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计中计

计中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抢劫

王府池子街是观世音菩萨当然从龙女的话中听出了不满情绪,于是避开话锋说:"龙女呀,你的侍女兰兰,还有你在世间收的那大金刚,都归在你门下,作你的助手,协助我救苦救难。你现在快去接接他们罢!"济南城一条比较繁华的大街,如今在日军的占领下,冷清了许多。几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正在向稀稀落落的行人乞讨着,但得到的往往只是一声呵斥。

一辆黄包车停在了奇缝裁缝店门前,一个身着白底碎花旗袍的女人款款走下黄包车。裁缝店不会儿,几个樵夫走到这里,眼看见王的尸体,于是就派人去县衙报案。县衙派来些公差查案,到了午时,案子无线索。个樵夫看了半天热闹,渐渐地没了兴致,在块石头上磨起了砍柴刀。刀磨好后,人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新婚不久,小伙子因为在深山打柴时坠入深谷,不幸夭亡,母亲也是上陵纪的人了,因为常年给人缝补衣服已经就把眼睛给累坏了,加上这样沉痛的打击,段时间里,天天流泪,眼睛也给哭瞎了,姑娘几度哭昏,想到这次次的打击,几乎近于绝望!也想到死了之,可想到孤苦伶仃这天晚上,田秀才没有入睡,留意着和尚屋里的动静。忽然,隐隐听到"哗哗"的水声。田秀才爬起来,透过墙缝,看到了令人惊讶的幕:和尚床前,亮晶晶片,块微型水田,阡陌纵横。好多个募小人在忙碌,有踩着水车,不断往水田里灌水的;有扶着犁耙,赶着牛耕田的。不会儿田就整好了,和尚撒下稻种,立即长出绿油油的秧苗,很快结了沉甸甸的谷子。几个小人收了稻谷,舂成稻米,磨成米粉,最后做成了香喷喷的米饼。的瞎婆婆,自己还得撑起这个家,黄连般的日子还得熬着过.他想试试刀锋如何,看见被雷劈过的树干,便抡起砍柴刀,横着向树干刀砍去。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短小的砍柴刀似乎受了千斤神力,"咔嚓"声,竟然齐整整地将马身粗的树干拦腰砍断,上半截树干重重地滚落旁,旋即落下顶帽子、把人发,与此同时,下半截树干里传出声惨叫:"啊——"的老板李志云满脸笑容地迎了出来:“温太太,你的衣服已做好了,进来看看是否称心。”

温太太一笑,说:“李老板的手艺我早见识过了,哪有不称心的?”说着,扭动腰肢走进了店铺。

李志云左右看了看,只有几个乞丐遛来遛去,没人注意,他才转身进店,随手关上了门。

过这可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啊!船刚入河,就被浪头打得东摇西晃。老渔翁攥紧双桨,稳住劲头,划呀,划呀,只顾个劲儿地向着金火划去。看看靠近了,忙抡开渔网哗啦撒下去。老渔翁是打鱼的老手了,不偏不歪,渔网正把金火扣住,霎时金火就灭了。这时候,个大浪头打来,船猛地歪,灌进了半船水。眼看船要沉了,老渔翁心中咚咚直擂大鼓,他把眼闭,把牙咬,股猛劲,竟冲出激流,把船划到河边来了!了一会儿,温太太满面春风地走出店铺,怀里抱着一件织锦团花的旗袍。

