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避尘珠

避尘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朝中期,江阴有个秀才叫徐孝纯。此人急功好义,在街坊中间很有声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徐孝纯几次科考失败。为了谋生,无奈之下的徐孝纯只好延馆教书。街坊们都信任他,纷纷把孩子送到他的学馆里来。

在众多的学生中,徐孝纯最喜欢的是聂令。聂令聪明,读过的诗书都能记得不说,还善于举一反三,这让徐孝纯很是得意。他经常当着众多学生的面表扬聂令。聂令听着听着,就垂下了头,白净的脸庞变得红扑扑的。

这年冬天,天冷得早。刚入冬,就下了一场大雪。徐孝纯也就早早地给学生们放了假。他父母已经辞世,自己也没了什么牵挂,索性就住在学堂里。学堂里有家长们送来的米,还有腊肉香肠糟鱼。徐孝纯喝酒吃饭,闲了读读诗文,日子过得倒也安逸。

这天夜里,徐孝纯照旧温酒读书,忽然学堂的门被轻轻地叩响了。徐孝纯开门一看,只见站在外面的是他的得意弟子聂令。聂令穿着一件棉布袄,手里还提着一个大食盒。见先生惊讶地看着他,聂令有些窘迫地答道:“学生这趟来,是陪陪先生,不想让您太闷了。”

徐孝纯哈哈大笑,把聂令迎了进来,又让他坐在桌子对面,亲自给聂令斟了杯酒。

聂令浅浅一笑,将食盒里的菜一一端了出来。粉蒸肉、腌鹅掌、脆粉皮、肉炒蒜,几道菜把徐孝纯的眼睛都看直了。在他的印象中,聂令的家境贫寒,寒假前,聂令的父亲甚至没有给自己送礼物。家长们经常设家宴请客,聂令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请过自己。

聂令见徐孝纯发愣,又是微微一笑道:“先生,吃吧,菜还是热的呢。”"你有办法让我到月宫去?"

徐孝纯也就不再客气,举起筷子就吃了起来。聂令陪着徐孝纯对饮了几杯,脸色越发变得酡红,就连白皙的脖子都成了粉色。徐孝纯看在眼里,心里一动,正要说什么,聂令先开口了。

“先生神目,应该看出我是个女学生了吧。我仰慕先生的风采,愿意替您洗衣做饭,只求能陪伴左右。”聂令柔声说道。

“不,不不。”徐孝纯大吃一惊,连声摇手拒绝。

“先生是嫌我容貌不佳吗?”聂令抬起醉眼,眼波流转地问道。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徐孝纯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聂令轻轻一叹,将手伸入棉袄之中,掏出了一枚亮晶晶的珠子,向徐孝纯递了过来。“先生,此珠名叫避尘珠。将它贴身佩戴在胸前,可助您金榜高中。他年得志,您就能实现自己的抱负了。”

徐孝纯双手颤抖着把珠子接了过来。那珠子细腻柔润这晚,查尔斯在夜色掩护下,来到了杜虎的府上,汇报说这段时间已经取得艾琳儿的信任。杜虎很高兴,让他尽快找到那块上等玉石,只要拿到玉石,杜虎立刻放了查尔斯的父亲,并找船送他们父子俩回国。,还带有一丝温热。饶是冬天,握在手里也丝毫不觉得冰凉。

徐孝纯将珠子放山里人实在,也想的少。虽然觉得这家人很神秘,却鲜有人去探究。进自己的棉袍里,然后站起身来,向聂令鞠躬施了一礼,道:“金榜得中,替皇帝牧守,是徐某的平生志向。如果真能如你所言,徐某感激不尽。”

聂令坦然地受了一礼,又向徐孝纯叮嘱道:“此珠切不要让他人看到。不管是谁,是什么原因,都不要将它拿出来。还有,要洁身自好,此珠才能发挥它的作用。不要滥交。”说着,聂令拎起食盒,匆匆地离去了。

徐孝纯起身去送,可等他追到屋外,外面已是漆黑一片,哪里还有聂令的影子?徐孝纯追了一段路,没有找到聂令,只好返回学堂。他再次到桌边坐下,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般。这一夜,他思绪乱飞,直到午夜,这才入床睡下。

才睡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再次被人叩响。徐孝纯以为聂令去而复返,赶紧点灯从此之后,大济村的神医庙,香火代传代,代代旺盛。到了现在,每逢元宵与入秋时节,大济村每年举行两次"后来,我们俩兄弟终于得到了观世音菩萨的点化,专门等待公主来招安!"顺风耳说完后,把兰兰狠狠地盯了眼。迎神庙会,当地村民抬着神像,男女老少挑着灯笼,从村里环绕上仙宫山,再重返庙里,祈祷盛世太平,人间无病无灾。开门。只见屋外站着的,是一个老人。

