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会说话的书柜

会说话的书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陈鸥到从教授这里当助理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说是助理,却只是打杂,照顾从教授的饮食起居。

从教授做什么都躲着陈鸥,这让陈鸥很郁闷,但他必须坚持下去。从教授的书房从来不允许陈鸥走进去,陈鸥因此特别想看看他的书房里到底有什么秘密。一次从教授出去的时候,陈鸥成功地钻进了他的书房,检查了半寇准忙给舅父叩了个头,说:"舅父指教,甥儿得益不浅,母亲弃世时,我君命在身,忠孝不能两全,是甥儿终生憾事。不过,母亲的苦楚,甥儿实不敢忘。甥儿今为国家大臣,誓以上报宋王,下抚黎民。"说罢,忙和宋娥劝舅舅入席用饭。天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拿出准备都说同行嫉妒,死去的乞丐会不会是丐帮内讧,为了抢地盘,对方雇人杀死了同行。要弄清楚其中的内幕,眼下只有夜探山神庙,搞清是谁杀死了这些无辜的乞丐。按席平的意思,事不宜迟,当晚就要上山探究竟。然而此言出,便被师爷好心劝阻了。"席捕头连日辛苦,休息宿,明晚去不迟。"好的针孔摄像头,安装在了书房隐蔽的地方。

老头儿可没了主意。

那晚他在自己的卧室里偷窥到了从教授的行动。大概二十三点的时候,从教授从实验室出来走进了书房。他直接来到书柜前,把书柜第三格左数第三本书拿了出来。当他打开那本书,陈鸥惊呆了。那根本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伪装成书的样子的盒子。从教授在书脊上弹了三下,那本“书”就打开了。从教授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坐在书桌前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陈鸥想要看看那个东西,就趁从教授出去办事时进入书房,拿到了那本书。

那本书制作得非常精细,不拿到手上细看,绝不会发现是一本假书。老大妈又伤心又着急,在卧房里转来转去,却想不出救孩子的办法。最后,她只好忍痛将自家的草房点燃,用大火焚烧蟒蛇。陈鸥在书脊上弹了三下,那本书摊开了。里面是一枚古镜,圆而薄,雕刻着古怪的花纹,像地图,又像咒符其实,朱元璋就藏在这个洞里。昨天,当陈友谅的士兵搜山时,朱元璋没有了藏身之地,就钻进了这个山洞。他心里想,如果老天爷不要他死,他就能躲过这关;如果躲不过,那就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了想着想着见天已黑了,干脆放倒身子睡觉再说。由于疲劳不会就睡着了。这觉睡得好香,当他被洞外的说笑声惊醒时天已大亮,陈友谅正和部下在谈蜘蛛网的事,他连大气也不敢出,心跳跳地直等到陈友谅走了好久才起身来到洞口。只见洞口悬挂着几张特大的蜘蛛网,网上缀满了露珠,蜘蛛正在美餐夜间撞上网的蚊虫。这才想起昨天进洞时满头满脸缠着的原来是蜘蛛网。看来,蛛网给他撞破后,蜘蛛夜里又重新结了网,这不是天意么?想到这里,粗通文墨的朱元璋来了诗兴,朝洞口作了揖吟道:。陈鸥拿出胶泥,把古镜的花纹印在胶泥上,迅速收拾好现场,退出了书房。

通过对古镜花纹的反复研究,陈鸥惊讶地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那花纹竟然是变体的篆书,上面说那镜子有股奇怪的磁场,只要按照一定的方法行事,就可以在特定的环境里召唤出鬼魂!

