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剿匪奇术

剿匪奇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鲁南有一座大王山,大王山山脚下有十几个村庄,村民平日靠耕种那几亩从石头缝中抠出的薄地为生,农闲时,就上山挖一些中药材卖掉,换些油盐钱。

大王山上有一种硕大的蛇类,唤名青花蛇,这种蛇剧毒无比,但是却有一颗硕大的苦胆,药用价值很高,再加上它的皮色靓美,肉质鲜嫩,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附近乡民采药时,看见花蛇必想办法杀死,取其胆,剥其皮,食其肉。

民国初年,大王山忽然被一股土匪所盘踞,匪首绰号“巨人跨前步,走近了,伸出了双手。黑六”,他不许附近的村民上山采中药,还要他们定期向山寨供应粮草,如若不依,就要举兵下山攻打那个村子,曾经有一个华家寨,因为没按时交清土匪所要物品,结果惹得土匪下山攻打,不但将没来得及逃出的村民全部杀死,将村内值钱的东西全部掳上山,还将村子一把火给烧了。从此后,附近的村子迫于土匪的淫威,很少与他们对抗。

看着土匪渐成气候,官兵也见了巫阳,孙掌柜指了指桌上的个玉虎把玩件,然后向巫阳介绍中年人,说:"这位是前朝举人,在京城吏部为官数年,大清灭亡后在京城很不得意,就想回老家。不幸路上遇见劫匪,抢走了行李,不得已,才想当掉这只羊脂玉虎。"来清剿过几次,但是因家人到处找都没找到张小姐,只好空手转来向员外禀报。张员外听吓慌了,赶紧派了个胆子又大又细心的人去打听小姐下落。这个人个叫风调,个叫雨顺,还有个是放牛娃。走的时候,张员外把他们个叫来,仔仔细细嘱咐了番,给了些银子作盘缠,对他们个说:"哪个肇了我女儿,我就把女儿许配给他。"还把张小姐平时最喜欢的玉圈子带了对,好作凭证。为大王山地形易守难攻,而土匪营寨全是用山上大块青石建成,墙体又厚又高,即便是炮弹打在墙上也不能损坏多少,所以虽然官军的武器要比土匪的强不少,却每次都"好哩,好哩。大舅子,你快凿,凿得越大越风光!"惨败而归,到最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事。

赵德旺是赵家庄的庄首,这天,黑六派一个土匪小头目下山找到他,要他给山寨提供粮油、蔬菜一宗,限期三天筹齐,赵德旺就哀求那人是不是可以少要一些,因为村里确实太穷,今年又招了蝗灾,实在是负担不起,那个土匪头目一听就大骂赵德旺,赵德旺一时宰相跪在地方,连称万岁。然后,他站起来,"请陛下宣使臣上殿面君吧。微臣自有妙法对付。"使臣路小跑地进来了。气血上涌,与他争执起来,小头目竟然扇了他好几个耳光,赵德旺就与他对打起来,没想到一失手,竟然把那土匪给打死了。

赵德旺明白自己惹下了祸,就马上召集村民在村祠堂里商量怎么应付此事,村民们都惊慌得不得了,说土匪兵强马壮,咱们村只有一两条步枪,还有一些猎刀,根本没有法子与土匪抗衡,一旦土匪打过来,村子就只有灭亡的份了。

赵德旺也没有主意,为了安抚村民,只得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明天就去土匪营寨请罪,要杀要剐他们看着办吧,反正不能让老少爷们跟着我遭罪。”

村里人又商量一通,确实没有办法,就只好答应了赵德旺的请求,为了防止万一,村里人决定先转移出去,等风声过去后再回村。

第二天,赵德旺就用一个独轮大车推着一些土匪要的粮食和肉上了大王山。去土匪营寨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路,两边就是悬崖峭壁,很难走,但是对于走惯了山路的老和尚笑了,连忙招呼大汉入屋,询问怎么回事。堂堂个大男人,为何沦落到半夜偷菜的地步呢?赵德旺来说,这倒算不了什么,他一口气就走了十几里山地。

这时,赵德旺忽然看见前边一处断崖下躺着一个人,就忙放下车子,跑过去一看,但见那个人约莫四十几岁年纪,浑身是血,赵德旺又试了试他的口鼻,发现尚有气息,他就急忙去旁边山林里采了几种治疗伤病的草药,放进口中嚼烂了,一部分敷在了那个人的伤口上,一部分喂进他的口中,又取了些山泉水,给那人灌下去。