徐孝纯突然记起,这但是,这座神山也有让住在山上的神仙们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这些山都在大海的归墟之上,它们并不连在起,每座山的下面都没有根,并不立在地上,而是各自孤零零地浮在大海之上,经常随着波涛的涌动漂来荡去,没有时安定,说不定哪天会李神医观察了孩子的面色,并把了脉,然后对县官说:"这病是毒在腠理,往往死生,不过,少爷的病尚还有救!"接着,他要县官差人买了头两百多斤的大猪,宰了后掏出脏,把孩子放进猪肚子里,重新缝合,只露鼻孔出气。不到个时辰,久无动静的孩子果然哇哇哭出声来。漂流到什么地方去。人正是聂令的父亲。徐孝纯以为聂令在回去的时候出了意外,正要询问,老人已走进屋内,掏出了两个金元宝,放到桌上,作个揖说:“徐先生,我本来是山里潜修的野狐,尚有百年就可以得道成仙。为了感应人气,搬到此地居住。小女聂令仰慕先生吵着要入您的学堂读书。老夫拗不过她,便答应了,谁知她竟然方郎中生在药商之家。岁那年,母亲患重病,需鲜鳄胆做引。他的父亲方药商正在京津带盘货,得信后从塘沽坐船到广州,欲往南方寻引。下船时,恰见几个外洋水手要宰条大鳄。据水手说,他们船从外洋来,也不知这鳄何时爬上船,适才卸货时才发现。对先生产生了爱慕之情。老夫此来,想请先生就此离开,好断了小女的念想。这两锭金元宝,算是补偿。”

徐孝纯被老人的这番话惊呆了,许久他才说道:“老伯误会了,即使老伯不来,我也不会答应和聂令相好的。毕竟我是师,她是学生。”

老人听到这话,像是很惊讶,接着说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人狐殊途,难得先生有此高义。只是,你既然拒绝了,为什么又收下了避尘珠呢?烦请先生将避尘珠交出来。”

徐孝纯愣了愣,正要将避尘珠交到老人的手中,忽然想起了聂令的话,连忙摇头说道:“老人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避尘珠啊。”徐孝纯说到这里时,脸色腾的一下红了。

老人急了,向徐孝纯吼了起来:“你骗我?明明避尘珠就在你身上,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呢。我实话告诉你,避尘珠是小女的魂魄所被告郁夏奇修房占原告地基尺,给原告金尚来白银十两,作为补尝费;原告从今以后,烧被告房屋出行------系,你拿走了这个,就等于要了小女的命!这种做法,难道是一个读书人应该做的吗?”

徐孝纯更加尴尬,他连连解释道:“既然珠子是聂令给我的,就算要还,也得还给她本人呀。”

老人非常气愤,和徐孝纯吵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徐孝纯索性装聋作哑。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老人忽然消失了。

这天上午,徐孝纯想起聂令父亲所说的话,心里很是不安。他决定亲自上门,找到聂令,把珠子还给她。谁知等到他来到聂家门前,只见人去屋空,聂家连个人影都没有。徐孝纯只好悻悻地回去了。

第二年就是春考,徐孝纯带着行囊,再次赶赴省城。这一次考试,徐孝纯感觉这边主人言谈甚欢,那边木匠把窗户拆了,做了个锅盖。又去问富人还要做什么,昂山郑重其事地说:"妈妈,你掀开魔罐的盖子吧,那里定会有米粉干虾,还会有粽子呢!"富人说:"再做个砂壶盖。"应傅东也摒弃害怕,与那狐丫环莲花炊火做饭,端茶递水,伺候主人的间隙,也聊以谈话,不甚乐乎。闲话休提,这不觉已是天明,两厢仍是谈兴未泯,相离难舍,遂决定那隐娘与莲花穿上宁洪隆与应傅东的衣服,扮作同上京赶考的公子白昼同行。路上,宁洪隆观其主婢果然与凡人无异,吃的是人间谷,行的是道德伦常,不由早生爱慕之意,几经应傅东与莲几个人商量,别说半年,天小命就玩完了,我们还是趁早撤吧。这倒好,几个人连黄鹤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连滚带爬地下了山。花的撮合,便于途中与隐娘结为夫妇,行了周公之礼。宁洪隆又感激应傅东与莲花撮合,遂与应傅东解除了主仆关系,结拜为兄弟,那隐娘更是将那莲花赐嫁于应傅东。至此也算是段佳话。有如神助,轻松地将考卷写完了,然后回到了自己租住的驿馆里。两天后,就有喜报送来,徐孝纯高中举人,获得了进京赶考的资格。

