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长安猫鬼

长安猫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千多年前的长安,有个人叫独孤陀,他原本出莫绍轩深知任务艰巨,不敢掉以轻心,他喝令官差控制住翠月后,正要进屋,却见个中年男子拦在了面前:"莫兄弟,别来无恙?"此人是曾与莫绍轩在刑部清吏司共过事的沈老。年前,沈老因在查抄贪官家产时徇私枉法,被内阁首辅徐阶杖责十,革职为民。几年未见,他竟也成了严府的家奴。身官宦之家,无奈人到中年家道中嘉佑去拾过桨,便慢慢地划起来,边望着前面的哥哥。落,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因而只能整日借酒浇愁。

这天,酒铺老板在他再一次付不出酒钱时爆发了,遣了两个牛高马大的伙计将他扔到了街上。

独孤陀好不容易爬起来,在经过一户刘姓富户的门口时,被一股浓郁的酒香吸引住了,正是他最爱的花雕。他偷偷爬上院墙往里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凉气——那老丈本来气定神闲专心擀面,可听"御面师"个字,脸色不由微微变,紧老人接着又说:"你造的重字,是说有千里之远,应该念出远门的出字,而你却教阮成重量的重字。反过来,两座山合在起的出字,本该为重量的重字,你倒教成了出远门的出字。这几个字真叫我难以琢磨,只好来请教你了。"张,张面皮被抻成了两段。老丈停下脚,让自己稳稳神,想了想,弯下腰将抻坏的面皮往旁边放,从盆里又揪下块面团来,重新开始做。那浓香四溢的琼汁玉液,居然被一坛接一坛地灌进马嘴里。独孤陀心中凄苦,感叹自己居然连畜生都不如。

这日晚间,独孤陀披着件捡来的蓑衣,坐在残破的院子里长吁短叹,直到午夜才摸索着回房,刚走了两步,不知撞到个什么东西,顿时摔了个狗啃泥,他骂了一声,正准备爬起来。突然,黑暗中传来“嘿嘿”一声笑,那声音既尖又冷,非人非鬼,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冬夜里,听得人毛骨悚然。独孤陀打了个冷战,壮起胆子颤声道:“谁?”

幽幽的绿光亮起,独孤陀一瞧,竟是一双幽绿"你是唐吧?"的大眼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个声音继续尖笑道:“你不用怕,我不会害你的。”

独孤陀这才看清楚,发出声音的是只被烟烛熏得漆黑的木猫,不知怎的被他从墙根的破烂堆里踢出来了,一张猫脸七零八落,仿佛带着诡异的微笑,格外人。

木猫的嘴纹丝不动,声音却继续传出来:“我是你外祖母以前供奉的猫鬼,她去世后就没人管我了。我看你似乎有心事的样子、特意出来帮你达成心愿。只要你跟我订立血契,并且在每晚子时供奉香火给我,那么无论什么愿望,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独孤陀哆嗦着问道:“当……当真有这样的好事?”

猫鬼笑道:“当然。不过只有一条,血契终生不能解除,否则,你的魂魄便归我所有了。”

独孤陀犹豫了两秒,心一横答应了,他咬破中指将血滴在猫鬼头上,又将它供奉在了后园的柴房里,人血和烟火气一上身,猫鬼的眼睛一下亮了,它灼灼地望着独孤陀道:“主人,你想要什么?”