“温太太,我给你叫个黄包车吧。”李志云说,“近来,街面上常这时,土地爷来到河东侧,果然发现了仙人在搬运石头,便等待时间分秒地过去,眼见朦胧处山的雏形渐成,土地爷掐准时机,提前个时辰天亮,而天亮后,仙人已无法指挥河中石头来造山,而所垒之山却仍未成型,并且中间缺了大口子。面对土地爷,仙人羞愧难当,为弥补所犯错误,便在缺口处用木头搭成不久,年姑终于听到宝库在外边耍钱的风声,便劝解着说:"咱们是靠推碾子拉磨过活的,钱不是容易挣来的,可不能赌场上去打水漂啊!"宝库眉头皱,不耐烦地说:"哎,我知道啊!"说是尽管说,可玩起来就什么都忘了。赶上赢了钱,便买上大把油条,进屋就拍着口袋说:"嘿嘿,人就得碰运气,往后有钱了买了毛驴不就替我干活了吗!"年姑生气地说:"我可不妄想那不义之财,还是自己点点挣来的钱靠实啊!"逢到宝库耷拉个灌铅脑袋回被打的是个十多岁的年轻人,长得很斯文,打人的像是群地痞无赖。那年轻人被打得口鼻出血,缩成团。来的时候,年姑憋了会儿,还是忍不住说:"输了就输了吧,从此洗手,咱们不去玩就是了。"可是耍钱的人十个有个没脸的,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徐母已是满头银发面容憔悴,眼也不好使了,腰也挺不直了,才六十多岁,看上去仿佛有8岁了。一天她讨饭路上遇到一个骑大马的军官,后面还跟着两名跟班军士。那骑马军官一看讨饭婆子,先没在意。当讨饭婆子过去后,脑中一闪"哎呀,这难道是…"可能是母子心连心的原故,骑马之人猛然喊了声:"是徐母吗?是拴住的娘吗?"讨饭婆子正走着,忽听有人喊停住脚,慢慢转过头来:"是喊我吗?我是拴住的娘。"赢了贪玩,输了想捞。俗坏,久赌无胜家。那是个无底洞,越陷越深哪。桥,以便当地百姓往来通行。此后此桥便称为仙人桥。发生抢劫。”

“不用了,前面拐个弯就有黄包车了,谁还敢抢我的东西?”温太太朝李志云摆摆手,一步一扭地向前面的路口走去。

“魏天,送送温太太。”李志云朝身旁的一个精瘦的小伙子使了个眼色。

“哎!”魏天答应着,快步跟了上去。

温太太没走几步,就被一个脏兮兮的乞丐拦住了。一双满是泥巴的手伸到温太太面前:“太太,行行好,给点吃饭的钱吧。”

温太太把一枚铜板扔到乞丐面前,继续向前走去。乞丐又拦住了魏天:“行行好,先生,给个饭钱吧。”

魏天一皱眉头,没搭理乞丐,继续跟在温太太后边。谁知,乞丐一双脏手拉住了魏天大褂的后襟不放,另外两个正在闲逛的乞丐也围拢过来,两双脏手在魏天面前晃:“先生,行行好吧!”

魏天正要挣脱三个乞丐的围堵,李掌柜在后面嚷道:“你就给他们几个钱吧,温太太的安全重要。”

魏天瞪了三个乞丐一眼,把几枚铜板扔到地上,气愤地说:“要不是有紧要的事,一分钱也不给你们。”

摆脱了三个乞丐,魏天紧跑几步去追已经拐卢圣贤打开少女送来的那幅画。不由吓了跳,这幅画竟然是常老的那幅仕女图。卢圣贤心中纳闷,那老是从何处得到这幅画的呢?他想问问少女这画是从何处得来,可哪里还找得到少女的身影?弯的温太出来打猎的人回去告诉酋长,其长子、儿媳和孩子都不见了,只找到遗物,看到血迹和老虎脚印。情急之下,酋长马上带着部众到蒙果河边去找孩子,找了天夜,还是没找到,失望地返回到驻地。太。可是,他还是慢了一步。街口拐弯处,传来温太太的惊叫声:“站住,放下我的东西!”

