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爱恨交加

爱恨交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西姆爱上了新进公司的女秘书艾米丽,决定向她求婚。这事儿要在三个月前,谁也不会相信。西姆风流倜傥,是挪亚城赫赫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兼花花公子,一向情场得意,女友数不胜数,从未想过结婚,没想到这次却栽到了艾米丽手里,而且栽得很难看。

艾米丽一身蜜色的肌肤如同绸缎一般,蓝色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高挑的身材只能用完美来形容,西姆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动了心。不过那会儿他只是想猎艳,艾米丽虽美,玩这个节日,是我们裹粽子的日子。每年的这天,许多人家都会包裹粽子,许许多多不同味道不同种类的粽子,都会在这个粽香的季节纷纷涌现。玩就可以了,还不足以让他放弃整片森林。可西姆很快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艾米丽和他以前的女友们都不一样,她很特别,非常特别。特别之处是,她用金钱根本无法打动!刚开始西姆以为是自己攻势不够,这日正好是黄牛山飞鹤寺的禅师渡运下山化缘,他平日里经常听下山化缘的弟子回来时说起上钩村的杜员外是个好人大善人,不仅对平民百姓心存善念,而且对过往的客商也积下了阴德。因为平日里杜员外并不怎么上山进香,渡运禅师也就没有跟这个大善人见过面。长期以来直享受着杜员外的厚恩渡运禅师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因此便拦下了今天下山化缘的弟子,要自己亲自去看看这个大善人,是不是像弟子口中说的那样,如果真是如此,那就还他个善果,做场法事也是可以的。就加大了火力,礼物从服饰珠宝升级到了跑车别墅,可艾米丽还是不为所动,他索性开给她一张空白支票让她自己填写金额,可换来的居然是很不耐烦的警告,让西姆赶紧停止骚扰,否则立刻辞职离开西姆的公司。

不喜欢钱的女人西姆还是第一次遇到,艾米丽越是拒绝他就越不肯罢休。终于有一天,他宣布同所有的女人断绝关系,手持玫瑰和钻戒单膝跪在了艾米丽面前,可艾米丽给他的还是斩钉截铁的“No”明子赶来,发现什么都没了,非常伤心。他把小彩妈和金鸡鸟、凤凰蛋都埋在起。不久,那儿长出了棵大树,结出的果实很像金蛋,味道还挺鲜美。人们把这果实称为"金蛋"。!

西姆求婚被拒的事,如同一则爆炸性新闻,在挪亚城迅速传开,被他甩掉的女人们个个幸灾乐祸。倒霉的西姆心情郁闷,只好躲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小酒吧里,借酒浇愁。因为心情不好.几杯酒下肚,西姆就有些晕晕乎乎了,他付完账正想离开,一个身材高大穿黑西装的男人挡住了去路。

“西姆先生,我想我可以帮助你老傻子累了就睡觉,这天晚上真做了个美梦,说画上那人真的下来要给他做媳妇,老傻子醒了是个梦,个人鸭真是做梦娶媳妇竟想好事。可也没在意,还是每天照样干活。。”男人的嗓门很低沉,很有磁性,喧嚣的音乐声中竟然能听得清清楚楚。

“你是谁?能帮我什么?”西姆努力想看清男人的脸,却发现对方戴了顶大檐帽,帽檐压得低低的,什么也看不清。只感觉到两道如电般的眼光射过来,盯着自己很不舒服。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帮你得到。”黑衣人缓缓道,“不过价钱会很贵。”

“骗钱骗到我头上了!”西姆一阵冷笑,“滚开!”说完伸手去推黑衣人。黑衣人微微一晃,西姆差点摔个狗啃泥。

“艾米丽。”黑衣人俯在西姆耳边轻轻道,“她很快可是个人着急地直摇头说:"尊敬的国王,月亮离地球很远,我们根本不可能得到它。"就要嫁人了。只可惜,那个人不是你。 提起沈万来,老北京人没有不知道他的,他是"活财神"。活财神应该是很有钱的了,可是他手里个钱也没有,穷得连衣服都穿不整齐,那么,他怎么会叫活财神呢?他呀,他能知道地下哪里埋着金子,哪里埋着银子。那么,他怎么不挖点金子、挖点银子,换换衣裳呢?不行,沈"傻瓜,"皇帝问,"放到哪里,怎样绑住他,才不会让他跑掉?"万平常说不出来哪里有金子,哪里有银子,要想跟沈万要金子、银子,得狠狠地打他,把他打急啦,他胡乱指哪里,挖吧,准有银子,也许是金子,并且,打得越厉害,从他指的地方挖出的金银就越多,这么,人都叫他"活财神"。”

“你胡说!艾米丽根本没有男朋友,她是我的!”西姆咆哮道。

“她永远都不可能是你的,除非你得到我的帮助。”黑衣人冷笑道,“明天这个时候我在酒吧等你。”

爱恨相随

第二天下午,西姆才到公司,昨晚的醉酒让他很不舒服。才到公司他就发现了异常,艾米丽是照旧正眼都不看他的,可是平常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然喜气洋洋,而其他所有人都对自己躲躲闪闪。西姆逮住一个员工细细查问,原来上午一个自称艾米丽男友的人从遥远的普洛斯城来到公司,当着所有人的面求婚,而艾米丽竟然当场就答应了!

