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遭遇食人蚁

遭遇食人蚁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多慌徐坚《初学记卷十》记载:"易曰上古结绳以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又"仓颉造文字,然后书契始作,则其始也。"嘎坝是刚果(布)古依路省幕屋地区一个十分偏僻的原始部落。

2010年11月中旬,中建公司十多名施工人员来到这里,帮助修建国家1号公路。

公路两旁是苍莽的原始森林,杳无人烟。他们就在公路边一个相对平坦的坡顶上,推出一块700平方米的空地,修建住房。

住地遭袭

11月16日,是他们建房的第一天。

随着推土机推开层层泥土,队长许文明发现不少呈蜂窝状的土块,有很多黑中带黄的大蚂蚁爬出来。这不是家乡随处可见的蚂蚁窝吗?许文明并没放在心上,依然站在高处,指挥着施工车辆。

过了两个小时,司机汪洋停下来,对许文明说:“这里有好多蚂蚁窝,看起来很恶心,要不要换个地方?”

许文明不以为然地说:“不就是一个蚂蚁窝嘛,没事,把它埋掉就行了。”

傍晚时分,两栋简易职工住房建好了,一间住人,一间放物品。

劳累了一天,大家早早地休息了。

凌晨3时左右,汪洋忽地一声大叫:“有东西咬我。”

他急忙打开灯,掀开被子,四处翻看,发现有十多只蚂蚁,正在被窝里爬。他大吃一惊:“不得了,我被窝里有蚂蚁。”

同寝室的人纷纷爬起,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每个人的被窝里,都有数量不等的蚂蚁。

他们赶紧掀起被子,不停地抖动,一会儿,蚂蚁掉落在地。

他们松了一口气,正准备重新入睡,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目瞪口呆:鞋上、地上,到处是爬动的蚂蚁。

大家跳到地上,踩的踩,扫的扫,掐的掐,一番混战,天已麻麻亮。

这时,大家才发现,平整的地面上,裂开了许多条细缝,蚂蚁就是从这些地方钻出来的。

难道下面有个蚂蚁窝?这个念头,在许文明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并没有引起警觉,他想,有个窝又能怎样?小小的蚂蚁,能成气候?

五天后,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11月21日下午,汪洋去储物间取工具。他推开门,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只见地上和工具柜上蠕动着密密麻麻的小蚂蚁,尤其是堆放粮食的布袋上,蚂蚁足足有几寸厚,里面的粮食几乎被蛀食一空。

这些蚂蚁是从哪里来的?

许文明和工友们从墙角处找到了答案,原来,墙角裂开一条大缝,蚂蚁就是从这里爬出来的。看来,地底下有吹过山谷,不少蚂蚁。

接下来的几天,大群蚂蚁爬进他们的住所,吃粮食,啃衣物,夜晚爬进被窝咬他们。

其后的一天,他们目击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蚂蚁大战。一群红色的蚂蚁,慌张地从地下爬出来,后面紧随着一群黑色蚂蚁。这些黑蚂蚁比红蚂蚁大,异常凶猛,抓住红蚂蚁又啃又咬。红蚂蚁毫无反抗能力,在黑蚂蚁的猛烈攻击下,不到半个小时,几千只红蚂蚁就被它们蚕食一空。

事后,他们才知道,这些黑蚂蚁就是非洲著名的“食人蚁”——巨头蚁。

万万没料到,几天后,他们就与这些蚂蚁展开了一场近距离的生死较量。

陷入重围

12月14日清晨,倾盆大雨下个不停。

这样的天气,根本无法施工,许文明让"啊?道长,你在说什么?什么这样?"大家休息。

上午10时左右,雨停了,炽热的阳光冒了出来。

汪洋与工友罗春田一起外出散步,他们来到住地附近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上。汪洋忽然感到小腿有点刺痒,拉起裤腿一看,一个个黑色的大蚂蚁,正在往腿上爬。

