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劫案迷云

劫案迷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崇祯年间,湖广出了一桩轰动全国的要案,朝廷下拨给湖广赈灾的10万两银子中途遭劫。湖广巡抚盖文廷率兵荡平了境内贼寇胡占山盘踞的黑松岭,仍未找到那批官银的下落。于是,崇祯皇帝钦点三品带刀侍卫、京都名捕刘启前去侦破此案。

不久,赃银终于在中州一家典当铺露头。据典当铺老板介绍,前天中午,一个汉子拿着官银前来赎一颗金虎头,那是半年前一个年轻后生典当在这里的。自湖广劫案后,朝廷已将通牒发往各地,上面标有被劫官银的银号。典当铺老板一见,忙稳住那人,并悄悄地报了官。汉子见事情败露,便咬舌自尽了。

据查,金虎头原是京都尉徐尚武早年平叛时缴获的一件战利品,因为平叛

不止是官方禁赌,民间对此也是深恶痛绝。江西婺源县镇头镇就曾出土了一块乾隆年间的赌博禁示牌,上面刻着"永禁赌博"四个大字。这个镇子在清朝时候繁荣一时,赌博之风也随之蔓延。于是就有家族的长辈集合本族成员宣誓,不沾染赌博的习惯,为了铭记和立信刻下了这座石碑佃户道出实情。另外有一个故事流传至今:当地有一人嗜赌成性,他的父亲为了规劝他,给他写了一首诗:"贝者是人不是人,只因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儿子看了后马家迎亲的日子到了,花轿抬到祝家门口,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可是祝英台却哭哭啼啼,怎么也不愿意上轿。在她父亲命令之下,许多人推推拉拉,硬把祝英台推进轿子抬走了。百思不得其解,就向父亲请教,父亲叹了口气说:"'贝''者'是赌字,'贝''今'是'贪'字,'分''贝'是'贫'字'戎''贝'是'贼'字呀!"有功,先皇熹宗将金虎头赐给了他。后来湖广闹饥荒,徐尚武押银前去赈灾,却中途被劫,犯下失职大罪,最后,徐尚武被满门抄斩,唯独其子徐勇逃了出来。由此推断,半年前上这里来典当金虎头的年轻人很可能就是徐勇。

徐尚武生前十分珍爱那颗金虎头。汉子前来赎取金虎头,如果是为了徐家,表明他与徐家关系非同一般,来人赎金虎头时用的却是朝廷被劫的官银,这表明此人与劫案有关。要弄清赎金千里眼在寨子前大放起鞭炮迎接他的亲兄弟顺风耳的到来。喽罗们排成两行,千里眼带嘉应、嘉佑迎上来。虎头的人的身份,只有找到徐勇。

刘启想:金虎头还在典当铺,说不定徐勇还会回来,不如在典当铺布控。当刘启连夜带人来到典当铺时,铺子的老板已被人给杀了,金虎头也不翼而飞。

刘启无奈,只得将徐勇的模样画出来,然后拿了画像去按图索骥。可是,刘启找遍了徐勇可能去的所有地方,均无功而返。

刘启经过江夏时,竟意外地发现一家客栈的小二与画像上的人十分相像。为摸清底细,他趁小当吴知府回过神来认真审问时,那张申供认不讳,正是仇人"白无常"张虎的独生儿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时,吴知府面对仇家,阵狂笑后恶狠狠地说道:"‘白无常’啊‘白无常’,有道是冤有头债有主,当初你们杀死了我的儿子,如今,你的儿子却要断送在本府的手上。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二不在时潜入他的房间。

刘启找遍了里面的每一个角落,并未搜到金虎头,只在床头发现了一块刻着“京都廷尉府徐记”字样的玉佩。由此看来,小二正是逃亡在外的徐勇。不过,既然他手里没有金虎头,那么杀死典当铺老板、抢走金虎头的人就不是他,那又会是谁呢?

刘启正在疑惑,忽然街上传来阵阵锣响。刘启出去一看,只见一群公差抬着一颗人头正在游街示众,而那颗人头正是徐勇的。刘启一打听,原来昨晚徐勇潜入湖广巡抚盖文廷的后衙行刺,当场被捉,盖文廷以处置钦犯为名将他给杀了……

从典当铺老板遇害到徐勇被杀,两件事都发生在他赶到的前一步,是巧合还是另有缘故?刘启陷入迷惘之中。

这天晚上,刘启感到腹中空虚,走进一家烧梅店打算买几个烧梅充饥。这时,一个壮年汉子也来买烧梅。

刘启一看,汉子使用的正是被劫的官银,劫匪终于露头了!

