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下第一硬脖子

天下第一硬脖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杀人不眨眼

愤青年年有,乱世特别多。董宣是东汉初年的一个愤青,从西汉末年、经王莽短命的大新王朝、到光武帝刘秀收复刘家江山,涌现出了许多乱七八糟之事、为非作歹之人,董宣因此发誓:“我若做了皇帝,他妈的贪官污吏、恶霸刁民,我见一个杀一个。”

乱世的愤青,很受人民群众欢迎,因此,史上的开国皇帝,多为愤青。愤青当了皇帝,都想长治久安,所以,就挖空心思杀掉其他愤青。扯远了,打住。

董宣没能做上皇帝,只当上了县级干部。

从前的县级干部,在他的辖区范围内,也算是说一不二的小规模皇帝,因此,董宣所到之处,皆杀气腾腾,该死的人个个心惊胆战。

董宣在山东北海做县令的时候,有一个叫公孙丹的黑社会老大,黑白通吃,无恶不作。那一年,公孙丹看中一块地皮,要造别墅。风水先生说:“地是好地,旺财旺丁,荣华富贵,子孙受用无穷,只是,如此极品好地,开工仪式上,须得血祭土地神,方能诸事如意。”

公孙丹问:“先生的意思是,得死个人,此宝地才能激活?”

风水先生捋着胡须点点头。

“这个很好办。”公明朝新兴县令李燧,勤政爱民。有次下乡鼓励农耕,看见山脚旁有个少妇打扮漂亮,在哭奠座新坟。李令听了会儿,觉得奇怪,于是命令衙役将少妇带回。孙丹吩咐他的儿子,“你到路边去,看那不顺眼的过路人,捉一个来杀了。”

公孙丹的儿子,喜欢不时杀个人玩玩。他当下跑到路边,抓住一个瘦小路人,拖到别墅地基上,一刀两断,鲜血四溅。

公孙丹把溅到靴子上的血在老妈妈得到丰厚的彩礼,心里很满意。当天晚上,按照蟒蛇的要求,女儿便和蟒蛇结了婚,入了洞房。草地上蹭一蹭,问风水先生:“行了不?不行就再杀一个。”

风水先生吓得手脚哆嗦,罗盘“哐当”掉在地上,从此洗手,不再看风水。

董宣早就想拿公孙父子开刀,闻听此事,怒发冲说也奇怪,自从西施来过李园以后,这里长出的檇李,果子顶部都有条形似爪痕的瘢纹。人们都说,这是西施吃檇李时留下的指甲印,称它为"西施爪痕",犹如牡丹有贵妃指痕样,流传千古,引为美谈。清朝朱竹姹太史曾在"鸳湖擢歌"中写道:"闻说西施曾掐,至今颗颗爪痕添。这天,申窝岁生日宴会,申窝在中关村大摆酒席,宴请了很多太监好友,好友们你杯我杯,把申窝灌醉了。申窝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的房间,更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到的床上,只是申窝醒来,身边多了个人,还是个姑娘。申窝惊立刻坐了起来。"冠,下令抓捕公孙父子。

公孙丹根本不把小小县令放在眼里。他冷眼看着董宣,一声冷笑:“哼,抓我容易,放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前面说过,董宣是个愤青,愤青的重要特点是,凡事懒得前后思量,做了再说。董宣眼里本就容不得这种横行霸道的黑恶分子,此时被公孙丹一激,也顾不得审判程序了,一拍桌子跳起来,吼道:王却朝他嘴撇:"这个银子喂不要霖!"“你们这种人渣,还想再出去祸害人?给我砍了!”

董宣的助手水丘岑,也是个疾恶如仇之人,听得董宣如此说,兴奋不已,拔出刀来,一刀一个,把公孙父子结果在公堂上。

公孙丹在北海是一呼百应的人物,就这么三言两语让董宣给杀了,其家人和追随者自然很不服气,听完书后,穆显珂把钱书同拉到后台僻静之地,大为疑惑地问他为何要装结巴。纠集上百人,来到县衙前喊打喊杀,要讨说法。

董宣不慌不忙,调来防暴警察,把闹事者团团围住,点那闹得最起劲的,抓了三十多个。

被抓的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都知道法不责众的子贡作为使节在春秋各国间进行了系列的离间活动,终于保住了鲁国。 规矩,关在牢里,依然不老实,一个劲起哄。董宣暗里一查,得知被抓的人都是公孙丹黑社会团伙的骨干分子,“嘿嘿”一笑,问水丘岑:“这些人,无理取闹,都是王莽的余党吧?”水丘岑会意,连连点头:“董大人英明,他们全都是跟随过王莽的人。”

王莽是大汉最大的敌人,跟随过他的人,当然都该死。

董宣二话不说,以手作刀,一劈:“乱臣贼子,统统给我砍掉!”