只是关于引出鬼魂的方法,他还不能破解。花纹写到那些内容的时候换成了另一种文字。陈鸥想,之所以从教授总是偷偷研究古镜,大概也是没有破解如何引出灵魂的秘密吧。教授所谓的研究课题,也许根本就是这件事的一个掩护。他本来是一个人在这里研究的,但是因为学院一定要给他个助理,他才选择了平时一直表现比较老实木讷的自己,而且他还根本不让自己参与其中。

陈鸥继续通过摄像头偷偷观察从教授,又有原来,昨天晚上那个被救活的娃儿对放牛娃说:"我爹爹给你送东西,你什么都别要,单独这下可把隆天霸气坏了,既然得不到那就让别人也得不到。恰逢当时郑庄公得了重病卧床不起,隆天霸便对皇上说吃上颗"凤凰心"可祛百病、延年寿,百年金鸡心便是传说中的"凤凰心"。村民刘中元家就有百年金鸡只,绝对是祛病良药的上上之选,旁边的太医慑于隆天霸的淫威唯唯诺诺点头称是。要屋梁上那个冬瓜。"放牛娃就对老板说:"你硬是要送的话,就把屋梁上那个冬瓜送给我吧。"这家老头万没想到他会要那个宝贝,有些舍不得,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你自己叫吧,如果它掉下来你就拿去。"放牛娃喊了声:"冬瓜、冬瓜跟我走。"说也奇怪,冬瓜"呼啦"下就掉到他面前了。这老头告诉他:"冬瓜是个宝贝,我家就是靠他发财的,你如果饿了,累了,差什么东西,只要叫声‘冬瓜,自然就有你所想要的东西。"了惊人的发现!

那天,从教授又坐在书房里研究那面古镜。也许是因为灯光照到了镜面上,从教授身后有一道幽幽的光线。从教授凝视着镜子,陈鸥猛然发现他身后的光斑聚成了一张模糊的人脸!

陈鸥陡然抽了一口冷气。定神再去看,那个光斑人脸露出一个狞笑的表情,渐渐地贴在了从教授背上,然后就像是钻进了他的身体,不见了。最后就见从教授慢慢抬起头,露出一个狰狞古怪的笑容。陈鸥猛然想到一个词:鬼上身!

接连几天,陈鸥都看到从教授身后出现奇怪的光斑,然后消失在他身体里。他发现从教授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气森森的,让人感到很冷。

但是陈鸥不能离开,他来到这里,本身就是赵院长特意安排的。他们早就发现从教授似乎在秘密研究着什么,所以才一定要给他安排一个助理,而不论他选择谁,赵院长都会让那个人成为眼线。

那天,从教授忽然把陈鸥叫进了书房。这时候从教授看起来是很正常的,但脸上有说不出的凝重。“你到我这里来当助理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把你当作保姆,你有没有怪我?”

陈鸥诚挚地回答他:“当然没有,学院叫我过来,本来就是要照顾教授的生活。”

“学院到底什么用意,我也不愿去想,不过我看得出你是一个老实可以信托的人,我和你说一件事,你一定要帮我。”从教授说。

“您说。”

“我表面是在做学院分配的历史研究工作,其实我是在这里研究一面镜子。那镜子是一个古墓里出来的东西,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召唤鬼魂。这公寓是一个很好的磁场源,所以我选择住在这里进行研究。我苦心研究了五年,终于成功地召回一只鬼魂!”从教授直接说出了陈鸥惦记着却不敢过问的话。

“教授,你不要吓我啊。”陈鸥表演很到位。

“我没有吓你,如果不是我遇到了大麻烦我也不会和你说。我知道一般人无法接受我的说法。我告诉你,我好像被那个鬼上了身。”从教授的脸一瞬间变得铁黑。

“什么?”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陈鸥还是吃了一惊。

“我给你看看吧。望着伍德离去的背影,老严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代。这可是他忍痛花钱买个安心啊。”从教授起身,走向书柜。他拿出了那本书,然后打开它拿出了那面古镜。