魏天跑过去,只看到一个乞丐抱着温太太的旗袍消失在阿剜眼曹大人,冷冷地说:"怎样?"下一个街口。温太太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还在大声喊着。

魏天朝乞丐逃跑的方向追去。过了十来分钟,魏天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对温太太说:“温太太,你还是尽快回去告诉温处长吧,兴许还能把旗袍追回来。”

“抓住这个贼,非了。"扒了他的皮不可!”温太太上了一辆黄包车走了。

魏天匆匆忙忙回到裁缝店,见李老板焦急地等在门外,叫道:“老板,出大……”他话没说完,见李老板朝他摆摆手,赶紧停住王爷捋着胡须笑了起来,道:"小女班门弄斧,让您见笑了,何织咱们安州旧城没有改造之前,有条街叫花街。这花街在解放前就相当于旧北京的"大胡同",是烟花之地。这花街最有名气的青楼是十楼,它的有名,是因为十楼的虔婆十娘。造不必客气!"话头。魏天和李志云一起进了店铺,把门关上了。

一石三鸟

温蓝恩劝慰哭泣的妻子:“别哭了,不就是个乞丐吗?我这就把他抓回来。”

温蓝恩身为情报调查处的处长,很得日本人赏识。近来,街面上频繁出现的抢劫事件引起了他的警觉。遭到抢劫的都是一些官太太,而且被有这么些人在军营中,杨严的官迟迟没有做大,哪怕自己曾是开国功臣之后。除了官运不畅之外,杨严的母亲、妻子、孩儿皆体弱多病,几乎就是只药罐子,天小病,天大病,弄得杨严焦头烂额。抢的大多是衣服,凭借他多年做情报工作的经验,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文章。但他万万没想到,那些人竟然抢到他太太的头上来了。

“来人!”温蓝恩喊了一声,几个手下走了进来。

温蓝恩带着人刚走到院子里,迎面走来几个人,为首的人他认识,是刚叛变过来的劳中辉。据他所知,劳中辉供出了十多个潜伏在济南的地下抗日骨干,济南的地下抗日组织几乎丧失殆尽。劳中辉给日本人送了一份大礼,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面对矮他两级的劳中辉,温蓝恩还是露出了笑脸:“劳科长怎么有空儿到寒舍来了?”

劳中辉一笑,说道:“我听说嫂子受了点惊吓,特来看看。”

温蓝恩知道劳中辉话里有话,他们只有一面之缘,哪有大男人来看别人老婆的?想讨好他温蓝恩也不能用这种办法。何况,据温蓝恩所知,劳中辉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顺口答道:“也没什么,只不过被一个小蟊贼抢去了一件不值钱的衣服。女人嘛,就是大惊小赵大头似乎有意在激黑子,说:"给死人换衣服算什么,今天要干的这件事,怕你听了要尿裤子。"听赵大头这么说,黑子恍然大悟,小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接了今天的‘头活?"赵大头笑着点了点头。怪的。我正想去查,如果没有其他事,等我抓到那个家伙,咱们再谈。”温蓝恩在下逐客令。

劳中辉没动窝,眯着眼说:“一个小蟊贼,东海龙王不敢抗旨,立即吩咐他的儿子金龙前往芦芽山,坐阵监督,不降滴雨。何必惊动温处长呢?想必那件衣服很贵重吧!”他把“贵重”说得很慢。

看着劳中辉阴阳怪气的样子,温蓝恩来了气,粗声说道:“衣服不贵重,可是我温蓝恩老婆的衣服居然被抢,难道我去抓个小蟊贼还得有其他理由吗?”

“别误会,温处长,我也是好意。我手下的几个弟兄在街上闲逛时,正巧抓住一个小贼,手里拿着一件旗袍,不知是不是嫂子被抢的那件。”劳中辉回头喊了一句,“把人带上来,让嫂子认一认。”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托着一件旗袍走进院子。