三十多个人中,自然也有几个罪不至死的,没多久,董宣因“滥杀无辜”被青州知府逮捕。身陷囹圄,董宣读经吟诗,全不在意,同时,他极力为水丘岑开脱,一肩挑起杀人责任。

董宣最终被判处死刑,临刑前,狱卒拎来好酒好菜,为他送行。董宣一声“呔”,说:“董宣我平生从不白吃白喝,拿走,别让我死到临头坏了规矩。”

执法不留情

纯属巧合,就在刽子手要手起刀落之际,光武帝刘秀的特使大喊着“刀下留人”,冲进刑场,宣布特赦董宣。董宣跪着不起来,也不谢恩,说:“要是不同时赦免水丘岑,还不如把我杀了。”

东汉初兴,刘秀需要董宣的心狠手辣,为他扫除不三不四之人;也需要表现自己如何宽大为怀,便一并赦免了水丘岑。

董宣调到怀县,还是做县令。因打黑除恶有功,后来还升任江夏太守。江夏就像周润发的上海滩一样,黑恶势力横行,人民群众怨声载道,董宣一到,黑道人物皆闻风而逃。打黑英雄董宣因此被人称为“董青天”,只是,董宣太目中无人,不把犯罪分子放在眼里,也就罢了,目无权贵,就难免惹人嫌憎,所以,他的仕途一直起起落落。

胡宗宪是代抗倭名将,他收到信后并不怪罪海瑞。就这样,海瑞巧妙地制服了胡公子的巧取豪夺。

董宣六十九岁的时候,还是没能学会为官之道,依然是个让人头疼的老愤青,依然是个县令。只是,这一回是在天子脚下做县令──洛阳县令。

洛阳是东汉王朝的首都,达官贵人云集,洛阳县令微不足道,大声咳嗽都可能惹人不高兴。但董宣天生不信邪,只要你犯在他手里,谁的面子都不给。上任不到一个月,董宣就和湖阳公主较上了劲。

湖阳公主是刘秀的姐姐,丈夫早亡,刘秀看姐姐可怜,有心为她找个男人,就对她说:“满朝文武,你想要谁做我的姐夫,只管跟我说。”湖阳公主躲在帘后,看了好几天,看上了帅哥宋弘。可那宋弘偏偏是有老婆的,皇上的姐姐怎么能给人做小老婆呢?刘秀召来宋弘,山里水里说了一通,最后说:“如今你位高权重,你家那黄脸婆,上不得台面呀,想不想换一个?”宋弘连连摇头,说了一句千古名言:“贫贱之知无相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刘秀满面羞惭,回到后堂,对姐姐说:“对不起呀姐,皇帝也有搞不掂的事儿。”湖阳公主一时嫁不出去,就和帅哥侍卫刘勇好上了。事情就是刘勇惹起来的。

湖阳公主毕竟徐娘半老,刘勇就难免三心二意,拈花惹草。有一天,刘勇为一个青楼女子与人争执起来,因为骂不过人家,恼羞成怒,就拔刀将对方杀了。董宣签了逮捕令,可刘勇躲在公主府不出来,衙役进不去,奈何不得。

董宣知道自己必须办了刘勇,否则,他别想在洛阳混。

董宣就带人等在公主府外面,一连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湖阳公主的马车出来了。刘勇坐在公主身后,有公主罩着,他左顾右盼,全无惧色。

马车经过董宣身边时,他突然蹿出去,拦住了马车,说:“洛阳令董宣依法捉拿杀人凶手刘勇,请公主配合。”湖阳公主大怒,骂道:“放肆,一个小小县令,竟敢在我面前撒野,信不信我明天就摘掉你的乌纱帽!”

董宣拔出佩剑,说:“今天乌纱帽还在我头上,且撒一把野先!”说着,就掏出早就写好的宣判书,宣读刘勇的罪状,读一条用剑在地上画一道。

读完宣判书,董宣命令手下衙役,拿下刘勇,就地正法。湖阳公主一声吼:“你敢!”