西姆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束手无策。凄然间想到了酒吧里那个黑衣男人,西姆匆匆赶往昨夜的小酒吧。

好容易等到夜幕降临,酒吧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西姆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你有什么办法?”一见面西姆就迫不及待地问,“只要艾米丽回心转意,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黑衣人满意地点点头,掏出一小瓶晶莹的液体,说:“你听说过爱之泉吧?”

西姆一愣,爱之泉他当然听说过,这是个很古玉帝亲耳听见了人们的惊呼。他皱皱眉头,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既然人们都说老鼠大,我就让老鼠做第肖。至于牛,就屈尊第吧!"老的传说。据说挪亚城外终日烟雾缭绕、高不见顶的罗伯斯山顶上有一眼神奇的泉水。得到泉水的人无论把它送给谁喝,对方都会立刻死心塌地、至死不渝地爱上自己。可这毕竟是传说,谁也没见过真正的爱之泉,西姆从未想到它会存在于世。

黑衣人显然是看出了西姆的疑虑,他把瓶子递给西姆,说:“不试试怎么知道灵不灵?你放心,在它的效果没验证之前我是不会收你一分钱的。不过事成之后……”他顿了顿,说了个"国王,这意味着,"老巫师说,"您的儿子的光辉前途可能被威胁他早年时期的危险而勾销。这是从外面袭来的危险。"很大的数字,几乎是西姆财产的三分之一。

“你就不怕我事后赖账?”西姆皱皱眉头。

“我既然有本事拿到爱之泉,自然不怕你赖账。”黑衣人冷冷道。

西姆犹豫了片刻,可当他想到艾米丽手上的订婚戒指,强烈的恼恨之情袭来,他伸手握住了黑衣人的小瓶子。

第二天一早,西姆便来到了公司,他找了个借口把艾米丽支开,偷偷溜进她的办公室,把爱之泉全部倒进了艾米丽的杯子。

正当西姆忐忑不安地焦急等待时,一脸通红的艾米丽突然闯了进来。

“西姆!”艾米丽激动万分地一头扑进西姆的怀抱,“我爱你!”

尽管在梦里出现过千万次,幸福还是来得太快了一点。西姆开心得像是要飞起来,他爽快地把钱付给了黑衣人。后面的事异乎寻常地顺利,艾米丽毫不犹豫地甩掉了一头雾水的未婚夫,嫁给了西姆。

西姆婚后的日子最初很甜蜜。可惜好景不长,最初的新鲜感过去后,西姆开始觉得艾米丽也不过尔尔,更何况她对他千依百顺,与当初的冷若冰霜判若两人,让西张琦十岁,生得高大俊朗、气宇轩昂。他是个苦命孩子,周岁时遭父母抛弃,被撑船贩私盐的柳老武捡到。柳老武为人不务正业嗜赌如命,在大江上撑船贩私盐顺带做黑道生意。老婆因他赌博寻了短见,他孤身人捡个孩子不能哺养,听说沈家要买幼童做"家生子儿",就将孩子送到沈家得几个赏钱,回船上谋生去了。姆丝毫体会不到征服的成就感。原本就是花花公子的西姆,按捺不住拈花惹草的本性,又开始在外面鬼混。艾米丽的刚烈脾气开始发威,对西姆强烈的爱情激起了强烈的这件白金饰品,当时是在民间发现的,国王见后爱不释手,宰相虽然对它垂涎尺,但也十分无奈地把它献给了国王,想不到国王竟然用这件白金饰品换下了祖先传下的无价之宝,真是胆大包天、昏庸至极!嫉妒。她像只优秀的猎犬恨不得时时守在西姆身边,一有风吹草动就一跃而起,搞得西姆家有悍妇的名声路人皆知,再贪财的女人也不敢接近西姆了。

时时处于严密监控下的西姆日子过得越来越无味,他鼓起勇气提出了离婚。艾米丽却寻死觅活大发脾气,说什么也不同意。想想自己当年想方设法不惜花重金买下爱之泉才娶到艾米丽,如今却像噩梦一场,西姆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他渐渐颓废,日日买醉。

回到从前

这天西姆又来到了当初遇到黑衣人的小酒吧。想想四年前自己就是鬼使神差地走进这里,买下了该死的爱之泉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西姆越想越郁闷,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西姆先生,好久不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黑衣人竟然又出现了!

