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不能说的真相

不能说的真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陈琳收到一条奇怪的短信,让她在午夜去北郊城外荒废的化工坏儿子王小,天天长大,倒也勤快顾家,天天砍柴担到冷口里去卖。有了些积蓄后,买来头毛驴,驮柴去卖,不仅解放了肩膀,而枪能从口里驮回些盐、碱、卤水等生活品和锹、镐、锄、镰等工具回来卖,日子有些好转,但提家底儿,人们还是摇头。王小都十了,媳妇还没影儿,将娘愁得每天唉声叹气的。厂。好奇的她真的在午夜时分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这里。

按短信指示,她穿过杂草丛生的泥地,走进了原本是生产盐酸的大车间。在积满尘土的仪表盘上放着一把钥匙。钥匙坠是一个颜色暗红的塑料小牌,一面写着307,另一面写着女舍二字。这就是那间鬼屋的钥匙了。

这一切都要从陈琳在校图书馆的奇遇说起。几个月前,她在学校图书馆自习时,发现校史研究室在整理资料。负责此事的秦雪老师也不知为什么,一眼就看中了陈琳,让她去帮忙。在堆积如山的校史馆帮忙了好几天,陈琳读到了不少关于学校的史料,但有一个硕大的档案袋,秦雪却不让陈琳碰。有一天,陈琳偷偷打开了那个档案袋。

袋子里面装着十七份文件,每份文件上面都附了一张照片。记录的是建校以来,在校内非正常死亡的学生。这里面有十六个人确认死亡,只有一个是例外,因为她失踪了。

失踪的女孩叫薛怯凝,22年前,她在宜市师院读大四。在毕业前夕,她突然失踪了,至今没有被找到。更可怕的是,在她失踪后不久,她所住的寝室发生了极大的变故。四个女生,一个失踪,一个跳楼自杀,一个发了疯,最后一个因病退学了。从此,她们住过的307宿舍便再也没人敢住,成了学校的鬼屋。许多人都说307闹鬼,有住在隔壁的女生曾半夜听到开门的声音,还有女鬼的哭声。最后,整座三层小楼都荒废了。

陈琳平日就喜欢看推理小说,她决定找出这背后的秘密。今天下午,她突然收到一条陌生短信,说有吕洞宾说:"现有事,不知能应许否?"关307宿舍的线索在这座化工厂里。她来到这里,想不到真的让她找到了这把老钥匙。

女舍307所在的三层小楼在校园最偏僻的角落,孤单地紧靠北校区围墙,墙外是一条江水的支流,把学校和荒废的化工厂完全隔开。

陈琳打车绕了很远才回到了校园里,然后她便直接去了北面的三层小楼。在水泥台阶前,她突然发现有些异样,这喝了汤药之后,马大行的肚子很快就不疼了,第天上午,便行走如常了。躲过劫的他,大声感慨道:"幸亏崔先生的学问多,幸亏孩子们偷偷地认识了些字,否则,我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郭桂花却没有好气地说:"如果他愿意教村里的孩子们读书,就不用费那个劲了!"马大行摆了摆手:"不管怎么说,如果崔先生不会教书,孩子们哪能偷偷地学会认字?等他回到村里后,我要好好谢谢他!"20多年都无人居住的小楼,台阶竟然一尘不染,被打扫得非常干净。带着强烈的好奇,说到这年的厨艺大赛,年的冠军都让这个让了去。不少人还记得那是在第届大赛上,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唐子安用碟小甜品便技压群雄,让尝遍天下珍馐的赵爷也吃了惊,当即便把江南厨王的称号给了唐子安。之后唐子安更是路飞黄腾达,成了太白楼最年轻的头号主厨。之后的两届比赛,几乎成了唐子安个人的厨艺表演,碗雪蛤莲子红枣粥,盘香干果烩熊掌,香浓的味道让许多尝过的人想起就忍不住咽口水。陈琳走上了楼,找到了307房间。

斑驳的绿色木门上,用暗红油漆漆着307字样。站在门前,陈琳犹豫了好一封世渊不由大喜,斯斯文文施下礼:"夜已深了,请娘子安歇!"会儿。她把那把钥匙插入了锁孔,门被打开了。

她四处晃动着手电,光柱从灰白的墙面上扫过,显因为年轻漂亮,寇氏深得沈不韦宠爱,但她还是闷闷不乐,日日思念徐援。只是沈老头看管得紧,她从不敢将想念前夫之事表露出来。得寂静又可怕。突然,她听到身后的窗户玻璃上响起一阵摩擦声,仿佛有尖锐的指甲在上面划过。她惊愕地回只见瘦农夫说道:"包大人,我们今天就想请你给我们评评理,重新分下铜钱。"过头,一个影子从窗前闪过。

“谁?”守门姑娘认识余兴仁,就放他进来。柳姑在院中练剑,十几个姑娘围在边,见到余兴仁,柳姑赶紧迎了过来,微笑道:"你真是稀客,怎么有空来到山上!"陈琳叫着,电筒定格到窗户玻璃上。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声音。她正要转身,一个巨大的黑影仿佛鹰隼般从天而降,掠过窗前,摔在楼下的水泥地上,发出巨大的碎裂声。