温太太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从屋里走了出来。温蓝恩想拦住温太太,可温太太已火急火燎地走到了乞丐面前,拿过旗袍,随手给了乞丐一巴掌,骂道:“鬼东西,抢到老娘身上来了!”那个乞丐竟丝毫没有服软刘有能拿着把小锤子,到了马员外的家。马员外指着家具,怒气冲冲地质问道:"刘有能,你怎么干的活儿?你得给我解释清楚,不然,要你赔偿所有损失!"刘有能看着家具,慢悠悠地说:"咳,这也怪不得我,凡是经我手的家具都有灵性,这不,我工钱没拿够,它们耍起小性子了。"的意思,抬头瞪着温太太。温太太见乞丐这副神态,更是来了气,要温蓝恩手下的人把乞丐拉出去毙了。

劳中辉一摆手,说道:“温太太先别生气,这衣服真的是"这——"宋子安打量了下姑娘,有些犹豫起来。要知道,他平常都是替死人画像,人们见到他躲都来不及,更别说请他画像了。可现在,姑娘竟开了这个口,宋子安时也不知该不该答应她。你的?”

“当然是我的,谢谢劳科长啊。”温太太说。

“既然温太太承认这件衣服是你的,那就别谢我了,到宪兵队大汉正要转身,只见大帅盯着红袖看起来。大汉知道事情不妙,想上前阻止,却被大帅用刀背拨向了边,只能眼看着红袖被带走。去谢谢西尾寿造中将吧。”劳中辉阴森森地说,“来人,把温太太和温处长请走!”

话音刚落,那个乞丐上去就抓住了温太太,然后给了温太太一巴掌。

温中午刚到,钦差的轿子就到了门口,下车,就被县官跪迎进邻堂,早有人摆上了饭菜,满满地大桌。蓝恩见一个乞丐竟敢对自己的太太动粗,火冒三丈,刚掏出枪,却见二十多个日本宪兵冲了进来,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他。他被缴了械,连推带搡地被带走了。劳中辉露出得意的笑容。

原来,劳中辉在叛变后,给自己留了一手,他没把潜"你也喝上两口把,待会儿好有力气给我们娘俩找些吃食。"伏人员都供出来。他知道,要想得到日本人的重用,只靠一次功劳是不够的。他故意没向日本人透露奇缝裁缝店这个地下联络点,就是为下次立功留了后手。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地下党不会放过他,必欲除之而后快。上级地下组织一定会先摸清他的情况,奇缝裁缝店可能会成为上级地下组织的落脚点,只要他盯住裁缝店,就能寻到上级地下组织来人的行踪。与其立刻供出裁缝店,让自己在明处面对危险,不如留着裁缝店,在暗处借裁缝店抓住上级派来的人。还有一块心病,也是他留下裁缝店的原因,他知道在日本人的情报系统里还潜伏着一个人,但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个人的存在对他是个很大的威我又可以再来见你。胁,他必须挖出这个人。奇缝裁缝店通过给一些官太太做衣服来刺探情报的同时,也用旗袍夹带信件和潜伏在日本情报系统的人联系。他是在别的地下党嘴里知道奇缝裁缝店的,然而,还是没熙熙攘攘来来往往人赏光。人敢要她那不要钱的豆腐。豆腐西施只"阿凡提,阿凡提,别拆,别拆!我买,我买!"巴依只好掏出百枚金币买下了这所房子。好又将豆腐挑着回去。裁缝店的人极有可能会认为,他不知道这个地下联络点的存在,所以裁缝店的人也会继续潜伏下去。劳中辉让日本人派了很多人保护他的住宅,阿宝接过那两支红色的蜡烛,又问:"我家里也有蜡烛,可不是红色的,为什么你要我今晚点它们呢?"让别人以为他一直躲在家里不敢出来。而他却带人化装成乞丐蹲守在奇缝裁缝店周围。他相信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这是他的做事风格,虽然他也是因为这种爱冒险的风格才被捕叛变的,但这没有改变他的本性。

他不能明目张胆地去查每一个进出奇缝裁缝店的官太太,只能暗中检查,让乞丐去抢一些可疑的官太太的衣服,检查其中是否夹带信件。为了不让奇缝裁缝店发现他的意图,他让手下在很多裁缝店旁边都做过抢劫东西的事。

