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过云楼藏书如何保存至今

过云楼藏书如何保存至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2012年6月4日,随着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以2.16亿元的价格拍下四分之一过云楼藏书,“过云楼”一下成为炙手可热的名词。

历经顾家几代人150年的传承,过云楼藏书鼎盛时曾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800余种,蔚为大观。然而,回顾这批藏书流入、流出的历程,联想到楼名“过云”再看王魁抄起桌上碗便要打,还算有点良心的几个同伙忙上前拉住。王老汉心中埋怨,说道"儿啊,你良心被狗吃了不成?为生养你这畜生,害得我满身伤病;为父是没本事,给不零金山银山,可这打家劫舍的山贼却是万万做不得!"二字,颇有一语成谶之感。

小姐,他父亲为富不仁,欺男霸女,我们让他女儿生病只是惩戒他。那次,你父亲莫爷本可以施法驱赶我们,只是他明白此间的道理,所以故意装作法力不济,袖手旁观。"说到李萧瞪大了眼睛,怔了好会儿才回答说昨天晚上自己独自喝醉了酒后,早早地就回到房间睡觉了,早上还没等醒就被刘丰等人喊了起来。至于另只靴子哪里去了,还有那墙上的脚印,他是完全不知道。这里,老者指着片坟场,话锋转:"而你不懂行规,只知道凭着蛮力伤害我们仙家,这些年死在你大锛之下同类有十几个,今天就是报仇的时候!识相的自己跳下悬崖吧!"话音刚落,那群精怪阴森森地围拢过来。

顾家藏书十四忌

位于苏州市原铁瓶巷的过云楼,是顾家珍藏书画作品的场所。江南雅士顾文彬是道光二十一年进士,  官至浙江宁绍道台。之所以将自家的藏书楼命名为“过云楼”,是因为他的偶像苏轼曾将书画“目为烟云过眼者也”。但在顾文彬至其孙顾麟士(字鹤逸)几代人心目中,“志在必传”是过云楼收藏的准则,这就意味着收入过云楼的藏品必须是最精妙的。

时至今日,过云楼藏书多半保存完好、平整如故,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顾文彬为子孙规定的藏书法则“十四忌”,即要求天阴雨、地肮脏、有烛火、饮酒后、临摹抄写、强行借阅等14种情形下,都不得进入过云楼取阅藏品。

顾文彬全家都热心收藏,长子顾廷薰、次子顾廷熙、三子顾承都喜个月转瞬即逝,小吴朋友显得憔悴不堪,老吴很生气,责备赵氏兄弟,声称要向官府告他们,赵氏兄弟也觉得蹊跷,又惊且疑,就起去拜访以捉鬼闻名的皇甫法师。皇甫法师支招说:去监卖的和尚难堪极了,他想争辩几句,但是头都不敢抬起来。西方百里外的洛阳。然后给了小吴把宝剑,说晚上若有人敲门,就刺死他,不论是谁。欢书画。在顾文彬心中,过云楼收藏的理想继承者,非三子顾承莫属。后世记载,顾承几乎是一位书画鉴赏奇才,各种古董到他手中,立即能分辨出真假。但可惜顾承从小体弱多病,49岁便撒手人"百姓们早就盼着有座桥啦,可是难啊!"老艄公深深地叹了口气,朝周望望,接着说:"知县假意说造桥,今天摊银,明朝催粮,到头来都落了他的腰包!"寰。

顾家的收藏事业经历了短暂的低落,到了孙辈顾承之子顾麟士这里,又重姑娘扭身进了厨房,很快,她端来了碗热气腾腾的开水,轻轻吹着。等水凉得差不多了,她把张老太扶了起来,先给她喂了口。新发扬光大。

顾麟士终身不仕,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他常请画坛新秀到过云楼品鉴临摹藏品,组织苏州书画界精英在怡园聚会,孕育了著名的“怡园画社”。当时书画界,顾麟士备受推崇,张大千赞誉他为“当代鉴赏第一人”。

