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阴阳甲

阴阳甲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毒蜂

洛阳首富于知远遇上了一件怪事。于家大院里不知怎么突然来了许多蜇人的黑色毒蜂,让他不胜其扰。

开始于知远没怎么在意,只是让人在宅子里点了几堆火,用烟熏一熏,谁料这些毒蜂一点儿也不怕烟熏。于知远又命人在院内院外四处寻找蜂巢,想来个一锅端,可挖地三尺也没找到蜂巢的影子。最奇怪的是,毒蜂只出现在于家的宅院,尤以于知远所住的小院最多。

眼见宅院里人人抱头鼠窜,无奈之下,于知远让管家于三在洛阳城里贴了张悬赏的告示,承诺只要谁能把毒蜂从于家驱走,便愿奉上白银一千两作为酬金。

一时自告奋勇来于府驱蜂的人络绎不绝,可谁都没能把毒蜂赶走。反倒是街吴义能像是得了狗头金子样,忙派人去汪家后院,果然有口枯井,派人下枯井果然寻得些碎骨头。吴义能忙用布包好碎骨。巷里因此生出了许多议论。原来,于知远祖上本是走南闯北跑单帮的小生意人,到他父亲于世成却突然暴富起来。有人猜测于世成是靠贩卖私盐发的财,也有人说他是靠偷偷在外做山贼发的家。现在毒蜂蜇人的怪事,也许就是因为当年于世成做多了天理不容的事,报应到他儿子身上了。

这些风言风语传到于知远耳朵里,自然让他火冒三丈,更想尽快将这些毒蜂赶走,好叫谣言不攻自破。可酬金已经提到白银三千两了,还是没找到一个能赶走毒蜂的人。

管家于三建议废弃老宅,另建新宅。谁知被于仓颉在位时,向南巡狩其领土,仓帝登上阳虚之山,然后顺着洛水而下,在元扈(作玄扈)洛汭之处发现灵龟负书,由此仓颉拜受洛书。洛汭在今洛阳市洛宁县境内,今洛宁县兴华乡西北仍留有仓颉造字台,是后人为纪念仓颉帝而建造。在几千年前的上古,河图、洛书的出现,预示着天象的变化,人间新帝王的诞生。因为历史上许多文明始祖都和它有过段故事,仓颉也是其中位。知远一口否决了,并说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再提。

2.奇人

这日,于知远正在房里焦头烂额地指挥下人追打钻进屋里的毒蜂,管家于三匆匆跑了进来,兴奋地说:“老爷,外面来了个人,说是有七成把握能把这些毒蜂赶走。”于知远摇头叹气说:“前些日子说有十成把握的还少吗?罢了,你去把他领到这里来吧!”

过了片刻,于三将那人领来了。那人二十多岁,自称叫郑东来,一看就是长年在外走南闯北的人。

于知远问:“听于三说,郑先生能把宅子里的毒蜂赶走?”郑东来摆了摆手说:“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郑某也只是偶然从别人口中听说过这种毒蜂,能不能把它赶走,还得先查清楚毒蜂出现在这里的因由。”于知远见郑东来说得实在,心中也生出了几分希望:“郑先生有什么要求,只管跟于三说。”

接下来几日,于三带着郑东来到于家大院里四处查看。郑东来发现于知远所住的小院里,空中到处都是毒蜂乱舞,特别是西厢房四周,更是围了密密麻麻一团毒蜂,想方设法往房里钻。

郑东来指着西厢房门上的锁对于三说:“打开门进去瞧瞧。”于三为难地说:“这间房的钥匙在老爷手里,除了老爷和过世的老太爷,谁也没有进去过。”

“哦!那到别处看看吧!”郑东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才迈步向小院外走去。

这日傍晚,郑东来对于知远说,他想到了一个法子,可以先试一试。于知远问是什么办法。郑东来便要了纸笔,写了一个方子递给他。于知远接过来一看,上面写了殷墟龟甲、古井底泥等几味奇怪的材料。他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难道府里的人服食此药就可以驱赶毒蜂?郑东来一笑说:“于老爷弄错了,郑某可不是郎中,这也不是药。”

郑东来告诉于知远,这种毒蜂叫墨蜂,极为少见,一般只在深山老林的阴寒之地出现,像洛阳这种繁华之所,很少有墨蜂出没,特别是于家的大宅院,选址不错,阳气吸聚,人财两旺,风水极佳,墨蜂本不该在这种地方逗留的。据他这几日细细查看,发现宅院里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奇怪气息,所以他推测,墨蜂应该是被这种气息吸引来的。现在他开的这张方子,煎熬时发出的气息与院里的那股气息相仿,且更浓烈,只要将药罐放在密封的木箱里,开一小口,也许就能把毒蜂吸引过来,一网打尽。于知远把药方交给于三,让他现在就去办。

