,这时,黄皮子两眼的泪扑打扑打地直往地下掉,王老头说:"老哥哥,这黄皮子好赖也是条命,你行行好把它放了吧,它喝你多少酒,我给你多少钱,行不行"?彭老头着急地说:"不行!"王老头好说歹说,彭老头才答应放了黄皮子,张老头上前把黄皮子从树上解下来,转眼间就没影了,王老头给了彭老头点钱,就推着小板车做买卖去了。爷,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

翻译慌忙点头,等日本军官说牛魔听那巨人地动山摇般的脚步声在山坡那儿消失时,才小心翼翼地把那只蓝隼从栖木架上取下来。他牢记狐狸的忠告,象拿块易碎的玻璃似的,十分当心地把乌儿带到了门口。但是很糟糕,他打开门时,蓝隼看到白天的亮光,便张开翅膀,根蓝翅膀羽毛碰到了门柱;于是门柱马上发出阵尖叫声,声音响得在百里以外都能听到。完后,对姥"吃汤团罗,吃汤团罗!大汤团铜钿买只;小汤团个铜钿买只!"爷说:“这位是乔本太郎,是山田大佐的上司。他说,山田大佐向你下跪这事,你不能说出尼姑闭目思忖了会儿,说:"办这种事不可直接说与她,妇人面皮薄,即便心上有意,嘴上也难以应承。要成全你这件事,必诱使张氏来庵,我设法将她灌醉,你方可从中下手。等她醒来,生米已成热饭,到时再慢慢用言语开导她,她即便心有不甘,而事已至此亦无可如何。关节打通,你人今后便可长久往来。"去,不然就把你喂狼狗!”

姥爷战战兢兢地点头说:“不敢,绝不敢,我,我哪知道是为啥要对我下……”说到这儿,突然愣住了,“刚才,山田大佐他,他自称‘贫僧’,这……”

翻阿见刘仁义离开座位,忙上前扶住,然后对孙杰说:"孙老爷,你报价也太高了吧,现在兵荒马乱的,谁有这么多钱买地啊!我看口价,千两银子我们就要了。"译官说:“巩郎中你好好想想,你有没有救过和尚?”

姥爷苦着脸说:“我行医多年,救过的人无数,我哪记得住?”

“巩郎中,你真不记得我了?”躺在地上的山田大佐接了话,“5年前,一位山东的游方僧人病倒在南于八村的村口,是你把他背回家救活的。”

姥爷呆住了,是,他想起这事来了,记龙笑嘻嘻地说:"我从没有人烟的后山山脚穿到了这里,身子都藏在山里面,不会惊吓人们了吧?"得和尚离开前,曾说过一定要报答活命之恩。可现在却引我来这“鬼窝”,这哪是在报答我,不是要害我吗?

“哦,是这么回事。”翻译官明白了过来,“巩郎中,恐怕这叫‘鬼上身’。当年你救过的那个和尚附在了山田大佐的身上,看来那和尚已经死了。”说到这儿,翻译官转身毕恭毕敬地对乔本说了起来。

姥爷一句日本话也听不懂,更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只傻呆呆地看着这位“山田大佐”。如今可有意思了,山田大佐居然闭上了眼,睡着了一般。

翻译官转回身来了,对姥爷说:“乔本太郎让你问问,和尚为什么要附在山田大佐身上?问不出来,唉,他就要把你喂狼狗!”

姥爷吓得一哆嗦,慌忙走前几步,问道:“山田大……不是,那,那和尚,你为啥要附到山田大佐的身上?”

“山田大佐”闭着眼不吭声,好像没听到。姥爷提高了嗓门:清朝初年,永安县的鸡爪山上有伙强盗,头领叫陈定威,十来岁,武艺高强。不过他劫道从不伤人命,还有个规矩,只抢价值百两纹银以上的财物,而且每人身上只夺件,多也不要,这叫做"穷不出手,富不杀绝"。知县也曾派官兵来围剿过几次,无奈鸡爪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官兵都徒劳而返。“那和尚,你为啥要附在山田太君的身上?”