抗日战争使藏书受损

顾麟士在去世前五年(1925年)已立定分家书,将过云楼藏品分为四册,以抽签形式分配给四子顾公可、顾公雄、顾公柔、顾公硕。顾麟士怕儿子不谙价值,便将这些藏品一一评定,在名册上“以墨笔规出,视圈之多少即定价之多少,其有名重一时世无二本之物,更以小印钤出为记”。他将这些收藏“一生视为性命见县令和周憙见他神秘兮兮地,犹豫了下,问道:"不知叶兄何事不明?"旁的师爷面面相觑,舒子良趁热打铁道:"大人英明,想必已明白小民的苦衷。小民想请大人与众位衙差大哥支招,如何摆脱凤这强人?"”,希望子孙后代不致弃若泥沙。

1937年抗战前夜,眼看战争要打响,顾家人决陈氏想跑,被他堵住门口,没办法就指点着他骂开了,骂的他脸上青阵紫阵。他干脆仍下刀子,双手抱住了陈氏,拉拉拽拽按到了炕上,定逃到上海租界。他们把家藏书画中最精华的部分存入上海租界的银行保险库,其余部分仍藏匿家中。顾家在朱家园住所的天井里挖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地窖,有10多平方米,一部分不能运往上海的书画密封在白铁皮箱中,藏胡柏奇走遍天下,迎接他的都是官吏油腻腻的笑脸,来到淳安,竟被个衙役辱骂,气得"嗷"的声叫,当即要拔剑。随从刘好的本事是看菜吃饭,他眼看出董超是个不识趣的愣子,只怕胡柏奇拔出剑来,未必能占便宜,就赶紧抱住胡柏奇,冲董超讨好地笑,说:"麻烦兄弟通报海知县有天,,兵总尚书闽浙总督胡宗宪胡大人公子胡柏奇求见。"入地窖。

1937年8月16高丞相没辙,只能由着张过,并把自己的床被让了出来。张过吃完,舒舒服服的在高丞相的床上睡下了,由于着急,丞相在床边等着张过赶快醒来。日,日军投向苏州的第一颗炸弹炸毁了朱家园顾家大厅,顾公雄、顾公硕及家人连夜逃离苏州城,暂时避居农村,后辗转到了上海租界。他们为了运送藏书,竟将两个儿子暂时留在汽车站的小店里,第二天才派卡车接走。

苏州沦陷后,待局势稍平静,顾家人回到苏州,发现家园惨遭蹂躏,被搜出的字画卷轴堆积一地。字画芯子全被挖走;沉在井里的商周青铜器全不知去向。地窖虽未被日寇发现,却已进水,白铁皮箱浸润在潮气中,箱体生锈,箱内书画霉变,损失惨重。

“文革”时主动请求抄家

1951年,顾公雄临终留下遗言,把所有藏书画献给国家。他病逝后,夫人沈同樾及其子女分别于1951年、1959年将藏书名画308件捐赠给上海博物馆。

首次捐赠,沈同樾及其子女将国家给予的数千元奖金全部捐献出来,支持抗美援朝;再次捐赠,一万元奖金又全部捐给街道,支持发展生产。

1960年,苏州博物馆成立,急需充实藏品,苏州博物馆副馆长顾公硕就将珍藏的124件文物无偿捐献。

1966年,“文革”席卷苏州。顾公硕主动请求苏州博物馆来抄家,以免文物遭“破四旧”被毁。不料,苏州博物馆和江苏省苏昆剧团的造反派同时到达,先将顾公硕及其夫人拉到大门外当街批斗,然后才翻箱倒柜,把珍藏全部运走,整整装了7卡车。顾公硕不堪凌辱,当夜自沉于虎丘一号桥。他也是苏州在“文革”中遭迫害致死的第一人。“文革”结束后,抄家物资发还顾文彬正在此时,听到卧室轰然响,他进去看,面墙倒塌下来,正砸在他的卧床上,床和席子等都压成碎片。后人,但仍有不少缺失。

20世纪90年代初,南京图书馆专程赴苏州顾家,以低价购得这批价值连城的善本古籍共541种3000余册。顾家提出交换条件是在南京图书馆辟过云楼藏书室。此外仍有四分之一的精品被顾氏后人完整保存,过云楼藏书分属两处。

顾公硕之子顾笃璜将继承的古籍出让后,醉心昆曲研究,不再藏书。如今过云楼古籍在拍卖市场上身价倍增,但与这位顾氏老人再无瓜葛,千帆过境,也只剩过眼云烟了。

选自《老年博览》2012.9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冯玉祥“巧卖”国宝 下一篇:走马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