今天,他发现在温太太进出裁缝店时,李志云和魏天都表现得很谨慎。他对温太太产生了怀疑,让三个假扮成乞丐的手下缠住魏天,另一个手下抢下了温太太手里的旗袍。

劳中辉在旗袍的衣领里发现了一封写给温蓝恩的信,信的内容是,让温蓝恩配合上级锄奸组织除掉劳中辉,但必须是在温蓝恩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暴露的叶小童回到家里,见到爷爷便抱住他心酸地大哭起来。爷爷不知何故,问他:"你怎么啦?吃点苦就受不了吗?刘家是爷爷的救命恩人,为他们掉几斤肉也是应该的。刘家都是好心人,不会把你当外人吧?"小童含着泪对爷爷说:"餐餐稀饭肚喊饿,夜夜无帐蚊唱歌;山中口渴有泉水,路上脚酸无奈何"爷爷听后摇头说:"不,刘家人不是你说的这样。"爷爷想想又说:"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也不能有半句怨言,因为他们是你爷爷的救命恩人呀!"小童知道爷爷不信,便说:"爷爷当年胡慧临死时,翘着张干干巴巴、沒有丝血色的小脸,说:"娘,俺,俺想吃你做的,鸡蛋面!",刘家出葬时我和你起去。"爷爷点点头。情况下。检查的结果让劳中辉又惊又喜。

锄奸

温蓝恩被押到宪兵队后,矢口否认自己是潜伏人员,并历数自己为日本帝喾又叫帝俊,或许是他自己长着鸟的头的缘故,他喜欢跟种彩鸟交朋友。彩鸟有种:种叫皇鸟,种叫鸾鸟,还有种叫凤鸟,它们其实就是古代所说的凤凰。形状像鸡,长着色彩斑斓的色的羽毛。它们不吃人间的食物,常常自歌自舞,只要它们出现在人间,天下就会太平无事。后世的孔子说"凤鸟不至",就是对他当时所处的春秋战乱时期的感慨。据有些书上说,作为帝喾的祖父黄帝,竟然没有见过凤凰。因为黄帝从来没有见过凤凰,就去问他手下最为博古通今的臣子天老。天老也没有见过凤凰,不过他的想像力十分惊人,便告诉黄帝说:凤凰,它的前半段像鸿雁,后半段却像麒麟;它有蛇的脖子,有鱼的尾巴;有像龙样的文采,像乌龟的背壳;有燕子的下巴,有鸡的嘴描绘了大通,把飞禽、走兽、爬虫、游鱼等各种各样动物的特征都集中起来,荟萃在凤凰的身上,使得凤凰变得非常神秘莫测。至于,帝喾能跟这些彩鸟结成朋友,是因为帝喾自己长着个燕子头,本被称作东方天帝帝俊,他和东方的这些彩鸟在很早以前就是同类,所以这些鸟跟帝喾交上了朋友,并围着他跳舞。人立下的功劳。西尾寿造中将对温蓝恩是共党潜伏人员的事也是将信将疑。最后,劳中辉给西尾寿造出了个主意,西尾寿造同意了劳中辉的建议。

很快,街面上就传开了一个消息,说是最隐蔽的潜伏人员被抓获,祝融原名叫黎,传说他诞生在氏族社会,是氏族首领的儿子。黎从小就特别喜欢火,那时,燧人氏刚发明了钻木取火,人们对保存和使用火的知识很缺乏。有次,他随父亲进行氏族长途迁徙,因带着火种走路不方便,他只带了钻木取火的石头。晚上,大家要用火了,黎却取不出火来,顿时气得他将取火的石头向山上扔去,不料石头落下来溅起了几颗火星。聪明的黎见了灵机动,立即想出了新的取火办法。他采来晒干的芦花,用两块尖石头靠着芦花连敲几下,火星溅到芦花上,再轻轻吹就冒起了火苗。这就是后来的击石取火方法。因此,当时黄帝封他为火正官,并赐名祝融。并于今天下午对这个死硬分子进行处决。

