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深宫怨

深宫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棋子

清莹第一次见到铮炎,只记得她脚上那双攒着明珠的宝鞋。鲜红的缎子,浑圆的珍珠,贵气逼人之中又透出一点淡淡的血腥气味。这位帝国上下恶名远扬的残暴公主,大概连正眼也没有看过她,就叫她跟着管事宫女下去了。

她本来是太子宫的人。只因前两天,铮炎这里死了一个叫流霞的宫女,太子便把她送了过来。一路上管事宫女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高大的宫殿沉默得像一个坟墓。

清莹暗暗地打了一个寒战。

等把她带到宫女们的住处,管事宫女又将门牢牢地关上,才轻幽幽地开了口:“你入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必宫里的规矩都烂熟了。”

“不敢,”清莹低着头。“还要姐姐多多指点。”管事宫女叹了一口气:“你倒是个有眼色的人。只怕我们这里,有眼色也未必是件好事。”清莹微微一惊:“请姐姐教我。”

“你知道……流霞是怎么死的吗?”

清莹摇了摇头。但是铮炎的手段是举宫皆知的,她的手上,就从没有一具全尸。

管事宫女也不愿多说,又问:“那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死?”

清莹又摇了摇头。

这一次管事宫女回答明白了:“公主说,她极喜欢像流霞这样有眼色的人,因为太喜欢了,所以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一样是眼睛,流霞的眼睛就这样的有眼色……”

清莹心头猛地一凉,陡然睁大了眼从那个时候起,两个人之间逐渐产生摩擦,时不时发生激烈的争吵,继而演变为冷战。到年年初,两个人开始分居了。 睛。她看到管事宫女的脸上,是和自己一样的惊恐。

第二天,清莹给铮炎上茶的时候,就在她的青玉案上看到了流霞的眼睛。那两颗圆滚滚的眼珠泡在淡青色透明的药水里,装在一只水晶罐里。铮炎饶有兴致地单手支着下巴,像一个好奇而天真的孩子,略微歪着脑袋目不转睛地看着。

若不是前一天就早做准备,清莹差点儿就昏死过去。她小心翼翼地放下茶,手微微抖着,但幸好并没有发出声响。

周围的宫女们每一个都面无表情,似乎都已习惯了这种事。

清莹偷偷地吸了一口气,正准备退下,却听铮炎陡然开了口。

“好看吗?”

清脆得像玉石断裂的声音,听在耳朵里,也叫清莹的心不由自主地“咔嗒”一响,好像也裂了一条小缝。

清莹稳稳心神,很恭顺地回道:“公主是人中龙凤,自然再好看也没有了。”铮炎哼的一声轻笑,转过头来。那并不是一张绝丽的容颜,眉宇间还渗透出一丝和女子极不相称的暴戾。却有一种叫人无法移开眼睛的气度和神韵。

“我问的是这罐子里的东西。”她冷冷地笑着。

清莹发起抖来。

铮炎的眼神越发冰冷,简直像刀子一样刮着她的皮肤:“别以为我不知道太子为什么送你来。他不介意再送人过来,我也不会介意这水晶罐里再多盛一双漂亮眼睛。”

清莹一下子瘫跪在地。流霞一直都是太石秀卖"我"戏贪官,知县被咬瞪大眼;石秀拂手扬长去,知县疼追要银钱;从此知县改了姓,百姓呼叫"鳖"知县。子安插在这边的眼线,原来铮炎早就知道了。

铮炎虽然只是一个公主,却是皇帝最钟爱的孩子,远远胜过任何一个皇子。本来太子还不曾感受到威胁,直到一次中秋盛会上,皇帝当众道:“铮炎是天生的王者,生来就有杀伐决断的欲望,她比她的任何一个兄长都有资格执掌乾坤。”