于三立即分派下人找来单子上所列的材料,然后依郑东来所言行之,墨蜂果然争先恐后地往木箱里钻,不过一顿饭的工夫,院里的墨蜂就都钻到木箱里去了。于三忙指挥仆人封住木箱,抬到外面烧了。

成功除掉墨蜂,于知远高兴极了。他备了丰盛的晚宴答谢郑东来,宴席上推杯换盏,宾主都喝得酩酊大醉。郑东来还是被下人搀扶到客房的。可下人一走,郑东来立刻就翻身而起,推开窗户,跳了出去。他一路躲躲闪闪,摸到了西厢房门口。接着,他从怀里掏出老财迷慢慢地爬上树杈,就拆起老鸹窝来。他老婆在树下仰起脸看着,老财迷拿起根枯枝子问:"看见我了吗?""看见了。"老婆应着。他又拿起根问:"看见我了吗?"老婆还是回答看见了。就这么连问了十、回,他老婆仰得脖子疼,实在受不了了,便低下了头。谁知上边又问:"看见了吗?"他老婆气得随口说:"没见!"老财迷听,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忙把手中的树枝揣到怀里,下了树,回到屋里,把它藏在了大木柜里。一根细针,在锁眼里搅动几下便把锁打开了。他迅速钻进屋去,轻轻掩上了房门。

3.密室

西厢房里空空如也,连一张织女望着天河对岸的牛郎和儿女们,直哭得声嘶力竭,牛郎和孩子也哭得死去活来。他们的哭声,孩子们声声"妈妈"的屋子里这样回答。喊声,是那样揪心裂胆,催人泪下,连在旁观望的仙女、天神们都觉得心酸难过,于心不忍。王母见此情此景,也稍稍为牛郎织女的坚贞爱情所感动,便同意让牛郎和孩子们留在天上,每年月日,让他们相会次。桌椅都没有。就着月光,郑东来站在门口低头仔细端详了房内一番,然后踏着奇怪的步子时进时退、时左时右地走到房西角,这才停了下来。他蹲下轻轻敲了敲地面,下面发出咚咚的空响声。接着,他用手在附近摸索了一会儿,用力往上一提,一块地板被揭开了。

一股冷飕飕的阴风从下面吹来,郑东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下面竟是个地下室,有一级一级的阶梯下去,里面还隐隐有光亮透出来。他越往下走,光亮越大,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四面用青砖砌好的长方形空"我们是他家的邻居。"间,正中有个一尺见方深不见底的幽幽黑洞,冷风就是从洞里冒出来的。洞四周散落着世上难得一见的珍宝,有晶莹剔透的玉如意,有黄灿灿的金砖……

地下室的一角站着一个人,是于知远。于知远站在那里,左手按在身侧墙壁一个凸起的部位上,冷冷地说:“你不该醒得这么快。”

郑东来苦笑着说:“于老板醒得更快。”于知远冷哼一声说:“你竟敢觊觎我家的藏宝室。说,是从何处得来藏宝室的消息。若是所言不实,只要我按下这个机关,你便会立即万箭穿心而死。”郑东来说:“是墨蜂引我来的。我早就说过,墨蜂是被一种不易察觉的气息吸引来的,而这种气息西厢房最浓。”

于知远又问:“你又是如何躲过西厢房内重重机关的。”郑东来说:“其实也是墨蜂告诉我的,西厢房里曾钻进来不少墨蜂,而墨蜂的翅膀上有磷粉,它们在房中飞舞的时候,地上自然落了一层磷粉,如果有人在房中走动时每次都是按照固定的方位落脚,那么落脚处的磷光必定要比其他地方暗淡些。”于知远神色凝重地说:“看来你是蓄谋而来。”郑东来毫不掩饰地点头说:“实不相瞒,这墨蜂本就是我在洛阳城中放的,如果不是靠墨蜂引路,我也不知道阴阳甲是在于府。”于知远神色大变:“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阴阳甲?”郑东来淡淡地说:“于老太爷应该和你提起过终南山的土道人,我是他的弟子。”于知远大惊失色,喃喃地说:“没想到,还是让你们给找到了!”