“你害得这年冬天,老娘得了重病,躺在炕上起不来。李长顺为了给娘治病,折卖了衣裳,又这买了个说定是有人偷下的财宝,先暂时寄放在野外。另个说这也不合道理,若是赃物,应该埋入土中,岂能往草丛中丢了事?媳妇的几件首饰,可娘的病还是治不好。眼看到陵关,家里也没有能折卖的了,李长顺就连为娘熬药的砂锅也掂到当铺里,求梁先生开恩,换些碎银子。梁有才知道李家日子巴结,打心眼里同情这户人家。他验看验看了烟熏火燎的砂锅,下当给了李长顺十两纹银,还说以后有了什么过不去的找我。李长顺见银子给的这么多,先生说话又这么和气,感动的只想给梁先生磕头。我好苦!”西姆咬牙切齿道,“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当初可是你千方百计要得到艾米丽的,”黑衣人不为所动,“我不过是帮你达成夙愿。谁让你这么快喜新厌旧又想摆脱她呢?”

西姆哑口无言,只好垂头丧气地猛灌一气。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黑衣人缓缓道。

西姆激动地按住黑衣人的肩膀,说:“什么办法?”

“恨之泉。”

西姆呆住了。传说中只有爱之泉,从未听说什么恨之泉啊!

黑衣人娓娓道来。罗伯斯山上,毗邻爱之泉的地方,就有一眼恨之泉。只因恨易得,爱却难求,人们津津乐道的都是爱之泉,恨之泉便渐渐被忽略了。

“恨之泉的魔力一点不比爱之泉差,你亲手拿给艾米丽喝,喝过之后她会立刻对你恨之入骨、厌恶至极,巴不得马上离婚。价钱嘛,和上次一样。”

西姆大喜,他立刻买下了恨之泉,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家。

艾米丽正端着杯红酒发呆,自从和西姆闹僵以后,她也渐渐学会了酗酒。看到西姆比平常回来得早,艾米丽十分高兴,立刻殷勤地迎了上去。西姆看到红酒,立马有了主意。他从酒柜里拿出一只酒杯,转过身去倒上半杯红酒,悄悄地把恨之泉倒进酒杯,又转过身来满脸堆笑地把杯子递给艾米丽:“亲爱的,这段时间冷落你了,是我不好。来,喝一杯,当是我赔罪!”

艾米丽一时间受宠若惊,她放下手中的杯子,惊喜地接过西姆手中的酒杯,含情脉脉地望着西姆。

“快喝吧,亲爱的。”西姆热切地劝道。

艾米丽喜笑颜开,她把刚刚放下的那杯酒端起来递给西姆,眼中闪烁着狂热的目光:“亲爱的,干杯!”

想到马上就可以摆脱艾米丽,西姆心中乐不可支。他迫不及待地举杯一饮而尽,艾米丽也笑吟吟地干了杯。

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西姆感觉这杯酒的味道好极了。可能因为之前在酒吧已经喝了不少,西姆感觉一阵头晕,等他稳住心神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艾米丽那张愤怒厌恶的脸:“快滚,你这个垃圾!”

黑衣人果然没有骗他,恨之泉的效果一点不比爱之泉差!盖曼便带了养子到柏查查兰去,交给个高明能干的打铁师傅作学徒。几个月后,那孩子学习得挺好,渔夫便深信他定是个特殊的人物。奇怪的是,西姆听到这句话后还没来得及开心,一股难受劲儿就如同万箭穿心般袭来。他不由自主地拉住艾米丽的手,痛哭流涕:“不,亲爱的,别离开我!我爱你!”艾米丽却不顾西姆的苦苦哀求,狠狠甩开他的手,像是逃避瘟神一般迅速离开了。

西姆不甘心地追出去,刚出门却被人拦住了。酒吧里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西姆先生,恨之"你们第次给的大洋,就让我们吃饱穿暖了。"老太婆含泪说,"他再傻,也是我儿子,家里有了钱,哪个当父母的还忍心看着孩子遭罪啊?"泉的效果不错吧?该付账了。”西姆气急败坏地掏出支票飞快地签好递了过去,他还要急着去追艾米丽。黑衣人却仍然挡住他:“还有一份,你夫人购买爱之泉的费用。”天啊!西姆一下子跌倒在地。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西姆依然疯狂地追求着艾米丽,不同的却是:当年的艾米丽对他视若无物,如今的艾米丽对他厌恶至极;当年的他家财万贯,如今的他一贫如洗。

选自《新故事》2012.9上

(赵雷图)

标签:爱恨

    上一篇:人无前后眼 下一篇:没有刻度的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