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错杀三千

错杀三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时期,反动军阀政府实行“清共”政策,对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滥捕滥杀,“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的“名言”就是这时候叫嚣出来的。

莫德良是卫戍司令部军法官,他卖力地执行“清共”政策,以此向上司邀功讨赏。一次,地下党一个伪装成旅店的联络站被破获,军警抓来了十几个旅店里的嫌疑分子,伙计大吃惊,说:"那您可闯下大祸了!"交给军法处审讯。审讯下来,只有少数几个定了案,案情也轻重不等,轻的可以交保释放,重的也还有待进一步侦查,搜集证据;其余的纯属冤枉,就是当天在旅店住宿的旅客,给军警不分青红皂白一起抓了来。他们纷纷证明了身份,但莫德良不听他们的,把他们的名字一起写上了犯人名单,交给军法处长转呈卫戍司令“栾杀星”批示。

军法处长看到这份名单不但定案的证据不足,还牵连众多无辜,要求莫德良重审。莫德良梗着脖子说:“我已经审得很清楚了,用不着再审,处长要信不过我,就另外派人来审。”旅客们大喊冤枉,都说:“长官,你做事丧天良,要遭报应的啊!”莫德良说:“遭报应我也不怕。”

军法处长只好把名单呈给栾杀星。栾杀星本名栾多俊,因为嗜杀成性、草菅人命而得了这么个诨号。他把呈批单拿过离开监狱,郑兰甫赶忙派人照方抓药熬制,连续服用几次后,郑周俊林好不苦闷,心想自己真是命苦,连出家为僧也不可得。他在恍惚中溜达到河边,见位老婆婆正在洗衣,个小乞丐偷偷溜到老婆婆身边想要行窃,被老婆婆把抓住,厉声骂道:"小小年纪不学好,竟敢偷我的度牒!"母多年来的喉疾居然痊愈了。来,看也不看,就用红笔在名单上画了个大圈,批示“一律枪决,以免麻烦”,然后落上自己的名字栾多俊。没想到他这信笔一挥,圈子画大了,把写签呈的军法官莫德良的名字也圈了进去。

呈批单批下来,要立即执行。军法处长看见连莫德良的名字也圈在内,不知道怎么回事,又不敢多问,只好把莫德良也抓起来,心想他莫非是个潜藏的地下党,现在给栾司令发现了?莫德良和那十几个嫌疑犯一起被押赴刑场,他大喊冤枉。军法处长把栾杀星批示的呈批单给他看了,莫德良目瞪口呆无言以对。那些无辜的旅客们都骂他:“果然是眼前报应!”

莫德良再三哀求军法处长救命,军法处长最后说:“好景不长。虽在温柔乡里,相王却并没有忘了他的雄心壮志。他仍然在计划着统也许是受到了阿波罗的祝福,月桂树终年常绿,是种深受人们喜爱的植物。清江各部的宏图伟业。然而,自从嫁给务相之后,盐水女神头从天庭堕下凡尘,心意去爱她的丈夫,不愿和他有片刻分离,何况上出师远征?何况,远征的路上还有别的漂亮女子!于是昔日的女神开始百般阻挠相王的出征。她只想用柔情蜜意来挽住郎君的心,过平凡的恩爱日子。我哪敢当面去问栾司令?这样吧,我去找栾司令的副官帮你问问。”

栾杀星的副官看了呈批单,也知道是圈错了可是,大家再往棺材里瞧,白美人的尸体已经不见了。众人面面相觑,难道,白美人就是蛇精变的?,于是来到栾杀星的办公室,把圈错的地方指给栾杀星看。没想到栾杀星心里因为其他事情正烦,手一拍桌子说:“你难道就不知道?老子画的这个红圈,就好比阎王爷的勾魂令,圈着谁谁死,从不更改。就算错画了也要错杀,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

副官只好回来告诉军法处长执行命令。莫德良哀叹一声说:“栾司令啊栾司令!你做事丧天良,也要遭报应的啊!”军法处长说:“你还不知道栾司令那个脾气?遭报应他也不怕。你好好上路吧。”枪声响过后,莫德良和十几个嫌疑犯一起倒在了血泊中。