4.阴阳甲

二十多年前,于知远的父亲于世成从兰州跑单帮回来,经过终南山,在山脚下遇到了一个被毒蛇咬伤昏迷不醒的老道。于世成终年在外,时常走山路,所以身上预备了些蛇药,当下把老道给救下了。

老道醒后,自称是终南山修真观的土道人。今日他到山上采药,发现一棵千年灵芝被一条生了两只脚的半龙异蛇守着,好容易把半龙除掉,正要采灵芝,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让一条常见的三步倒毒蛇窜出来咬了一口。土道人请于世成到山上的修真观游玩了两日,待于世成告辞回家时,老道将一只一尺来长,形似穿山甲一样的黑色怪兽送给他。老道告诉于世成,这东西是自己修道前养的,叫做阴阳甲,钻山打洞比穿山甲要厉害得多。它还有个神奇之处,能嗅到地底下的宝物,且会自己打洞过去把宝物运到主人家来。不过,老道对于世成说,这阴阳甲只能送给他使三年,三年之后,还得送还到修真观来。

于世成半信半疑地带着阴阳甲回到洛阳的李莲英说:"好呀,就让旷子叶替你采选食材吧。"家中,当夜阴阳甲就在他屋里钻了一个洞下去,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居然拖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古玉璧回来。

洛阳本"放呜去吧!放呜去吧!"是数朝古都,地底下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奇珍异宝。不到一年,于世成便暴富起来,于是他将小院推倒,建起了偌大的宅院,还在阴阳甲钻洞的地方修了密室,上面则建了这间机关重重的西厢房。

郑东来说:“于老太爷没有信守归还阴阳甲的承诺,而且当年于老太爷谎称自己叫刘大力,是太原府人氏,有天晚上吕洞宾的心情非常好,就腾云驾雾来到了桂林的漓江。夜色下的漓江,更加美丽妖娆。吕洞宾雇了条小船沿江而行,撑船的是个年过旬的老翁,撑起船来桨篙有力。三年过后,师父到太原府去寻访刘大力,自然是不可能找到于老太爷的大过年的,俩人愣把供神的鸡弄没了,这不是找挨骂吗?隔壁秀娥正好在杀鸡,俩人顺着鸡叫声来到了这里。见俩人要抢鸡,秀娥说:"我可没看见你们家的鸡,到别处找去吧!"梁"呱嗒"下把脸沉下来:"没看见?那盆里是什么?"秀娥说:"这是我当家的买回来的。""拉倒吧!"狗冷嘲热讽道,"穷得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买这么大的鸡?不跟你废话了,这就是我们丢的那只!"说完,抢过那只鸡跟梁起走了。无凭无据,硬把鸡抢走了,这不是欺负人吗?秀娥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拔腿就要找赵震义去。。”

于知远将手掌紧紧地按在机关上,冷冷地说:“先父救了老道一命,难道连只畜生都不肯相送吗?”

郑东来无奈地说:“师父遗命,让我一定要把阴阳甲带走。”于知远进入古墓之前,他备好了蜡烛、防毒面具,以及锋利的刀具。蜡烛是测氧气的,防毒面具是隔离毒气的,而刀具则是用来防毒虫。在他看来,曾祖扛着铁锹冒冒失失地就去盗墓,简直是送死呢。恼怒地说:“你以为今日能把阴阳甲带走?”说着就要按下机关。郑东来赶紧扬手止住说:“于老板稍安勿躁,且听我把话说完,于老太爷过世之前是不是手脚冰凉,晚上常常麻木不能自控?”于知远惊讶地说:“你是从何处得知的?”郑东来长叹一声说:“于老爷,最近两年你的四肢是不是也偶尔出现不能自控的情况?”见于知远点头,郑东来接着说:“据我所知,老太爷只有你这一个儿子,自从带回阴阳甲后再无生养,而于老爷你虽连续娶了七房妻妾,至今却仍然没有一个子嗣。于老爷可知这病根在哪儿?病根就在这阴阳甲上。”

原来,阴阳甲虽是异兽,能运来地下宝物,但这些坏韩姐被带到京城,家人将刘大人亲笔书信呈给夫人,夫融情尽悉。仔细打量身边女孩,虽说有些面黄肌瘦,但容貌清秀,身材姣好。作为收养来说,年龄是大了些,但所幸此女是个孤儿。自己的孩子已经大了,眼下还真缺少个能围着自己说话解闷的人。夫人想到这里很是欣慰。就连忙打发用人伺候其洗浴更衣。完事后,又等小女子吃饱喝足,再观其样,已判若两人。俗坏人是衣裳马是鞍,小姐绫罗绸缎上身,与先前的粗布麻衣相比,自然光鲜许多。只见她不是名媛胜似名媛,不是娇娃俏过娇娃。夫人喜不自胜,即刻认作干女儿,庆幸老公为自己张罗了个事干,自此心扑在了小姐的调教和抚养上。生活也有了别番的滋味。宝物多在千百年前的古墓之中。阴阳甲打洞进入古墓把宝物运来的同时,也把于家大院跟无数千百年前的古墓连接到了一起。古墓里的地气通过洞口慢慢扩散到于家宅院,因此于家当时,有自称神算子的堪舆名师,听到消息后,便登门毛遂自荐。果然,他给吴大官人找到块风水甚佳的阴宅,名曰"牛眠地"。在他的指引下,吴大官人便把先人的遗骸葬于该处。岂料葬后不久,吴大官人的妻子及弟弟先后死亡。吴大官人大惊,心想:可能因误葬墓地而有此祸。究竟是否是坟茔引起的祸患,始终未能证实,故此不知如何处置,心急如焚。他又不惜钱财聘来很多堪舆师,无奈皆是平庸之辈,未能说出其所以然来。上下都沾上了阴寒之气,引来墨蜂。尤其是于家父子,为防止别人发现阴阳甲的秘密,一直是亲自躲在密室饲养阴阳甲,并把卧室设在密室旁边,这样自然受古墓里阴寒之气侵蚀最深。土道人当年之所以要于世成三年之后即归还阴阳甲,后来又让郑东来找回阴阳甲,就是怕于家为阴寒之气所害。

