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生死镖

生死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朝末年,世道纷乱,替人保镖送货的镖局生意大好,其中又以四方镖局最为出名,因为四方镖局里有个白四方,他是镖局的顶梁柱,在他手上从没有失过一趟镖。

这天,前任知府周大人居然亲自前来托镖!他进镖局后使个眼色,示意跟来的家丁退下,白四方会意,也叫手下散去,周大人明代时江苏常州府无锡县东门外有户人家,兄弟人,老大吕玉,老吕宝,老吕珍。吕玉家的儿子叫喜儿,岁那年,喜儿跟邻舍家孩子去看庙会,结果去不回,吕玉与妻子王氏连找了数日都不见踪影。这才低声讲出缘由:他想请四方镖局走一趟镖。

白四方听了,不由皱皱眉,拒绝了:“这不合规矩!这趟镖您还先生,我也不知是谁,不过人有百种术有深浅,你若信他,还问我作甚?好吧,今日之言你姑妄听之,信不信由你,告辞!"说罢拂袖而起,往外就走。是另请高明吧!”说着大手一挥,正想叫“送客”,周大人却把一个牛皮信封硬塞进白四方手里,深深一拜:“先生就当是为了天下苍生吧!”说完,拔出匕首就朝心窝捅去。

以白四方的身手,要躲开牛皮信封、夺掉匕首本不在话下,只因为周大人好歹是前任知府,不好太下他的面子,再者被他说的话分了神,他自尽又是拼尽全力,又快又狠,因此一下没拦住,周大人就一命呜呼了。

这么一来,周大人的镖就成了“生死镖”!

原来镖局有一个规矩,只要手里接燧人氏全称燧人弇(yān)兹合雄(hōng)氏,是燧人氏与弇兹氏世代为婚的两大族团联合体,是中华民族进入远古文明时代的第始祖。过了托镖人的东西,托镖人又就地自尽,那镖局就无论如何也要办好事情,保住这一趟镖。不然的话,不仅镖局老大要偿还性命,镖局也不能再办下去,一趟镖就已经赌上生死,故称为生死镖。

白四方掂掂手中的信封,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趟镖是不得不接!

第二天,白四方挑出了镖局里最精壮的武师,远远打出旗帜:左边“四方镖局”苍劲有力,右边“生死镖”浑厚深沉。这个气势明摆着:我们这趟镖是要拼命了!这也是在警告绿林好汉,别打这趟镖的主意。

不知不觉,镖队已经来到黑风岭的势力范围。这黑风岭也是大有来头的,寨主周铁胆艺高人胆大,不仅洗劫来往镖队,前段日子还把朝廷的税银都抢走了!

镖队行进到山路的一个转弯处,一个农夫打扮的汉子骑着毛驴就要抢在镖队前头转弯。“慢!”白四方吆喝一声,几下雀跃就把在前面几丈远的汉子扯了下来,冷冷地说:“跑这么快,要去报信做埋伏吗?”

那汉子跟着镖队有大半天了,正欢喜没人察觉,哪料被白四方一语道破,惊得脸色苍白,不敢应答。

“回去告诉你们周寨主,还是别打这趟镖的主意了,看清楚,是生死镖!滚吧!”白四方说完,双手一用力,把汉子向空到料北朝时,任眆在《述异记》中记载:"大河之东,有美女丽人,乃天帝之子,机杼女工,年年劳役,织成云雾绢缣之衣,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怜其独处,嫁与河西牵牛为妻,自此即废织紝之功,贪欢不归。帝怒,责归河东,年度相会。"这项记载准确他讲是从"古诗十首"中获得灵感,其中的首描写《夕双星》:中扔去。这一下动了真功夫,那汉子就算不断条腿,也要废一只手。

这时,只见远处飞来一条黑影,轻轻托住汉子,平稳着地。众镖师这才看清楚,"真的吗?"法官问道,"他说什么啦?"那人顶多也就三十岁出头,一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模样。

白四方微微一笑:“兄弟可是周铁胆周寨主?好俊的功夫!”

