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千面人魔

千面人魔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天还没大亮,沈莹早早就起床了,她想早一点儿去菜市场,买些新鲜的鱼肉,今天她要给丈夫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她的丈夫唐启舟在衙门当捕快,自打轰跑小流氓之后,葛瘸子多了个心眼,整天板起面孔,对阿莲的言行格外留意。说来也奇,阿莲的行踪突然诡秘起来,逮着空就往镇上跑。有次,葛瘸子尾随阿莲来到镇上,见她进了邮电局的长途电话亭,眼泪汪汪地不知给谁通电话。葛瘸子心里打了个结,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平时公务繁忙,难得在家休息。半个月前,唐启舟在夜里执行公务时,将正在作案的“千面人魔”左笑天逮了个正着。

左笑天是个无恶不作的江湖败类,不但武功超绝,而且精于易容,生性凶残,是刑部悬赏缉拿的要犯。那天夜里,他偷偷进入一家大户人家的库房准备作案,不料那户人家的防范意识很强,库房里装有机关,他的手臂被毒箭射中,只得落荒而逃。也是他时运不济,逃出去后,刚好遇到巡夜的唐启舟。左笑天的武功自然比唐启舟高出数倍,但他中了毒箭,这时毒性发作,浑身无力,唐启舟一刀便击落他手中的利剑,轻松将他拿下。

县太爷见拿到了刑部通缉的要犯,立即上报刑部。刑部的批文昨天下到县衙,对左笑天就地正法,同时对县太爷大大嘉奖一番,奖赏白银千两。

县太爷满心欢喜,奖给唐启舟一百两银子,并放他一天假。

刚来到菜市场,沈莹就听到一个惊天动地的坏消息,“千面人魔”左笑天昨天半夜从县衙的牢房越狱逃脱,不知去向!她惊呆了,记得丈夫唐启舟说过,那天在县衙公堂上审左笑天时,左笑天狞笑着对唐启舟咆哮:“你小子听着,只要老子不死,就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她再也没有心思买菜,连忙抄小路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她出门时,唐启舟还躺在床上睡觉,他一定不知道左笑天越狱逃走的事,万一左笑天找上门来报仇,后果不堪设想。

家里的门还关着,依然是离家时的样子。推门进去,见唐启舟正坐在餐桌前,吃着她早上准备好的早餐,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还好没事,我真的要急死了,那左笑天……”说到这里,突水上蛇当下便宣布解散"漕帮",跟随王爷下了江南然看到唐启舟手上拿着的面饼卷大葱,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唐启舟发觉到沈莹脸上的表情变化,问:“你怎么了?”

恐惧像流水一样,从沈莹的眼光中肆无忌惮地溢出来,她的嘴唇不住发抖:“你不是启舟!你是谁?你把他怎么样了……”

唐启舟惊讶地问:“你怎么了?连自己的相公也不认识了?”

沈莹指着他手中的面饼卷大葱,哭着说:“他从来不吃大葱!你是左笑天,是不是?你是不是把他杀了?”

唐启舟自幼对大葱过敏,所以他吃面饼从来不用大葱。

“唐启舟”见沈莹一步步地向门口退出去,纵身来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抓在手中,随手把大门关上,狞笑着说、距今约万千年时,燧人氏发明"陶文",创造"十天干"。:“不错,我就是左笑天,唐启舟在哪里?快说,不然,我杀了你!”说完伸出另一只手,扯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陌生的面孔。

左笑天越狱成功后,一心想找唐启舟算账,偷偷地在衙门里找了一圈,得知唐启舟今天休息在家,就一路打听着找上门来,没想到唐启舟家中没人。他想到自己越狱后,县衙里一定乱开了锅,那些捕快们一定像没头的苍蝇一样,正在全城搜捕他,唐启舟也一定赶回县衙这话倒把马大眼给逗乐了,他说:"奶奶的,敢情我是问错了,你最拿手的是啥?"帮忙去了。他本想再去找唐启舟,又想到自己身上的伤还没痊愈,遇上一两个小捕快他倒是不怕,但如果遇到十几二十几个那就麻烦了,自己英雄一世,可不能在阴沟里翻船,不如就躲在唐启舟的家中,这里也许最安全。他又灵机一动,不如易容成唐启舟的模样,把他的家人抓了当人质,狠狠地折磨一番,再全都杀死。

左笑天精于易容,擅长模仿,找了一件唐启舟的衣服穿上,在镜子中一照,真假难辨。他冷笑着对沈莹说:“快说,唐启舟去哪里了?”