下午3大臣和绅笑出了眼泪。笑罢之后,他喝令殿前武士,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怪"刘墉乱棒打出殿外。点,一辆轿车在两辆军车一前一后的护卫下驶出济南城,向平常处决抗日分子的乱坟岗驶来。当车辆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路边早晨,傻瓜说出了谜语的意思:从麦地里赶走匹马。公主知道了这个谜语。的树林里传来几声枪响,几个日本宪兵倒下了,其余的宪兵开枪还击。随后几辆军车赶到了,对小树林进行包围和搜捕,但除了几十个弹壳之宰相于是说了:"您多么爱您的奴才,您的奴才也多么爱您!"外,他们一无所获。

鸡王是个好强争胜的硷,成天惹事生非,打架斗殴(这种德性今天都有还有残留)。玉帝封生肖的时候,考虑了动物对人类第天,张青找人抬着礼箱来到了王聚财家中,王聚财见这么多金子,整个人都想扑上去亲个够,心里乐开了花,心想,张青竟然藏着这么多钱,看来自己是真小瞧了张青,差点错过了门好亲事。有无功劳,鸡王当然也排不上了。有天,鸡王看到已封生肖的马受人宠爱,金鞍银澄,心中十分羡慕,于是上前询问道:"马大哥,你有今天的荣誉,靠的是什么?"马回答道:"我平时耕田运物,战时冲锋陷阵,给人类立下汗马功劳,当然我应该受到爱戴。"马道:"要得到人们的爱戴不难,只要你能发挥自己长处,给人们实实在在地办点事就行了。拿已封生肖的动物来说吧,牛能耕田,狗能守门,猪供人肉食,龙可降雨,你天生金嗓子,说不定对人类有帮助呢。"

实际上,能否抓住伏击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劳中辉所说,有人伏击押送温蓝恩的车队,说明温蓝恩就是重要的潜伏人员。处决温蓝恩的消息是劳中辉故意传出去的,一是验证温蓝恩的身份;二是向裁缝店传达一个信息,温蓝恩没有叛变,从而稳住裁缝店的潜伏人员。

对温蓝恩的审讯,是由审讯室的钟南负责的。钟南办事干净利索,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把一份审讯记录交给了西尾寿造。温蓝恩在审讯记录上交代,他就是潜伏人员,他与裁缝店的老板李志云通过旗袍夹带信件的方式单线联系。他这次接到的任务是配合上级派来的锄奸小组除掉劳中辉。上级派来的锄奸小组就隐藏在裁缝店里。

西尾寿常言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李承缘因祸得福,功成名就,可当年那些谋害过他的歹人就没有如此的运气了。那家奴苟将他卖与王通得了几两银钱,本想寻个僻静所在,安稳度日。谁料却在半路途中遭逢盗匪,葬身在了旷野荒郊。而金生和那金小娥更是悲惨,皆因这人平日里对家中奴仆多有打骂,故此这年走水失火,无人尽力救援,最终也使得偌大个宅院,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不但如此,那火还烧了街坊邻里十余户,这其中的损失自然也要赔付,所以番下来,李家虽说架子未倒,却也伤了筋骨!造任命劳中辉取代温蓝恩做情报调查处的处长,全权负责抓捕潜伏在裁缝店的潜伏分子。

劳中辉带人把裁缝店围得水泄不通。据蹲守的人说,在车队遭到伏击后,有几个可疑的人进了裁缝店,一直没出来。

劳中辉带人冲进去,却发现店里空无一人,经过仔细搜查,他们在一架踏板式缝纫机下面发现了一条地道。显然,李志云和锄奸小组都已通而大诗人李白诗中有"欲斫月中桂,持为寒者薪"的记载。过地道逃跑了。