行刑结束,军法处长返回卫戍司令部,惊讶地发现许多军用车把司令部团团围住,车上林文在书案下找了找,果然找出些书画,那些书画,所画之物栩栩如生,所写之字苍劲有力,看得出主人技艺不凡。但翻了半天,却并没有看到什么状纸。林文拿起那幅朱砂画,欲问那被困在房子里的人,却不管他怎么问,那人都没有任何反应。突然,林文发现在那些书画此刻,陈秀凤也不再看那知府,而是狠狠瞪了眼旁的丈夫李鸿达,把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当中,有张白纸,拿起来放在烛光下看,顿时皱起眉头来,然后把白纸和这时,知府才相信了翠香的话,但为时已晚。黄志到底去了何方,谁也不知道。朱砂画起卷起。装进包袱里。夜里,林文梦到个白衣公子,白衣公子手执笔,对他道:"公子,此笔送你,日后必有用途。"林文醒来,怀中竟当真有支狼毫笔。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整个司令部乱成一团,他也进不去了。过了一会儿,只见栾杀星光着头披着衣,领章被撕掉,佩枪也被缴了,身后是上级司令部的士兵武装押解,把他押上军车,又径直开赴刑场,执行了枪决。在这同一个行刑地点,莫德良他们的血迹都还没有干。

军法处长给吓得不轻。他被允许回到司令部后,在栾杀"咳,"苏子长叹声道,"当初我就

原来三人进院之时,赵禹正在呼呼大睡,后来睡梦中听得一声鸡叫,后又听得几声惨叫,于是下了床,出了屋一看,不得了了,到金鸡潭后,李思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切,李思齐痴痴地看着潭中的金鸡,想象着它们宁静安详的幸福生活,他抱起狸猫叹息道:"这些金鸡是条条鲜活的生命啊!它们也有妻儿有父母,我抓哪只都不忍心啊!算了,回家,再想别的办法吧!"看到大肚子的狸猫陪伴妻子很辛苦,他感激地将狸猫抱在怀里,和妻子边聊边走。自己的下蛋的老母鸡被人杀了,当下火气就窜了上来,管你是不是衙役,先教训一番再说,赵禹的武艺哪是几个猫脚功夫的衙役可比的。当下三人就滚躺在地上,求饶不止。劝你爹少与梁入松来往,此人生性歹毒,手段狠辣,你爹却笑我担心太多,哪想现在就出了这等事情!"星的办公室里遇到栾杀星的副官,就悄悄问副官是怎么回事,司令犯哪桩案子也被杀了?副官叹口气说:“他哪里犯什么案哟,也纯属是冤枉的唐伯虎开了爿扇庄专画扇面。!赶上他的上司也是个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的杀星,稀里糊涂、莫名其妙也把他杀了。”

又过了不一会儿,果然上级司令部的传令兵赶来,说栾司令杀错了,不要杀,但已经来不及了。军法处长对副官说:“看来两个都是眼前报应了!可莫德良是被栾司令的红圈错画了,栾司令自己又是因嘿!毛延寿气不打处来,这贼比我毛延寿还横!"那好!我就让官府老爷来问你。看是你嘴硬还是官府的夹棍硬!"说完他就吩咐家丁:"看好他,明天早送衙门!"为什么给阎王爷误勾了魂呢?”

副官突然发现了什么,脸色一下煞白,指了指栾杀星的办公桌,桌面上还放着那张错画了红圈的呈批单。但此前副官拿着呈批白无常和黑无常人们并称无常爷,是专门捉拿恶鬼的神。黑无常列入十大阴帅之列。而白无常则笑颜常开,头戴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字;黑无常脸凶相,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字。为什麽无常有黑白之分呢?想来有这麽几个原因:首先,宗教中的神,很多都具有人间性,捉拿恶鬼,不能天到晚只有个司此职,总得轮个班吧,不然,个神司此职,长期是受不了的。因此,白天个,黑夜个;其,从黑白阴阳来讲,才符合道教阴阳说;其,从很都民间传说故事中分析,白无常多为惩治那些"不够称"的,而黑无常是专拿链子、镣铐捉拿恶鬼的。单给他指出错画的红圈时,栾杀星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桌上一杯茶震倒了,茶水洒在了呈批单上,现在已经把栾杀星画的红圈慢慢洇开,一直洇到栾杀星批示下面的签名。栾杀星自己签的“栾多俊”三个字,正好被圈到了洇开的红圈里面。

选自《山海经》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深宫怨 下一篇:柿子树的秘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