“山田大佐”照旧闭着眼不答话。翻译官同情地看着姥爷,偷瞥了眼乔本太郎后,对姥爷低声说:“巩郎中,乔本太郎这鬼子最不是东西了,我先不给你翻译过去,你赶紧想办法问出来,不然他真敢把你喂了狼狗!”

姥爷一听可真急眼了,几乎跳着脚地叫了起来:“和尚,你倒是说啊,你当年不是说,要报答我吗?可现在,你却是要害死我啊!”

姥爷话音刚落,突然没来由得俩眼一翻,直挺挺地摔在地上,旋即又如弹簧一样直挺挺地弹起,瞪着乔本太郎,就开了口,居然说的是日本话!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乔本太郎和翻译官都目瞪口呆。还是翻译官先缓过神来,他懂日语,“姥爷”是在痛骂乔本太郎丧心病狂,禽兽不如,还把乔本太郎在日本干的一些肮脏事也给说了出来。

乔本太郎被骂醒了,鬼一样地吼着 事到如今,邢大只好点头应允。次日,洪大便将此事告知刘,刘心喜若狂,当下转告父母,择吉日完婚。成婚那天,父母亲戚乡邻见新媳妇温顺柔美,都赞不绝口。刘公子更是笑遂颜开,喜不自胜。夜深客散,刘步入洞房。纸终究包不住火,美女突变成俊男,刘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邢大却极尽媚态,柔言蜜语劝道:"你千万不要害怕,我早已经想好了出路。我有祖传秘技,能够使仙人附体,治百病有神效,如果我们做这生意,肯定能够赚到很多钱,今后任你娶妻买妾,养儿育女,我绝无怨言,更不阻止。"事已至此,刘只得答应了。,举起刀就扑向“姥爷”。可还没到“姥爷”身前,就莫名其数年后,长江决口,朝内推测某地方定出现宝贝(据说出现宝贝长江就要决口),皇帝下告示"谁若能堵住长江决口,就赐给谁高官厚禄",沈万山知当地官府得知此事后,心中大为高兴,可是当地百姓不乐意了来到衙门外高声大喊让父母官派兵剿杀土匪为水无情报仇,官府看到此景后深知众怒难犯只得说,我们马上派人先去寻找到水无情的尸体,让死者入土为安。道后,截告示,带着聚宝来到南京与皇帝讲好条件,皇帝随口答应"更借、更大祸已经闯下,小田蹬着轮车,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不知道如何向老板交代。工作前老板就反复交代过了,送水时定要轻拿轻放,弄坏个桶,扣工资百。如今弄坏了十几个桶,看来这个月基本上白干了。眼看就要实现的第个梦想,又离小田远了许多。还"。沈万山来到决口处,拿出"聚宝盆"往盆内放把土,放到决口后,立即堵住决口。妙地站住了,然后僵硬地转回身,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密室。几乎同时,姥爷也不说话了,泥一样瘫在地上。

这时,“山田大佐”睁开了眼,急切地叫道:“巩郎中,巩郎中,快醒醒!”

姥爷睁开了眼,对刚才的事一无所知,嘟囔道:“怪了,我怎么躺地上了?”跟着,好像想起什么,一骨碌爬了起来,“和尚,快说为啥附到山田大佐身上?不然就要把我喂狼狗了!”

“山田大佐”笑了起来,说:“巩郎中别急,刚才贫僧让山田大佐的魂魄附在你的身上,搅乱乔本太郎的心神后,进入到了他的身体。如今,乔本太郎应该切腹自杀了。翻译,你还不去看看?”

翻译官激灵了一下,答应了一声,撒腿跑出门外,没一会儿便跑了回这日,宫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驸马张和公主大宴群臣,皇上驾坐正位,朝元老宰相和驸马张左右对坐,其余百官均列案作陪。酒过巡,宰相有意要考察驸马的才学。敬酒之后,宰相用手向上指,张即刻用手往下指;宰相用个手指正冠,张大媳妇听了,很高兴,她觉得这太容易了。她又是老大,家里没人不听她的。第个媳妇听了,也很高兴,她想老当家定是不满意老大,所以才想这个办法来考大家的。只要她把火种留住,当家的就是自己了。第个媳妇想,这太难了,用甘蔗怎么能留住火种呢。用个手指比。这两个回合使得宰相暗自叹服,张才学不凡。遂又用手在胸前划,这时,张竟用手在自己的屁股上乱摸起来,再看宰相,频频点头赞叹不已。来,叫道:“是是,老天爷,乔本那鬼子真切腹自杀了!”