惊魂未定的陈琳伸出头朝下望去。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孩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躯体令人胆寒。

陈琳忙跑下楼去,这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具穿着白色长裙,带着长发套的塑料模特。是谁把这个塑料模特从天台上扔下来?陈琳望着黑暗中的楼顶,没有任何人。

她咬咬牙,又反身回到三楼,她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要和她开这样一个恐怖的玩笑。只是黑暗中根本找不到通往天台的通道,陈琳只得悻悻地回宿舍。当她走出老远,一个森然的黑影出现在天台边,注视着她离开。

第二天,陈琳把昨晚的事告诉了老师秦雪。秦雪狠狠瞪了她一眼,说:“"狄大人是谁?连当今圣上都夸过狄公断案真乃神人也,狄大人会想不到这点!狄大人说只有能拿出属于那个强盗之物并说出事发经过的人才行。"你是不是看了那个档案袋?”

陈琳点点头:“昨晚我遇到了奇怪的事,还有一条神秘短信……”说着,她掏出手机,想把那条神秘的短信给秦雪看,可是短信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秦雪嘲笑地望着她,似乎对她的骗人伎俩不屑一顾。陈琳的手垂在腿侧,碰到了口袋里的钥匙,她忙把钥匙掏出来,递到秦雪面前。

“看,这就是那条神秘短信指示我,从隔壁化工厂找到的307房间的钥匙。我没骗你吧!”

“哼,小鬼头,这钥匙是放在保险柜里的档案袋中的,你是怎么找到的?你偷看文件就算了,竟然还敢偷偷拿走保险柜中的钥匙,半夜来这里探险。”

见陈琳急得快要哭了,秦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嘴里喃喃地说:“莫非她真的又回来了?”说完,她拉着陈琳回到校史馆,从打开的保险柜中取出另一只文件袋,倒出了两把钥匙,和陈琳手中的一模一样。

秦雪告诉她,这两把钥匙,一把是当年307房跳楼自杀的女生的;另一把是退学女生的。剩下的两把,一把随主人消失,另一把的主人疯了,钥匙的下落也成了谜。她举起陈琳那把钥匙,说:“这一把,不是疯了的那个女生的,就是失踪的那个女生的,而我更相信后一种。”

秦雪把一张照片放到陈琳面前,说:“这就是那个跳楼自杀的学生摔死现场的照片。”

陈琳看着那张照片,突然感到很恐惧。照片中的人也是趴在地上,一身白裙,而背景正是昨晚自己看到那个塑料模特所在的地方。这简直就是昨晚的那一幕的重现啊!

秦雪意味深长地说:“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相信你说的了吧?因为,现在校园里没有人还知道22年前她摔下来的地方,除了当事人。”

“那你为什么让我看这些东西?”

“因为这件事发生后,还有后续事件。事情发生后 缇萦到了长安,托人写了封奏章,到宫门口递给守门的人。第7年,我记得那是我刚刚来到这所学校任职后不久,那栋小楼又发生了一件奇事,与你昨晚碰到的事情几乎一模一样。当年小楼还住着学生,从那以后开始传言那里闹鬼,学校从此停用了小楼。这事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可他为什么会找上你?”

陈琳默默地翻看着那只文件袋中的其他物品,突然,她的目光被其中的一张照片吸引住了。那是一张当年307宿舍四个女生的合影。只是很奇怪,不知为什么,其中有一个人的脸被红墨水涂抹掉了。她指着照片中的人问秦雪,她们都是谁。秦雪一个个告诉她,第一个是薛怯凝,失踪的那个女生;第二个是林芳菲,退学的那个;第四个叫吴艳,最后跳楼自杀了;中间那个被涂掉脸的应该是疯掉的薛晴晴。

陈琳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当她还是一个顽童的时候,好像看见过这张照片。她颤抖着问秦雪,能不能让她带回宿舍研究一下。没想到,秦雪竟然同意了。陈琳拿着文件袋走出校史馆,匆忙走出校门,招了一辆的士,朝城市的另一边而去。她并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尾随而去。

回到家中,她冲上楼,在父母房间的床头柜中找到了那本永历帝父子被押回昆明后,关在篦子坡头金禅寺内,到公元年(康熙元年)月,吴桂为断绝后患,断绝尚有兵力的李定国以永历帝为号召来反清,与他对抗,在金禅寺里擅自用弓弦勒死永历父子。陈旧的《蝴蝶梦》。她翻开书,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夹在书中。陈琳一屁股坐到地上,她现在知道逝去的鬼魂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了。因为,她是林芳菲的女儿,而她母亲是当年307宿舍唯一的幸存者。

妈妈追了进来,不解地看着陈琳。陈琳问道:“妈妈,我想知道这照片背后的秘密。当年307宿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你别问了。”