独孤陀吞了一大口口水,道:“我想要杨柳巷刘家的花雕酒。”

猫鬼嘻嘻一笑:“这简单,我去也!”话音刚落,木猫的眼睛便黯淡了下去,光彩全无。

第二天一早,独孤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接着张老爹又拿出条台鱼,歪嘴用石头砌了个角灶,找了个土罐,煮起鱼来。右眼瞎又站这不动,仿佛在思考。黄元庆捡来树枝,点燃起堆火来。右眼瞎看,马上刘小根顺手捡起块石头,砸向卢员外,不巧刚好砸中卢员外的后脑勺,卢员外闷哼声,倒在地上,不会儿便气绝身亡。把鱼穿在根树枝上,烤了诸葛亮躬身拜罢,抬头不见师父,再也寻不到他的踪影。起来。黄元庆左看右看,发现河边有几颗栀子树,他摘下几片栀子叶洗干净,包裹着鱼,放进火堆。等了会儿,鱼都熟了。张仙儿走到他们面前看了看,拿起黄元庆的栀子叶鱼,迫不及待地要去剥开叶子,谁知不小心手烫伤了个水泡,黄元庆见到拉着她的手吹了下,说:"吃栀子鱼不能心急,要等叶子凉了才剥开叶子。"张仙儿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回想起昨晚,好像做了一场离奇的梦。他叹了口气,又出门往酒铺里去了。

刚到集市,他便见大家三三两两聚在太监接过批条,进了药房,宫太医跟进去开玩笑地说:"你个小气鬼,莫要给我些烂料,我自己选吧。"一起,议论纷纷,独孤陀找了个人堆挤进去,一个满脸横肉的屠夫正讲得绘声绘色:“那大苑驹平常就爱喝酒,可昨晚也不知是小厮们喂多了还是怎的,在刘老爷出城的路上撒起了泼,生生将刘老爷从马背上甩下来,摔了个脑浆迸裂,更奇怪的是,刘府里那么多金银财宝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独孤陀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响,他悄悄退出人群,三步并作两步往家中走去,刚推开柴房的门,便听到尖利的一声笑:“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柴房昏暗的光线中,木猫笑得狰狞,一双眼睛幽亮如寒星。

独孤陀慌忙掩紧了柴房的门,浑身抖如筛糠:“你……是你把刘老爷杀了……你这个妖怪……”

猫鬼道:“我只是遵照了主人的吩咐而已。你去地窖里看一看,你想要的我都帮你拿回来了。”

储存食物菜蔬的地窖,独孤家已经多年没有用上了,独孤陀刚掀开盖子,一股浓烈的霉败味扑面而来,呛得他差正跪在公堂的两家人见礼帽和金钗,不约而同地惊叫声。原来礼帽和金钗正是石娃夫妇回门时各自戴着的。点儿喘不过气,然而窖中灿烂的金光刹那间闪花了他的眼,只见蛛网遍布的泥地上,堆满了金银珠宝,一旁的角落里,端端正正摆着数十坛花雕。

独孤陀坐在珠宝堆里一边喝花雕,一边抱着金子银子哭哭且说这村里有个地痞叫牛赖,此人见到冯母施水救民,便发觉了水缸里的骸骨非同寻常,于是贪心大动,趁夜里将骸骨盗走了,放出流言害冯母的也是此人。笑笑,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发了横财之后,独孤陀立刻修屋买婢,添置家什,独孤家焕然一新,唯独后园的柴房和地窖,他差人砌了围墙与前院隔开,除了他自己,谁也不准踏入半步。

他遵照血契,每晚子时定时去猫鬼处供奉烟火,猫鬼亦有求必应。

但刘家的财产在独孤陀的挥霍无度下很快便见了底,他便又盯上其他富人家,然后着猫鬼去办。猫鬼总是一夕索命,富豪横死后,财产便自动转移到了独孤家的地窖里。

一开始,独孤陀见那些富人因自己而死心里很是不安,到后来,他便渐渐不把那些放在心上,差猫鬼去富人家时,如同差婢女端茶送水一般稀松平常。

几年之后,独孤陀的妹夫杨坚拥兵自立,改朝换代,当上了皇帝,立了他的妹妹独孤伽罗做皇后,独孤陀也沾光做了大将军,只可惜那少得可怜的俸禄对于穷奢极欲的他来说,买壶酒都嫌不够香。

独孤陀几次三番明里暗里要妹妹伽罗多赐他一些财宝,谁料伽罗是个大公无私心忧天下的好皇后,不但没有赐东西给哥哥,还经常劝诫他生活不要太奢侈。独孤陀表面上应允,心里却非常气愤,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越来越不满。

