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鹦鹉杀鬼

鹦鹉杀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无痕命案

狄仁杰正在县衙批阅公文,突然参军洪亮来报说,城郊一郑氏人家发生命案,死者郑百公的胞弟郑百顺前来报案。稍时,狄公一行人来到郑家。独子郑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让狄高德海颤抖着说:"等死?嗯,是该死啦!要死的人,还留着秘密做什么?"他慢慢站起身,伸出手去,大家都以为他是要掏出药方,没想到他抬手抹脸,红色不见了,仍旧是从前黑漆漆的面皮!单春大惊,高德海朗朗道出缘由。其实他早就察觉到汤药有异,也因此对表侄和哑仆起了疑心。为了查知真相,这才直装病隐忍。公为其父申冤。狄公被带到后院一书房中,死者郑百公的尸体还未被搬动,黑龙宝、黑龙珠不敢怠慢,同心协力,施动神法。黑龙宝在井下供水,黑龙珠在空中布云行雨。霎时,雨从天降,庄稼得救。因为地下干得很,他俩整整忙了两个更次,还未透墒。看看已到更,他俩不敢拖延,万被人发现,泄露了天机,不是玩的,他们收了法术,准备回洞。伏在桌案上,头上钉着一根竹签,已没入太阳穴大半,一副极痛苦的样子。狄公轻轻把竹签拔下,只见竹签上还有一血槽。稍后,狄公命仵作将尸首抬下去检验。

书房门窗紧闭,看顾远猷走后,孟夫人立马暗地里派人告诉知府衰,请求他手下留情,不要为难鲁学曾。衰心中好生奇怪,同是女婿,个要杀,个要保,这其中必有缘故。于是,他单独提审鲁学曾。鲁学曾遂将事情的前后经过详细地说了遍。陈濂听后责问道:"你为什么不按时赴约呢?"鲁学曾说:"因去表兄梁尚宾家借衣服,被他留宿天,故未能按时赴约。"衰听罢,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不出任何有人进入的痕迹。墙壁上挂着山水画,有些竟是失传多年的珍品,落有一层浮尘。狄公用手帕拭了一下灰尘,然后隔着手帕撩起来细看,画后的墙壁已非雪白。他推了推墙壁,是实的。突然,狄公的眼睛落在了门上,那门上竟有新生的破损。狄公便叫过郑云细问。郑云回道:“这是小人弄破的,昨夜我忽听父亲在书房一声惨叫,便披衣过去。可父亲已把房门上闩,小人人生自古谁无死,为国为民方是真。只好用刀把门拨开,故而留下痕迹。”狄公点点头。

这时,郑百公的夫人郭氏走了进来。郭氏看上去十分刚烈,虽有悲声却不见悲色。狄公便问:“郑老先生生前可曾过了两天,武则天到圆福寺拜佛的时间到了。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向翠华山开去。与人结怨?”郭氏一指郑百公的腿言道:“我夫年轻时就是个残疾,终年在屋里研习字画,何来冤家?”果然,郑百公只有一条腿,旁边还立一拐杖。狄公又问郑云平时为人如何。郭氏则把儿子好一顿夸奖。狄公离开死者书斋,刚走到门口,只听远处传来奇怪的声音,侧耳细听,是只鹦鹉,口中叫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幺二三”。郑云上来说道:“小人平时爱与家人玩赌,掷色子时总是幺二三,气得我把这几个字挂在了嘴边,这畜生竟学会了。”狄公摇先生身着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帽正坐在过了些天,李大人又来到县衙,找到县令,冷笑着说:"县令大人,本官今天来,是要告诉你看罢信,陈郎正想给周天保打收条,不料周天保说道:"大秀才,你写对联得赏银,我这当差的大早赶来腿都跑断了,肚子里还空着呢!"陈郎知道这是在敲他的竹杠,但这个时候人家说没吃饭也许是真的,于是就让老婆给周天保煮几个荷包蛋。谁知周天保又说:"大秀才,那些蛋不是鸡下的吗?"陈郎听,知道这硷想吃鸡,就说:"差官,你次能吃几十只鸡呢?"周天保愣,道:"只就够了,杀那么多干啥?"陈郎说:"这只鸡肚里有几十个蛋,个蛋能孵只鸡,杀只鸡不就等于杀了几十只鸡吗?你能忍心我可不忍心。"说完,他对老婆说:"给差官打十个蛋!"周天保听,哑口无言。件事:昨天本官接到圣旨,万岁爷不但嘉奖了我,还让我率军暂驻清苑县,以防匪寇卷土重来。这真要感谢你的美言啊!之前我说的循之事,望县令大人速速办妥!"县令听,傻了眼。桌前饮酒。那几日前的麻衣、黑衣俩大汉左右坐在旁边。麻衣大汉举起酒杯笑吟吟的道:"师傅,此次我兄弟俩演的如何?"摇头走了。