从教授摩挲着镜子上的花纹,低声说起陈鸥听不懂的语言。渐渐地,从教授露出一个诡异扭曲的表情,像哭又像笑。然后他慢慢放下了镜子,整个人似乎已经不是从教授了。

从教授痛苦地说:“你看到了吗,现在那个鬼魂就在我的身体里。我可以召唤它来,但是我忽略了必须给从前,大王莊有个心地善良的王仁,因为穷,十多岁了还是光棍条,靠给人家做长工打短工混日子。它一个载体,现在它把我当成了载体。但是现在它还不能控制我的精神,我不知道多久之后,它会侵蚀掉我本来的意识,如果我无意识了,那么揣着他灵魂的我就会变成行尸走肉!这很可怕,但是我必须研究到底。你帮我拿着那镜子……”

从教授说了一个方法,陈鸥依照做了。从教授颤抖了一下,恢复了正常的样子,颓然坐到了椅子上。

“记住刚刚那个方法,我现在自己虽然可以送走它,但是我不知道每一次上我身的是哪一只鬼,我更不知道自己还能控制它多久,所以我以后召回它的时候都需要你帮助,看到我严重不正常的时候,你就帮我用刚刚的方法送走它。”

“从教授,既然这么危险,您为什么不放弃这个研究呢?”陈鸥问。

“因为我要查证一件事。”从教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给陈鸥讲述了一件往事。

从教授说他年轻时曾经爱过一个女孩,是他的研究生同学,那时候他们一起跟着一个导师,没想到,那个导师也爱上了那个女孩。他们看出来导师的用心,为了爱情决定放弃自己的学业。

就在他们计划离开的日子里,有一次,女孩被导师单独叫到了他的家里,之后,那个女孩就和导师一起失踪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

二十多年了,再也没人见过那个导师和女孩,于是从教授就开始了关于鬼魂的研大禹根据山川地理情况,将中国分为个州,就是:冀州、青州、徐州、兖州、扬州、梁州、豫州、雍州、荆州。他的治水方法是把整个中国的山山水水当作个整体来治理,他先治理州的土地,该疏通的疏通,该平整的平整,使得大量的地方变成肥沃的土地。究,他想召回女孩的鬼魂,还原当年事情的真相。

“您是说……您召唤回来的,可能是那个导师或者女孩的鬼魂?”听了从教授的讲述,陈鸥脸上露出难以言表的奇怪表情。“是的,因为我觉得他们就死在了这栋别墅里。我引它上我的身,你就观察我,如果我说出什么,论及板桥的为人处世之道,以"率真"字似可概之。他深知恕道,非常练达人情,从些生活的细节上,都能表现出十足的人情味,为诗为文,字里行间也莫不流露出至情至性,他堪称是中国读书人的典型。他感念乳母之恩,后母之爱,叔侄亲情,朋友道义,以及自己的困顿,写了首"歌",随口白话,不见藻饰,而字泪,感人至深。怀念儿时的游伴(位邻居乖巧的小姑娘王姐),他题了阕"贺新郎"的词相赠,淡淡的几笔素描,小儿女的憨神态,即跃然纸上,留下股甜蜜的回味。你一定帮我记录下来,再帮我还原我自己的意识。”从教授郑重地说,似乎把所有信赖都交给了陈鸥。陈鸥使劲点了点头。

陈鸥成了从教授的心腹,从教授每次召鬼都会让他陪在身边。也许是因为近在咫尺的关系,他没有再看到过摄像头里看到的那样的光斑。摄像头已经没用,陈鸥偷偷拆除了。

从教授被鬼上身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上身之后他说的话也开始渐渐地清晰起来。终于有一次,他完整地说出了一句话——书柜会说话。然后陈鸥驱走鬼魂,从教授醒来,看到那句话就变了脸色。

“书柜……对啊,书柜!”从教授显得很激动,“我住进这里来,什么地方都找过了,就是没有看过书柜!”

他突然站起来,把书柜里的书全部扯下来扔了一地。但是他什么都没找到,书柜就是书柜,既没有在某一个暗格里藏着尸体,也没有出现一个机关密室。从教授疯了一样,突然大喊一声,猛地把书柜整个拉倒了。

巨大的书柜差点儿砸到他们,从教授完全不管,立刻在倒了的书柜上找起来。终于有了发现,书柜底板上写着暗红色的几个字:赵韪,杀人!