一天,突厥人敬献了一挂罕见的血玉髓鸳鸯佩给独孤皇后,那正是独孤陀多年来心心念念想要的东西,于是他厚着脸皮去后宫中找伽罗,以自己的四十岁生辰为名求那挂玉佩,心想这一次总不会被拒绝。

岂料伽罗当着太监宫女的面斥责了他一番,独孤陀深觉耻辱,礼也没行,便愤然离开了。

是夜子时,独孤陀焚香唤醒猫鬼,一双眼睛凶光毕露:“你今夜便去宫中,给我杀了独孤伽罗。”

猫鬼嘻嘻笑道:“主人,她是你的妹妹,也要杀吗?”

独孤陀冷哼"另外,底舱里放了大堆石头蛋子。"匪徒眼尖,又指指船舱上的只鸟笼说:"还有只鸽子,其余没有点值钱的东西了。"一声:“她何尝将我当过哥哥,不要这个妹妹也罢。”

第二天一早,宫里便传来消息,说独孤皇后突发恶疾,危在旦夕,独孤陀面上洒了几滴泪,心里却无比欣喜。他潜入地窖一看,那挂血玉髓鸳鸯佩果然在,他喜滋滋地将它挂在腰间,招摇过市地去找狐朋狗友们喝酒去了。

不料立刻有人发现了独孤陀腰间的鸳鸯佩,一状告到了皇帝那里,因证据确凿,不用拷问独孤陀便全盘招供了。

隋文帝大怒,准备下旨赐死独孤陀全家,病弱中的伽罗苦苦求情,皇帝才改了圣意,将他发配边疆。

原本万念俱灰的独孤陀听说自己保住了一条命,唇边顿时浮起一丝冷笑,猫鬼受了他多年来香火的供奉,又吞了那么多富人的怨灵,灵力早已不受那只被烧毁的木猫限制,只要留得一条命在,在猫鬼的帮助下,他终究有翻身的一天。

流放途中,连天的风沙大漠,困在囚车中的独孤陀又累又渴,巴巴盼了许久,猫鬼终于出现在他面前,云烟一般的灵体盘踞在囚车上,只有独孤陀才看得见。

独孤陀大喜,忙道:“赶快救我出去!”

猫鬼一动也不动:“不好意思,我是来与你告别的。”

独孤陀大惊失色:“你……你不是说血契未解,便永远与我相随吗?”

猫鬼道:“可是独孤伽罗病重看到我的灵体后,求我离开她可怜的哥哥,给他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你……你不是只为主人效忠吗?”独孤从此后,小铁匠继承了陈老铁匠手艺,在十里村都很知名,徒弟只差线,气的病倒了,而大徒弟打出来的东西太差,渐渐再没人去他那打铁。陀冷汗津津。

“你忘了吗?她身体里流着和你一样的血!所以,她也是我的主人。主人下了令,我也只好听她的话,来与你解除血契,顺便吞掉你的魂魄了。”猫鬼笑得愈发狰狞。

独孤陀脸色煞白,歇斯底里地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月下身影里就处处有了英雄气。这股英雄气涤荡了冬夜。雪,纤尘不染,朗朗乾坤万里无埃。吼道:“既然她也是你的主人,为什么你不吞她的魂魄?”

猫鬼张大嘴巴缓缓吸食独孤陀的魂魄,慢慢失去意识的独孤陀隐约听到最后一句话。“难道我忘了跟你说吗?我们猫鬼,从来都只对黑暗的魂魄感兴趣啊!”

负责押送的士兵见独孤陀对着空气大嚷大闹了一阵子,突然间又无声无息,便走过去查看,只见昔日的大将军双目圆瞪,身体冷硬如铁,早已气绝身亡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月末》

标签:长安

    上一篇:一粒纽扣 下一篇:绝佳保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