杀人鹦鹉

第二日一大早,狄公又拿出了那个杀死郑百公的凶器——血槽竹签。忽然,狄公眼前一亮,带上衙役直奔郑家。狄公刚走下轿时,竟不小心跌了一跤。狄公提出再到书斋一看。狄公进屋坐在郑百公死时的位置上,把眼一闭,想象着凶手杀人时的一幕:郑百公正在读书,此时有一暗器从左侧飞来,正刺入郑百公的左太阳穴,当场毙命。突然,狄公睁开眼睛,见在左边不远的棚上悬垂着一个挂鸟笼的钩子。

随后,狄公又直盯着郑"是的,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说。"但是你觉得我父亲的新牲口棚怎么样?"云的眼睛,半晌,狄公道:“凶手就是贵宅养的鹦鹉。只要长期教授它口令,它便会按照人的口令去操纵一个机关。比如念‘幺二三’,那鹦鹉听到口令便会开动机关,机关便会发出暗器,比如带血槽的竹签。”狄公不缓不急地说着,那边,郑云不知不觉中很早很早以前,鄞江的水是少有的宝水,用鄞江水灌溉田地,稻谷不施肥也会丰收。可是鄞江这条河流却象截斜倚着的竹筒,没有支流,直通到海,珍贵的鄞江水都白白流到海里去了,从此,运河南来北往船只畅通无阻,派百舸争流繁忙景象。百姓都说,要不是皇上挨打,他还不会办这桩好事呢。沿鄞江带几十里方圆的庄稼因没有水灌溉,都枯死了。遇到潦涝季节,海潮沿着这条直通的江道涌到上游来,无处排泄,庄稼都被海水淹死,人们也只能喝又苦又涩的海水。虽说鄞江水是到了王老头家,王老头把君拽到猪圈,君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只得硬着头皮装模作样地在猪圈转了两圈,然后向屋里走去。进屋后,君拍拍脑袋说:"不困啊!"王老头看,有些急了:"怎么能不困呢?你岳父可说你梦知特准呢!你就帮帮忙吧!"君真是有苦说不出,只好苦笑了下说:"你别着急,等我困了就睡,醒来也许就知道你家猪在哪了。"直挨到天黑,君也没困,把王老头急得眼睛都红了。君看外面暗下来了,打了个哈欠说:"我困了,明天早上我告诉你猪在哪呢!"王老头只好走开了。宝,但人民却饱受这条江的苦,大家背井离乡,纷纷外出逃生。已将身体沉了下去。郑云做贼心虚,跪下招认了,只是不明白狄公是如何看出来的。狄公说道:“那杀人的竹签本是暗器,必有人操纵才能发出。可整间房子封闭很严,又没有人进出的痕迹,因此本官猜测,机关当在室内。至于是谁操纵的还不清楚。正当我离开室内时,忽闻鹦鹉奇怪的叫声,有哪个人会教鹦鹉学些无聊的话呢?原来是郑云,我还没问,他就说是他好赌,总出幺二三,自己无意说出才被鹦鹉学去的。可我已问过老夫人,她说郑云品行端正,从不与家人赌博。这只能说明郑云在撒谎。于是,我第二次来到了郑家,下轿时却意外地拾到一个精致的水槽,这正是发射竹签的机关。”狄公把水槽拿出来,果然暗藏玄机。洪参军这才明白,原来老爷适才是故意跌的一跤。