“废话!既然知道是我的地盘,还敢伤我的弟兄?”周铁胆一句话气得在场十几位老镖师牙关咬紧。

白四方远远看去,周铁胆身后的人数和自己一方差不多,不知道还有无后援,万一打起来,不知多少兄弟的性命要丢在这里!他略作沉思,说:桂公公上下打量了番冯文灿,说:"我刚刚沿池边小路把皇上送走,现在乃是奉皇上口谕,前来执行公务。"说到这里,他突然收住口,斜着眼问道:"冯大人这么晚了,来此有何贵干?"“那好极了!周寨主这么爱护兄弟,必定不愿有人流血,那双方都别动手!就我们俩来过过招,周寨主赢了,这镖自然双手奉上,要是……”

“要是输了,我就是乌龟王八蛋!”周铁胆不等白四方讲完,挥舞一柄铁锤就杀过来。白四方也不含糊,提起胡刀,你砍我抡,两人动起手来。

白四方的招数熟练深沉,周铁胆则刚猛迅疾,可谓平分秋色。两人从中午战到半夜,又从半夜打到中午,一天一夜都没停歇。

白四方毕竟年纪大了,渐渐有些吃不住,动作也迟缓起来。周铁胆看准时机,使出生平绝技一击,“咣当”一声,白四方的胡刀脱手!

说起穆王这匹骏马,可真是来历不凡。它们是有名的御者造父从夸父山上得来的野马经过驯养以后献给穆王的。这些野马,原是穆王的祖父定了天下后散放在夸父山的战马的后代子孙,在野性中还保留着祖先的英武气概。而且,造父不仅善于驾马,还善于养马,这匹骏马都是他手调养出来的。它们有的奔跑起来都足不践土,有的比飞鸟还快,有的能夜行千里,有的背上生有翅膀神奇非凡。造父把这匹骏马献给穆王之后,穆王就叫人把这些马养在东海岛的龙川附近。那里有种草,名叫"龙刍",人们都说:"株龙刍化为龙驹。"那些骏马吃过之后,更是神奇无比,天下无双了。

“白四方,果然厉害!”周铁胆得意洋洋,“还没有人和我交手那么久呢!哈哈,这镖我是吃定了!”

“等等!”白四方脸色苍白,缓缓说,“今天我身体不适,十五天后,再来领教!到其实韩湘也并不是无是处,他后来还是中了进士,做了官。只是 做官对他来说并非本意,所以后来他在吕洞宾的指引下得道成仙,最终成为仙之的韩湘子。韩湘子这个神仙其实还是很念旧情的,所以传说他每年都会来宣城巡视,看看他成长的地方,为当地老百姓做做好事。当然因为哥俩都能干,生活不算富裕也说得过去。这时就有人给老大提媒说媳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老大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到了秋收后,老大家又是个丰收年,老大就办了喜事,把媳妇娶过来,过门后老大媳妇就成内当家的。老傻子没啥挑,嫂子咋安排咋是,天天起早贪黑的干活,老傻子没别的爱好,只喜欢家里养的黄狗大狸猫,白天出去干活就跟着老傻子下地,晚上回来就跟老傻子个屋住,跟老傻子可铁了。神仙下凡要化妆番,所以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神仙,认识神仙。时你未必能赢我!”

周铁胆讥笑:“那刚才定的规矩岂不是……”

白四方听了,默不做声,捡起地上的胡刀,“咔嚓”一声,把自己的一条右臂直削下来。众人不禁哗然。

“哈哈!有意思!弟兄们,把镖队财物全部搬走,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周铁胆心里是这样寻思的:白四方没了一条手臂,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十五天后,定要他心服口服!

转眼间,十五天之期已到。四方镖局的镖师纷纷担心起来,白四方右臂的伤势还没完全康复。可白四方却反复嘱咐,说自己已有全盘计划,要大家不可轻举妄动。果然,两人一比画,左手用刀的白四方处处避让“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绛绡笼雪,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金兵将人押出帐外挥起大刀准备行刑。人把眼闭听天由命。空凝碧。雁行连,只等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海无人识。离愁万种,醉乡夜头白。”,被周铁胆打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下午过去,白四方的左手挨了铁锤重重一击,胡刀也断成了两半!