那牛见有黄蛤蟆听到斩首示众,惊恐万分,半天没有说出句话来。人挡拦,头低向薛永抵来。他身向右闪,飞起右脚向牛踢去。那牛"哞"地声如墙倒般歪到路边,半天没有起来花韩在菱湖集镇上经营家绸缎店,在老家水湾村还是大地主,他常常往返于集镇和水湾村之间。这天,花韩处理完绸缎店事务,就照常让老仆人驱车带他回水湾村。。薛永笑了笑向前步,抓住牛角将它拽起。那公牛浑身打颤不停像筛糠般,引起同伴和大人们阵叫好。人们都知道十岁的薛永力大胜牛,此事不翼而飞,在乡村传扬开了。从此。父母反而担起心来,怕他长大成人招惹是非,常塞:"永儿呀,别习武了读书去吧,知书达理不遭横祸,你爷爷还不是有武给朝廷卖命立功,让奸偏偏好事多磨。在第天上,龙王忽然带了乌龟丞相跑来干涉,他恶声恶气地对伏羲说:"哪个喊你来捉鱼的?你们这么多人安心要把我的龙子龙孙们都捉完吗?赶紧给我搁倒哟!"臣陷害被屈杀身亡,落了个满门抄斩,咱才逃此地避难吗?"

众衙役一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董宣说:“有什么不敢的。”亲自上突然,外曾祖父就听见耳边"呼"地声,已经被什么老张托到了半空中。紧接着风声不停在耳边掠过,他和老张就如同只离弦之箭样,破空极速飞行在茫茫大山的夜空之中。奇怪的是,大冬天的,俗坏高处不胜寒,但是趴在老张的背上,外曾祖父点都不觉得寒冷。前,把刘勇拽下车来,一剑刺进心窝。

誓死不磕头

湖阳公主哭着进宫去找刘秀,控诉董宣如何欺负她,欺负她就是欺负皇上,欺负皇上当然罪该万死!

刘秀上次没能为姐姐找到合心意的丈夫,心中已有七分歉意,如今见姐姐又被董宣整得哭哭啼啼,不由得怒火中烧,把董宣召进宫来,问道:“是你拔剑对湖阳公主指手画脚?”

“是的,陛下。”

“是你不由分说,斩杀了湖阳公主的侍卫刘勇?”

“是的,陛下。”

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刘秀一挥手,说:“拖出去,乱棍打死。”

“且慢。”董宣说,“湖阳公主包庇杀人家奴,蔑视朝廷命官,难道不该批评吗?刘勇仗势杀人,难道不该处死吗?大汉法律的哪一条说,维护正义的忠臣可以被乱棍打死?陛下若真的认为我该死,我还不如自己撞死,免得陛下你落个滥杀忠臣之名,亵渎了大汉法律。”说完,一头撞向柱子,侍卫一把拉住,董宣还是撞了个血流满面。

刘秀也算是史上明第次鸦片战争之后,外国奸商云集中国沿海,他们囤积居奇,强买强卖,很快垄断了中国皮革市场。张、刘人深受其害,家业渐微,濒临破产。君,董宣的几句话,说得他心中一惊,当下呵呵一笑,说:“只知道董宣你杀人如麻,原来还能说会道呀。这样吧,你给湖阳公主磕个头,认个错,就算了。”

董宣昂着头,说:“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磕头认错?”

两富了之后,齐公发现妻子老了,头发白了大半,婀娜多姿身材的身材走了形,脸蛋亦失去了光滑。样貌与他不在般配,再瞧商友们,都是妻妾,他心里痒痒,也有辽妾的想法,个宦官强按着董宣的头,要往地上磕。董宣两手撑地,梗着脖子,坚决不磕头。

湖阳公主太没有面子了,对刘秀冷言冷语:“老弟,当年你还是平民百姓的时候,面对豪强恶霸,尚能敢说敢干,说一不二,如今贵为天子,怎么反倒说话不算数了。”

“天子和平民不一样啊!”刘秀哈哈大笑,指着董宣又说,“董宣乃天下第一硬脖子,国宝啊,来人,奖董宣三百两银子!”

董宣捧着三百两银子回到县衙,全部分给了手下弟兄们。

让皇上他姐威风扫地,还赚了皇上三百两银子,“天下第一硬脖子”名扬四海。

皇上他姐都斗不过董宣,谁还敢胡作非为自寻晦气呢?洛阳从此太平,连狗都不敢乱叫,县衙前的鸣冤鼓几乎都没被捶响过。

董宣做了五年洛阳令,鞠躬尽瘁,死于任上。

刘秀去吊唁董宣,见董宣家漏雨漏风,盖在董宣遗体上的被子,补丁叠补丁,早已破烂不堪。刘秀眼泪双纵,说:“我对不起大汉忠臣啊!”

刘秀以一品大臣的规格厚葬董宣,把董宣的儿子直接提拔为副部级干部。

选自《新故事》2012.4上

标签:天下脖子

    上一篇:打赌砸帽筒 下一篇:古代四大贪官的收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