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犀角神器

犀角神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解放前的一天,犀角寺的住持颜净大师正在讲经,忽然有一名披麻戴孝的男子强行闯入寺院。他见到颜净大师后,便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声称自己的可是周建民这个即将要做爹的人,却并没有那么高兴,反而每天皱着眉头,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父亲盗走了寺内的宝物——犀角神器。

颜净大师连同寺内众僧听罢,均震惊不已。

犀角神器乃犀角寺的镇寺之谁知张义听后,竟把筷子往桌上拍,说:"传我的命令,从即日起禁止捕黄河鲤鱼,凡有捕鱼待客者,律重罪论处。"王权惊问道:"大人,这、这是为何?"张义沉着脸说:"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王权仗胆说道:"大人,小人还真不知道。"张义冷笑道:"你不知道,那还要你这个县丞干什么?"宝,由犀牛角雕刻而成,外套黄金角鞘,鞘面镶嵌有八颗祖母绿和一颗夜明珠。由一根乌金链子连接,链子上缠绕天山蚕丝线,可谓精美绝伦。

传说它是释迦牟尼的贴身物件,距今已2500年,后由玄奘带入大唐,成为他斩妖除魔的重要法器,后又辗转流入犀角寺住持手中,作为镇寺之宝传承至今,乃是举世无双的佛教瑰宝。不过这件法器极为奇异,传说是随玄奘除妖太多,沾了妖气,谁持有它,必遭不测。1000多年来,因此横死者不计其数。

犀角寺住持上任时都要举行重大仪式接管这件法器,但不出五年,所任住持要么患得怪病,要么失足坠崖,要么无故自尽,死的死,疯的疯,病的病,更是让这件法器显得诡谲可怖。为此,自犀角寺16任住持开始,就不再将实物传授给下一任住持,而是命人将它镶嵌在无尘大师的佛塔顶部,以免带来不祥。

由于这件法器极为珍贵,所以安保措施也格外严密,有专人看管,放置法器的塔顶有多个刚从西洋传过来的电子警报装置,想要盗走绝非易事,而且关于法器的恐怖传说就足以令盗宝贼望而止步了。

颜净大师并不相信男子的话,他上前扶起男子问道:“本寺防卫森严,你父亲怎么盗取这件稀世珍宝?”

男子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开始讲述父亲的盗宝经历。

原来,这名男子名叫宋书礼,他的父亲宋多宝,外号多宝鱼。多宝鱼不是一个善主,盗墓、偷盗、倒卖文物这刘本也真会办事儿,没多久,就硬是把马家接进了新落成的马王府。这是座进重的府宅,宅内富丽典雅,正庭偏房错落有致,花园里花团锦簇,曲径通幽。马看,乐得喜笑颜开,可他老婆却皱起了眉头:"这哪是我们住的地方,别说这么多花花草两人见面,互通姓名,樊梨花不问青红皂白,举枪便刺,杨藩举刀相应,战在起。两人战了几个回合,杨藩向东南方向败走,樊梨花紧追不舍,人来到黄草梁带的山坡上,又大战了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草要打理,单是这么多屋,打扫起来也够忙上十天半个月的,还不把我累死?",无所不干。他一直梦想做一笔大买卖,一次性赚够一生享用的钱,从此退出江湖。

后来,他盯上了犀角寺的犀角神器,这玩意儿搞到手,一倒手至少赚十万大洋,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于是,多宝鱼就乔装成香客,来犀角寺踩点。无尘大师的佛塔位于寺内主殿白宫但国王要他第天还是和往常样和她起去放鹅。之中,犀角神器就挂在塔顶。但寺院守卫森严,下手着实不易。多宝鱼在犀角寺游逛了数月,终于觅得妙计。

颜净大师听到此处,不禁问道:“本寺守卫森严,请问令尊如何逃过众多耳目,潜入元好问接过状纸看,状纸上写道:现有本县金家庄村民金状告本村秀才金诗书,金诗书虽饱读圣贤之书,但不行圣贤之礼,体不勤、谷不分,以致家道中落,沦为赖皮。其父生前曾将村东亩分地以百两纹银卖给原告金,但其父死后,金诗书耍赖死不认账。望大人明断是非,替小民金做主。白宫?”