姥爷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浑身直抖,磕磕巴巴地说:“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回事?”

“山田大佐”说:“贫僧是要报恩,不能让你受到伤害,现在已没人伤害你了。等贫僧说完缘由后,山田大佐就会七窍流血死掉。那时,有这位善心未泯的翻译官在,你会平安回去的。”

翻译官点了点头说:“是,我给鬼子当翻译,那真是没办法。巩郎中他曾救活过我老娘,我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巩郎中的命。可是我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田大佐”叹了口气,诵了声佛号后,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这位附身到山田大佐体内的和尚法号叫净空,自幼出家。5年前被姥爷救活后,云游到了河北灵寿的一座寺庙,安定了下来。寺庙住持圆寂后,他便接替了住持之位。可在这鬼子横行的乱世中,清净世界也清净不得。一个多月前,一队日本兵突然闯入寺内,为首的就是山田大佐,要强行占用寺庙,当军火库。净空哪里答应,山田大佐大怒,命日本王福秉现在已经是滦滨城棺材铺的老板了,他直不忘当年郭孙人对他们母子的救济之恩,逢年过节就去给郭孙人磕头送礼。虽然郭孙人互相之间如仇人般,可王福秉却把两人都视若生父。所以当王福秉知道了他们人的想法,他只得应允。兵把净空和其他和尚都捆了起来,一把火都活活烧死了……

姥爷听到这儿,长叹一声说:“作孽啊!怎么没一点人性呢?所以你就附在山田大佐身上,一来是为了报仇,二来是为引我过来。可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偏要用这么个办法把我引来?”

净空说:“贫僧已死,只是阴魂不灭,况且附在山田大佐体内,还要用道法控制住他的魂魄,不然,山田大佐怎么可能那么听话,先附入你体内,最后附入乔本太郎体内,将乔本太郎杀死?所以贫僧才出此下策,把你引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贫僧要报答你当年的救命之恩。”

姥爷摆着手说:“救人是我行医的本分,就算我不是郎中,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净空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佛曰:因果报应不爽!自古就邪不压正,恶不长久。”说到这儿,他看着姥爷说:“好啦,贫僧的事情都已经办完,该走了。巩郎中,贫僧虽已出家,可凡尘俗世就是修为。俗世中你救过贫僧一命,贫僧要还你个一世恩情。”说完,高诵了声佛号后,闭上了眼,跟着是七窍流血,死了。

三天后,姥爷在翻译官的帮助下,终于平安回到了家。刚进家门,就得到了消息,姥姥3天前给他生了个儿子——就是我大舅。姥爷大喜过望,慌忙进屋,把儿子抱在怀里,不错眼珠地看,突然皱起眉自言自语道:“3天前出生?3天前……和尚啊和尚,我终于明白你是怎么还我个一世恩情的!”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大舅长大后承传姥爷的医术,却从来是看病不问钱,甚至遇到没钱的病人还倒贴钱财。为此姥姥很生气,经常骂大舅“不当家第天,就有人把事情报到县衙门。赵知县也觉得事情蹊跷,随即带着人马火速赶到村子里查案。赵知县问:"那副插有令箭的棺材是谁家的?""是邓大毛他们兄弟家的。"有村民答道。不知柴米贵”。姥爷却异常坦然,因为姥爷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是净空和尚转世来的。

大舅无论医术还是医德,至今在家乡被广为传诵。上了年岁的老人常常绘声绘色地讲述:“当年巩老郎中可是位奇人,曾驱使鬼魂,杀死过小日本的大官……他儿子巩郎中,更是活佛转世……”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7A

标签:父子郎中

    上一篇:陌生的“娘” 下一篇:皇家枕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