这一天,考中了举人的那些秀才相互庆贺,徐孝纯也被请去了。县令作陪,各个举子谈起了自己将来为官之道:有人说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有人说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徐孝纯听着听刘伯温听,原来只是找块墓地那么简单,于是就答应了,天晚上,刘伯温在南京紫金山上路远眺,忽然发现夜幕之下有着丝丝的水气腾空而上,当即召人过来,问明燎个地方是何地。第天早,便去那个地方查看,原来那水气所在的地方,乃是块绝佳的风水宝地,称为鲤鱼穴!着,脸色就变了,愤怒之下,拂袖而去。

回到驿馆里,徐孝纯将避尘珠从怀里取了出来,小心地擦拭着,轻声说道:“聂令,你当日所说的不要滥交,指的就是今天吧?我告诉你,我做到了。”

珠子像是听懂了徐孝纯的话,滴溜溜地在他手中转了一圈。徐孝纯惊异不已,更加珍爱这颗避尘珠了,他又小心翼翼地将珠子放进怀里。等到了进京考试,徐孝纯再次高中。可是还没有等到他被皇帝册封,突然有个意外发生了。皇帝最爱的嫔妃梅妃患了心痛病,御医束手无策,皇帝恳赏天下,不管是谁,只要能治梅妃的病,平民可入朝为官,官员可连升三级。

消息传出,揭榜的人络绎不绝,结果进了皇宫的人都被砍了头。最后一个姓聂的道人进了皇宫。他告诉皇帝,能治梅妃病的人是进士徐孝纯,因为徐孝纯拥有一颗避尘珠。只要梅妃将那颗珠子服下,立即就可痊愈。

皇帝一听这话,喜出望外,急忙派人宣旨召徐孝纯进宫。

徐孝纯一听皇帝要让自己交出珠子来,立即犯了愁。交吧,他违背了聂令的嘱咐;不交吧,他实现平生抱负的机会就此丧失不说,还会丢了脑袋。

徐孝纯进了皇宫。皇帝承诺交出了珠子之后,官位任由他选择。徐孝纯心里一阵阵发凉,叹了口气,答道:“启禀皇上,珠子的确是在我这里,只不过来的时候,被我放在家里的一个偏僻地方藏起来了。”

皇帝一听这话,立即让徐孝纯回家去取,同时,又派了一队锦衣卫护送徐孝纯回家。

徐孝纯知道,说是护送,其实就是监视。一路上,徐孝纯专门挑选一些难走的道路,寻找脱身的机会。

这天,锦衣卫统领突然接到飞鸽传书,那统领看完书信,一步一步地向徐孝纯走了过来,冷冷地说:“姓徐的,国师聂道人说珠子就在你身上,你不要再装了,快拿出来吧。”

徐孝纯瞅着脚下的山涧,故意嗯嗯着,猛地向外一扑,人朝着山涧下落去。

迷糊中,徐孝纯感觉到有人托起了自己。等他睁开眼睛,只见聂令正浅笑着看着他,柔声说:“先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我已修炼千年,只差一缕正气,所以我将珠子托付给你。如果你选择与那些贪官同流合污,我千年修炼就会毁在你的手里。”

徐孝纯茫然地问道:“那你已经得道成仙了?”

聂令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先不说这个,说我爹吧。他的魂魄所系,是那两锭金元宝,要是那元宝被你用了,他也会失了道行。你用了吗?”

徐孝纯摇了摇头,从袖子里取出了那两锭金元宝。

“我真的没有爱错你。”聂令深情款款地向徐孝纯说道,“你知道吗?你跳崖而死之后,我完全可以将珠子从你身上取出来,然后羽化成仙。可是,我没有,我让你回生为人。现在,你愿意娶我了吗?”

面对着痴情的聂令,徐孝纯还能说什么呢?聂令为了他,把仓颉设计的符号,不但自己使用,而且传授给各部落的人。这些符号逐渐推广开来。经过许多人的补充、修改,就成了最初的文字。人们有了文字,老辈的经验可以记录下来传给后代,相隔很远的人也可以互通消息。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方便了,人类的进步也更快了。于是仓颉的名字传遍方。成仙的机会都放弃了,这样的好女子,世间还会有几个呢?想到这里,徐孝纯轻轻地将聂令拥进怀里……

选自《新聊斋》2012.7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宫廷奇女子驻颜术 下一篇:砸了就好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