陈鸥和从教授僵住了。可以想到,这个书房里发生了凶杀案,凶手虽然把受害人的尸体都处理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其中一个人把手伸到书柜底下用血写下了他的名字。

赵韪不是别人,正是学院的赵院长!

从教授抱住脑袋蹲在了地上:“是他……竟然是他……我早该想到的……他们真的是被他杀害了……当时,为了争夺院长的职位,赵韪一直嫉恨王教授。一定是他,趁机杀死了王教授,因为被薛珊看到了,也顺道杀了她……”

从教授哭着自言自语,他没有看到,陈鸥脸上露出狰狞的杀意。

赵韪安排陈鸥到从教授身边的时候,绝对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当陈鸥把从教授的发现完全讲述给他听的时候,他震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把门关严,拉着陈鸥坐了下来。

“既然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也就不隐瞒你了。事情绝对不是他说的和你想的那个样子。”赵韪竟然直截了当地和陈鸥说出了隐藏在他心底二十几年的秘密。

当时他和学院里另一位教授王非是最有成就的两个人,他们各自带着一些研究生。有个女生叫薛珊,是他最看重的学生。但是薛珊却突然转到了王非手下,后来才让他知道,原来是王非硬要求薛珊跟他的。王非那时候跟老院长关系紧密,赵韪尽管就那天黑夜,夜深人静时,那个看神仙岂虚降?应运来相之。家的猴子竟直照小姐的绣楼窜去。小姐睡得正香时,猛觉有个毛浑浑的东西压在身上,看正是那个猴子,韩小姐没敢声张,就与猴子成了夫妻。自那以后,小姐的肚子天天大起来,后来生了韩信,也没再嫁人。生气,也只好忍气吞声。

但是有一天,他突然收到了薛珊的字条,她说她正遭受着王非的骚扰,王非强迫她到郊外老别墅过夜。那时候,薛珊的男友根本没有能力帮助薛珊,或者说他没有勇气,所以薛珊就向赵韪求救。赵韪找到了王非的老别墅,正好看到王非试图强奸薛珊,他和王非厮打起来,结果薛珊失手杀死了王非。

薛珊吓傻了,她坐在王非尸体旁边哭,赵韪吓坏了,转身就跑了出去。

“我当时怕极了,虽然人不是我杀的,但是我也脱不了干系。我慌乱中逃走,但是后来我想想,觉得不能就那么离开,所以我又回去了,却发现薛珊"莫恼!莫恼!待我来收庶!"自杀了!我没办法了,只好把他们的尸体偷运到了江边沉了下去。这件事本来我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我还是心里不安,为了补偿,后来我把薛珊的男友又弄回了学院,并给了他留校任教的机会。但是后来他竟然买下了王非的别墅,并经常请假进行秘密研究。我也听到了些他研究项目的风声,有些担心,我不想让过去的事再被挖出来,所以才安排你去他那里看着。”赵韪悲戚地说。

陈鸥震惊地看着他:“那……从教授现在已经召到了鬼,事情一定会被发现的,怎么办?”

“他召回鬼来,自然会听鬼话,他会认为是我杀了王非和薛珊的。你要帮我……你帮我,我绝对不会忘了你,你知道学院里有大把的机会,我说了算。”

“你要我帮你杀人?”陈鸥听懂了赵韪的意思。

赵韪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陈鸥接过赵韪的匕首,脸色变得像铁一样乌青。

“你放心,这件事绝不让第三个人知道。”赵韪斩钉截铁地说。

“好!我帮你杀人!”陈鸥忽然厉喝一声,手里的匕首一下子刺进了赵韪的身体。赵韪惨叫一声倒在椅子里,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陈鸥,不知道陈鸥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在利用我,知不知道我也在利用你?”陈鸥冷笑着说。

“王非是我爸爸!小时候他就把我送到农村,自己在城市里进行研究,可他突然失踪了。我努力考进爸爸的学院,就是因为爷爷说,一定是学院的人害死了爸爸。你以为我是你安排到从林身边的吗?那是我自己努力往从林身边凑的。他是薛珊的男朋友,又住在爸爸曾用过的别墅里研究鬼魂,我知道他一定能帮我找到杀死爸爸的凶手!你竟然还把我爸爸说得那么不堪,编出这样的谎言,你真是太该死了!”