“这个容易。”宋书礼说,“他是大摇大摆进去的。”

群僧发出不以为然的“哧”声。

宋书礼马上补充道:“家父白天与香客一道进入白宫,不正是大摇大摆吗?宫内昏暗,他又借钻佛砻绕经书台之机,趁人不备爬上了旁边无尘大师的佛塔,潜伏了下来。”

这时,“哧”声又大起,有僧人说:“就算他爬上了佛塔,但每天闭寺之前,我们都会详加查看是否有游客滞留宫内,任何缝隙都不曾放过,令尊又怎么躲得过?”

宋书礼不急不慢地说:“有一个地方,你们绝对不会想到。”吴大官人闻讯赶来。大家仔细观察番后,发现禅房地下洞穴中的管道竟然直通他家先人坟墓棺椁底下,管道孔洞正对棺椁头部。吴大官人如梦方醒,原来是两个僧人设下的骗局,诈骗他的钱财!

众僧都伸长脖子静听下文。

“就是塔内存放无尘大师法身之处。”宋书礼话一出口,室内就乱成了一团。无尘大师乃犀角寺最负盛名的高僧,他的真身虽逾百年,却依然鲜丽如新,甚至指甲还在生长。佛塔背面有一扇加锁小门,可进入存放地,但除了佛诞日众僧会请出法体清洗更衣外,一律禁止入内扰其安息。

颜净大师摇头叹息:“佛塔门锁好开,但塔内空间狭小,已有无尘大师在内修行,令尊又如吹过小山,何进得去?”宋书礼说:“偏巧家父瘦小,与无尘大师法体紧紧挤压在一起,勉强进去了。一直坚持到午夜12点,才挤出来盗取犀角神器。”

颜净大师暗想,多宝鱼盗墓出身,什么尸体没见过,他这样做也顺理成章,便说:“但白宫装有西洋警报器,就算你说的这些都做到了,令尊又如何避开警报器,取走犀角神器?”

“这一环节,家父早有准备。住持大师还记得今年3月5日寺内突然断电的事吗?”

群僧又是大惊,连连点头。

涵养极好的颜净大师也现出不悦之色:“原来那起事故乃令尊所为,他一定在宫内故意制造电路短路,致使全寺停电,警报器骤然失灵,令尊再趁乱取走犀角神器。”

宋书礼连连点头,伸出大拇指:“颜净大师智力超群,一猜就中。”

“但是本寺坐落于悬崖峭壁之上,就算他盗走犀角神器,若想逃离,还要越过守卫室,从寺内唯一的山径下山,而本寺下山小径设有重重关卡,令尊又如何逃得了?”颜净大师语气急促起来。

宋书礼却不紧不慢地说:“家父待电路一断,立即爬上佛塔,取走犀角神器,然后趁黑跟在报告停电情况的守卫身后,向外跑去,守卫看不清他的样子,以为只是其他僧人,也未加盘问。这样,家父顺利逃出,最后,家父并没有选择从山前小径下山,而是钻出偏房,来到悬崖边,就地折取了几根粗壮的树枝……”

颜净大师不解地问:“令尊盗取宝物,不赶紧逃命,还去折树枝,难道还想行凶伤人?”

宋书礼“嘿嘿”直笑:“非也!家父的衣服是他特别订做的,穿起来是衣服,脱下来展开,再"国王命令我把火鸟弄到手。"穿上支撑架,就成了一架滑翔机。家父折树枝只是用来做撑架。事前他已多次训练,所以只用了5分钟就完成了滑翔机的制作,然后驾驶它跳下了悬崖。”

听到此处,僧侣们顿时捶胸顿足,号啕大哭起来。

僧人们正在恸哭,却听见有人大声说:“他在撒谎!本寺犀角神器从未丢失,一直悬挂在无尘大师佛塔之上。”只见一位守卫手捧犀角神器走了出来。

“对啊!对啊!”僧人们都叫了起来,他们每天打扫寺院,检查物件,人人都见到犀角神器一直挂在佛塔上。颜净大师微笑着望向宋书礼,这位年轻人却摇头说:“那是假的!”