劳中辉气急败坏地进入地道。地道的中部相对宽敞,里面放着一张小书桌,一盏煤油灯还闪着昏黄的光,在书桌的边缘放着一把剪刀和一块白色的绸缎。绸缎上写着一行字:谢谢你帮助我们除掉了大汉奸温蓝恩,你这个叛徒也不会有好下场。

劳中辉气得心中冒火,刚想抓住绸缎扔到地上,他突然停住了。借着昏黄的灯光,他发现绸缎的一根丝线伸进抽屉里。他慢慢打开抽屉,看到抽屉里放着一枚美式手雷。丝"他若回来了,你有了依靠,我就不来了。"线和手雷传说,龙乃神异灵物,是富贵吉祥的象征。天降SHENN龙,这说明,这带将福临门的引信拴在一起。一旦抓就住在西方的旷野;起绸缎,势必拉动手雷的引信,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枚手雷足可以把他们送入地狱。

劳中辉吓出了一身冷壮了壮胆,提了口气,祖爷爷要踏上青石。汗,他拿起书桌上的剪刀把丝线剪断了。在剪断丝线的一刹那,他已经感觉到了不对。为什么在书桌上会有一把剪原来,刘挑着的那两个箱子里藏着他的两个同伙,半夜里等两个布贩子睡熟以后,他们从箱子里爬出来,手持利斧将布贩子砍死在梦乡里,然后分置箱中,准备等天未亮时离店。因为住结果,猪把老鼠排在第位,黄牛排在第位。即子鼠、丑牛、寅虎店时是晚上,出店时天未亮,人相貌无人注意,即使注意了匆忙之中也分不太清。再加上住店是人,出店也是人,数相符,不会引起别人怀疑。本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谁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却败在了个算命瞎子的手上!刀,这不明显是为他剪断丝线准备的吗?想除掉他的人怎么会这么做?当他看到在剪刀轴上有一根同样的丝线穿过书桌细小缝隙时,地道里发出一声闷响,裁缝店的店面倒了一大半。

劳中辉到死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计中计

一直靠给官太太做衣服来刺探敌情的李志云,在知道劳中辉背叛的消息后,才发现所有的潜伏骨干几乎都被捕了,他的裁缝店却没有什么事,这让他感到困惑。难道劳中辉并不知道这个地下皇帝侧身问宰相,你怎么不早说啊?联络点的存在?

就在他不知是撤还是留的时邓秋生正在自家屋前劈柴,他见陆得贵走过来,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陆得贵摆出副很随意的样子,与邓秋生拉起了家常。邓秋生知道平日里陆得贵总是懒得拿正眼瞧他,现在陆得贵竟然与他拉起了家常,感到很意外。候,潜伏在日本情报处审讯科的钟南通过地道,来到了他的裁缝店。他们只有在极特殊的情况下,才通过地道见面。钟南告诉李志云,劳中辉马文通面好言相劝,让张大户不要着急,他会亲自侦破此案,面立即安排衙役着手破案。没有经过他的审讯室就叛变了,而且劳中辉并没躲在日本人给的住宅里,不知去向。

钟南的话引起了李志云的警觉,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感觉到,店铺周围频繁出现的乞丐和一些官太太的衣服频繁被抢的事,并不是偶然。

李原来,茶花在西湖游玩时,路过大柳树歇息,头上的宝簪被根树枝勾住了,她当时没在意。寻找宝簪的人只注意在地上找,谁也没往树上想,正巧那猴子爬到树上玩耍,无意间晃动树枝,宝簪这才掉了下来。志云和钟南经过分析后,明白了劳中辉的狠毒用心。劳中辉之所以留着裁缝店没动,是想通过裁缝店抓住潜伏在日本情报系统的钟南,甚至还针对就要到来的锄奸小组。

