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鸳鸯镖

鸳鸯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嘉靖年间的一个春日,湖山镇的大山中,桃红柳绿一派盎然春意。要不是杨树林旁的官道上一片狼藉,谁也看不出昨夜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打斗:兴远镖局的镖车被劫了。

骑快马赶来的兴远镖局新镖头萧蓉儿,在现场看到了沂山派的新掌门李功然。萧蓉儿二话不说,拔出青锋剑,上前便刺。

李功然慌忙闪身躲过,大喊一声:“蓉儿姑娘,你误会了!”萧蓉儿杏眼回到家里,书生对万珠的爱慕之心与日俱增。他日思夜想,坐立不安。十天过了,书生终于得病卧床了。个个名医也难治他这相思玻时光天天过去了。书生精神恍惚,瘦得皮包骨头,只比死人多口气。鲛人见主人多日不出来,很想念。后来,他听说主人患了重病,就来到内室看望。"真想不到,你得了这样的玻"鲛人脸露愁容地说。"我死也就算了,我所担忧的是你,你来自千里外的海边,至今已有半年了。如果我先死了,你能到哪去呢?"书生说。鲛人听了主人肺腑之言.情不自禁嚎啕大哭起来。突然,流出的泪水变成了珍珠落在地上。书生耳听地上清脆的撞击声,低头看去,只见无数珠子在闪光。"我好了!"书生突地从床上跃起说。含恨,用青锋剑一指,说:“姓仙之的吕洞宾在童年时就已经熟读经史,涉猎百家,学问相当渊博。可是,后来他连考陵进士,却屡试不第,每次都名落孙山。于是他心灰意冷,看破红尘,浪迹江湖,做了名道士。李的,我师弟唐逸之背上中的鸳鸯镖,乃你们李家的独门暗器,不是你们劫夺镖车还能有谁?”说着话,一招“流星赶月”吃过饭,龙女就对孤儿说:"你这个草棚棚好漏哟,咋能住嘛!今晚些,我来修下子。刚,你就到对门坡上去,到处把草标插起,回来就睡吧!要是听到响大雷,下大雨,刮大风,你都莫害怕,只管睡你的瞌睡就好了。"出手便刺,李功然身体后仰,倒退出一丈开外。本想已经躲开,谁料萧蓉儿也不是等闲之辈,连连出招,速度极快,李功然躲闪不及,肩头被剑锋划伤,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衫。

李功然大喝一声:“慢着!萧姑娘,我也是听属下来报,说贵局镖皮筷子赶到了菜市口,看,前来凑热闹的看客把刑场围得水泄不通。皮筷子削尖脑袋,好歹挤了进去。几个死囚犯字排开,中间跪了个白净脸的少年,此人虽然穿着脏兮兮的囚服,眉宇间却透着股子英气,应该是上等人家的孩子,绝不是杀猪宰羊的贩夫走卒。车被劫,急忙赶来,还请你查明实情,再杀不迟!”萧蓉儿见李功然被刺伤也未还手,又有如此表现,也是满心疑惑,将李功然独自一人带回镖局。

兴远镖局内,李功然看到了从唐逸之背上拔出的鸳鸯镖。李功然一看那镖便“哼”了一声,从自己的镖囊里拔出一支鸳鸯镖对萧蓉儿说:“请萧姑娘自己看一钱武拍拍手,外面帮子人抬进几个箱笼,然后打开,全是白花花的银锭,钱武摸出已经写好的契约,对秦惠说:"你的善缘堂要价十万,我不讲价。除去你向我们借的十万两,这里是万两现银,你在上面画押,咱们就钱物两讫了。"下,打伤唐老弟的镖根本就是在模仿我们李家的鸳鸯镖!”萧蓉儿一诧异,仔细一看,果然那镖虽然形似,但明显和李功然的鸳鸯镖不同。

李功然问唐逸之是如何受的伤,唐逸之说了个大概。昨晚,他带人押运镖车到湖山镇大山深处时,突然遭到一股数倍于己的蒙面歹徒的袭击。唐逸之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冷不防从树林里射出两支镖来,他勉强躲过了一支,另一支打中他的后背。他见势不妙,跳上一匹马落荒而逃。

李功然问:“只有村东头位老婆婆给了老人些食物,并塞快上山躲避"年"兽,那老人捋髯笑道:"婆婆若让我在家呆夜,我定把"年"兽撵走。老婆婆惊目细看,见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气宇不凡。可她仍然继续鹊,乞讨老人笑而不语。婆婆无奈,只好撇下家,上山避难去了。唐老弟,发射暗器之人距你多远?”唐逸之说:“20步之外,因为有灌木遮挡,没有看清。”李功然点点头,突然一甩手,40步之外的两根木桩各中一镖,镖头没入木桩之中。这鸳鸯镖实际是一对镖头,分为雌雄,平时合扣在一起,发出后两个镖头中途分开,让对手防不胜防。

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李功然问萧蓉儿:“萧姑娘,要是凶手是我的话,唐老弟能逃得掉吗?”