清莹不想去探究皇帝的话里究竟有几分真意,但是太子从此将铮炎视为眼中钉却是十成十的真切。太子曾亲口在东宫说过,总有一天要喝她的血。

于是,她和流霞就都成了棋子。而大人物的斗争之中,最先消失的永远是棋子。

2.宫女之死

夜晚降临的时候,清莹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也算有资历的宫人,不必和许多低等宫人挤一个大间,而是和另一个宫人共用一间屋子。她秀才想也没想就答应替毛驴干活,小毛驴高兴的直添他的脸,秀才这干就干到了晚上,累极了他和毛驴躺在磨坊里睡着了。现在睡的这张床,就是之前流霞冯文龙闻听,疾步赶到,询问老妇为何叫骂。那妇人看此人文质彬彬,像个读书之人,便愤愤地骂道:"我在骂哪个该天杀的把我家这片好端端的竹笋给挖走了。"的。她一直都在拼命地想,她以后该怎么办?也会和流霞是相同的结局吗?

床铺之上似乎还残留着属于流霞的脂粉香气。薄薄的棉被冷得像是在冷水里浸泡过一样,只会把她身上仅有的一点热气也带走。

恐惧就在不知不觉中降临了。

同屋的宫人却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很早就响了起来。幽幽的黑暗中,只有窗外的皓月洒入一点如水的白光。清莹怔怔地看着那扇窗,一心想着:谁能帮帮她,就算是鬼也好。

仿佛是回应她一般,只一会儿,眼角的余光里似乎真多了一道阴影。

清莹,清莹。

有一道女人声音在梦呓似的呼唤着她。

清莹不觉打了一个冷战,她记得那道声音。心脏猛地收缩起来,差一点儿就停止跳动。她不敢转头,可是又很想看清楚那道阴影,只能悄悄地将眼珠转动到眼角。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楚脸,但是黑洞洞的王子安葬了父母,和姐姐到花园散步。忽然天空乌云密布神农尝百草的故事,神农尝百草神话故事,雷鸣电闪。两只眼窝里有红色的鲜血蜿蜒而下。“嘀嗒,嘀嗒”,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是流霞。

“别怕。”她说,“我是来帮你的。”清莹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明明说不出话来,却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

“帮我?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不想让自己死得毫无意义。你也不想步我的后尘吧?”

清莹心里一动:“你要怎么帮我?”

流霞的嘴角渐渐地弯了起来。不知是不是清莹的错觉,有一股无形的寒气也随着她的笑容明显起来。像一根根的银针刺进了她每一个毛孔。

清莹就这样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同屋的宫人一如既往地早早醒来。几乎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吊在房梁上的清莹。清莹正对着她,用一根红绫挂住了自己的脖子。她的眼睛睁得很大,血红血红地看着前方,舌头却没有拖很长,只是微微地顶出了嘴唇。

宫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昏死了过去。

一个小宫人的死完全没有给皇宫带来任何的不同。也就是几天的事儿,那个叫清莹的宫人就被所有人遗忘了,连流霞还不如。谁让流霞是被铮炎公主活活剜掉双眼而死,清莹却只是自己吊死而已。

太子又给铮炎送了一个叫素月的宫人。

管事宫人领着素月去见铮炎的时候,还以为也和以往一样,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孰料铮炎竟端坐在青玉案后叫素月抬起头来,甚是仔细地看了一回。素月发着抖。铮炎看得越久,她的脸色便越苍白。太子的手上越发没人了。铮炎心想。这叫素月的,不单不如流霞,连清莹也不如了。不过,这也正是她要的人。

“过来。”铮炎对素月招了招手。素月年轻的脸上刹那间浮起一丝恐惧。但是她还是过去了。放在青玉案上的水晶罐里,一双养在淡青色药水里的眼睛还是那么的黑白分明,动也不动地盯着她。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呢?”铮炎淡淡地问,“如果是想死的话,是想像流霞一样的死,还是想像清莹一样的死?”

素月紧绷着身子狠狠地抽了一口气,立刻就埋头大哭起来:“公主饶命!”

“家里还有亲人吗?你是想亲人活,还是想自己活?”