5.富贵心

听郑东来说完,于知远气愤地责问:“老道为什么一开始不把这些告诉先父?”郑东来惊讶道:“师父送别于老太爷时再三叮嘱阴阳甲不可久留,否则会阴寒侵体,难道于老太爷没有告诉你吗?不过也不必太担心,现在归还阴阳甲,堵上洞口,我还有法子救你。”

于知远阴阴一笑:“要怪只怪你师父当初不该把阴阳甲送给先父。”说完,他用力往机关上一按。墙里的机关却并没有发动,于知远惊慌地再次用力去按,还是没有毒箭射出来。

郑东来淡淡地说:“忘了告知你,这阴阳甲本是一对,你那只其实是阴甲,还有一只阳甲在我这里,昨日我已驱使它把这里的机关给钻坏了。”说完,他一吹哨子,从地下钻出一红一黑两只阴阳甲来。

于知远气急败坏地说:“我已令护院把这个院子团团围住了,你休想把阴阳甲从我这里夺走。”

郑东来冷冷看了于知远一眼,从怀中摸出一只短笛,微微一吹,便见黝黑的洞口里飞这件事过去了几个月,齐华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有天清晨,天微微亮,齐华家的屋顶上飞来只白鹭,大小,两只较小的白鹭在高声叫唤,而较大的白鹭则静静的等待,尚在睡梦中的齐华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催醒了,披上衣服,推门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只见只白鹭立于屋顶,较大的那只白鹭见齐华出来,就围着齐华的头顶飞了几圈,颗果实从白鹭口中掉下,正好掉在齐华的面前,看到眼前景象,齐华想到了,原来是他当初救过的那窝鸟。等齐华去捡掉在他面前的那个果实后,在抬头望去,见那只白鹭围着他家飞了数圈,然后又起向东方飞去,此时太阳微微升起,齐华仔细看手中的果实,竟然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果实,还散发出股异香,闻下都能感觉到整个人神清气爽。齐华赶紧入屋,跟家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遍,家妻听后,也感觉很神奇,说这是白鹭为了报恩而送的果实,非般之物,食之定有非常功能。后来,夫妻人共同分享了这个果实,说来奇怪,个月后,齐华的妻子竟然有了妊娠反应,这可真是让夫妻两人又惊又喜!在来年百花齐放的季节,齐家诞生了个女孩,因为"彩"最能代表春天的缤纷,所以齐华就给这个女孩起名"齐彩",乳名"彩妹。"齐家屋后有户沐姓人家,男主人叫沐福,家妻姓余,夫妻刃耕女织,生活虽不宽裕,却也衣食无忧,沐家与齐家的关系向来和睦,沐家和齐家也常互相帮助。沐家有子,从小就懂事乖巧,气质出众,勇气过人,其母生他时,梦星辰落入怀中,又因生在春季,于是给他起名为春生。春生明朝正德年间,江南某小镇上有员外富家子弟,喜爱强抢民女,将年轻女子掳回家奸淫后却又不愿意娶做偏房,镇上家中但有年轻貌美未嫁女儿的都不愿让其女抛头露面,无奈其父腰缠万贯与知县衙门沆瀣气,老年得子溺爱异常,这富家子弟的官司便靠花钱买通官府压了下来,被奸淫女子只得求助无果只得忍气吞声暗自委屈。与彩妹同岁,两人从小青梅竹马,起念私塾,放学后又起捕蜻蜓,甚是欢乐,平常他俩也总是形影不离。出许多墨蜂来,原来先前密室里的墨蜂都飞到洞里去了。郑东来轻蔑地说:“有这些墨蜂在,谁又拦得住我。你父亲贪迷财宝,违背诺言,因此丢了性命,没想到你还是执迷不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说完,他便带着阴阳甲扬长而去了。

过了两年,于知远便四肢麻木,瘫痪在床,虽然他不惜重金四处延请名医诊治,却终不见起色,不久便口吐寒气而亡。富甲一方的洛阳于家也从此烟消云散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1.10下

标签:阴阳

    上一篇:被告正在偷着笑 下一篇:剿匪奇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