刘启顾不得吃烧梅,等汉子一离店,便悄悄地跟了去。

汉子七弯八拐,最后来到郊外的一座古墓前,先回头看了看,不见有人跟踪,于是往刺丛边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刘启上前仔细地搜寻了一会儿,终于在刺丛后面找到一个入口,里面漆黑一团。

刘启运起夜视神功,只见墓室内放着一口石棺,石棺被移开,下面露出个洞。他正要下洞,忽然一道疾风朝他的脖子袭来,原来汉子就藏在暗处。他将身子一矮,躲过致命的一刀。但汉子刀锋一转,一下对准他的咽喉,揶揄地说:“朱黑天天上门逼债,石老头走投无路,到云台山颗大树上吊。幸亏葛仙姑相救,给了他个金元宝,还清了朱黑的债。刘大人别来无恙!”

刘启遇险不惊,反问:“你是什么人?运往湖广赈灾的10万两银子是你打劫的?”

汉子说:“是什么人你管不着!至于那批官银,老子劫了又怎样?”

刘启问:“藏于何处?”

这时,雪下得更大了,西北风刮得窗户纸直响。光席冷炕上的难民们个个愁眉苦脸,喊饥嚷饿,骂着老天爷不顾百姓死活。都说明天这雪要再不停,咱们大事没办,只怕先要冻死饿死在这儿了。

汉子说:“将死之人,知道又有何用?”

刘启叹了口气:“没想到我刘启竟栽在你这毛贼手中。也罢,不用你动手,我自己了断!”

汉子果然住手。只见刘启将手一扬,作了个自戕的动作。几乎同时,一枚飞镖从他袖中飞出,正中汉子咽喉,汉子连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在地上。

接着,刘启下到洞底,听琴是个读书的女子。父亲不让她提祖上做官的事情,听琴也很低调,从来不提他们祖上做官的事情。只是在路漂泊中,默默地做着纸扇子,养家糊口。四处打量,忽然里面那层墓室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贵儿,你在干什看着兄弟的船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徐信立即回到柜上,美美地睡了觉。大早,他唤醒伙计收拾东西,说他要乘船到杭州谈生意。临行前,徐信亲自去拜别岳母,说十天又是相王。但此相王非彼项王,这个相王是个开天辟地式的神话般人物,土家族的祖先,土家族发源地的开拓者。后归来,到时定会报上湛,补上空缺的漏洞。而潘老婆子睡在床上,气喘吁吁,咳嗽不断,似听非听。么?”

刘启一看,里面坐着个瞎婆婆,桌上放着个包袱。里面除了一些散银子外,还有一颗金虎头,旁边的一片荷叶则包着十几个热腾腾的烧梅。刘启忙将烧梅递到瞎婆婆手中,瞎婆婆一阵狼吞虎咽。

刘启继续寻找官银的藏匿处,瞎婆这时钱春的大徒弟说:"早在天前,咱们就收了十里铺刘秀才的戏约定金。这会又要去陶老太爷家,恐怕刘秀才不干吧?"钱春知道这个刘秀才无权无势,只是因为刘母病重,死前想看场春班的杂耍,刘秀才这才东挪西借,凑了场戏钱。钱春皱了皱眉头:"你告诉刘秀才,就说春班临时有戏约,不能前往了,拿双份定金还他就是丁。" 婆却说:“贵儿,你在找什么?”

刘启不得不停下来,说:“大娘,我不是您的贵儿,而是他的好朋友。他有事出门去了,托我照顾您!”

瞎婆婆说:“唉,那不是正经门道,我叫他别干,他就是不听。看看,说走就走了,也不吭一声,丢下我这个孤老婆子……”说罢不觉老泪纵横。

刘启听了感到不是滋味,忙跪在地上:“我没爹没娘,没有亲人,从此您就是我的亲娘,好吗?”

瞎婆婆不由搂住他的头,二人依偎良久,当刘启站起来时,发现自己的剑竟然在瞎婆婆手中。

瞎婆婆冷笑一声:“你杀了我的贵儿,当我不知道?他虽劫过不少钱财,可为的是劫富济贫,而且对我十分孝顺,你却杀了他?”

说罢,剑锋一转,朝刘启胸口刺来。他欲回避,哪里来得及?只听“咝”一声,胸前的衣服竟被划出长长的口子,看看身上,却毫发未伤。瞎婆婆将剑还给他,说:“婆子我生来的孤独命……再说,我也不想担谋杀捕快的罪名,你走吧!”