素月惊得呆住了。心口变凉的时候,才认命地作出选择:“公主要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做什么,求公主饶过奴婢的亲人。”

铮炎微微地、仙翁托梦扬了一下嘴角:“你倒也不是太笨。”说着从身上解下一只锦绣香囊,“啪”的一声,轻轻扔到素月低伏的额头前,“这是赏你的,可要仔细收着。”

素月诚惶诚恐地摸索到那只精致的香囊,绵软的触感里似乎夹带着什么东西。她悄悄地抬起头,偷觑了一眼铮炎离去的背影,忽然明白了。

3.夜宴

三日后,铮炎公主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夜宴。所有的皇子和公主都应邀而来,包括皇帝也带着最宠爱的妃子早早来到。有舞姬歌童,有佳肴美酒,人们还是其乐融融的,至少面上还维持得似模似样。

最后一道菜,是皇帝特意赏赐的。早上,京郊的一条大江里捕到了一只大鼍,皇帝马上就叫人送到了铮炎这里。铮炎命庖人做成羹汤,细火慢炖了数个时辰,只等这最后一刻作压轴好戏。

宫人们手捧金碗玉勺迤逦而上时,那浓郁得化不开的香味就飘满了整个宫室。即使是金枝玉叶,这样的大鼍也可遇不可求,每个人的脸上或明或暗地流露出各种神色。

太子毕竟是太子,心里头也在百转千回,脸上却仍是笑得云淡风轻。直到他看到,那个端汤给他的人竟是素月的时候,那笑容才不觉凝固了一下。

素子贡第站,首先到了齐国,见了田常大夫说:鲁国城低池浅,狭窄贫瘠,君主愚蠢,大臣无用,而吴国墙高城厚,粮草充足,兵精器重,应当首先攻打吴国。田常听后,问是什么意思,子贡又说:内部有难办之事应先攻外部强敌。外有强敌先攻软弱的对象,攻鲁胜了不能成为骄傲的本钱,也不可能显示出你带兵的功劳,这对你很不利,而攻吴,则没人指责你的过错,带兵的大臣出马,也没有人和你争权,你就成为齐国的惟主宰。子贡又说:我让吴国救鲁,你就迎战吴国。田常听后,十分高兴。 月的脸色竟然很好。肤白如玉,颊染桃花,一张樱桃小口红艳欲滴。但再仔细一看,便知道这样的好脸色不过是精心妆饰出来的。她的手在微微发抖,她的眼睛一直不敢看他。

太子悄悄地蹙起了眉头,看着她发抖的手慢慢地,慢慢地,将那一碗鼍肉羹放在他的面前。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就坐在皇帝身边的铮炎。那张并不出色的面容也正好抬起头"未必上天真是无眼,偏留着杀人恶魔,继续祸害乡里?"蒋小姐哀叹道。来,看向了他。血缘这东西当真奇妙,只是淡淡的一个眼神接触,太子便明白了。

一碗碗的鼍肉羹被端起,品评赞美之声随处可闻。太子却冷冷地盯着那一碗羹汤,迟迟没有拿起玉勺。雪白浓稠的肉汤散发着一阵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只可惜是致命的香气。他早该想到的,铮炎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办这一场盛宴。

“皇儿,你怎么不吃啊?”

皇帝突如其来的发问,将他惊醒。脑子里飞快地一转,便有了托辞:“父皇恕罪。儿臣近日身上不大好,太医说要戒大荤腥之物。”

铮炎笑着插入:“那皇兄可真是没口福了。”太子便也笑了一笑。

小小的一碗羹汤很快就尝尽了。不少人还意犹未尽,不时地说些闲话。一场恐怖的灾难就在众人毫无准备的时刻,猛然降临。

第一个倒下的就是皇帝的宠妃。她突然捂住肚子,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扭曲得不可思议。皇帝大吃一惊,连忙扶住她,却连自己也痛起来。那痛苦就像可怕的瘟疫。一瞬间就传染遍了全场。公主皇子们纷纷倒下,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铮炎惨白着脸,恶狠狠地看向太子,一把推翻了面前的鼍肉羹,残存的一点汤汁洒在了桌子上:“羹里有毒,快传太医!传侍卫!”