萧蓉儿脸一红,对李功然一抱拳说:“这件事看来是我鲁莽了,还请李掌门多海涵!”萧蓉儿的大师兄胡一鹤在一旁说:“看来是有人对我们下毒手,然后嫁祸于沂山派,挑拨我们的关系。”萧蓉儿点点头。

李功然走后,萧蓉儿与两位师兄弟闭门商讨。东城帮素来对兴远镖局不冷不热,自打萧蓉儿的父亲兴远镖局老镖头萧冷剑过世后,东城帮帮主侯石楠自恃武功了得,也打算插手镖局买卖,难道真的是他?

一天之后,胡一鹤派出的一路探子调查回来了,说本县有一个王氏铁匠铺,前几日接到过一桩打造一把鸳先生来到姚老爷子的床前看,悄悄地告诉姚县令:"令尊今晚更就要升天,是该找块地儿准备后事了。"鸯镖的买卖。来的人拿货时,出尔反尔,不给王铁匠银子,还把他推倒在地,自称是东城帮的,王铁匠一听也没敢再计较。

胡一鹤一拍桌子说:“他娘的!这东城帮也太可恨了,居然目中无人,我这就带人黑鱼精也被罩在石香炉下面,最终闷死在湖底,石香炉也陷在湖底的烂泥里,只在湖面上露出只葫芦形的脚。去找侯石楠算账!”萧蓉儿看了一眼趴在床上的唐逸之,唐逸之说:“这事儿恐怕有闭月说,身姿俏美,细耳碧环,行时风摆杨柳,静时文雅有余。为拯救汉朝,由王允授意施行连环计,使董卓、吕布两人反目成仇,靠着非凡的胆量和高智慧的结合,加速燎个时代的结束。空有倾国之貌,命似飘萍无所依。没那么简单。”胡一鹤指着唐逸之说:“什么没这么简单,你可真是无用!师父去世后,我们的第一趟镖就被你弄丢了,要不是我扭了腰……”还没等胡一鹤说完,萧蓉儿制止了他,对胡一鹤说:“我们这就去找侯石楠问问。”唐逸之无奈地摇了摇头。

东城帮的堂口在东城山下,还没等到门口,萧蓉儿就听到了一阵打斗之声。近前一看,只见李功然和侯石楠已经打在了一起。

看到萧蓉儿到来,李功然跳出圈外,对萧蓉儿说:“萧姑娘,我查明是侯石楠劫夺镖车,然后嫁祸于我,在他的后院里找到了你们被劫的一个珠宝盒子。”萧蓉儿看了看那盒子,果然没错,不由怒从心头起。侯石楠冷笑一声:“你们这几个晚辈小儿,年过去了,良心又想,天鲤鱼的钱只够维持生活的,还没有积存呀。耍什么阴谋诡计!什么劫夺镖车,分明是栽赃陷害!既然我一再表白你们都不信,就让你们尝尝侯某的厉害!”说完,抡起九环鬼头刀,直奔李功然。李功然虽然武艺高超,终不是侯石楠的对手,萧蓉儿见状,青锋剑一挥,众人与东城帮打在一起。

趁着萧蓉儿和侯石楠缠斗的空隙,李今有安宁公主来报:岳阳县林壑忠厚诚实,好管人间不平之事,真乃大侠也,深受安宁喜爱。故特令其娶公主为妻。(其他人不得嫁给林壑。若有抗旨,立即斩首。)封为湖广总兵,即日上任。钦此。功然瞅准侯石楠的破绽,抖手甩出鸳鸯镖。侯石楠躲闪不及,一枚镖头插入其背心。侯石楠大叫一声,倒地不起。胡一鹤跑过来,对李功然说:“好镖法!这侯氏老贼罪有应得!”李功然没吭声,突然从背后把毫无防备的胡一鹤一剑穿心。胡一鹤倒地前,痛苦地回过头来说:“你、你竟然言而无信!”萧蓉儿见状,拔剑刺向李功然,但终不是对手,被李功然用剑直抵咽喉,萧蓉儿不能动弹。