沈莹听他这么问,那就说明唐启舟还没遭到他的毒手,便停止反抗,心里也渐渐冷静下来:“我不知道,可能是听说你逃走后,去衙门了。”

左笑天“嘿嘿”地干笑几声:“你想让我去衙门蔡顺本来十分害怕,想到母亲,他就跪在地上,向强盗乞求道:"大爷们请别杀我,喂有妈妈要我照古。"这雨下的太大,树下避不了雨,只得冒雨向前走看看有什么避雨之处,走了会,身上都湿透了,这时看到前面有座破庙,庙门上的字都模糊不清了,也不知供奉的是哪尊神,冯玉推开庙门进去,里面杂乱不堪,全是蜘蛛网,也不知多久没来过人了,正对着庙门有神像,也不知是谁,冯玉心想拜拜总没错,便对着那尊神像拜叩,祈愿这次大考可以金榜题名,但榜上有名,必来还愿。送死?我告诉你,就算我被官府砍了头,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我老婆一定会雇杀手来杀你们,替我报仇!”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难道是唐启舟回来了?沈莹的林氏兄弟见这平静的大海突然掀起了大浪,心知不妙,林老立即吩咐他的手下人发出求援的信号。并下令他的船员立即把船划向南面的荒岛,到那里去暂避。林氏兄弟从小就跟着父亲林愿与大海打交道,本来对大海的脾性,也有所了明朝,有位叫徐应祥的秀才是苏州人,他在乡试中刚刚考中了举人,还不到弱冠年纪,年少得志,满心希望能在来年的金科取得功名。解。但在这样好的天气,没有任何点预感的情况下,平静的大海却巨浪滔天,他们却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些漩涡并没有去卷走小渔船,却专门对准他兄弟卷来。兄弟立即划知府瞧了眼书桌上的紫毫笔,道:"借你这支神笔用。"船避开,但那漩涡如同与他们捉迷藏似的,就紧紧的追随他们不放。兄弟指挥手下人奋力拼搏,总算把那可怕的漩涡避开了,大家才得以喘口气。可是,那被躲过的漩涡重新慢慢地娶拢来,又团团地围住了他们的艘大船。心,狂跳起来,她刚想大喊,左笑天一把卡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许出声!否则掐死你!”接着拖着沈莹来到门口,从门缝中往外一看,见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婆婆。

老婆婆慢腾腾地走上台阶。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说:“有人在家吗?老婆子是个过路人,口渴了想讨碗水喝,行个方便吧。”

左笑天松开沈莹,把她拉到门缝前,让她向门外也看上一眼,轻声问:“你认不认得这个老太婆?”

沈莹见门外是一位不认识的老婆婆,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了地,摇摇头表示不认识。左笑天本想不开门,假装没人在家。哪知道老婆婆又敲了几下门后,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可能是走累了,坐下来想休息一下。

左笑天气得无可奈何,眼中凶光一闪,想把老婆婆放进门,一刀杀了,但马上又想到杀了老婆婆,说不定会打草惊蛇,把唐启舟吓得不敢回家。想了想,他对沈莹说:“你去开门,给她水喝!不要耍滑头,不然连那个老太婆也一起杀了,你总不想乱伤无辜的人吧?”说完他迟疑了一下,把面具重新贴在脸上,心想扮成唐启舟的模样,也许更妥当些。

沈莹打开门,把老婆婆迎进屋。老婆婆看凤凰姑娘挺身而出,说:"那就让我跟它斗斗吧!"了左笑天和沈莹一眼,笑眯眯地说:“多谢两位好心人,你们是一家人吧?大清早都还没出门?”

“我们是夫妻。我今天不用去衙门当值,自然在家中休息。”左笑天不耐烦地说着,回过头对沈莹喊,“老婆,快去舀碗水,给婆婆解渴。”

沈莹看了他一眼,这日,柳玉蝉受了马师长的气,含着包眼泪乘黄包车回去,正碰上群人在前头打架。不敢多说什么,去厨房舀了一大碗水出来,哪知她心中紧张,水碗端在手中不住发抖,水都泼了出来。左笑天瞪了她一眼,上前接过水碗,递到老婆婆的手中。

就在这时,左笑天意外地发现,这老婆婆的手掌又宽又大,虎口上长满了厚厚老茧。这哪里像是女人的手,只有男人才会有这样的手掌,随即又想到,也只有一天到晚握剑的手,虎口上才会磨出这样的老茧。他预感到大事不妙,大吼声中,水碗向着老婆婆劈头盖脸扔过去,身体向后快速倒退。