刘启却取出一支袖镖递给瞎婆婆,这镖竟是秃的。刘启又将汉子抱进来,说:“方才晚辈只是用秃镖点了他的穴道,两个时辰后他自己会醒来,请大娘放心。不过晚辈有一事弄不明白,这是京都尉徐尚武府上的一颗金虎头,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方才听这位兄弟说官银是他打劫的,到赵东平眼中露出股杀意:"郑先生倒是聪明!"底是怎么回事?”

瞎婆婆不觉一怔,叹了口气:“难得你手下留情,老身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话音未落,忽听“嗖”一声,只见一件东西冲瞎婆婆面门袭来。瞎婆婆连忙接住,却是一颗铁蒺藜。瞎婆婆随手扔了回去,听得“噗”一声,门外一条黑影颓然倒地。

刘启不觉大吃一惊。原来自己下墓穴时就被人盯上了!

瞎婆婆说:“看来那老贼从崔秀才行人的嘴里,冯文龙得知,前天晚上崔秀才和夫人争吵了两句,然后崔夫人便收拾包裹走出了家门。刚开始崔秀才还以为是夫人和自己生气,回娘家了。没想到,第天他去岳丈家,对方却说夫人根本没回来。事不宜迟,两边的人赶紧发动亲朋好友寻找起来。可是找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却没有半点音信。这不,实在找不着,崔秀才他们才跑来告官。已有了戒心,请随我来!”二人来到一座山庄前,逾墙而入,里面出现一座石窟。瞎婆婆按了一下机关,石门缓缓打开。

刘启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被劫的官银全藏在这里!瞎婆婆说出了事情的始末。

几年前被徐尚武剿灭的贼寇叫虎头帮,首领正是瞎婆婆的丈夫郑大海,金虎头则是该帮的镇帮之宝。郑大海死于乱军之中,儿子郑贵只好背着瞎婆婆投奔黑松岭的师兄胡占山。哪知胡占山与湖广巡抚盖文廷早有勾结,而盖文廷与徐尚武原本是官场上的一对冤家对头。盖文廷派亲兵装扮成强盗,与胡占山合伙打劫了徐尚武押运的官银,又毒死胡占山,荡平了黑松岭,郑贵只得再次携母逃生。来到中州时,得知徐尚武之子徐勇典当了金虎头,为了重振虎头帮,娘儿俩将金虎头盗出,逃到江夏。

就在这时,洞外传来一阵刺耳的奸笑声,同时石门也“砰”一声关上。刘启朝外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盖文廷出现在石窟前,冲里面说:“刘启,你心中还存还没等他说完,靖马大夫摸脉,对哭泣的姨太说道:"不要哭,还有救,只是要尽快找到重阳童子尿!待我明天去庄户问询!"冷笑声:"骗鬼去吧。"有不少疑虑吧?老夫现在全都告诉你!上中州赎金虎头的人是老夫派的,典当铺老板也是老夫让人杀的,就是为了让你替老夫找到徐勇,为老夫除掉心头之患。至于郑贵买烧梅时用的官银,也是老夫让人送给他的,正是为了把你引入古墓,借瞎婆子的手杀你,不想你却用花言巧语将她给迷哄住。不过没关系,这里还有一道能要你命的东西!”说着抖出一个圣旨,称刘启私通闯王,就地正法……盖文廷读罢圣旨,接着命人朝洞内喷烟。

没想到自己堂堂的三品带刀侍卫、名震京都的神捕,今天却栽在这个奸贼手里……刘启感到愤怒难平。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阵阵激烈的厮杀声和惨叫声。一会儿,石门又徐徐打开,只见瞎婆婆的儿子郑贵手中提着带血的钢刀走进来。

原来,郑贵醒来时不见了刘启和他娘,猜想他们肯定是来了这里,便随后找来,正遇上盖文廷带着家丁朝石窟放烟,于是杀了盖文廷和众家丁,将他们救出……

郑贵说:“朱家皇帝昏庸多疑,宠信奸佞,滥杀无辜。眼看大明气数将尽,大哥不如和我一起投奔闯王,替天行道,这笔银子正好献给闯王做军饷,如何?”

郑贵话音未落,刘启却用剑对准了他的咽喉,突然,那剑的剑锋一转,却刺进了刘启自己的胸膛。

刘启指着石窟哽咽着说:“你们帮我破了此案,银子就送给贤弟,作为敬献义军的见面礼……”

一代名捕,用自己的血为这宗劫案画上了一个鲜红的句号。

选自《故事世界》

标签:劫案

    上一篇:一首歌救了一条命 下一篇:水底之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