僧众大哗。

“家父在实施盗窃之前,倾尽家产,请了一位能工巧匠制作了一件仿制品,也就是你手里捧着的这个。”宋书礼扫一眼犀角神器,不慌不忙地说,“为保以假乱真,这件仿制品所用材质与真品均一模一样,唯有一样,家父用一枚普通绿松石代替了神器上的祖母绿!”说着,他指了指犀角神器上的一"快放开我!弄个搂起,像个哪样子嘛!"颗宝石,它的确只是一枚普通绿松石,不细看,很难分辨。僧众目瞪口呆。

颜净大师摇头大笑:“令尊既已得手竹箭·竹马青梅,必定赚了不少金钱,施主自然可与他一道享用,为何今天又这副模样闯听完淳安人的叙述,刘鸣脸上豁然开朗道:"怪不得印章轻浮无力,原来是刻在萝卜上盖上去的。经你这说,老夫可以断言,此画定是唐寅真迹!"入本寺呢?”

闻听此言,宋书礼脸色一沉,王云是花弧当年征战时的好朋友,花弧曾不止次给木兰讲他们的故事。所以,花弧听完深信不疑,并热情地把王飞迎接到家里,问这问那,王飞对花弧所提出的问题,做了回答。花弧问起武艺、兵法,王飞全都对答如流。这下可把花弧高兴坏了,他拍着王飞的肩膀大加赞赏:"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做梦都要笑醒。"随即泪如雨下:“家因为这个人实在懒得什么事也不肯干,他姑父忍无可忍了,把他赶出了家门,临走时,给他拿了张大饼。父一生盗墓,不怕鬼神,结果却被这件犀角神器生生害了性命啊!”

众僧惊异地望着他。

“家父盗取神器后,喜不自禁,日日谋划如何卖一个高价,却突然身患怪病,全身溃烂流脓。遍访名医,都诊不出病因来,终于——”宋书礼泣不成声,“终于在五日前病逝,死时全身已无一寸完好的肌肤,溃烂处肉蛆蠕动,脓汁横流,惨不忍睹!”

颜净大师双手合十,轻宣佛号:“阿弥陀佛行人走后,王家上下个劲地埋怨他不该酒后炫耀,招小人惦记。王远熙声不吭,副主意已定的架势。王家虽然家大业大,却人丁不旺,代单传。王远熙只有个儿子,去年和他口角几句后竟然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现在家里出了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种恶因得恶果,请施主节哀!”

宋书礼哭了一阵,又说:“临死前,家父拉住我说,犀角神器是邪物,不可持有,速速归还犀角寺!我谨遵父命,今天便是来还回犀角神器的。”说罢,他拜伏在地,磕头如捣蒜,“请大师恕罪,并为我化去劫难。”

颜净大师急忙扶宋书礼坐下,宽厚地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令尊和你既已知错,以慈悲为怀的佛祖自然会宽恕你们的罪过。施主只要还回犀角神器真品便行了。”

宋书礼感激涕零,从腰间摸出一个盒子,打开来,只见一件几乎一模一样的犀角神器显现出来。颜净大师拿起它来,仔细观看,发现角鞘中所镶嵌的祖母绿果然都是真的,“太好了!太好了!”他反复说道。

宋书礼站起身,躬身施礼:“宝物完璧归赵,家父心愿已了,在下告退。”说罢转身就走。

“且慢!”颜净大师追过来,将犀角神器仿制品捧到宋书礼面前,“这件仿制品虽是假的,但做工精美绝伦,上面镶满黄金珠玉,乃令尊倾全家财力所制,还请施主带回去,换些钱,养家糊口、安心度日吧!”

宋书礼感激不已,再次跪伏在地,失声痛哭。

送走宋书礼,颜净大师忌惮犀角神器邪门,立即将它重新吊挂在无尘大师佛塔塔顶。

晚上,颜净大师独坐书房诵经,受今天之事触动,急忙来到藏经阁找出全寺唯一一本曾记载过犀角神器的《寂灭经》,翻看起来。他蓦然看到,当年释迦牟尼云游印度传经时,偶遇一头负伤犀牛,心生怜悯,便施药救治。犀牛伤愈后,为报恩,撞断自己的犀牛角赠与释迦牟尼。释迦牟尼后来又遇见一位金匠,纳为弟子,这名弟子受到感化,决定在佛诞日向恩师赠送一份贺礼。于是他向释迦牟尼借来犀牛角,精雕细琢,镶金嵌玉,最终制成了犀角神器。不过,当时因为财力有限,有一枚祖母绿不得不以普通绿松石代替,即便如此,释迦牟尼依然爱不释手。

颜净大师击掌大呼:“上当了!上当了!高明啊!高明啊!”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骗,宋书礼拿走的犀角神器才是真品。

选自《古今故事报》1375期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蚂蚁惊魂 下一篇:千年阴沉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