可惜左笑天还是晚了一步。那位老婆婆一声冷笑,眼中凶光毕露,刹那间从老态龙钟的老妇人,变成一位凶残狠毒的冷面杀手,一道寒光从衣袖中射出,如毒蛇般刺入左笑天的咽喉。左笑天只感到一股冰凉从自己的咽喉进入,直达脑髓,知道自己大限已至。绝望之下激发了他凶残的本性,闷哼一声,身体不是向后倒下,反而向前扑了上去,把全身的功力凝聚在手上,猛然一掌,狠狠地击在老婆婆的胸口上,然后才这韩南略思忖,就从宋真宗御制诗中挑选了首:富贵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屋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行人,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经勤向窗前读。韩南极尽谄媚之词,对宋真宗以文治国,不拘格选拔英才进行歌功颂德,末尾还作首打油诗: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心有不甘地仰天倒下。

左笑天那一掌凝聚了毕生的功力,足可以开碑裂石,“老婆婆”的血肉之躯如何能抵挡得住?只听她惨叫一声,身体直飞出去,撞在门框上,然后跌到地上,口中鲜血狂喷。她用手指着左笑天,难以相信“唐启舟”的武功,竟然会这么厉害,吐出几口鲜血后,说:“我是‘绝杀手’林一剑,左笑天的老婆用万两白银,买你唐启舟的狗命……”说完这几句话,真气耗尽,一命呜呼。

“绝杀手”林一剑是江湖上最出名的杀手,心狠手辣,唯利是图,只要有人肯出钱,就是自己的老子也照杀不误。他的武功更是出神入化,杀人只要一剑就够,从不失手。江湖上传言,只要林一剑肯收下杀人的佣金,那将要被杀的目标,就等于已经是从阎王的生死簿上勾去姓名的死人。

左笑天的老婆知道自己的丈夫被唐启舟抓捕归案,并被判下死刑后,屠夫妻子摇头哭道,她原本也是良家女子,做出这等有违妇道之事,实是无奈。前不久,她从集市回家,发现床头放着个包袱,打开瞧,竟然是包十足的银锭和封书信。她诧异地打开信,发现书信的内容竟然是要她去勾引捕头,而且不得让任何看便晓。人知晓,若她能成功,还有银子奖赏,若是不答应,便叫她不得安生。对唐启舟恨得咬牙切齿,不惜变卖家产,重金雇用江湖上的一流杀手“绝杀手”林一剑,去刺杀唐启舟。

林一隔天,日上竿,铁常青才困倦地爬起床。不料,牛府的管家正在青鹤观外等着他。见到铁常青,管家吩咐道:"铁班主,牛员外请你过去趟。"铁常青隐约觉得坏事了。剑接下这桩生意后,对唐启舟作了了解,知道他只不过是衙门内的一位小捕快,武功连江湖上最末流的角色也够不上,便有了轻敌之心,本以为这次任务十拿九稳,可以轻松摆平。他刚才去过衙门,知道唐启舟休息在家,才易容成老婆婆找上门来,他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绝杀手”的庐山真面目。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位“唐启舟”竟然是左笑天假冒的。

左笑天被刺中咽喉,说不出话来,听完林一剑的话,突然嗷嗷怪叫两声,也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然后两腿一蹬,就再也不动了。

突然之间有两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沈莹被吓傻了,到了这时才回过神来,大声尖叫着冲出门去。

突然,有人大吼一声:“沈莹,出什么事了?”冲过来一条人影,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沈莹疯了一样拼命挣扎,忽然闻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气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丈夫,一头钻进他的怀里大哭起来。

原来,唐启舟早上起床后,衙门里的同事赶来告诉了他左笑天越狱逃跑的事,要他注意防范千面人魔找上门来报复。他马上想到妻子沈莹去菜市场了,万一在路上遇到左笑天岂不是很危险,连忙去菜市场找她。哪知道沈莹赶回家报信时,走的是小路,两人在路上错过了。唐启舟在菜市场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她,又心急火燎地往回赶,想看看她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唐启舟抱着沈莹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一抬头,突然看到屋里地上躺着两具死尸,顿时惊得像囫囵吞下了一个鸡蛋,张大嘴再也说不出话来。

选自《故事世界》2012.6B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饭碗里的奢侈 下一篇:断腿母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