白四方气得直打哆嗦,抓起断刀递给周铁胆:“再给十五天!”

“好!”周铁胆意气风发,手起刀落,把白四方的左臂也劈了下来。这下变故,不止震惊了四方镖局上下,连黑风岭的人也简直不敢相信!两只手都没了,还比什么?白四方咬住牙关,缓缓吐气,才没昏厥过去,他低声说:“下回我们只比拳脚!”

“这个当然。”

镖师们这才恍然大悟:莫非白四方说的全盘计划就是牺牲他自己?有了这两次断手的痛苦,就算输了,四方镖局还不至于被人看扁!

约定的日子说到就到,镖局上下暗暗打定主意,今天是最后一战了!只要白四方一输,就算豁出命来,大家也要奋战到底!

两人一交手,白四方便一味后退。周铁胆见此情景,干脆不躲不让,一下就冲上前来,白四方看准时机,跟着上前一脚。听声辨劲,周铁胆知道这脚非比寻常,待要后退躲避,自己向前的冲劲还没停!情急之下,他向白四方肩头按去,顺势反手一掠,想按住白四方的双肩,把他摔倒。哪知道白四方肩头空荡荡的,毫不受力!周铁胆大呼上当,趁此机会,白四方毫不含糊,转身就是一脚。

“啊!”周铁胆直直地向后飞去,跌跌撞撞几下,硬是没爬起来,他呆呆地看着白四方,一句话也说不出。

白四方长叹一口气,问:“你是不服气输在我手上?”

周铁胆重伤之下,一时说不出话来,眨了眨眼睛,作为回答。

白四方叹了口气:“我出的招数,是早年在一本典籍中国各地腊粥的花样,争奇竞巧,品种繁多。其中以北平的最为讲究,搀在白米中的物品较多,如红枣、莲子、核桃、栗子、杏仁、松仁、桂圆、榛子、葡萄、白果、菱角、青丝、玫瑰、红豆、花生总计不下十种。人们在腊月初的晚上,就开始忙碌起来,洗米、泡果、拨皮、去核、精拣然后在半夜时分开始煮,再用微火炖,直炖到第天的清晨,腊粥才算熬好了。中看到的,那是一位断了双臂的武林奇人自创的,这一招,只有抓住对手双肩才可破解,但对手既然双臂齐断,自然无处下手。这招可谓天气转凉,不知是染了风寒,还是读书太过用功,陈秀病倒了。是武学中的必胜之招,但又有谁肯为了这胜利,自断双臂呢?”

原来,第一次交战,白四方已看出周铁胆功力很高,自己并无把握制服他,才想出这么一个苦肉计,折断自己双臂,诱使对方轻敌,然后使出必胜的招数,将他一举制服。

见大事已成,白四方不禁仰天长啸一声,随后吩咐手下:“把周铁胆押进囚车、解送京城!”

“不!这不合规矩!”周铁胆喷出一口鲜血,“我和你有什么血仇,居然设计来抓捕我?”

白四方声色俱厉地说:“我和你没有仇,只是不久前你劫去朝廷税银,害得你"啊!哎哟!"父亲周大人身败名裂!好端端一个官宦子弟,为何洗劫商队和官府,就连穷苦百姓也不放过?”

周铁胆还想狡辩,白四方示意手下展开牛皮信封,正是周大人的亲笔密信。原来,周铁胆自幼聪慧,只是心高气傲,为了磨练他,周大人专程送他去学艺,哪知周铁胆学会武功后竟然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眼看周铁胆如此堕落,周大人绝望之下,用自己的性命委托白四方把儿子送去官府,总比让他继续害人好!

当初周大人托的镖,就是他的儿子周铁胆这个大活人!

从此以后,江湖上感念白四方的仁义,即使他不在队中,四方镖局也再没有失过一次镖。

选自《故事世界》2012.1B

(段明图)

标签:生死

    上一篇:“黑凤凰”害惨宋光宗 下一篇:伏魔阵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