这些蚂蚁又黑又大,汪洋知道,它们就是吃红蚂蚁的“食人蚁”,连忙拍打‘我年轻体壮,胡乱在地上对付晚便可。’。

罗春田的腿上、腰上也有不少蚂蚁。再看脚下,一群群爬动的大蚂蚁,正在争先恐后地向他们袭来。

汪洋知道情势不妙,大喊一声:“快跑。”立刻往回跑。罗春田抖掉蚂蚁,也迅速往回撤。

走到离住所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两人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刚才经过的小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太阳落山的时候,太守带着随从转到西门外湖边上,看见前面有个圆形石台,上面建了个小亭阁,亭上挂着"阅兵台"匾额。原来这里是国时期吴国大将鲁肃在洞庭湖操练水兵时修的。张太守登上阅兵台,远望无边无际的洞庭湖,顿时感到心胸开阔多了。个随从对张太守说:"老爷,这里既可登高望远,又可观赏湖光山色,如果在高处筑座楼阁,那该多好呀!"是一层厚厚的黑褐色蚂蚁。它们不断翻滚着向前,黑压压一片,望不次日,众人同来到玉奴母子的坟墓之前。等到正午时刻,华真人先将桃木楔定在坟墓周围,才命家丁掘开坟墓。等到棺材露出来,华真人设坛作法。忽然棺材不住摇晃,似乎有东西要破棺而出。林青正在紧张之际,棺盖忽然霍地飞出,落到几丈之外,慌乱间团黑影就要飞出。到尽头。

令人不父母眼看自己老了,便特意为沈熙攀了门书香世家的亲事,娶了个知书识礼的媳妇。未过几年,父母先后离世,便将百亩良田与处宅院留给了沈熙。安的是,左右两边的树林中,出现大量蚂蚁。另一种异常凶猛、只吃肉的“食人蚁”——长腿蚁,也赫然出现在其中。它们正从地下源源不断地钻出来,成群结队,浩浩荡荡,潮水般包抄过来。

汪洋和罗相传明正德年间,有位名叫易开占的修关工匠,精通算法,所有建筑,只要经他计算,用工用料十分准确和节省。监督修关的监事管不信,要他计算嘉峪关用砖数量,易开占经过详细计算后说:"需要万千百十块砖。"监事管依言发砖,并说:"如果多出块或少块,都要砍掉你的头,罚众工匠劳役年。"竣工后,只剩下块砖,放置在西瓮城门楼后檐台上。监事管发觉后大喜,正想借此克扣易开占和众工匠的工钱,哪知易开占不慌不忙的说:"那块砖是神仙所放,是定城砖,如果搬动,城楼便会塌掉。"监事管听,不敢再追究。从此,这块砖就直放在原地,谁也不敢搬动。现在,此砖仍保留在嘉峪关城楼之上。春田马上掉头,向工地住所狂奔而去,边跑边喊:“大家快出来,蚂蚁来了,蚂蚁吃我们来了。”

许文明看到这阵势,脑袋一片空白。怎么办?他拿不定主意,是跑还是留。正在这时,地沟里钻出一条四米多长的蟒蛇,朝着蚂蚁群窜去。蟒蛇钻进蚂蚁堆的瞬间,身体变粗了一倍。很快就成了一座黑色小山头。蟒蛇挣扎了十几秒钟,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蚂蚁啃吃。

见此情景,许文明猛然惊醒:不能跑,必须防御抵抗。

他立即把15名队员分成三组,每组5人,负责一个方向。大家迅速把堆在身边的木料,垒成一米多高的木围。

刚开始,涌来的蚂蚁只有薄薄的一层,他们跳出木围用脚踩。不一会儿,墙上、铁窗上都是乌黑的蚂蚁,涌进的蚂蚁越来越多。

情况紧急,许文明一声令下,大家迅即跳进木围,手持木棍,不停地击打地面上的蚂蚁。

意想不到的是,大量的蚂蚁沿着木头的缝隙钻进来。外面的蚂蚁也在搭建一个长长的蚂蚁山,蚁兵们不断地翻越木围,掉落在他们的脚边。

按此发展,10分钟后。整窦光鼐说:"这些名字虽然不顺口,但是里边却挺有道道。个名字包含着个小故事。"于是,他个个讲给宝儿听,宝儿越听越入迷。个木围必将成为一个一米多高的漆黑的蚂蚁山,15个人势必葬身在蚂蚁山。