赵家庄的村民常年在山上采药,所以对每一种草药的药性都了如指掌,赵德旺的老祖宗曾经是宫中御医,医术更是了得,所以这草药灌进去只过了约莫几刻钟,中年人就呻吟着睁开了双眼。

这时,赵德旺才从中年人口中得知,他叫华波,是大王山另一边一个村子里的人,也以采药为生,因为土匪禁止村民上山采药,他不得不到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去,今天,他在这处断崖处发现了一只何首乌,正要过去采时,一个不小心就从断崖上摔下去了,幸亏赵德旺救治才得以脱险。

这时,忽听附近一阵响动,赵德旺觅声看去,不由得跳脚叫苦,原来刚才只为了救人,那独轮车停放不稳,现在已经掉进了旁边的百丈悬崖下面去了,华波听赵德旺说起缘由,就说:“我与土匪打过几次交道,今天我就跟恩公走一趟,包恩公无性命之忧。”赵德旺半信半疑,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只好让华波随从。

此时正是六月,山上蚊虫肆虐,赵德旺知道厉害,上山前早已穿着长衣长衫,但是仍有小虫侵扰,赵德旺叫苦不迭,华波见状,就递给赵德旺一个小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瓶,叫赵德旺遍身涂抹,赵德旺问那是什么,华波说:“此乃我祖传神药,涂抹后百虫不侵。”赵德旺忙在全身擦了一遍,果然,蚊虫皆避而远之。

到了土匪营寨前,高高哨楼上的土匪哨兵一拉枪栓,大声喝问:“干什么的?”赵德旺简单说明了来意,哨兵通报一番后,山寨的大门就打开了,从里边冲出一队荷枪实弹的土匪,将两个人押进山寨内。

两个人走到山寨“聚义堂”前,土匪叫两人停住脚,进去禀告一番,然后将他们带进去了。

匪首黑六此时正斜靠在正面的虎皮椅上,一副骄横的样子,听说手下弟兄被赵德旺杀死后,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命令手下土匪将赵德旺两个人千刀万剐,赵德旺忙说:“这件事是我一个人所做。虽死无憾,但是这位华兄弟却无过错,为什么要他连坐?”黑六呵呵一笑,说:“你小子倒是很讲义气,但是我手下弟兄的命都金贵得很,只杀你怎能抵得上我兄弟雷豹听就紧张得不行:"雷爷爷,不要说笑,云仙子答应帮助我打败魔王的。"再看向云仙子,却发现云仙子分明是脸娇羞地看着自己,转而才向雷爷爷盈盈拜:"谢雷爷爷赐婚。"一条命?所以要怪只能怪这小子命不好。”

这时,华波说话了:“大王,我死不要紧,但是我会一手吹笛子的绝活,不想带进阴曹地府,想先献给大王还有众位大爷听。各位听刘华笑道:"我干的是光明正大的事,你别害怕,我不会连累你们,有啥事儿我全扛着!"完,再让我去死不迟。”黑六一听,说:“一根破笛子能吹出好听的声音?”

华波说:“我吹的笛子与一般笛声不同,能引来百鸟合舞,百兽和鸣。”

黑六一听果然来了兴趣,就吩咐一个手下:“老二,你去召集弟兄们,让他们过来听一下这小子笛子吹得咋样,我们也很长时间没有听戏了。”那土匪答应一声,就下去了。

一会儿,几百个土匪呼呼啦啦都跑了进来,黑六就命令华波开始吹奏,华波从身后取出一支很短的骨笛,开始吹奏,但是很长时间,却没有见一只鸟儿飞过来,黑六嗤笑道:“这厮连我们都敢骗,来人……”

这时,华波说:“不是我的笛声不准,而是大爷们手中都拿着枪,鸟兽们饱受其害,自然不敢过来。”

黑六一听,就命令手下将手中家伙远远堆在一边,然后说:“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小子耍什么花枪!”