陈鸥的话使赵韪震惊不已,原来是仇人之子来到了身边,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这时候,赵韪的房门突然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竟然是从林。

“哈哈,我的计划终于成功了!”从林大笑道。

“从教授你……”陈鸥似乎并没有因为杀人现场被撞见而恐慌。

“我真的忍不住要说说我的计划了,否则就太憋屈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王非的后代,所以我才故意选择你当我的助手。”从林露出了凶狠的表情,说出了陈鸥意想不到的秘密。

原来当年薛珊因为贪恋王非的势力和才华,背叛了他。他怀恨在心,却装出一副受排挤的样子,远离他们的视线,再偷偷监视他们。有一次,他偷偷在王非的茶叶里加了性药,然后模仿薛珊的笔迹给赵韪写了求救纸条。他料到吃了性药的王非会对薛珊下手,而对薛珊疼爱有加的赵韪一定会去过问。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争执中赵韪失手杀死了王非,看见赵韪满身是血跑出王非的别墅,他知道有了期待之外的惊喜。他冲进别墅,杀死了已经吓傻了的薛珊。之后,回过神来的赵韪果然替他抹去了一切杀人的痕眼看两人要分手,渔女她羞羞答答把话讲:"等到年底回家来,渔女给你做新娘"迹。

后来,赵韪竟然还把他要回了学院并给他机会留校任教。他本以为没事了,可是最近他突然发现陈鸥转到了学院。他知道陈鸥是王非的儿子,因为当年他看过王非儿子的照片,记得他鼻梁上有一道C字型的伤疤。

于是他设计了一个计划,先是以所谓的召鬼研究让赵韪起疑心,然后将计就计把陈鸥安排到自己身边,让他发现自己召鬼研究的进展。他利用幻灯先让偷窥的陈鸥坚信自己真的召回了鬼,然后通过一次次的表演把陈鸥套进来,最后再把杀人的罪名借由“鬼魂”之手安排到赵韪身上,终于造成了现在这个场面。

“你爸爸当年抢了我的女友,他本就该死,你还试图挖出当年往事,我不得不害你。你杀人的全过程我已经录了下来,等着法律的制裁吧。”从林得意地说。

陈鸥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赵韪的计划,自己的计划,原来都是被从林计划好的计划。

“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傻?”从林戏谑地问。

“没有,我觉得傻的是你。”从林没想到陈鸥会这么说。

从林正震惊陈鸥的反应,让他更震惊的事发生了。本来已经身亡的赵韪竟然活了过来!他身上还插着匕首,血还在流,但是他却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

从林意识到自己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现在你猜到了吧?不错,这场杀人表演,是我们演给你看的。”陈鸥说。

原来当陈鸥冲动地找到赵韪时,赵韪就把事情说给他听了。尽管陈鸥将信将疑,但是回想起自己在从林身边发现鬼上身这件事的过程,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而且自己的发现似乎太简单了,所以他答应配合一下赵韪的计划,表演一次凶杀给从林看。

就是前面那场好戏,钓出了从林这条食人鱼!

“真想不到,原来是你杀死了曾经那么爱你的薛珊。爱情难道就只有得到与毁灭这两极吗?”赵韪黯然说道。

“你们……你们竟然算计我!你们都该死!”从林疯了一样号叫着,冲了上来。但是他怎么是年轻力壮的陈鸥的对手呢,陈鸥轻松地就制伏了他。

“你所说的一切我们都已经录了下来,等着法律的制裁吧。”陈鸥红着眼睛,说出了刚刚从林说过的话。

选自《故事家》2012.10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诡异漂流瓶 下一篇:明英宗的遗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