许文明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

这时,汪洋大声地说:“队长,我找来了一桶汽油。”

许文明眼睛一亮,马上喊道:“大家快去房里拿汽油。”

不一会儿,木围上燃起一道两米多高的火焰,大媳妇说:"大门把叉,"蚂蚁们霎时化成一堆灰,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浓烈刺鼻的恶臭。

这一招十分奏效,没死的蚂蚁纷纷退出几米开外,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许文明出了一口粗气,以为平安无事。

谁料,蚂 得知杨少爷的想法,孙连连摇头,劝道:"少爷,还是在家吧,别出去了。"杨少爷咬牙,说:"我给人治病难道是坏事?"蚁想妹迷,们又找到新的突破口,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悬崖逃生

蚂蚁们选择的新突破口,是住所后面的悬崖峭壁。

它们沿此路径,经过几个小时的聚集,很快把施工人员的住所包围起来。

大家别无选择,只好躲进住所,关严宿舍门,准备固守待援。

很快,他们的想法就被击碎。这些“食人蚁”,竟能用强有力的前颚,咬破用钢管搭建起来的油毛毡。随着细小孔隙的增多,钻进的蚂蚁渐渐多起来……许文明的心骤然紧张起来,他得赶紧想办法,否则,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许文明仔细观察地形,认为屋顶是唯一的出路。于是,他们把钢管上的蚂蚁抖落下来,迅速爬上屋顶。从上面俯视,方圆几公里,全是密密麻麻的蚂蚁,它们潮水般涌来,大有横扫一切的气势。

目睹此景,不少人神色大变,吓得魂飞魄散。

许文明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近下午4时,离天黑只有三个多小时。一旦进入黑灯瞎火的夜晚,又饥日,刘云阁在昏暗的老屋里唉声叹气,几只耗子在房梁上"吱吱"乱叫,惹得他心头火起,捡了只马扎便掷向房梁。只听"砰"的声响,耗子没打中,却把腐朽的房梁砸出了道裂缝。刘云阁发现裂缝中仿佛有荧光闪烁,他心里纳闷,搬了张脚梯爬上房梁,从裂缝里掏出了个旧布包袱,打开看,里面竟然是只玉麒麟。又渴的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一筹莫展之际,架子工小林提议,搭架子,从悬崖上跳下去。

许文明知道,悬崖离地面只有15米,那里有条小溪,往下走10公里,就是他们的3号营地。如果趟着河水走,再多的蚂蚁也不怕,这个方案可行。

他们立即启用压在屋顶上的钢管,很快搭成一个连接悬崖与房屋的十多米长的脚手架,再绑上保险绳,15个人顺着绳子,很快滑到小溪边,然后迅速沿着溪边小路飞奔而去。

晚上7时,他们抵达3号营地,终于平安脱险。

那一刻,大家禁不住泪流满面,抱头痛哭。

为了搞清原因,他们找到当地长老番尔非。原来,在他们驻地七八米深处,可能有许多巨大的蚂蚁窝。几千年正当朱屠夫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过来个脚步颤颤巍巍的老太太,她走到王屠夫面前,气喘吁吁地说:"师傅,我求求你,把这头猪的猪心卖给我吧!"来,它们一直在这里繁衍生息,过着平静的生活。人类的到来,打破了宁静,它们惶恐不安。于是,蚂蚁家族开始规模空前的大搬家,猝不及防的人类,不知不觉和它们打了一场“藩台张澧中接到林县令的揭发,连数夜睡不着觉。这些事都有他的份,奏到皇上那里,肯定没他好果子吃。可是擅自扣压给皇上的奏章,恐怕罪过更大,最终也未必捂得住。经过几个不眠之夜的权衡,不得已,张澧中向杨国桢巡抚请示汇报。遭遇战”。

弄清原因后,许文明他们主动撤离这个地方,与3号营合并。

临走之前,他们埋葬了死去的蚂蚁,栽上树苗,毕竟这里是蚂蚁们的家园,他们没有理由继续占领人家的领地。

选自《博爱》2012.6

标签:遭遇

    上一篇:连环三计 下一篇:情系同心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