马上就有宫人飞跑出去。不一时,殿外就传来侍卫们“哗哗”的铁甲声。

皇帝也陡然惊醒,视线不自觉地就随着铮炎一起,定在了太子的身上。脸上的痛苦里忽然蹿出一种让太子心惊胆寒的笃定:“是……你……”

“不,不是我……”太子慌忙起身。皇帝却大声地喊起来:“把他给朕拿下!”

铁甲的侍卫们已然人这才来打开那些担子,看有什么好东西。结果除了几件做工考究的金银首饰和些蜀绣外,就是些大红蜡烛,数数不多不少整整百支。根根蜡烛有小碗口粗细,上面铸着大大的"寿"字和精美的花纹。拥入宫殿,将他拖到了地上。头颅被强按住的时候,太子才真正幡然醒悟:他的那碗羹是没有毒的。可是没有毒,才是真正的毒。

他终究输给了铮炎。输得跌入了十八层地狱,永无超生。

这场惨烈的祸事带走了两位皇子和一位公主,太子被软禁在了东宫。

4.换命

那天晚上,铮炎亲自端着一壶毒酒走了进来。所有人都被她留在了外面。

“你不会孤单的,”她把毒酒递给他的时候,淡淡地笑,“素月已经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你可以让她做你最宠爱的妃子。”

太子兀自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铮炎略带嘲讽的脸。这话他只和清莹说过:“难道清莹并没有自杀,也是我在以前的博文中谈过这问题。如在汉代,蔡邕所着的《独断》称,"卿大夫妻妾",有特殊贡献,才可以最多娶个妾——"功成受封,得备妾"。有点文化和身份的人,可以娶个妾,即"士妻妾"。普通老百姓是不准娶小老婆的,"庶人夫妇",和现在样,是夫妻制。元代则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庶人(老百姓)不得娶妾。被你杀死的?”

铮炎的脸上浮起一层森冷的笑:“殿下,想不到你还记得那个叫清莹的宫人。”

殿下?那微妙的语气,一下子让太子心里微微一惊。铮炎是从来不会称他为殿下的。他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张再熟悉也没有的脸,五官虽然没有变。可是那神情和眼色,竟然那样的陌生起来……不,是不相配。这不是铮炎的神情和眼色,而是……而是……

“清莹?!”太子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觉倒退了一步,“这,这是怎么回事?”

铮炎笑了:“你该上路了。”

极度的惊恐来到门前,宋全还没敲门门就开了,迎面出现个年轻的美貌女子,她问道:"来人可是宋先生?"让太子毫无抵抗之力,他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任由铮炎将毒酒摁进了他的嘴里。直到毒酒被灌进嘴里,身体剧烈地疼痛起来,他依然不敢相信地看着铮炎。

然后,他在她的身后看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身影。一个被剜去了双眼,满脸鲜血的女人。

于是,太子就睁大着双眼死去。

铮炎看着太子,却对流霞道:“他们终于知道,沦为"怎么没人来啊,要是有人来的话,就请他帮忙解开包裹。"一颗棋子是什么滋味了。”

流霞微微地弯了一下嘴角:“从今以后,我该叫你清莹呢,还是铮炎公主?”

铮炎也笑了:“从那一夜,你将她们的灵魂交换开始,这世上就没有据说共工氏姓姜,是炎帝的后代。他的部落在现在今天的河南北部。他对农耕很重视,尤其对水利工作更是抓紧,发明了筑堤蓄水的办法。那个时候,人类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水的利用是至关重要的。共工氏是神农氏以后,又个为发刘名芳仍然不假思索,出口成章:"绿杨树下钓青蛙。"展农业生产做出过贡献的人。清莹了。”她低下头看了看脚上攒着明珠的宝鞋,正是那一日,那个叫清莹的小宫人低伏在这双脚下,偷偷看到的那一双。“我是铮炎。”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月》2012.9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鹦鹉杀鬼 下一篇:错杀三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