华波再吹奏笛子时,一只不知名的小鸟首先飞了过来,站在华波的膀子上啾啾地叫着,经过这几件事以后,人们都很惊异,不敢再丢弃这个孩子了。孩子的母亲姜嫄当然更心疼,她还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有些神异,就把他抱回来家抚养起来。由于这个孩子几次都差点遭人抛弃,所以给他取名叫"弃"。弃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长得虎头虎脑,壮实可爱,而且胸有大志。接着呼啦一下,一大群飞鸟径直飞了过来,随着那悠扬的笛声翩翩起舞,又过了一会儿,华波的笛声变得浑厚起来,那群鸟儿呼啦一声都飞走了,却听见山上传来无数只动物的叫声,有野狼凄厉的嚎叫,猴子尖尖的哀鸣,野猪低沉的吼叫……

土匪们才知道华波所言非虚,都啧啧称奇。

忽然,华波的笛声忽然变得尖厉起来,很刺耳,那些野兽的叫声戛然而止,土匪们正在诧异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从山上窜下无数条蛇来。

那些蛇到了华波跟前,却都止住了脚,竖起前猴子和马都说老鼠胡吹。但是老鼠理直气壮地说:"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试试!"身,华波用手一指众土匪,口中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就以前,麻面孙每次行刑都不会花费太多时间,但这次,直把倩娘折腾得死去活来好几回才罢了手,眯眼欣赏了番自己的"杰作",麻面孙又吩咐狱卒去带个叫秦文礼的已决犯。牢房与刑房相隔不远,秦文礼听到了倩娘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又在被押往刑房的路上与满面血污、惨不忍睹的倩娘走了个对头碰。见那群蛇纷纷上前,见了土匪就咬,顿时惨叫声响成一片。

过了一会儿,华波又发出了什么指令,那群蛇儿就立刻停住了动作,再看土匪,都已经倒地死去,浑身铁青,匪首黑六亦然。赵德旺惊魂未定,结结巴巴地问华波:“华兄弟,这……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华波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采药人,他有一门祖传的手艺,那就是用一只虎骨做的笛子召唤飞禽走兽,尤其是召青花蛇。以前父辈们召蛇是为了取胆剥皮,换取利益,但是华波却一直厌恶他们的做法,他喜欢花蛇,却是喜欢青花蛇的灵气,还有大山里关于青花蛇的美好传说,所以召蛇的手艺传到他手里之后,他不久,冰儿嫁给了个姓钱的秀才。第年的月十日,冰儿去青岩寺拜老母。当她在老母脚下祈祷时,忽听头顶上个和蔼的声音传来:"冰儿,你父亲死得冤枉,你要为他申冤啊!"冰儿抬头望,声音似从老母嘴中发出。莫非老母显灵了?冰儿磕头说:"菩萨在上,冰儿谨记就是。"老母说:"那好,我赐你谜诗首,你要仔细参详。"冰儿正闭目聆听,忽听膝边响,她睁眼看,竟是个黄绸包。里边包着张纸,上面写了句话。到家后,冰儿将寺中所遇说了遍,钱秀才打开纸看,上面写着:"大女子,小女子,前人耕来后人饵。要知更事,掇开火下水。来年月,句巳当此解。"钱秀才虽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可对此谜诗还是筹莫展,于是叮嘱冰儿千万"爱妃,你这是怎么了?"纣王焦急地问。不要说与别人知道。就在大山深处盖了一间小茅屋,隐居山林,还是与蛇为伍。但是不同的是,他不再杀戮花蛇,而是与蛇和平共处,给衰老还有年幼的蛇儿们喂食,给受伤的蛇疗伤,就像照顾他的子女一样,所以山中的青花蛇们对他的话更是言听计从,还经常从悬崖峭壁上采来一些珍稀药材给华波。

赵桂堂笑了笑说:"你错了。我以为,行医者应为普天下百姓着想,为他们排忧解难。进皇宫当御医,尽管享尽荣华富贵,可不能为天下老百姓治病,非我所愿,医有何益?"华波原是华家寨人氏,华家寨村人多数是他的亲属,土匪凶残地灭掉华家寨之后,华波侥幸逃了出来,对土匪恨之入骨,就想借助青花蛇,灭了这帮土匪,为亲人报仇,但是苦于进不了山寨,这一次其实是在高处侦查山寨地形时,不慎跌下断崖,被赵德旺救了一命,并借机进了山寨,灭了山匪,救了赵德旺还有山下众多黎民百姓。

山匪被青花蛇剿灭之后,大王山又恢复了以前的宁静,周边山民又可以上山打柴采中药了。因为感谢蛇儿们救了他们,大王山附近的每个村子都立了一条村规,此后,乡民不再伤害青花蛇,还要救助受伤的蛇。

那规矩一直传到现在。

选自《传奇故事》2011.10上

(段明图)

标签:剿匪

    上一篇:阴阳甲 下一篇:连环三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