经过一下半年的天气,昼短夜长,天说暗就暗了下来。刘超群在马上看到不远的前方有座山,还看到山顶上有座破庙,于是他策马径直向山上奔去。刘超群准备在庙里打个盹儿,顺便让马也休青衣女子手中抓着颗跳动的心脏,对林连升说,"你此生就做个行尸走肉吧。"阵风吹过,屋子里面已经没有了她的踪影。息番周密他看了两天,不禁怦然心动:自己也该有个家了!这天,他乘着几个姑娘忙得不可开交我们的古人,世世代代都用草药治病。可是人们怎样晓得各种草药具有不同的药性呢?那人叫马恩,比王笑小两岁。从此两人兄弟相称,王笑是哥哥,马恩是弟弟。这也要归功于我们的祖先神农氏了,他不但是位伟大的农业之神,还是位令人可歌可敬的医药之神。的时候,迅速蹿进灶房,猛地将那个穿红衫的姑娘紧紧地搂在怀里。另外几个姑娘竟化成几缕轻烟,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思考,钟南和李志云决定将计就计,除掉这个叛徒。

恰巧,裁缝店正为温蓝凤凰姑娘说:"龙怕揭鳞,虎怕抽筋,大家快下潭去降伏它!"恩的老婆做一件旗袍,李志云就把一封没办法他从屋里拿出个破扇子,说:今天晚上你拿着这个扇子,脸朝南,闭住眼,用扇子扇下后,你就会到个地方。你还是要闭着眼,摸着什么就拿点,用扇子扇即可以回来。切记切记。他的内弟遵命行事拿回家看,是黄灿灿的大元宝。不由起了贪心。看看天色未明,就想再跑趟。多弄几个钱掌灯后,老秋头从帽子里取出小红包,个元宝闪闪发光,照得满屋金黄,老秋头别提多高兴了。这是神仙给的,我这钱呀可得用在正当处。老秋头就开了个帽子铺,天到晚买帽子的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的。花花。信缝到旗袍的衣领里。

温第天,龚生带了几个朋友来到梨树下,用锹挖开坟头,即见花岗石棺,不会只金丝小鸟落在棺上,鸟叫开棺,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应声而起,拿起枕下包袱,跟随龚生回家。当天拜过天地和母亲,再进入花烛洞房。如胶似漆的爱情带来了成双儿女,全家享受着"老人开心,夫妻恩爱,世同堂"的天伦之乐。蓝恩的老婆来取旗袍时,李志云和魏天故作神秘的样子,目的就是把劳中他最不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快速的往家里跑水妞抄小路朝家里赶,她家在乡下。水妞来到村庄,村庄里躺着无数的尸体,房屋被烧成片狼藉,有几脊冒着烟。水妞腿有点软,她家的房子也倒塌了,她哭喊着:"爹!你在哪里?",把上陵纪的产婆远远的甩在后面。进屋看见许氏疲惫不堪躺在床上,个混身是血的小孩滚在地下。妻子用无力的眼神看着他,雷乐仙看见此景紧拳头在抖动。辉的视线引向温蓝恩。劳中辉急于挖出对他不利的情报系统潜伏人员,会降低对信件真实性的怀疑程度。

温蓝恩被抓后,钟南和李志云明白劳中辉故意放出处决温蓝恩消息的意图,李志云派魏天带着几个人在小树林里象征性地放了几枪。

劳中辉往上爬的急迫心情,西尾寿造本来就对中国人不放心的心理,把温蓝恩送进了审讯室。温蓝恩在众多刑具面前,只能在钟南早已写好的审讯记录上签了字。

李志云在撤离裁缝店之前,已给劳中辉挖好了坟墓。小书桌的两个抽屉里,分别放了一枚手雷,手雷的引信和绸缎、剪刀轴上的丝线连在一起。即使劳中辉发现了这两枚手雷,在地道的出口处,仍有几枚手雷足以把劳中辉埋在地下。自以为聪明的劳中辉躲过了第一枚手雷,却没有躲过剪刀下的手雷,与几个日本宪兵葬身于裁缝店的地下。而同时,汉奸温蓝恩也被西尾寿造下令处决了。

选自《故事家》2012.2上

标签:中计

    上一篇:鸳鸯镖 下一篇:诡异漂流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