谁是真凶

这时,只听得屋外一声悲号:“狄大人,人是我杀的。”原来是郑百公的夫人郭氏。老夫人跪在地上,边哭边诉。原来,郑百公年轻时是个土匪。那年,郭氏一家人经过一片山林,被郑百公劫掠。郑百公不但抢了货物,还杀了郭氏的丈夫,并把郭氏霸占。此时,郭氏已有孕在身,为了孩子她只能忍辱负重。有一年郑百公与同道火拼,被打断了腿,便逃到此地。为不让人怀疑,他装作画匠,经常出售一些早期抢来的字画以掩人耳目。等郑云长大懂事后,郭氏才把一家的遭遇讲给儿子,哪知儿子报仇心切,竟想此下策。

狄公摇摇头,道:“不过你母子二人都是无罪之人。其实在郑云让鹦鹉操纵机关之前,郑百公已经气绝身亡了。真凶是另有其人。”狄公拿起血槽竹签,“这是郑云特制的竹签,上面带有血槽,为的是让郑百公快些死去。可在勘验现场并未发现血迹,可见并未有血液从血槽中流出。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郑百公在郑云动手前就死了,仵作验尸是死于砒霜。我注意到了书房中的那些字画,表面看,上面布满了灰尘,其实那就是砒霜,我早已验过我那日拭画的手帕了。那些字画都价值连城,郑百公便放在了箱底。可年头久了必须拿出来在室内晾晒。就在此间,有人偷偷在画上涂了砒霜。郑百公用手翻画时,手是要沾唾液的,他自然难以活命。郑百公死去多时,郑云正好经过此地,透过门缝看到郑百公伏在案上,以为机会难得,便在门外念着口令‘幺二三’,那只鹦鹉听到口令猛啄水槽中的浮子,触动了机关,给死去的郑百公补了一刀。而后,郑云打算把鸟笼和水槽全都烧毁,却被真凶利用,真凶又偷偷把水槽从火中取回,故意丢在门口让我捡到。”狄公说着一指水槽,果然上面有被烧过的痕迹。

说罢,狄公缓缓将身转向当初的报案者郑刘秀才吓得竭力狂奔,尸体追了半天阿凯岁时得了脱肛症,李思齐处求医问药,不见好转。不久位热心的乡亲路遇只生病的大狸猫,便捉住送至李思齐家,、说民间有个流传的偏方,用狸猫肉炖煮服用可治脱肛病。让李思齐赶紧收拾下,煮了给孩子治病。也追不上,气得大声怪叫,见前边个陡坡,便纵身跃,跳了下去,挡住刘秀才去路。刘秀才见尸体拦在前面,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心想跑是跑不脱了,便颤声问道:"你,你要干啥?"百顺,“郑百顺,这程老实年近花甲,早年丧妻,没有儿子,身边只有两个闺女,大的十岁、的十岁。这两个闺女心灵手巧,十分贤慧,很会操持家务。各种活她们学就会,女工针线十分精巧,纺线织布,样样皆通,而且长得品貌端正,如同天仙。你可知罪?”一旁的郑百顺吓得浑身战栗,但很快便恢复平静,“狄大人,那可是我的亲胞兄,我怎能杀他?”狄公爽朗地一笑,道:“昨日,我走出郑百公书斋时,忽听鹦鹉叫声,但只有最后一句的‘幺二三’是鹦鹉说的,前几句皆是你的引诱之词。如果本官连人声鸟声都分辨不清那才是老糊涂了。其实郑云训练鹦鹉的事你早已知晓,但鹦鹉杀人需要那个人避免活动,否则命中率会极低。于是,你趁郑百公晾画之机在上面涂了砒霜。等郑百公死后,你又学他惨叫,将郑云引出。等本官来查案时,你栽赃郑云心切,故而在暗地里引诱鹦鹉说话,好让郑云快些暴露,是不是?”

郑百顺听罢无言以对,不得不招认杀死亲胞兄的经过。原来郑百顺早就看上了兄长的财产,便想出一石二鸟之计,杀了郑百公,然后再栽赃给郑云。如此一来郑家的财产就都是他的了。可法网恢恢,郑百顺最终被戴上了枷锁。

选自《良友周报》

标签:鹦鹉

    上一篇:为胜利预定鲜花 下一篇:深宫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