“可是她们已经找上我了!”在母亲惊愕的目光中,陈琳把昨晚的事情详细诉说了一遍。

林芳菲痛苦地低下了头,22年前的事儿从她心头喷涌而出。

22年前,宜市师院中文系,薛怯凝与吴艳是最优秀的两个女生。尽管住在同一间宿舍,两人表面上看起来也亲似姐妹,但是暗地里,两个人一直在竞争,无论是学习还是爱情。她们同时爱上了中文系的大才子余田。毕业前夕,吴艳把这事和薛怯凝摊牌了,那一晚,两人相约私下商谈解决。宿舍里的另两个室友林芳菲和薛晴晴怕她们发生冲突,便悄悄跟着她们,去了一河之隔的化工厂。

那时候,化工厂刚刚停产,很多设备与原材料都还在原地。林芳菲和薛晴晴躲在管道后面监视着站在半空中铁栏通道上的两人。果然,吴艳和薛怯凝没说几句就争了起来。薛怯凝似乎很激动,她一边说,一边来回走动,突然脚一滑,便要摔倒。吴艳忙伸手去拉她,却没拉住,眼看着她掉进了盐酸池中。薛怯凝连叫都没叫出一声,就变成了森森白骨,沉入了池底。在场的几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林芳菲一边说,一边低声哭泣着。突然,一个声音在黑暗的角落中响起:“你说谎,是吴艳把她推下去的。所以,最后吴艳才会自杀!”

陈琳回头一看,说道:“秦雪老师,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几乎是同时,林芳菲一字一顿地说:“薛晴晴,是你——”

“是我!秦雪就是薛晴晴。那个疯掉的人回来了!你的话终于让我完全想起了那晚发生的一切。林芳菲,我找了你这么多年,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直到有一天陈琳来到我面前。她和你当年简直一模一样。”

“你不是疯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我是疯过,那是因为亲眼目睹自己姐姐的惨死,却没有办法替她申冤。父母离异,我和姐姐从小在不同的城市长大,直到大学才重又聚首,但才不过4年,我们又分开了。我在精神病院中呆了整整两年才出来。我改了名字,又换了学校,只为了能再次进入宜师院,能让22年前的真相大白天下。当年,是你和吴艳用谎言掩盖了事实。所以今天,我要让你的女儿来揭开真相。”

陈琳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秦雪冷笑着说:“不错!是我故意让你去校史馆帮忙。让你发现那个档案袋。自从你进入宜师院的第一天,我就猜到了你是谁。我查阅了注册部家长信息,证实了我的猜想。然后,我就一直在暗中观察你。我知道你的好奇心很重,一定会对此事感兴趣。”

陈琳问:“那晚,从天台上扔下塑料模特的人也是你了?”

“不错,从我回到宜师院,每一年我姐的忌日,我都会在半夜回去祭拜她,告诉她,我一定会让她失踪的真相水落石出。今天,我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够了!”林芳菲说,“薛晴晴,22年前,你就是这样把吴艳逼上了绝路。难道你觉得还不够吗?其实你和我一样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发生的一切。当年的真相是,吴艳拿出了余田写给她的表白信,薛怯凝看了一时想不开,自己跳了下去,她想要用这种方法让几人又快步前行,翻了座山,只见妇人在路边产下婴儿,下山路是条独路,当年总是传说产妇血是污物,别说沾在身上,男人就是看了眼就不吉利。个随从对张秀才说:"前面妇人在这路边生了孩子,我们回转绕道行之,否则对先生"吴艳内疚一辈子……”

秦雪浑身颤抖:“不,你撒谎,刚才你还对你女儿说我姐是自己不慎摔下去的!”

“你忘了吗,为了不影响薛怯凝的名声,更不想为了这件事让大家都背上沉重的包袱和处分,我们三人商量后选择了对学校沉默。其实,薛怯凝是自杀的!”

秦雪浑身一软,瘫倒在地。她曾经选择用钻天鹞子吩咐郎中救活顾县令,然后命刘文静回去找师爷拿钱。疯狂代替的记忆终于回来了,此刻她真的成了薛晴晴,只是她的口中仍然倔强地哭诉着:“不,我不信,你们都在骗我!”

陈琳打了110。第二天早上,当年的两个女生又回到了化工厂中。陈琳特意走到那段悬在半空中的铁栏通道上。盐酸池就在通道正下方,但是通道两边都有一米五高的栏杆,想把一个人推下去根本不可能。只有翻过一米五的围栏,才能从侧边跳吏部尚书金盛是个十足的奸臣,而且直觊觎着宰相的高位,希望手中能拥有更多、更大的权力。因此,他认定薛宰相是他往上爬的挡路石,成天想着怎么把薛宰相搞垮。下去落入池中。

警察在结满白色晶体的盐酸沉淀物中打捞了很久,终于在盐酸池的左侧捞出了一具白骨。

几天以后,薛晴晴给陈琳发来一条短信:“我走了,困扰了我许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可是这让我更无法原谅自己。尽管,在吴艳自杀的事情上,法律没有审判我,但是我的良心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陈琳,替我向你妈妈告别吧,也希望你原谅我。再见!”

陈琳依亚听了,又暗暗记在心里。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中也默默为薛晴晴祝福,希望她能放下心里的包袱,在今后的日子里变得快乐起来。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10下

标签:真相

    上一篇:秦始皇派风水师前线助战 下一篇:王莽巧嫁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