萧蓉儿呵斥道:“姓李的,你到底搞什么鬼?”李功然哈哈大笑,用手一指地上躺着的胡一鹤,说:“这个蠢货!要怪就怪他,我让你死个明白!”原来,胡一鹤一直喜欢萧蓉儿,可萧蓉儿更喜欢师弟唐逸之,这让胡一鹤很苦恼。萧冷剑去世后,胡一鹤突生歹念,暗中勾结李功然,两人约定:设法除掉唐逸之,萧蓉儿归胡一鹤;兴远镖局的买卖转给李功然。经过精心策划,两人设计了一个圈套:李功然让人打关于她的姓氏,有人说是姓朱,有人说是复姓木兰,有人说是姓魏,明代徐渭在《声猿传奇》中说她是姓花,名木兰,父亲花弧是个后备役军官,大姐花木莲,幼弟花雄,母亲姓袁,家口,这是至今仍为大家所接受的种说法。造仿冒的鸳鸯镖,派去的人故意演戏泄露自己身份是东城帮的人,以便借萧蓉儿的力量干掉东城帮。

胡一鹤假托腰伤,让唐逸之一人带队押运镖车。李功然则暗中带人埋伏在湖山镇山中,伺机袭击了唐逸之等人。只可惜李功然用仿冒的鸳鸯镖不顺手,力道不足,加上唐逸之身手敏捷,侥幸逃脱。后来,萧蓉儿被假象迷惑上当后,帮着李功然杀掉了侯石楠。

说完,李功然冷笑一声,挥剑刺向萧蓉儿。电光火石之间,一把利剑翻滚着直奔李功然后背。李功然暗叫不好,反手一个“苏秦背剑”,硬生生地将利剑磕飞。李功然身子斜飞之时,已经抖手往身后甩出了两枚鸳鸯镖,顷刻之间,分出的四个镖头直射不远处的唐逸之!

原来,唐逸之不放心萧蓉儿,让郎中将伤口处理一下,尾随而来,看到李功然要下毒手,情急之下将宝剑掷向李功然。没想到李功然反应更快,躲剑的同时,已经随手甩出两枚鸳鸯镖。

唐逸之虽躲向树后,但还是晚了一步,有镖头击中了他,只见唐逸之痛苦地捂着胸口,两手之间露着的是鸳鸯镖尾系着的红绸,他脚步踉跄地铁常青听后,有些云里雾里。李枯蒿拍拍铁常青的后背,说:"班主去休息吧,天快亮了。"朝二人走来。萧蓉儿大叫一声:“逸之!”刚要跑过去,却被李功然截住了去路,只好又和他斗在一起。快到跟前的唐逸之脚下一软,慢慢地倒了下去。萧蓉儿到了这天,公主被送到海边个道墙的城堡里,小儿子也跟着去了。他随身带了根几十斤的铁棒,和公主起等着妖怪来。他们边等边谈心。他给公主讲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她自己有仙水。小儿子对波柳莎公主说:"你在我头上抓虱子,如果我睡着了,你就用铁棒打我,不然是叫不醒的。"一分神,被李功然飞起一脚踢倒在唐逸之身边。萧蓉儿看着躺在地上的唐逸之,大哭起来:“逸之,我们西施答道:"这李子采下来太久了,味已不鲜。"没来得及成亲,只能死在一块了……”李功然哈哈狂笑,“那好,我就成全了你们!”

“啊”的一声,李功然的咽喉被一枚鸳鸯镖头击穿,他惊讶地瞪着眼睛,嘴里吐着血沫倒了下去。唐逸之刚才接住了射到胸前的一枚镖头,他知道自己有伤在身,硬拼打不过李功然,只能智取。于是,故意装作中镖,使障眼法蒙蔽了李功然,在危急时刻,一击中的!

唐逸之轻抚着萧蓉儿的后背说:“蓉儿,我们死不了,今后还要好好活呢!”萧蓉儿抱着唐逸之,孩子般大哭起来。

选自《故事精》2012.11

标签:鸳鸯

    上一篇:千年阴沉木 下一篇:计中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